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十四章 冬宫惊魂

    就在韩江、叶莲娜、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再次钻进下水管道时,唐风和梁媛在季莫申的办公室中又听到了昨夜那个奇怪的声响。那声响不大,似乎比昨夜听到的小,唐风听不出那是什么声音。过了一会儿,那个声响消失了,门外一片寂静,但是,很快走廊里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人?”唐风狐疑地看看梁媛,梁媛也不知所措。

    那脚步声沉闷而有规律,唐风听出来那脚步声没有向季莫申的办公室走来,这才长吁一口气,“今夜怎么又多出了脚步声?”梁媛不解地问。

    “也许是保安加强了巡逻,也有可能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唐风胡乱猜测着。

    就在两人昏昏欲睡,就要忘了那个奇怪声响的时候,那个奇怪的声响又传了过来,声音似乎略微比先前的大一些,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唐风和梁媛竖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一刻钟后,唐风确定那个奇怪的声响确实没有再出现,才重新闭上眼睛。可是他刚一闭眼,走廊上又传来了脚步声。唐风猛地睁开眼睛,仔细辨别着走廊上的脚步声,和先前听到的一样,还是那个沉闷而有规律的脚步,所不同的是,那个脚步好像是……是朝自己这边来的。

    梁媛也觉察出了门外脚步的异样,依着梁媛的性格,虽然害怕,但非要出去看个究竟,但是唐风拉住了她,小声喝道:“你忘了季莫申的话了吗?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人闯进来!”

    说完,唐风在办公室内找到一只玻璃花瓶,靠在门后,以防那个不速之客闯入。门外的那个脚步还在向季莫申的办公室移动过来,唐风紧紧地攥着花瓶,将花瓶举过头顶,恰在此时,脚步声戛然而止了。唐风估摸着那人应该就站在门外不远处,他看看梁媛,梁媛也抄起了一本厚厚的词典,只等大门一开……

    一秒,两秒,三秒,五秒,十秒……门外没有任何动静。唐风的手心已经渗出了许多细汗,可是门外的那个脚步却像是消失了。唐风屏息凝神,略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门外的那个脚步声再次响起。但是唐风和梁媛都听出了那脚步又掉头往回走去,渐行渐远,似乎是下楼了,又似乎是消失在了没完没了的走廊尽头。

    唐风轻轻放下手中的花瓶,长吁一口气。梁媛闪身走到窗边,掀起厚厚窗帘的一角,向冬宫广场望去,广场上空无一人,没有任何异样。

    等了好一会儿,梁媛抱怨道:“又是奇怪的声响,又是脚步声,今夜真是见鬼了!”

    “算了,别管这些了,还是想想我们的事吧!”

    “我们的事?”

    “我们不能总这样在季莫申的办公室里待着,明天我就想离开这儿。”

    “离开这儿,我们能去哪儿?宾馆肯定回不去了。”梁媛惊道。

    “我没想好,但是这里肯定不能待了!”唐风很坚决地说道。

    “既然明天就要离开这儿,那我更要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梁媛固执地说道。

    “不,你不能去。”

    “我就看看走廊上,绝不进冬宫里面。”梁媛保证道。

    唐风无奈,只得拿上电筒,和梁媛轻轻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两人顺着门缝朝门外观瞧,走廊上一片漆黑,没有发现异常。梁媛大着胆子推开了大门,闪身来到走廊上,唐风赶紧跟了出来。两人一转弯,来到通往冬宫的那道宽大走廊中,梁媛不由自主地又向通往冬宫的那扇大门走去。唐风想拽住梁媛,但是梁媛却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那扇大门前。

    梁媛伸出手,推了推面前的大门。“小心,万一触动警报装置就糟了!”唐风低声提醒梁媛。梁媛没能推动大门,她又使劲推了一下,大门还是没动。“看来今晚大门确实被锁上了。”梁媛轻轻地说道。

    唐风也用力推了一下面前的大门,沉重的大门纹丝不动。唐风点点头,“确实如季莫申所说,这扇大门晚上是锁上的。”

    “可我们昨夜怎么能进入这扇大门呢?”

