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零二章 三

  一”品尔滨虽然说是冰城,但是夏天也确实够一梦的,说齐怪。这个小破地方冬天的温度可以达到近零下二十**度,但是夏天却又能热到零上三十七八度,名副其实的极冷极热,冰火九重天。

  明天就是和袁枚那个老杂毛硬磕的时候了,今天可以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所以我们三个人决定今晚不醉无乒,谁要是喝不醉谁是乌龟。

  由于我现幕是死宅男一个,所以等到老易按门铃的时候我还在被窝里面和梦中女鬼缠绵呢。打开了门,现老易下身光这个膀子。下身穿了个大裤衩子。大嘴张着舌头当挪在外面,呼哧带喘的说道:“他大爷的。真热啊,这天简直要死人,真搞不懂今年为啥这么热

  我一半脸苦笑着让老易进了屋,我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鲍龙和她媳妇儿已经回家了,说是为去北京做准备,所以这偌大的屋子里只有我自己,天太热,我也就不跟自己穷讲究了,一条四角裤套在身上,既猥琐又大方。

  石头刚才来电话,他临时有点儿事,要过七点多才能过来。眼见着现在才五点多。我和老易不知道干点儿啥好,只能大眼儿瞪小眼儿的对望着。

  老易伸着舌头跟我说:“我说老崔,你这回家一趟还真惨啊,我看你脸怎么跟末梢神经坏死似的呢?”

  我由衷的鄙视了一下这个民间艺术家,由于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起常天庆的事情。看来他好像是认为我这一半脸的表情延迟是因为末梢神经坏死才把上边给憋大了,于是我对他说:“末梢你大爷,你也不想想我这又不是光为了我自己。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儿啊。”

  老易显然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他望了望我这一身干练的造型,跟我说:“你上回不是说你回家去当出马弟子了么?怎么样,现在已经是了么?”

  由于这件事儿挺复杂的,我便对着他点了点头。老易见我点头,又好奇对我说:“那你现在已经走出马弟子了啊,是不是以后要改名为马大帅了啊,还有,你这回家怎么也不知道注意卫生呢,胳膊几天没洗了?。

  我一阵无语,真是说多了不了听说少了全眼泪,没有想到这今天然呆说的话竟然句句珠饥。就跟打桩器一样的直掏我内心深处。我便长叹了一声,简单的告诉了他我回家后生的故事。

  老易听完我说的话后。顿时十分感慨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真没有想到你家那小地方竟然还有这么有性格儿的家仙存在,你也刷上火了,学学人家张海迫,身残志不残,即使坐上了轮椅也能为这社会主义添砖加瓦,对了,你这以面瘫的代价换来的是什么牛逼的本事啊。露两手看看来

  他大爷的。这老小子是拿我开涮了,搞得我这个郁闷,于是我没有好气儿的对他说:“我够闹心的了。大热天的,你就别跟我添堵了成不?。

  老易性情随和,见我这么说便也就哈哈一笑没有继续逗我,只见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顿时望着我的眼神都变了。变的无比魅惑了起来,活脱脱一个小媳妇儿的神悄。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我实在是受不了他这副纯洁的眼神。

  于是我便问他:“你中邪了啊,怎么回事儿?。

  老易左手和右手反复的搓着,继续十分纯洁的对我笑着说道:“嘿嘿,想起个、事儿,崔哥。”

  他这一生崔哥叫得我上吊的心都有了,这孙子今天是怎么了,出门儿忘吃药了啊?于是我鄙视了他一眼,跟他说道:“有啥事儿快说,别跟我整这出儿

  老易嘿嘿的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江湖救急啊,哥们儿,过一眸子就是雅欣的生日了,林叔那个老王八还没给我工资,所以想从你这里先拿点儿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望着老易,这老小子的心确实大的可以,这都什么时候了。它竟然还有给小姑娘过生日的闲情雅致,而且一说起张雅欣我就有点儿犯愁,毕竟她是袁枚的干女儿,而我的事情也只有她知道,所以袁枚为什么能找上我这一点,我也确实怀疑过她,只不过我心里一直不愿意相信这丫头会出卖我,也许是因为她并不知情吧,我安慰着自己。

