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四十四章 雅欣来访

  佛语有云:人生在世如同生存于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便体会人世间的诸般痛苦。

  以前我想,如果人心可以不动的话,那不就是死人了么?现在我依然觉得,如果人心可以不动的话,那依旧是死人一个,只不过这两种死人的概念已经是是截然不同。

  生也是苦,没想到死也是哭,人生本是苦海行舟,死后依然会在弱水飘摇,支撑我们的,恐怕只有执着二字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动力让那个死孩子如此的执着,只见它紧咬着牙,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们三个。圆睁的眼睛中那就好像黄豆一般大的瞳孔看的我们浑身不自在。

  老易现在浑身虚弱,他和我说:“这整个就是一小强啊,老崔你还等啥呢?快送它上路吧,看着就难受。”

  我点了点头,但是不知为何见那煞胎竟然此般模样,我的心中竟然对它有些怜悯起来,可能是因为我心太软了吧,也可能是因为我想的太多。

  但是优柔寡断乃是兵家大忌,绝对不可取之,我摇了摇头,此般阵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更多人的安全,我只能将它干掉,想到这里我心一横,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昨天画好的‘甲午玉卿破煞符’,心里想着,别怪我,怪就怪这所谓的人性还有命运吧。

  我缓缓的像那煞胎走去,只见它并没有躲闪,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时间无多,马上就要化作尘土了一般。

  它没有错,我们也没有错,那到底是谁错了呢?

  我走到那煞胎身前,它张大了嘴竟然对我笑了起来,可能是在笑话我心慈手软吧,也可能是在笑这操蛋的命运。

  我们总是在抱怨自己的命运是多么多么的不好,但是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比我们还要不幸,有多少鬼魂比我们还要可怜。

  它的笑声挺凄惨的,在这夜空中传的挺远,我忽然觉其实我们都是一样,在命运面前连个狗蛋都算不上。

  在它笑完后,我点着了一根烟,然后把符贴在它的脑袋上,它没有躲,估计是大限已到,只是站着颤抖。

  对不起,咱们都不易,都在这世上受苦。

  我转身夹着烟,轻声的说了一句:“急急如律令。”

  嘭的一声,‘甲午玉卿破煞符’在它的鬼门之上引,将它轰飞了老远,摔在了那教学楼的门口,再也起不来了。

  望着它终于化成了点点白光,我们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他大爷的,终于结束了,但愿以后不要再遇到这种操蛋的事情了。

  夜风挺冷,好像这是哈尔滨的夜晚在我心中唯一的印象,我心情有些沉重,捡起那些散落的铜钱,老易休息了一会儿后就可以走动了,他没受什么伤,相对于我和石决明来说。

  我们互相搀扶着回到了石决明的办公室,我肩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正在慢慢愈合,石头的伤比我还严重,多亏了我的黑指甲,血也不再流了,他坐在椅子上,灯光下他的脸色很差,但是微笑依旧,对我和老易说:“老崔你的指甲真是挺神的,我的手竟然不疼了。不知道你这指甲有什么说道没有?”

  我苦笑着心想,当然神了,这可是正宗东北保家仙赐我的信物,想想还是它们家仙过的逍遥自在,有人供奉香火不断。当然了,我说的是那些逃过了十年浩劫的家仙,家仙里也有命不好的,文革的时候都被弄的魂飞魄散了。

  反正石决明现在也不是外人了,我觉得如果对他隐瞒的话,那就不是兄弟了,于是我便把我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每个人听完我的经历后都会很吃惊,当然了,石决明是个意外,可能是因为他身怀卜算之术的关系吧,应该早已看出我的经历非凡。

  石决明听完我说的话后,便和我说:“虽然我早就算出你们的命运不凡,但是却没有想到老崔你的经历竟然是这么的离奇啊。”

  我点了点头,对他讲:“是挺离奇了的,石头,不瞒你说,我现在终于明白那白无常为什么要让我俩来这学校了,原来就是为了引我俩找到你。你能帮我俩算出那逃跑女鬼的下落么?”

