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四十章 深夜游戏(上)

  石决明一听哥们儿我这话,有点儿愣了,他问我:“需要我帮什么忙呢?”

  帮啥忙?对不住了石决明,因为我们现在还不能相信你,所以只好请你当一回肉鸡了,于是我便对他说:“石老师,现在有个办法能把那个煞胎从井里引出来,那就是得有一个人在草丛旁玩游戏,但是我俩人手不够,而且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俩了,所以我俩就来求你了,毕竟大家都是《三清的事情也是分内之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答应我俩?”

  讲出这话,我心里其实也挺犯嘀咕的,这他大爷的石决明如果真没有骗我俩的话,那么说破天他也只是凡人一个,与我和老易这两个淫荡小青年儿是完全不同的,毕竟我和老易虽然不算身经百战,但是也应该算是此中老手了,如果是拿泡妞来比喻的话,那我和老易不算是情圣,但最起码能算的上禽兽了。

  其实我也不敢保证他到底能不能接受我这个请求,毕竟如果他真的是普通人的话,会感到害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石决明一听我这么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的对我俩说:“稍等我一下。”

  只见他说完,便迅的掐起指来,不得不说,看石决明掐算真的能算是一种视觉享受,先不提他长的有多帅,其实在我和老易的眼中男人长得再帅也不能当饭吃,帅又不能养活人。让我欣赏的是石决明掐算时的状态,仿佛一瞬间他身旁的气场完全改变了。

  看网游小说中都他大爷的说什么王八之气,如果现实中真的有这种东西的话,应该就和我眼前的石决明差不多吧,只见他双目微闭,表情庄严,他仿佛只有在掐算的时候才收起那笑容,右手的拇指迅的搓弄这四个指头,如果我是个娘们儿的话,说不定还真会爱上他。

  但是哥们是老娘们儿么,不是,所以我无法爱上他,这好像是废话。只见不一会儿,石决明睁开了眼睛,又进入了微笑模式,其实他这个微笑我印象很深刻,直到很久以后的今天都忘不了我们三个那脸上不同的表情,我的苦笑,老易的傻笑,以及石决明的微笑。

  我们三个对生活的态度都不同,也许这也代表了我们各自不同的结局吧,但这都是后话,后话自然要等我以后再慢慢的说来。

  石决明微笑的对我说:“好吧,我算过了,我晚上差不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哎呀?想不到他答应的还挺痛快,但是这也没理由啊,为啥掐指一算就答应了呢,难道他算出来了我和老易要阴他?不可能,他又不是神仙,怎么能算出人心呢?

  这时,石决明坐在了我和老易的面前,对我俩说:“不瞒二位,我其实是第一次要做这种事情,心中确实很害怕,但是既然我们同是《三清书》的传人,正向昨天小非说的,我们以后可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我刚才算过了,我今晚会有血光之灾,反正不管在哪儿都会灵验,还不如帮两位一个忙,而且我身为这大学的老师,怎么能看着学生们面临危险而临阵脱逃呢?”

  不愧是大学教师,看人家这话说的多有水平,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是听上去就让人舒服,不得不说,这石决明还真是块儿当公务员儿的料,因为现在的机关里好像就缺会说话的。

  虽然他后面的那些应该都是些场面话,但是我相信他那前半句是真的,毕竟我们都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以后还有可能要一起去找剩下的那些七宝,所以现在的磨合是必然的。至于他到底会不会有血光之灾,那可就难说了。毕竟他自己算的东西只有自己心里有数。

  我便对着他说:“石老师,你放心,我俩一定不会让你出事儿的,我和老易在暗处保护你。”

  既然他已经答应了晚上帮我俩,那么下一步就是要准备晚上的注意事项了,要拿什么东西才能把那个死孩子从井里引出来。

  用什么玩具好呢,想到这里,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鬼故事,那是一个农村生的事情,以前东北的农村一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有扭秧歌,男女老少都爱看,但是以前的农村可不比现在,俗话都说北大荒,这并不是浪得虚名的,贫困养成了东北人的彪悍性格,要说东北人为啥天不怕地不怕,答案只有一个,穷的,这点是真的,就像我的家乡龙江,龙江人出了名的虎,没办法,因为穷啊,贫穷导致了我们的彪悍,当然还有朴实,不装假。

  讲的是朱家坎儿又一次年前,一户地主家添了丁,生了个大胖小子,这可把那地主给乐坏了,要知道四十多岁终于有了个能继承香火的,放谁身上谁不乐意?于是那地主便大摆筵席,就连那些逃荒路过的,都有一大海碗红脸儿的高粱米饭吃,闹腾了一天,到了晚上的时候那地主还不过瘾,于是他便找了一些村子里能跳能扭的,到村口点着了火把扭秧歌,一听扭秧歌,全村的老少爷们儿们就跟过年一样,也不管冷不冷,都出去看了。

