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指符

  前文讲过,《三清符咒》有三百六十五页,每页都记载了一张符咒,拆分下来便是三百六十五章,说来也挺惭愧的,我虽然已经全数读懂,但是有些符咒的画风实在是复杂之极,稍有不慎便会全符作非,而我又是比较惰性的人,之前也试验过一些,但是九叔以前对我说,你现在是基础期,先用熟‘六丁六甲全符’再说吧。

  所以到现在还玩儿我那老三样儿呢,要说兵不在多而在精这话虽然没错,老三样儿现在已经让我用的差不多出神入化了,但是我却越来越觉得只用这几张符已经不解渴了,我需要更强的实力,作为以后我保命的筹码以及逃命的保障。

  所谓符咒,有符必有咒,符属灵,纸本凡纸,因走笔丹砂之上而灵,掌本肉掌,因血走之上而灵。符乃是凡人借用天道的一种媒介,但是有符还不行,必须要有咒,咒属明,字本凡字,因按法排列而明,话本凡话,因成章断句而明。

  可以通俗点儿来解释,那就是这玩意儿就好比手雷,必须要拔掉那个小环儿才能引爆,这便是符于咒之间的关系。而今天九叔和我说我的道行好像已经能用别的符了,着实让我很开心,他大爷的,这么多年终于能摆脱老三样儿的束缚了。

  所谓‘剑指符’又名剑指咒,全名是‘邪鬼破尽八方皆平消煞剑指符’,是单纯的掌心符,其实单听这名字就能理解这符有多猛了,搜神记中有一个典故,据说古时泰山郡崔文子,和方士王子乔学法,有一日王子乔想度化他一起成仙,便化作了一直白色的寒颤叼着药给他,不曾想崔文子害怕,竟然抄起长矛把那寒蝉给捅死了,最后王子乔便化作白鸟独自成仙而去。

  可是要知道王子乔乃是半仙之体,哪会那么容易让一根长矛捅死呢?《三清符咒》中有解释,‘文子以指结剑,斩蝉颅也。’原来当时的崔文子是用剑指符把自己的师傅给放倒的,真是够悲剧的了。

  一想这符的典故原来也来自我的本家,我的心里就一阵激动,他大爷的,等会儿我就试试这这符到底有多强。

  听九叔说完,我便想到了石决明,该不该把这事儿告诉九叔呢?还是告诉它吧,起码九叔吃过的盐比我和老易吃过的饭都要多,让它帮我俩出处主意,对了,它不是阴差么,生死簿上应该有石决明的记载,如果它老人家能帮忙看一下就太好了。

  于是我便又对九叔说:“师傅啊,我还有件挺重要的事儿想告诉你。”

  九叔听我这么说,便问我:“还有什么事便快说吧,一会儿为师有事得先走。”

  我便简单的把石决明的事情跟九叔说了,九叔听完我说的话后,又沉思了一会儿,他跟我说:“没想到在现在这个时代,《三清书》的传人还能再次的相逢,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可能这便是天数吧。”

  当我跟他说起‘七宝白玉轮’的时候,九叔这小老头的脸色终于挂不住了,他长大了嘴吃惊的表情和我当时刚听到这阵法时一般无二,只见他惊讶的说:“七宝白玉轮?这我到是第一次听说,难道天道真的可以更改么?”

  他老人家说完此话后便开始喃喃自语起来,这也难怪,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十分的封建,基本上修道者都是顺应天命不敢造次妄自更改命数,所以五弊三缺在他的眼中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现在一听我说竟然还有如此逆天的换命阵法,怎能不让它感到惊讶和唏嘘?

  过了大概三分钟,九叔抬起了头望着我和老易,然后叹了口气对我俩说:“小非还有小易,想不到你二人竟然有如此奇遇,说实在的,这事到底是福是祸我也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天道到底能不能更改。”

  望着这小老头儿竟然也有为难的时候,我也有点儿惊讶,当时的我也不知道脑袋搭错了哪根筋,竟然说了一句日后对我影响很深的一句话,我对他说:“师父啊,我现在就是不知道那个石决明到底是不是再骗我,您不是鬼差么?能不能帮我查查生死簿,看看他的底细到底是什么?”

  九叔一听这话,顿时大怒道:“放肆!!你不要忘了,你是白派的先生!幽冥之事涉及命数又岂是能透露的??况且为师身份低微,但是也是身居阴差,岂能知法犯法?”