  听老易说起林叔,我便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文叔,现在虽然我不给他打工了。可是还拿着人家的铜钱剑,这玩意儿虽然不抗打但确实好用,我也用的挺顺手的。真有点儿不想还他,但是没有办法,做人必须要行得正站的直,不是自己的永远不能要,于是我便打定了主意,明天把这铜钱剑就送回去,反正哥们儿我已经有这只犀利的爪子了,晚还还不如早还。

  正好我刚从家回来。临走的时候。我奶奶偷偷的塞给了我五百块钱,看我根本不想拿,但是老太太撕撕巴巴的塞给了我,跟我说,在外面别亏着自己,想吃点儿啥就买点儿啥,别瘦了。着老太太从手绢儿里拿出钱给我,我心中顿时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还惦记着我,这份恩情恐怕我这辈子都报答不完,我叹了口气,心中更加坚定了想尽快解决这一切事情的决心。

  本来借老易钱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的,但是我从裤兜里掏钱的时候眼睛咕噜一转,我望着老易心里想着,这老小子刚才逗我这么长时间了,这次也该换我逗逗他了吧,于是我便跟他说:“老易啊。借你钱行,天这么热。麻烦你下楼去买两根雪糕吧。”

  有时候我真怀疑老易的汗腕到底生在哪里,只见他一听要他下楼。顿时伸着舌头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对我说:“少废话,大爷跟你借钱是看的起你,我不了动弹。赶快拿来

  我望着老易。心里想着这老小子果然熟知我的为人,知道我一定会借给他所以才不吃我这一套,但是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于是我半边脸十分奸诈的对着他笑道:“那咱俩打个赌啊,不赢钱的,赢下楼买雪糕的,敢不?。

  老易从我手中接过了钱,然后放在了裤兜里。他对我说道:“好啊。正好我也热死了,怎么赌?”

  这时,我那半边脸延迟的笑容也浮现了出来,我对着他笑着说道:。掰腕子,敢,”一

  老易一听我耍跟他掰手腕,顿时笑得跟老嫉一般,他十分猖狂的对我笑道:“哎呀哈?你今天吃错药了吧,竟敢跟我掰腕子?好好好,我跟你说,不带反悔的啊,你等我五十秒,我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哈尔滨举重界第一奇葩!”

  说罢他便花枝招展的做起了三遁纳身的准备。这一切看在我都看在我眼里,当然我并不是单纯的抽风,主要我也想知道知道,我借了常天庆的仙骨之后。右手的力道到底有多强。

  五十秒后。老易那一身强大而熟悉的气夹杂着一股热风扑面而来,只见这老小子十分嚣张的把右肘往桌子上重重的一磕,震得我那二手笔记本儿都开始摇晃起来,他对我大笑道:“哈哈哈!少年啊,来吧,你这完全就是自寻死路啊!”

  我望着此刻的老易完全已经是伊利丹附体,虽然他没有蛋刀,但是现在的他确实是一副蛋疼的模样,让我的热血也有些沸腾了,于是我也把右肘往桌子上一磕,同时我俩的双手紧握在了一起。

  我对着老易点了点头,随着老易的奸笑声,我俩便同时使出了力气,说来也挺奇怪的,当我俩同时力时,我俩手上出的“气。也开始了对抗,如果说用颜色来形容“气,的话,老易三遁纳身的气应该属于橙色或者黄色,而我却现,现在我出的气却是黑色的,就如同那天接树下常天庆所散出来的气一般,现在一用力。手臂上那条蛇形的污垢顿时变的越的黑起来,慢慢的竟然不再像是污垢了,而像是一条真正的黑蛇。

  我十分惊喜的现,我现在的力量竟然和三遁对抗也不落下风,虽然无法压到他。但是这怎么能不让我感到欣喜?