    “可能是他们忘记锁门了。”

    “季莫申可不这么认为。”

    “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两人扭头往回走,唐风仍不忘推一推走廊两边那些外表一模一样的大门。跟昨夜的情形一样,门都是锁着的,但是,就在唐风以为不会再发现什么时,他轻轻一推,在不经意间,又推开了一扇大门……

    唐风心里猛地一惊,他正在犹豫是否进去,梁媛已经迈步走进了大门后的黑暗空间。唐风不得已跟了进去,他用手中的电筒粗粗照了一遍这里,这是一间与季莫申的办公室极其相似的房间,看房间的陈设,应该也是办公室。

    “我们还是赶快出去吧,这就是一间办公室。”唐风催促梁媛。

    “这里又没警报,你怕什么?让我再看看!”梁媛这会儿胆子壮了起来,毫不在意。

    梁媛绕着这间办公室转了一圈,回到唐风身旁,道:“和季莫申的办公室很像,就是那面墙壁前面放了一个破书柜,书柜堆满了书,都是些俄文书,我看不懂。书柜后面有一个很豪华的壁炉,可惜早已不用了,将来我的家也要弄那样一个豪华的壁炉。”

    “豪华壁炉?现在谁还用那玩意儿,你看这里现在都用暖气了!”唐风不解地道。

    “真是没文化!一点儿情调都没有。”梁媛瞪了一眼唐风,但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办公桌上一台笔记本电脑吸引了过去。她坐到办公桌前,轻轻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唐风摇头道:“那是别人的东西,我们还是不要动了。”

    “我是看看这里能不能上网,要是能上网,我们也许可以和……”梁媛刚说到这儿,就已经泄气了,因为她失望地发现这台笔记本电脑设了密码。

    “你能解开这电脑的密码吗?”梁媛转身问唐风。

    “我又不是搞计算机的。”唐风耸耸肩。

    “要是赵永在就好了,我就曾看到他轻而易举地进入别人的电脑系统,不管多复杂的电脑,他只要几十秒就能搞定;徐博士也有这本事,他也是个电脑高手。”梁媛自顾自地说着。

    “可惜他们都不在,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唐风有些焦急地催促梁媛。

    梁媛按原状关上笔记本电脑,悻悻地跟着唐风离开了这间办公室。两人回到季莫申的办公室,把门关好,梁媛笑道:“看来俄国人有忘锁门的习惯啊。”

    唐风低头不语,似乎没听梁媛在说什么。“你在想什么呢?”梁媛拍了拍唐风问道。

    “我在想韩江,他如果已经落入了伊留金之手,或是遭到了其他的不测,单凭我们俩在彼得堡待下去也是徒劳的,我们俩不可能完成原定的任务。”

    “你是想回国?”

    “看来只有这样了。”唐风无比沮丧地说。

    两个人不再言语,躺在沙发上各想心事。天光大亮时,季莫申带着一些吃的来到办公室,唐风想对季莫申说昨晚的事,还要说准备离开的事,但是季莫申只听了一会儿,便对唐风说道:“唐风,我想你们俩真的是产生幻觉,或者是又梦游了。”

    唐风想反驳,可季莫申还没等唐风开口,又说道:“唐风,我今天很忙,可能没空来陪你们,你们俩好好在这儿待着,我还会给你们送吃的。”

    整个白天,季莫申果然很忙,一直到快下班时,季莫申才来到办公室,他又带了许多吃的。唐风不好意思地要付给季莫申钱,但是季莫申坚辞不受。

    唐风不再对季莫申说昨夜的事,而是直接向他提出了辞行。季莫申想了一会儿,反问唐风:“你想好去什么地方了吗?”

    唐风摇摇头,回道:“还没想好,但是我不能再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顿了一下,唐风又道:“实在不行,就只有先回国了。”

    “回国?那好吧,我就不再留你了,你们今晚再在这儿待一夜,明早天亮之前,我来接你们离开这儿。”季莫申说道。

    唐风听了季莫申的安排,看看梁媛,然后点了点头,“好吧,就按你说的来。”

    季莫申拍拍唐风的肩膀,叮嘱道:“那你们今晚在这儿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天亮前我来接你们。记住,千万不要走出这道门。”

    说完,季莫申离开了办公室。黑幕再次早早地降临在这座临近北极圈的城市,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唐风和梁媛吃完晚饭,在季莫申的办公室内无所事事,只能又躺在沙发上,等待着明天的黎明。

    唐风和梁媛都进入了梦乡,梁媛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因为她在梦中梦见了母亲,梦见了幼时母亲带着自己嬉戏、游玩、教自己识字、背唐诗……