  东北的秧歌扭的可是又美又浪,大雪地上就敢整,村民们老长时间没看过秧歌了,也就都叫好起来,可是扭着扭着,情况就不对了,因为人们现,那扭秧歌的人竟然越扭越多。从刚开始的十多个人变成了大概二十多个。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有好事儿的下场一看,顿时大叫一声“闹鬼了!!”然后往回跑,原来那人现,在雪地上扭秧歌儿的,除了那几个地主找来的以外,竟然还有一些村子以前已经去世的老头儿和老太太,它们脸色煞白,但是也涂了通红通红的红脸蛋儿,正拿着两个绸子扭的开心。原来,这些已经过世的人见到这秧歌也耐不住寂寞出来凑热闹了。

  后来听我奶奶讲,那些参加扭秧歌的人都大病了一场,这事才算罢了。

  九叔的方法和这扭秧歌儿的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多半是要利用那死孩子的好奇心这一点,才能把它从井里勾引出来。可是用什么玩具或者游戏才好呢?又能出声儿看上去又好玩儿的。

  我的脑子里不停想着这件事,据我当时分析,不外乎有三种玩具可以利用。

  a:丢沙包,又称躲避球,这种游戏不管那女老幼都爱玩儿,而且对小孩子的引诱程度很大。

  B:过家家,这个游戏我小时候特爱玩儿,我记得当时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还是我们班女生的御用大灰狼,每次都扮演大灰狼吃小羊,当然还因为这点让同班的男同学隔离过一段时间。

  c:跳皮筋儿,和过家家一样,说起来我小时候其实挺娘娘腔的,可能是因为我家祖辈儿传,见了女的就不烦的关系吧。就爱和女生玩儿,没想到长大了竟然这么悲剧,成了命孤之人。

  我能想到的勾引小孩儿游戏应该就这么多了,但是我仔细想想,好像每个都不行,先不说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跳皮筋儿过家家的样子会有多矬吧,就单说说这游戏需要的人数就不行了,因为我和老易的试探计划中,我俩是要先藏在暗处暂时按兵不动的。

  想来想去,我也没想出什么正经的好游戏来,我抬头一看,老易是石决明好像也正在各自想着事情,我不知道石决明想的是什么,但是老易应该也是在想用什么东西引那死孩子吧。

  俗话说,三个修鞋的,顶个军委主席,与其我一人苦想,还不如问问他俩的意见,要知道现在可不是我孤军奋战的时候了,于是我便开口对着她俩说道:“两位,想个主意吧,要用什么东西又方便又能有效的引那煞胎出来。”

  老易沉思了一会儿后,他特深沉的对我说:“咱弹玻璃球儿吧,要知道我小时候曾经有一个外号叫玻璃小爵爷。”

  看来他的呆病又犯了,这老小子弄的我哭笑不得的,你是诱饵还是石决明是诱饵啊?怎么还想自己上场了呢?暂且不说谁是诱饵的问题,就先说说你弹玻璃球能出多大动静?你弹到天亮那井里的死孩子都够呛能听到啊。

  想到这里,我便没有搭理他,而是对石决明说:“石老师,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

  石决明抚了抚眼睛,然后对我说:“要说游戏的话,我小时候还真没玩儿过什么,只是好像现在的小孩儿一般都对电动感兴趣吧。要不然我晚上拿个psp坐在草丛边玩,应该能把那个煞胎给引出来吧。”

  不得不说,他这提议确实不错,要知道现在的那些小朋友啊,基本上没有几个对电玩有抵抗力的,他这个提议够大胆,不愧是大学老师啊。

  这个提议不错,而且我和老易也能找个地方先躲起来。想到这里,于是我说:“恩,这个提议不错,老易,你觉得怎么样?”

  老易特深沉的说:“我还是觉得弹玻璃球不错。”

  没心没肺的境界不过如此,真的,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对着石决明说:“那晚上就靠你了,石老师,你的psp满电么,不知道要玩多久呢。”

  石决明点了点头,微笑着对我说:“放心吧,对了,你俩也不要叫我什么石老师了,咱们都这么熟了,你俩就叫我石头吧,这是我的小名儿,和我关系好的人都这么叫我。”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想到,我俩现在还不敢和你熟呢,等过了今晚再说吧。

  今晚,看来又是一场苦战了。

  (身体见好,心情也好,写的就慢慢的变顺了,继续求票中~~~)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5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