  石决明沉思了一会儿后,点了点头,对我说:“应该没有问题吧,只不过要麻烦些,需要一天一天的推算,才可以知道,我想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等我手上的伤好的时候我就开始帮你。”

  听到他这么说,我和老易心中都十分的欣喜,他大爷的,看来终于有活命的希望了。

  由于时间已经太晚了,经过了一场恶战之后,我们都很疲惫,便不好意思在打扰下去了,于是我和老易起身告辞,约定几天之后休息好了再出来一起喝酒。

  告别的石决明之后,我和老易走出了校门。由于我俩实在受不了再住小旅店了,于是便各自打车回家。

  好几天没回家了,我上了楼,轻声的打开了房门,不想打扰那屋的鲍金龙和他媳妇的美梦,回到了我的那小屋。

  我从床底下把那装着太岁皮和女鬼泪的盒子拿了出来,撕掉了盒盖上的‘三森临水符’,从里面拿出了那两样东西,它们没有什么重量,但是我心里却沉甸甸的,无比的激动,想不到这两个东西竟然能有改变我们命数的功能。

  又感慨了一会儿后,我便把它们重新放好又放到了床下,躺在我那小床上,心里琢磨着经历过的那些事,直到现在,才真正的看见了希望。

  人啊,原来有一点儿希望就可以很快乐了,我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也许我的噩梦用不了多久就会做到头儿了吧。

  要说我的黑指甲,真的是很神奇,一觉睡醒后,我竟然现肩膀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心情大好,算算我这一个礼拜的假期刚过去一半儿,文叔那老神棍还没有回来,早上我给刘雨迪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我和老易有事儿,不能去她学校了。小丫头听到我这么说,好像挺不乐意的,你说这女人啊,当初我俩去她不乐意,现在我俩走了她还不乐意。

  由于鲍龙夫妇都上班儿,所以家里就我自己,干点儿啥好呢?要不然这个假期实在是太浪费了。正当我满床打滚儿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我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张雅欣这小丫头,我心想这小丫头给我打电话干啥?

  于是便接了起来,电话那边的张雅欣好像挺高兴的样子,只听她笑嘻嘻的说:“崔哥,在哪儿呢,今天有时间没,陪我逛街去呗。”

  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让我觉得,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样啊,这才星期四,想不上班儿就能不上班儿。

  虽然我无聊,但是跟个小丫头有啥好溜达的,这种差事还是留给老易吧,那老小子一定乐不得的愿意呢。

  想到了这里,我便和她说:“我出不去啊,脚歪了,正在家里挺尸呢,要不您找妇女之友老易吧,他也放假,一定有时间。”

  谁知道张雅欣这小丫头鬼精鬼精的,电话那边的她哼了一声,好像有点儿埋怨的说:“少来,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呢,赶快下来接我,要不然我上去找你了啊。”

  昏,这大小姐,怎么非我自己霍霍呢,想到这儿,我慌忙对她说:“别别别,我现在就下去接你。”

  说罢我慌忙套上了一件儿衣服遮住了我上半身的两点,然后又把床边的那几双九七年的臭袜子连同我那基本珍藏的淘宝淘来的龙虎豹杂志一起塞到了床底下,没办法,宅男的房间实在是有太多东西见不得人了,桌子上的烟灰缸里的烟头儿已经满的冒了出来,我小心的端着想倒进纸篓里,却现纸篓也满了,一只阿迪王的鞋垫儿不甘寂寞的从纸篓的边缘耷拉出来。

  他大爷的,我才现,这房间真是怎么看怎么乱。唉,这就是单身汉的烦恼,我迅的收拾了一遍,把那些脏衣服什么的都塞到了衣柜里。这要是让张雅欣看见的话,那我得多尴尬?

  把垃圾倒进一个塑料袋儿里,等会儿下楼的时候顺手就给扔了,又喷了点儿空气清新剂,我这小屋总算能糊弄人儿了。

  于是我便下楼,刚出楼道,远远的就看到了张雅欣那曼妙的身姿,今天的张雅欣没有穿职业装,而是一身比较休闲的打扮,头扎了起来,看上去没那么成熟了,仿佛变回了大学时那副略带调皮的模样,看见我下楼,她便高兴的跑来了。

  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然后很开心的对我说:“还说脚崴了,这不挺灵巧的么?走吧,陪我去逛街。”

  我的右手被她的小手拉着,一阵柔软换嫩的感觉传来,我顿时觉得有些不自在,同时心里还有些异样的感觉,他大爷的,我想什么呢!我可不能乱想啊,要知道这张雅欣可能是只把我当哥哥,而且一想到老易和我说的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如果我动他衣服他就剁我手足这句话,我慌忙把手从张雅欣手里抽了出来。

  为了不显尴尬,我便对她说:“有啥好逛的啊,怪累的,这样吧,上楼陪我聊会天儿,然后等会儿叫上老易,我请你们上袁大叔那儿吃饭你看怎么样?”

  (中午有点事儿,晚上连更两章,等会儿还有一章。)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5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