    而唐风的表情却是痛苦、扭曲的,他也做了一个梦,一个长长的、可怕的噩梦。

    一条潮湿而阴暗的隧道中,唐风正和韩江摸索着艰难前行。在他们的前方,闪出了一点幽光,那幽光时而微弱,时而明亮,时而遥远,时而又离他们很近。唐风和韩江在隧道中紧紧追赶,唐风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自己为什么要去追寻这点幽光,似乎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吸引着他。隧道看不到尽头,唐风和韩江越是加紧追赶那点幽光,那幽光就离他们越是遥远,遥不可及。

    韩江已经失去了耐心,他掏出手枪,向那点幽光开了两枪。砰!砰!两声沉闷的枪响,在黑暗幽寂的隧道中传出可怕的回音;韩江的枪法极好,枪响之后,那点幽光忽地不见了,但是,仅仅过了片刻,那点幽光又重新闪烁在黑暗幽长的隧道中。

    “我们为什么要去追?”唐风大声问韩江。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我的任务、我的使命。”韩江喘着粗气道。

    “隧道的尽头会是什么?”唐风又大声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只有走到那里,你才会知道隧道的尽头有什么。”

    终于,唐风和韩江来到了隧道的尽头。这是一个巨大的、黑暗的空间,那点幽光忽然不见了。就在唐风和韩江诧异之时,周围突然灯火通明,他俩环视四周,发现他们正置身于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中,贴金的墙壁,鎏金的柱子,绘满各式奇异花纹的天花板,脚下是大理石和花斑石铺就的地砖。

    唐风和韩江朝宫殿中央望去,那里有一座高高的神台,上面正伫立着一个穿白袍的人,那人背对着他们。“白色的幽灵?”唐风和韩江的嘴里不约而同地喃喃自语道。

    那幽灵缓缓地转过身来,望着台下的唐风和韩江。唐风看清了那幽灵的面容,不,那不是幽灵,那是一张父亲般慈祥的脸庞!这难道就是自己苦苦追寻的那个幽灵吗?唐风不敢相信,他往后退了一步,仰视着面前的神台。

    “欢迎你们来到这里。”那个穿白袍的人终于开口了。

    “这是什么地方?”唐风壮着胆子问道。

    “这是幽灵之家!”那个声音洪亮而威严。

    “幽灵之家?”这分明是座宫殿啊!唐风不解其意。

    “好了,年轻人,你们作为仅有的两位幸存者来到这里,你们有权走上这座神台,来吧,我的孩子。”那个声音不容置疑。

    唐风和韩江像着了魔一样,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上了神台。唐风每迈出一步,都感到自己的心脏被重重地撞击了一下,他从没有如此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已经静止……他和韩江一前一后走上了这座神台。

    “你是谁?”唐风迫切地想知道面前这位穿着奇怪白袍的人是何方神圣。

    可是对面穿白袍的人却笑而不答,只是看着唐风和韩江。突然,唐风感到脚下的这座神台剧烈摇晃了一下。“地震了?”唐风惊恐地往下面看去,他忽然发现下面原本由大块大理石和花斑石铺成的地面,一块块地砖被撬了起来,从地砖下,钻出了成千上万只黑色的、肥硕的老鼠,老鼠大军迅速占领了宫殿的地面;并且,那些老鼠开始沿着宫殿的墙壁和柱子往上攀爬。原本闪着金光的柱子和墙壁,凡是老鼠大军经过的地方,顷刻之间,化为乌有。金碧辉煌的宫殿开始颤抖,慢慢地,慢慢地,宫殿的墙壁、地面,变成了肮脏的、潮湿的下水管道。整个宫殿都黑了下来,等唐风和韩江再回过头时,原本伫立在神台之上的那个穿白袍的人,不见了!唐风现在开始相信,他根本不是人,而是幽灵。

    唐风感到脚下的神台在不停地颤抖,成千上万只老鼠开始沿着神台的底座往上攀爬。韩江掏出手枪,向台下射击,但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眼看那些老鼠就要爬上神台,吞噬整个神台,突然,唐风和韩江脚下的那座神台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堆瓦砾。唐风犹如万丈高空一脚蹬空,惊叫着,从高高的神台上坠落下来,下面是一片黑色的老鼠海洋。

