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四十五章 面馆里的相逢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害怕起女人来,可能这是我经常和女鬼打交道的关系吧,让我有些病态,但是此病态并非变态,我的性取向还是挺正常的,只是心态已经变了,好在现在已经有了希望,我的希望就是那个所谓的七宝白玉轮能真的把我的五弊三缺去掉,让我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

  我累了,真的,这繁华的哈尔滨不适合我。走在路上,大城市里的女人们都身着光鲜,但是我在她们的眼中却见不到那种能让我心动的清澈眼神,反而她们的眼中都满是空洞,也许这便是物欲横流的社会弊病吧,快餐类生活的后遗症,儿时的纯真早已不在,都不知道明天有多远,而明天又是哪天。

  令我欣慰的是,张雅欣的眼神似乎还比较清澈,这可能就是衣食无愁的效果吧,也可能是这小丫头的性格关系,反正我挺喜欢这种眼神的,这是真的。虽然这丫头和我混熟了以后有点儿大小姐般的无理取闹,但是由于她知道我全部的事情,所以有很多事我可以不必隐瞒而和她说,多一个可以和你说话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张雅欣见我实在是不乐意动弹,也没强求,她叹了口气,对我说:“那好吧,说起来我还没有到过你家呢,有啥好吃的好玩儿的没?”

  我一阵苦笑,家里好像还剩了点儿苹果和饼干,至于好玩儿的么,我电脑里除了koF外就是毛片儿,这两样儿好像都不怎么好玩儿。

  上了楼,张雅欣走进了我那小屋,她有些吃惊的对我说:“真是看不出来,原来你也挺爱干净的啊,这和我想象中的单身汉房间差远了,竟然连泳装女郎的海报都没有。”

  我苦笑着,心中一阵汗颜,好在哥们儿我有先见之明,早就把那些不良读物收到了床底下了。

  我洗了几个苹果,放在桌子上,我俩便开始闲聊了起来。其实我要她上楼,心中真的是什么非分之想都没有,我是想问问她一些事情。

  于是我就跟她说:“丫头,我问你个事儿,跟你挺好的那个同事董珊珊,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常?”

  张雅欣望着我,好像很奇怪的说:“你问她干什么啊,你俩很熟么?”

  可能是我跟文叔混的时间太长了,现在编个瞎话简直轻松的不能再轻松,我对她说:“你不知道啊,自从去年的那一回帮你俩除掉了脏东西之前,我看你那同事的起色就不好,今年说不定会有无妄之灾,正所谓日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庄周虚幻碟,吕望兆飞熊嘛,跟你说了也不懂,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告诉我,她最近有没有什么事儿?”

  张雅欣听我一连串儿的说了一堆好像顺口溜的东西,果然如同我预料的一般没有听懂,这也不怪她,如果她听懂我这老神棍嫡传的本事可真是有鬼了。

  她坐在床上,想了想后跟我说:“没什么反常啊,如果愣说有反常的话,那就是她男朋友好像疯了。”

  由夕这孙子疯了?我心中一愣,难道是被李筱给吓的么?少了一魄的后果?他大爷的,报应啊!

  我便让张雅欣说仔细些,张雅欣跟我说:“珊珊姐跟我说,他男朋友有一天忽然打电话来要和她分手,她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呢,于是她就想和他当面谈,就去了他家,谁知道他男朋友看见她竟然就跟看见了鬼一样,竟然吓的跪在了地上直磕头,还跟她说,求求她以后不要再来找他了,要不然他的命就没了。”

  说完后,张雅欣有些无奈的对我说:“崔哥你说,这不是疯了是什么,弄的珊珊姐好一阵子的伤心,听说他男朋友的家人都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了,就是因为他整天不敢出门,还到处说有鬼什么的。”

  我听张雅欣说完后,心里想着,看来那由夕并不是因为少了一魄而疯,是被吓的,可是别人不信他,所以便把他当成了疯子。虽然还不知道那由夕到底是少的哪一魄,但是听到他现在的处境,怎能不让我感到暗爽?

  恶有恶报,天公地道。

  正当我暗爽的时候,张雅欣伸了个懒腰对我说:“真没意思,也不知道你为啥能这么消停的呆着。电脑能上网吧,我偷菜去。”

  偷菜?那是啥玩意儿?于是我问她:“啥偷菜啊?”

  张雅欣摸了摸我的脑门儿,然后跟我说:“大哥,你能告诉我你是哪个年代的人吗?太老土了吧,连刚刚兴起的偷菜你都不知道?”

