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章 借仙骨

  书件事以后。我经常想泣样个问题,那就是真相的背话引凤是什么,后来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原来还他大爷的是真相。

  那有鼻子有眼睛的老家伙冷笑了一声问我:“想明白了?那你说我俩哪儿一个才是真的?”

  我也猥琐的笑了一下,本来那两个警察的故事应该应该已经启了我,其实两个都是真的,本来嘛,那个分身也算是它的一部分,但是想想。这又不是啥玄幻,现实中哪儿有那么多的高科技啊?

  于是我手指着那个鸡蛋脑袋十分坚定的说道:“就是你!你才是真身!!”

  那个鸡蛋脑袋虽然没有脸,但是我敢肯定它此刻一定很是惊讶,因为老子我识破了它这鬼伎俩,其实想开了,这充其量是一个比较高明的文字陷阱。

  最开始我猜的是那个。有五官的才是真身,可是他们下完棋后我现我猜错了,这正是人不可貌相的关系,那个鸡蛋脸告诉我的应该就是真的,但是后来那个有五官的又给我下了一道儿,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怀疑,所以才把这件事搞的这么的复杂,甚至凭空想象出了两个只能出现在中的答案。

  其实这件事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那鸡蛋脸常天庆已经跟我说过了它是真的,而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考验的这回事儿,所以它应该不会骗我。仔细想想,其实这有鼻子和眼睛的老家伙虽然开口问我,但是它也没有承认过它是真的啊。

  都说家中红旗不到,外面彩旗飘飘,其实飘的才不是什么旗,而是我们的内心才对,不得不说老常果然是老妖怪,它充分的利用了我们人的猜疑心理,其实真相它早就告诉我了,只是我自己瞎想给自己制造压力而已。

  果然那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虽然那个鸡蛋脸我看不见表情,但是那个有鼻子有眼睛的老家伙却有些吃惊的样子,哥们儿我看到它这表情,怎么能不暗爽?他大爷的,跟我玩儿文字游戏?要说之前找你的那些出马弟子可能都是旧社会的老封建;当然搞不明白这些道理了,可是要知道这种招数也就唬唬老易那种选手;想当年哥们儿一语沉默九叔的时候就玩儿腻了,能唬到我?

  果然,那个鸡蛋脸便开口了。很奇怪,这老家伙没有嘴却能喝酒说话,这可真是高科技,就跟星爷电影里的无相皇似的,都是扮相惊人,不过无相皇的脸像是用硫酸泼了,而常天庆的脸则是很光滑的样子。它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见它没有反驳我,看来我是说对了,哈哈,老家伙,诡计被哥甘儿我识破后就没有那么狂了吧?想到了这里我心中一阵狂喜,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本来嘛,我是来拜师的,要是嘲笑它的话那简直就是活腻了。

  既然第一步让我迈出去了,那么剩下的可就好办了,只要顺着它不卑不亢的吹几个布尔的话,它应该不会再刁难我了,于是我便跟它说道:“弟子名叫崔作非,自小在朱家坎儿长大,由于弟子这次遇到了解决不了的困难,所以想请常爷帮忙。一来可以扬其常爷威名,二来也可以祝弟子,

  那鸡蛋脸好像很不耐烦的对我摆了摆手,说道:“少跟我说那些屁话。直接告诉我你叫啥不就完了。还扬我威名,我有个六威名?”

  我靠,我终于知道这老常到底是什么性格儿了,整个儿一不让人说话,活脱脱一个孤僻的死宅男。多半儿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货,空有一身本事还爱装那啥,难怪别的家仙野仙也不爱搭理它。

  不过它这种性格到也挺和我的胃口。于是我也就不跟他玩儿废话了。本来还想夸宅两句的,这回到好,省下了,于是我便对它说道:“我叫崔作非,想拜您为师,不知您同不同意?”

  那个鸡蛋脸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对我说:“你是木命,蛇盘树到也算是相生,但是你这体格太次,要我上你的身,时间长了会损伤你的火气的,也就是说,你会短命的。你真的想好了么?”

  我咽了口吐沫,不用这么玩儿的吧。我学《三清书》时就这个忌讳那个忌讳的,可是现在想出马怎么也这么多的说道呢?还以为可以松一口气了,没想到反而更恶心,想请这老家伙上身还得燃烧我的寿命,这也太得不偿失了吧。

  前几天石头研究出了一今天道的后,我就肯定了天道也不是绝对的,但是现在看来,还他大爷的是那回事儿,等价交换,越猛的招数所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这是法则。没有办法更改。

  我想了想后,便问那常天庆:“常爷,您说就我这身板儿,您如果附身的话,能平安的承受您多久的时间?”