    “啊——”唐风绝望地叫喊着,身体猛地一抽搐,惊醒过来,他睁眼一看,四周一片漆黑,这是在哪儿?幽灵之家?下水管道?不!他认出来,自己还在季莫申的办公里,办公室的暖气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供暖,室温急剧下降。唐风被刚才那个噩梦惊得生出了一身冷汗,他抹了抹额头的细汗,转身一看,梁媛不在旁边的沙发上。再一转身,唐风忽然发现,办公室的大门竟然虚掩着,门怎么会开了呢?唐风打开手电,办公室里没有看见梁媛。唐风心里猛地一沉,暗道不好,梁媛一定是又跑出去了。

    唐风不顾一切地冲出了房门,一拐弯,正与一团黑影撞在了一起,这是梁媛的柔软身体。唐风一把抱住面前的黑影,轻声质问道:“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我……我又听到了那个奇怪的声响,就出来想一探究竟,我……我看见了那个幽灵,没藏皇后的幽灵!”惊魂未定的梁媛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你看见了上次那个白色幽灵?在哪儿?”唐风不敢相信。

    “就在这里,就在这条大走廊里,我看见……看见那个幽灵从这扇大门进去了。”梁媛惊慌失措地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扇精美大门。

    “那门没锁?”

    “我不知道,反正我看见……看见那幽灵进去了,我不敢跟进去,吓得往回跑,正撞上你。”

    在这儿发现了幽灵?看来幽灵不仅仅是在中国馆。唐风快速地思考了整个事件,最后他把心一横,决定再入冬宫,一探究竟,因为这是他在彼得堡最后的机会了。

    “跟我来!”说着,唐风拉着梁媛向那扇精美的大门走去。来到门前,唐风伸出微微颤抖的右手,轻轻推了推面前这扇沉重而精美的大门。大门果然没锁,轻轻一推就开了。唐风没敢开电筒,他拉着梁媛,小心翼翼地步入了黑暗的宫殿中……

    还是前天夜里见到的那间摆满画架的展厅,唐风拉着梁媛徜徉在一排排画架间,他俩无心欣赏这些大师的名作,因为那个幽灵不知何时又会闪现在他们眼前。当唐风和梁媛转过一排画架时,忽然,前方白影一闪,消失在另一间展厅中。唐风不知道自己已经发软的双腿是如何移动的,冥冥中,似乎有种力量在指引着他和梁媛,跟着步入了另一座展厅。

    凭借记忆,唐风发现这里也是上次曾来过的展厅。他和梁媛来到展厅中央,环视四周,漆黑,死寂,不见那个白色的幽灵。唐风忍不住打开了电筒,此刻,他太需要一点光明,哪怕是一点微弱的亮光。

    唐风拉着梁媛又走进了一座展厅,依旧是一片漆黑、死寂,接着,又是一座。他俩穿行在一座座空旷的展厅中,一切似乎都如往日一样,再也不见那个幽灵的踪影。也许那真的是幽灵,它就隐藏在身旁的空气中。唐风胡乱地猜疑着,来到一座大楼梯前。这是通往三楼的楼梯,唐风看看梁媛,那眼神似乎是在询问,梁媛冲唐风微微地点了点头,两人又一起走上了三楼。

    他俩很快来到了那间陈列有西夏文物的中国馆,唐风走到展柜前,用手电向展柜照去,他又看见了那尊卢舍那佛头像。“佛像还在?”唐风嘴里喃喃自语道。

    “我好怕。”梁媛颤抖地说。

    “怕什么?”

    “我怕没藏皇后的幽灵再从佛像中走出来。”梁媛说话时,紧紧抓住了唐风的手臂。

    “别担心,这世上哪有什么幽灵?就算没藏皇后的头骨真的还在佛像中,你看,她这不是好好的吗?”唐风极力保持着镇静。

    “可我还是害怕!”

    “不是你要进来的吗?这会儿又害怕了。”

    “我就是害怕这间展厅,这里总是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梁媛颤巍巍地解释道。

    “那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

    梁媛点了点头,于是,两人走出了中国馆。唐风凭借记忆,顺着三楼的走廊,向楼梯走去。突然,在一片寂静的冬宫中,他们听到了一个声音……

    那是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英语,中速。那人极力压低声音,但是唐风和梁媛还是听到了那个断断续续的声音:“我们不能再等了,我现在几乎可以确信,幽灵就是那个老家伙……对!就是他,我的老师,他还没死!他一定发现了我们的事……我昨天去地下室查看过了,那面被我们堵住的墙,又被人敲开了……是的,我百分之百确信,他又回来了,他一直生活在下水道中,现在又回到了冬宫,说不定此刻他就在我身边……所以,我们不能再等了!史蒂芬,你立即带人去那个地方取走玉插屏,按原计划走。这边的事,我来解决,咱们在纽约再见。”

    唐风和梁媛听完这段话,惊得目瞪口呆,他俩几乎同时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竟然是……是季莫申的声音,唐风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他感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不能自拔。他看了一眼梁媛,梁媛嘴里喃喃道:“季莫申和史蒂芬是一伙的?”