  而比起我。老易这小子的表情可就不那么好看了。虽然他的表情由于三遁在身依旧很镇静,但是他那条**的鼻涕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他,他那双大眼睛挣的溜圆,十分惊讶的望着我,似乎根本不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而我,则是暗爽到了极点,真没想到我这右臂的力量竟然真的可以和老易抗衡,这我还怕啥啊?我现在已经有媲美三遁的力量了,就是没有三遁的度,我心里想着别让我逮着机会,否则别说袁枚了,就算是袁世凯诈尸我都能掐死它!!

  两分钟后。随着老易体力的透支。我十分飘逸的就把他掰倒在地,老易气喘吁吁的对我说:“崔作非,你是不是打兴奋剂了啊,怎么会这么猛?”

  我见老易好像怀疑我的尿胆原呈阳性,于是我笑而不语的把老易扶到床上对他笑道:“少整这些没用的。不服随时可以尿检,告诉你吧,这就是我用这一半儿脸换来的新能力!”

  老易躺在床上听我把这已经有两根仙骨的右手解释给他听,他听完后,叹了口气跟我说道:“这也行啊。太变态了。”

  我望着我这右臂,现在那蛇形的东西又变回了污垢,我心里感慨万千,这当然行了,要不然我为什么要忍受这么多的苦处呢?不得不说,这涉道越深伤害也就越大,我现在已经快搞得自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了,要是再不给我来点儿比较强力的本事,那我还活不活了?

  等石头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十分安逸吃着老易下楼买来的雪糕,而老易则因为输给了我十分的郁闷。说什么也要重比一次,跟我比度。我边招呼着石头坐下边鄙视老易,跟你比度,那我得多吴老二了。

  石头终究是石头。即使这么热的天也是穿着正装出场,白白的半截袖上没有一丝的污垢,和他相比,我和老易仿佛就是小孩儿一般。

  老易见我不跟他比,便对着我俩说道:“人都到齐了,就别等了,我都要饿死了,赶快下楼开撮吧。

  石头好像也不怎么累,便微笑的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三个便向楼下走去。

  你要问我夏天的哈尔滨什么最爽最有名,那无疑就是啤酒了,早在一九九零年,就已经有哈尔滨啤酒了,虽然是老毛子们造的,但是确实是中国最早的啤酒厂,大夏天哈尔滨街边的烧烤店一般都在外边摆很多的小桌子,游人们逛累了便可以坐在这里休息,来点儿小串儿烧烤,再来杯冰凉爽口的哈啤。嘿,别提多爽了!

  于是我们下楼就近的找了一家露天的烧烤,坐在了桌子边,谈起了明天跟那猫老太太单挑的事情,由于我们的阵法已经熟悉了,再炼也是那回事儿,倒不如聊点儿别的还能放松放松心情,毕竟这些天过的实在是太压抑了,事情跟不要钱似的一件接着一件,让我都有点儿目不暇接了。

  大家都是性情中人,两瓶啤酒下肚后,便拉开了话茬子,可是要聊些什么好呢?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虽然都是好朋友,但是彼此的以前却根本不了解,就像是上次在七台河老易跟我说出了他家里的事情后,我也一直没有好意思开口问他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了,趁着酒劲儿大家把各自的以前都聊明白了,也算是我们好兄弟同穿一条内裤的表现吧,于是我便先聊起了我的以前。把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俩,其实我的事情他们也知道的差不多,但我说起了那些糗事的时候他俩还是会心一笑。

  我把我以前说完后,正好我们一人喝进去四瓶啤酒,我见着时机差不多了,便接着机会问石头他的小时候是什么样儿的,能不能跟我们说下乐呵乐呵。

  要说我先问石头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我们他和我俩相处的时间最短,我们对他的以前也是一知半解,所以想了解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石头有些不胜酒力,显然已经有些上头了,他这人喝酒典型的走肝儿,爱脸红,只见他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有些若有所思,似乎在想些什么,表情时喜时悲,过了一会儿,石头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笑容,对着我俩说:“我…从哪儿说起好呢?”

  恢复二更本色,四千字,求月票推荐求正版啊求点击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1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