  别说,我还真不知道,只见张雅欣打开了我那二手笔记本,然后拨号上网,我终于见识到什么是偷菜了,原来是一个网页游戏啊,真无聊,看着张雅欣却好像对此乐不思蜀,她还跟我说,说什么她已经玩儿上瘾了,半夜定了闹钟准时起来收菜,就怕别人偷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东西真有这么好玩儿么?可能只有这些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才觉得好玩儿吧,由于我家住在小县城,小时候从往碾子上跑,那村子里的人就是靠种地吃饭的,刘家祖传的十亩地,我也没看种地有啥好玩儿的。不过这倒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偷菜游戏能给人一种当小偷的快感吧,生活压力很大,在这儿偷偷别人的东西也不犯法。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张雅欣好像偷完菜了,她随手打开了我的F盘,然后愣了,她看着一个文件夹对我说:“古生物演变教程?崔哥,你现在还研究这个呢?”

  完了!!看见张雅欣点开了我的F盘我才想起来,那个‘古生物演变教程2o’的文件夹是我放毛片儿用的!

  看着张雅欣马上就要点开那个文件夹,我的冷汗都要下来了,如果这么龌龊的事情被她现的话,即使是我这张钛金不锈钢的老脸,也会尴尬的没地方放的。

  于是我赶忙跟她讲:“那啥·····对,我最近正在补习姿势,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明年我准备考研,这里面都是些资料,没啥好看的,对了,你不是要逛街么?赶快,咱现在就走吧,你说我咋又忽然想逛街了呢?”

  其实我哪儿是想逛什么街啊,都是被逼的,心里想着赶紧分散张雅欣的注意力,别让她现我这少年维特的烦恼。

  可是悲剧生了,张雅欣听我说又想陪她逛街了,便和我说:“刚才你不是不想去么,对了,我也想考研呢,我看看都要哪些材料。”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尴尬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我现在的心情那简直可以用一句歇后语来形容,那就是:尴尬他妈抱着尴尬哭-----------------------------‘尴尬死了’。

  很显然,张雅欣的小脸儿也红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忙对她说:“别误会别误会,这是和我一起住那小子看的,他怕他媳妇儿现,所以就存到了我的电脑里。”

  其实我想跟她说这些只不过是我联系人体写生的材料了,但是一想想,即使是这么不要脸的我也说不出口。

  整个下午,我陪着张雅欣逛街,逛的我腿都要折了,让我郁闷的是刚才张雅欣虽然刚开始脸红,但是随后她竟然好像是开导我一般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对我说:“崔哥,这很正常的,你就别解释了。”

  于是我彻彻底底的悲剧了,一整个下午张雅欣都用那种看色狼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抬不起头来。

  好在,四点多的时候,我俩逛累了,就去了袁大叔的面馆儿,也是有一阵子没来了,袁大叔和袁阿姨依然是老样子,店里依然没有生意。

  袁大叔望着我俩,给我俩到了两杯热水,对我俩说:“小非,今天就你们两个么?想吃点儿啥?”

  不知道怎么的,每次看到这老头儿都觉得特别的亲切,我笑着摇了摇头,对着袁大叔说:“不是,还有易欣星也来。照旧吧,袁大叔先给我做碗面吧,我老馋你那面了。”

  袁大叔笑呵呵走进了厨房,张雅欣在旁边坐着,我拿出了手机给老易打了个电话,让他来袁大叔的面馆儿,晚上请他吃饭。

  挂断了电话后,我忽然又想起了石决明,也不知道他的手是不是和我的肩膀一样没什么事儿了,于是我又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通了,我对着电话讲:“石头,我是老崔,你的手怎么样了?”

  石决明在电话那边跟我说:“呵呵,没啥事儿了,我请了一天的假,你那指甲还真神,现在已经结疤了,好像骨头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还有点儿疼,我估计再过两天就能好了吧。”

  我听他也没事儿了,心里挺高兴,于是我跟他说:“没事儿了就好,对了,我和老易现在在外面呢,你也过来啊,咱们喝点儿。”

  石决明很痛快的答应了,问了我面馆的地址后,我挂断了电话,不一会儿,老易先到了,这老小子一听张雅欣在这儿呢,脑袋削个尖的大车就来了,堕入情网的男人典型的表现。

  他一进屋便对着张雅欣问寒问暖,整个一保姆,完全把我无视了,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见色忘友的老易。

  不一会儿,袁大叔已经把菜做好了,他把菜端了上来,又拿了半箱的啤酒,而这时,面馆儿的门推开了,石决明走了进来。

  我忙招呼石决明快过来坐下,石决明还是很客套,他坐下后,恰巧袁大叔正拿着几个空酒杯走了过来,两个笑容满面的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下。

  我却现石决明的表情竟然变了,变的好像很惊讶,看着袁大叔就跟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他到底是怎么了呢?

  (两章完毕,这两天我正在调理中,所以情节相对舒缓,下篇开始进入暴爽篇章,敬请大家期待,顺便求票求推荐。)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5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