    唐风的大脑全乱了,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可怕、恐怖的宫殿。可他拉上梁媛刚一向前迈步,一个黑影刷地闪了出来,挡在了他俩面前。那人和唐风保持着六七米的距离,整个人都埋在阴影当中,虽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是唐风立即想到了季莫申。那个黑影向前移动了两步,唐风和梁媛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就这样,每当那个黑影向前前进一步,唐风和梁媛就向后退却一步。终于,唐风和梁媛背后靠在了一堵墙边,他俩已经退无可退了……

    “你是什么人?”唐风壮着胆子冲那黑影吼道。

    “我的朋友,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呢?”黑暗中,传来了季莫申的声音,他的中文依旧标准而流利。

    “你……你想干什么?”梁媛质问季莫申。

    “别怕,我的朋友,告诉我,你们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唐风大声答道。

    “是吗?可我却不这么认为,你们俩太不听话了,我让你们待在办公室里,你们却非要跑出来,那可就怪不得我了。”说着,季莫申掏出了一支带消音器的手枪。

    “是的,我们都听到了,你这个坏蛋,你和史蒂芬他们是一伙的,冬宫原来的那块玉插屏就是你盗走的吧?还有……还有黑头石室那块玉插屏也在你手上吧!”梁媛直截了当地质问季莫申。

    季莫申冷笑了一声,道:“是我干的,我和史蒂芬确实是一伙的,但是我跟他们不同,我是学者,我所做的这一切,不是为了得到什么财宝,我是为了我的研究,为了找到传说中的瀚海宓城,那样,我就可以名垂青史。哈……哈哈……”

    季莫申的笑声不大,却震得走廊上的吊灯微微晃动起来。唐风见已经彻底撕破了脸,再无什么好隐瞒的,便又质问季莫申:“那你为什么要收留我们?”

    “唐风,我说过我是一名学者,我不是史蒂芬那帮江洋大盗。实话对你说吧,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谁,包括你的真实身份和来彼得堡的目的,可我不想杀你,我爱惜你的才华,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这大概就叫惺惺相惜吧!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解开玉插屏的秘密,我需要你的帮助,我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但是,现在我们的事情发生了变故,我不得不放弃这里的一切,离开彼得堡。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想要你的命,我想让史蒂芬的人来带走你,然后我再慢慢地说服你。”

    “你痴心妄想,我是不会和你们合作的。”唐风吼道。

    “只要你跟我走,我就会有办法的。可惜,你们俩又闯进了冬宫,我不得不改变主意。唐风,还有这位漂亮的姑娘,请你们原谅我,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幽灵吧。”说着,季莫申将枪口对准了唐风和梁媛。

    这是一间摆满了各式雕塑的展厅,唐风和梁媛被季莫申逼到了墙边,梁媛已经闭上了眼睛,她紧紧地依偎在唐风身旁,只等那声枪响……唐风则盯着黑暗中的季莫申,他还没有放弃最后的抵抗,他发现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数十尊巨大的雕塑,现在,他只需一个小小的机会,只需几秒钟,逃过季莫申的枪口,逃到那些雕塑后面隐藏起来。在如此黑暗的宫殿中,他们或许还能摆脱季莫申的追杀,但是,这个机会在哪儿呢?

    季莫申的枪响了。但就在此时,季莫申身后白影闪动,紧接着,季莫申身旁一尊足有三米高的白色石膏雕像,突然向季莫申砸来。季莫申见势不妙,赶忙躲闪,射出去的那颗子弹,打在了唐风身旁的墙壁上。仓促间,季莫申还来不及再开一枪,唐风已乘势拉着不知所措的梁媛躲到了一座雕像后面。