  那常天庆望着我,想了一会儿后对我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挠了挠脑袋,这是啥意思?一个小时?不可能,就算是每克拉舞一个小时也会损阳寿的,更何况这附身呢,于是我便对那

  那常天庆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顶多十秒钟,由于要我上你身,就必须燃烧你体内的“气”要不然咱俩都活不成,可是“气,燃烧完了,就该拿你的寿命所替代了,你想好没有,同不同意?”

  还行,我脑袋里想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只有十秒钟可以挥霍,不过这附身怎么这么像老易那两分钟小人呢?不过我要比他倒霉许多,起码他那玩意儿不会减命啊,我怎么这么倒霉,全他大爷的是鸡肋技能。

  要知道这十秒钟够干个屁的,就算是上厕所脱个裤子还得要个二十多秒呢,怎么想怎么不划算。想到这儿我心中十分的丧气,看来这次回家真是白回一趟了,真郁闷。

  那常天庆见我这般的郁闷。又冷哼了一声,然后对我说道:“你这小辈,还是太年轻,不知道黄三让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什么?黄三太奶让我来找这常天庆难道还有别的意思么?我咋不知道,想到这里,我便十分疑惑的望着这老家伙,它见我这么望着它,便冷笑着对我说:“想这整个齐齐哈尔,也就只有黄三知道我的本事,它应该知道你根本无法承受我的道行,所以如果真的是它叫你来的,一定是为了这个东西。”

  说完后它伸手指了指我那小黑指甲,我心里又是一阵纳闷儿,它这是啥意思?那常天庆见到我这副模样似乎挺生气,于是它便叹了口气对我说:“朽木不可雕也。这都不知道,我告诉你吧,你这黑指甲有个门道,它的名字叫做“借仙骨”这本是我辈仙家的不传之秘,一生只传一人,走出马弟子借助仙家的一种渠道,即使不上身也可以借用一些师父的本事,看来黄三真的挺稀罕你的,一般的出马弟子哪儿来的如此待遇啊?”

  我望了望这黑指甲,我一直觉得它好用,徊是一直不知道它到底是啥玩意儿,现在想想原来这里面还有这等的门道啊,真是够刺激的,想那黄三太奶给我涂指甲油时,我还不走出马弟子呢,不得不说人老精鬼老灵,这老家伙应该早就知道了我会有今天的吧,唉。

  要说都这么多年了。我们崔家和它的恩怨应该早就化解,那老太太可能也对我抱有一丝的愧疚之心吧,所以才如此的对我,把唯一的一次借仙骨的机会给了我,而且还瞒着我,跟我说这小指甲只能治一些小病,估计是那老太太从小看我长大,知道我是什么人吧,怕把实情告诉我后我该到处臭得瑟了。乐极生悲那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了这里,我懂了。看来这常天庆也想借仙骨给我啊。我靠,看这常天庆一身短打的造型。一看就是练家子,属于攻击型儿的,也不知道它的本事具体是什么,但是都到这份儿上了,我要是再装傻充熔就有点儿假了,于是我慌忙跪倒在地说道:“多谢师尖赐弟子仙骨!”

  那常天庆有些不耐烦的对我挥了挥手说道:“少跟我来这一套,我说过了只要你过了考验一切好说,这是你应得的。另外我也不打算收什么弟子了,反正我留着也没啥用,就给你吧,把手伸过来

  我见它这么一说,心里想着也是,以后估计也没啥人能想我似的来求这老同性恋了,它不给我还能给谁?但是给它哪个手呢?思前想后,我觉得还是给它右手吧。反正这手都有黑指甲了,也就不怕它再给我来个什么黑手指黑掌心什么的了。

  那个鸡蛋脸接过了我的右手,然后用手指甲在我的手臂之上划了一下,我眉头一紧,顿时鲜血渗出,感觉冰冰凉凉的,但是还能忍耐,于是我便没有吭声。

  那个常天庆又把自己的右臂划破了,流出了紫黑色的血,看上去极具视觉效果,跟种了一日丧命散似的,它把伤口贴到了我的伤口尖,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袭来。就好像是有人往你的伤口上抹奶油一般,那股酸麻油腻的感觉还真挺难受的,但是我咬着牙,又没吭声。

  这时,那个有鼻子眼睛的化身走到了我俩的身前,对着我俩的伤口快的吹了三口气,和黄三太奶那时一样,一口凉气一口热:气,还有一口什么感觉都没有。

  做完了这些动作后。那常天庆便收回了手臂,从地上捡了一把泥土往我手上一抹,然后又往自己手上一抹后,对我说道:“完事儿了,

  见那常天庆擦掉了手臂上的泥土,它的伤口已经愈合了。由于有前车之鉴,所以我现在也很急迫的想看看我的手臂到底被这老家伙搞成了什么样子,于是我也快的擦掉了手臂上的泥土,再一看。

  我顿时愣了,这老家伙也太搞了吧!

  明天回哈尔滨,后天恢复正常,一天两更,表示无压力,求票求推荐,月票月票叭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1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