  我和老易一听它老人家说出了这话,顿时泄气了,他大爷的,看来只能我俩用自己的能力去试探石决明了。

  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儿不甘心,要知道九叔这老头儿典型的口硬心软,只要是多求求他,虽然他态度强横,但是也肯定会帮我的。我高考时像他求‘十六口醒神化力符’便是这个道理。

  于是我准备使出杀手锏将它沉默,只要让它沉默便好办了,我马上摆出了一副苦瓜脸对它说:“那好吧师父,其实我俩真的不想知道什么天数,只是您也知道,现在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个人在寻找着‘七宝白玉轮’的材料,就是之前我跟你说的那个抢太岁皮的人,还有黑妈妈的百人怨也被抢走了,要知道没了百人怨,迟早会出事儿的啊,我就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石决明,石决明有没有骗我们,这可是关系到这世上的太平啊。”

  其实我这话,也并非是先退后进的苦肉计,小崔我确实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毕竟现在的我最关心的还是石决明到底有没有骗我和老易,如果他骗我,那么他真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果然,九叔再次的被我沉默了,我心里又产生了希望,这回有门儿了!过了一会儿,只见九叔叹了一口气,然后表情复杂的望了望我,对我说:“为师尽力吧,好了,你们两个小心,小易,帮我照顾小非,我先走了。”

  一听九叔答应了,我和老易都大喜!太好了这简直,老易更是夸张,对着镜子直鞠躬,好像这招是在喜家德那儿学的吧,他嘴里连声说:“老前辈放心!欢迎下次光临!”

  看来他这是又犯呆病了,于是我没有理他,和九叔说了声:“师父保重”后,便合上了小镜子。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老易决定先把眼前那死孩子的事情搞完,再去想别的,可是刚才九叔说了,还得用玩具之类的才能把那死孩子从井中勾引出来。

  这大晚上的,让我俩上哪儿找玩具去?看来又得等明天了,躺在床上,已经又要五点了,先睡一会儿吧。

  我和老易躺在床上,我心中反复的想着那死孩子和石决明的事情,忽然,我灵机一动,我完全可以借助这件事来试试石决明啊!

  你说我这脑袋,要是想个正经事儿什么的够呛能想出来,但是想个歪门邪道什么的,却很容易,我完全可以明天让石决明当诱饵啊,这可不是我阴损,要知道如果他如果真的不会别的技能的话,我和老易完全可以保护他。如果他懂别的技能的话,就证明他是在骗我俩,那就让他跟那死孩子先打一架吧。

  要知道人心变化莫测堪比天道,是最变化莫测的东西,所以尽管石决明熟懂卜算之术,也算不出来我和老易心里想的是什么,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想起了电影《九品芝麻官》中的一句经典台词:如果你动,就证明你会武功,如果你不动,我就让你爽到极点。

  石决明,你可别怪我,如果你骗我和老易,我俩真的会让你爽到极点。

  抱着这个想法,我沉沉的睡去了,再不睡的话,估计会神经衰弱的,又一觉睡到中午,我和老易接刘雨迪下课,然后去食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刘雨迪跟我讲:“唉,想不到那高过天这么畜生,真是苦了顾可凡了,想不到她竟然这么傻,想退学把孩子生下来,小非非,你说你们男人的心都这么狠么?”

  老易在旁边狼吞虎咽的吃着红烧肉盖饭,没有功夫说话,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想着,五十步笑百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顾可凡和搞过天俩人谁都别说谁,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这能说出谁的不是来?

  他们不知道,他们这已近犯了五罪之一,造下了业,日后必定会有报应加身,他大爷的,一提搞过天,我又气不打一处来,寻思着等我把那死孩子送上路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顿解解气才行。

  但是后来一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世上的负心人太多了,我能管得过来么?我真的想趴在那些无知小女生的耳朵旁对他们说一句:“既然敢怀就要敢养啊,别以为现在梦里无痛几分钟,可视人流好轻松就能行了,自残骨肉,真的会有报应的。”

  饭后,送刘雨迪去上课,然后我和老易又来到了石决明的办公室,不出预料,他又已经准备好了茶点之类,显然他已经算出我俩这个时辰回来了。

  也不客套,毕竟喝了顿酒后,我们都熟络了起来。石决明见我俩来了,便微笑的说:“小非老易,怎么样,昨晚还顺利么?”

  我摇了摇头,对他讲:“不行,我俩昨晚查出,那个井中之物,并不是寻常的鬼婴,而是一种叫做‘煞胎’的凶物。此事难办了。”

  石决明一听我这么说,便问我:“煞胎?这倒没听说过,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消灭它了么?”

  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后,对石决明不动神色的说:“要说办法也有,只不过需要石老师帮忙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