    惊魂未定的唐风和梁媛躲在一座高大的雕像后面,两人屏住呼吸,生怕季莫申发现他们。“唐风,你不要再躲了,我已经看见你了!”季莫申在空旷的宫殿里低声怒吼着,同时,举着枪蹑手蹑脚地靠近了一座雕像,他猛地转身,雕像后面什么也没有;他又靠近一座雕像,刚一转身,突然,唐风拉着梁媛从不远处的另一座雕像后面一闪而过。季莫申见状,转身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一座雕塑的底座,黑暗中,迸出了耀眼的火光。季莫申还想再开枪,但唐风和梁媛已经不见了。

    “唐风,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你这样是逃不掉的,只要你跟我走,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季莫申的低吼在空旷的宫殿中回荡,梁媛感到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来了,她张开嘴,大口地喘息着,唐风生怕梁媛会发出声响,用左手摁住了梁媛的嘴,右手握紧了那只手电筒,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黑暗的环境中,季莫申无法在这么多的雕像后一一寻找唐风,他更担心的是刚才那个转瞬即逝的白色幽灵。他来回在展厅的地板上踱着步,凌乱的脚步,显出了他内心的焦躁不安。唐风屏息凝神,根据季莫申的脚步判断着他大致的方位。最后,季莫申的脚步停下了,似乎停在了宫殿的中央,紧接着,又传来了季莫申的声音,给史蒂芬打电话的声音:“史蒂芬,那个幽灵刚才袭击了我,他还在冬宫里,还有唐风那小子也跑了,你立即带人来冬宫……好,十分钟后,我们在一楼的监控室见。”

    说完,季莫申大步向展厅外走去。听着季莫申的脚步渐渐远去,唐风和梁媛那悬着的心这才缓缓放下。

    季莫申来到一楼的监控室时,史蒂芬和芬妮已经带着人控制了这里。监控室的八名保安全部被史蒂芬打昏过去,锁在了另一间办公室内。

    “怎么弄得这么糟?”史蒂芬一见季莫申便噼头盖脸地质问他。

    “都是我大意了,没想到那个该死的幽灵居然会进入冬宫,要不是唐风发现了那个幽灵,我还不知道呢。不过也好,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个笔记本藏在什么地方了,等那个笔记本到手,咱们就带着玉插屏离开这里。”

    “笔记本藏在何处?”史蒂芬问。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这个,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切断冬宫报警装置的电源。”季莫申看着监控室内一排电闸说道。

    “可这儿一排电闸,应该拉哪个?”史蒂芬盯着被涂成几种不同颜色的电闸犯难。

    季莫申的右手微微有些颤抖,他摸了摸红色电闸,又碰了下橘黄色的电闸,“让我想想,我以前曾经研究过这个,应该还是这个。”

    季莫申下定决心,使劲拉起了红色电闸。顿时,整个冬宫,包括冬宫外面的监控设备全被断了电。季莫申抹了一下额头渗出的细汗,对史蒂芬道:“现在冬宫是我们的天下了,但这是暂时的,我只能保证控制半个小时的局面,下面就看你们的了。你们要快,唐风和那个小姑娘在一起,他们没有武器,你们应该见过,还有那个幽灵,一个都不要放过!但是,你们要切记,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开枪。”

    “好吧,那你呢?”

    “我去找那个笔记本,事成之后,还在这里见。”

    季莫申说完,史蒂芬留下四名黑衣人看守监控室,然后和芬妮领着六名黑衣人向二楼奔去。季莫申看了看表,已是凌晨时分,时间不多了,他打开手电筒,朝另一条楼梯走去。

    唐风和梁媛见季莫申离开展厅,这才稍稍缓了一口气。唐风放开一直捂着梁媛嘴巴的手,梁媛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埋怨道:“你要捂死我啊!你这是什么行为?”

    “什么行为?”

    “你这是无耻的谋害亲……”梁媛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是怕你暴露。”唐风说着探出脑袋向展厅中央看去,季莫申确实离开了这里。

    “真没想到季莫申居然和史蒂芬是一伙的。”

    “你看到刚才那个推倒雕像的幽灵了吗?”唐风忽然问梁媛。

    “当时我一直闭着眼,什么都没看到,你是说那个幽灵救了我们?”

    “是的,是那个幽灵救了我们。”

    “好了,咱们先别说这个了,史蒂芬马上就会带人赶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们一定占领了一楼的监控室和大门,我们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找个地方躲藏起来,等待有人来救我们;还有一条路,就是从我们来时的大门逃出去。不管怎样,咱们今天都是凶多吉少。”唐风说道。

    “躲起来等人来救,太被动,不是我的个性。”梁媛道。

    “那就逃出去。”还没等梁媛反应过来,唐风一把拉起梁媛,冲出了这间空旷的展厅。

    史蒂芬和芬妮分别领着三个人,分头在冬宫里搜索着唐风和梁媛,还有那个不知何时会闪出来的幽灵。史蒂芬带着三个人,佩戴着红外夜视仪,手持加了消音器的M4A1突击步枪,很快来到了一条通往三楼的楼梯前。正在此时,唐风拉着梁媛从三楼冲下来,史蒂芬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大声问候道:“唐风,咱们又见面了,你还好吗?”

    唐风和梁媛惊出一身冷汗,来不及多看一眼,转身撒丫子又向三楼奔去。三支M4A1一阵齐射,所幸唐风反应迅速,子弹七零八落地打在墙壁和楼梯上,没有伤到唐风和梁媛。史蒂芬一挥手,三名黑衣人一起冲上了三楼。唐风和梁媛不顾一切地在冬宫的一间间展厅和走廊中狂奔,伴随着梁媛的一声声尖叫,后面不时有子弹飞来。唐风忽地想起了前天夜里,想起了那天他也是这样拉着梁媛在冬宫里狂奔,那天是为了躲避幽灵的追赶,而今天幽灵却救了自己一命,此刻,真正的威胁终于出现了,他们要比幽灵可怕百倍。

    一座座宫殿,一条条走廊,黑暗中,唐风完全辨不清方向。他拉着梁媛胡乱地在冬宫中奔跑,他们终于又来到了一条楼梯前,下面会不会又有史蒂芬的人,正举着枪等待着他们?唐风犹豫了一下,此时身后追兵已近,已经不容他多想,唐风把心一横,拉着梁媛奔下了楼梯。楼下没有人,一片死寂,唐风和梁媛穿过三间展厅,跑进了一间摆满画架的展厅,唐风认出这是他们最早进入的那间展厅,那座通向外面的精美大门就在前面。

    想到这,唐风和梁媛对视一眼,似乎看到了一线曙光,但当他俩快步跑到那扇精美大门近前时,两人顿时傻了眼,大门被锁上了。唐风用身体使劲向那扇大门撞去,沉重的大门纹丝没动。“完了,我们出不去了!”梁媛急得就要哭出声来。

    唐风一时不知所措,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唐风回过头,黑暗中,他清晰地听到了史蒂芬和三个黑衣人的脚步,唐风本能地拉着梁媛躲到一排画架后面。史蒂芬带着人走到那扇大门前,推了推门,门没动,史蒂芬命令道:“大门被季莫申锁上了,那两个人还在这里,他们跑不掉的,搜!”

    史蒂芬话音刚落,唐风乘其不备,拉着梁媛绕过几排画架,冲出了这间展厅。史蒂芬听到脚步声,回身望去,唐风已经和梁媛消失在了展厅门口。史蒂芬领着人快步奔出展厅,外面,一边是另一间展厅,另一边是一条走廊。史蒂芬指了指走廊,他确信唐风是顺着走廊逃走了。史蒂芬奔到走廊尽头,走廊一转弯,是一条通往一楼的楼梯,史蒂芬心里暗暗骂道:“想从一楼跑,找死!”

    来到一楼,史蒂芬面前还是一条宽大的走廊,他看见了正在前面奔跑的唐风和梁媛。史蒂芬知道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他使劲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赶快抓住唐风和梁媛。

    唐风回头望了一眼,史蒂芬竟然带着人又追上来,他本能地加快脚步。但唐风对一楼的情况更不熟悉,前面又是一个转弯,转过去会是什么地方?就在唐风满腹惊疑之时,芬妮带着另一组黑衣人从走廊那边转了过来。他们惊得赶忙刹住脚步,他俩怔怔地站在这条宽大的走廊上,一头是史蒂芬,另一头是芬妮,他们已经走投无路,难道就这样束手待毙?

    不!还有一线生机。走廊两边分布着几间展厅,唐风看见自己正面对着一间展厅,他略一迟疑,然后拉着梁媛冲进了这间展厅。这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唯一的生机!但是史蒂芬和芬妮合兵一处后,很快也跟进了这间展厅。这是一间狭长的展厅,展厅内既没有巨大的雕塑,也没有一排排画架可以躲藏,只有一些低矮的展柜,他俩完全被暴露在这狭长的展厅中,他们只有跑,只有向前跑,但是黑暗的前方会有什么?

    前方是一堵黑色的墙壁,怎么会是黑色的墙壁?真是一堵奇怪的墙壁,难道是自己已经产生了幻觉。唐风清晰地看到了那堵黑色的墙壁。身后,史蒂芬已经逼近,唐风知道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他绝望地闭上了眼,但是却停不下脚下的步伐。就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唐风和梁媛跑到了墙壁的尽头,也正好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唐风惊得睁开眼睛,黑暗中,他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伫立在自己面前,那人也惊得叫出了唐风的名字:“唐风,是你吗?梁媛,你什么时候来的?”

    是韩江的声音。唐风顿时清醒过来,他看见了韩江、叶莲娜、马卡罗夫,还有徐仁宇。“是我,史蒂芬在后面追我们……季莫申和他是一伙的,我们还见到了幽灵……”唐风断断续续说出这几句话,一下瘫倒在了地上。

    韩江马上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拔出枪,对众人吩咐道:“博士,老马,你们照看好唐风和梁媛,叶莲娜,咱们上。”

    说完,韩江和叶莲娜一左一右,两支手枪,两个神枪手,同时扣动扳机,射向史蒂芬等人。两名黑衣人毫无防备,应声倒地。史蒂芬和芬妮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知所措,他不知道韩江带来了多少援兵,心中疑惧,赶忙领着人退出了这间展厅。韩江和叶莲娜完全在气势上压倒了史蒂芬,两人步步紧逼,一口气打完了手枪里的全部子弹,来到被击毙的黑衣人身旁,拾起两支M4A1突击步枪,向盘踞在走廊里的史蒂芬再次发起攻击。

    史蒂芬见势不妙,他看看手表,对芬妮道:“咱们时间不够了,也不知他们来了多少人,还是赶快撤吧!”

    “不管季莫申了?”

    “他自会有办法脱身的。”

    史蒂芬说完,冲其他黑衣人做了个手势,其中一个黑衣人击碎了一扇窗户,跃了出去,其他黑衣人也紧跟着破窗而出。

    韩江和叶莲娜冲到外面的走廊,见史蒂芬已经逃走,韩江要去追赶,叶莲娜却道:“不要追他们,赶紧去监控室。”

    两分钟后,韩江和叶莲娜突然出现在监控室门口,守在这里的四个黑衣人还想反抗,却被韩江和叶莲娜全部结果在了监控室里。黑衣人的血溅到了电脑屏幕上,也溅到了电闸上。叶莲娜在那排不同颜色的电闸前犹豫片刻,最后摁下了那个红色的电闸,随即又摁下了照明用的电闸。顿时,冬宫内亮如白昼,警铃大作。五分钟后,几十名警察,和伊凡洛夫率领的数十名特工出现在了冬宫广场上。

    叶莲娜和韩江放出了被囚禁的保安时,伊凡洛夫左臂缠着纱布,已经出现在监控室门口。叶莲娜瞥了一眼伊凡洛夫,道:“怎么,被史蒂芬的炸弹伤了?”

    “是的,一点小伤而已,你还是第一次这么关心我。”

    “行了,闲话少说,你这次又是奉了伊留金之命来抓我们的吧?”

    “我是奉命而来,但不是伊留金的命令,而是总部的命令。”伊凡洛夫忽然一脸严肃,正色道。

    “总部的命令?对我而言,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叶莲娜心中疑惑。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伊凡洛夫故作神秘。

    “好消息?那就说来听听。”

    “总部已经决定即日起恢复你的职务,这个案子还由你负责,你有权调动你认为需要的一切力量。”伊凡洛夫说道。

    “哦,果然是个好消息。那伊留金呢?”

    “他已经被停职了。”

    “呵呵,这是个更好的消息。”叶莲娜笑道。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那么,你呢?少校,你也听我指挥?”

    “那当然,我完全听从你的调遣。”

    “那好,我现在命令你,伊凡洛夫少校,立即控制封锁整个冬宫,全面搜查冬宫,不要放过一个死角。史蒂芬逃走了,那个季莫申应该还在这里面,还有那个我们要找的幽灵。同时,命令机场、车站、码头,要严防史蒂芬将玉插屏带出去。”

    伊凡洛夫领命而去,叶莲娜看看韩江,反问道:“怎么样,我布置得还可以吧?”

    “抱歉,我没听懂你的命令,你知道,我的俄语不是很好。”韩江晃了晃脑袋说道。

    “那你听懂什么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5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