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十三章 幽灵之家

    韩江不知道自己从身体里的哪个部分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然后使出全身气力,终于扣动了扳机。砰!一颗子弹射入那个白色幽灵的身体中,白色幽灵的身体剧烈晃动了一下,但它只是稍稍停了一下,又继续向韩江和唐风飘来。

    “再开啊!”唐风惊恐万分。

    韩江又连续扣动扳机,砰!砰!砰!……一连数枪,枪枪击中那个白色的幽灵,白色幽灵终于消失了。一直笼罩他们的那束强光也消失了。韩江和唐风不知道那个幽灵是被打死了,还是退了回去,总之,四周又恢复了平静,静得只能听到两人的喘息和心跳声……

    韩江和唐风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向前摸索,他们来到了刚才那个白色幽灵消失的地方,紧张地注视前方,可是黑暗中他们什么也看不见。突然,那束强光再次打在了他俩的身上,韩江和唐风猛地一惊,几乎同时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两人回身一看,那个白色的幽灵又出现在他们身后。紧张,恐惧,已经压得韩江透不过气来,他猛地扣动扳机,砰!砰!又是两枪,面前的白色幽灵又消失了,但是随即,令他们无比惊骇的一幕出现了——黑暗的巨大宫殿中,突然亮起了无数盏明灯,照得这里亮如白昼,无数的白色幽灵在他们四周晃动,在向他们逼近。韩江和唐风背靠着背,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俩瞪大了惊恐的双眼,不知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无数的白色幽灵在向韩江和唐风逼近,有的已经飘到了两人的面前。韩江和唐风终于看见那些幽灵的面容,那是一张张长满脓包、不辨人形的脸,有的脓包还在往外流淌着脓水。韩江和唐风的心脏被揪了起来,他们此时终于确信,这些确实不是人类,而是幽灵,因为这张脸绝不可能是人类的面容。

    韩江和唐风无比绝望地靠在一起,他们身旁的幽灵越聚越多,突然,刚才还是金碧辉煌的宫殿,瞬间变成了阴暗潮湿、爬满老鼠的巨大下水管道,无数的幽灵、成群的老鼠一起向他俩袭来,韩江浑身爬满了老鼠,令他百爪挠心。他感到有一只强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脖颈,他感到了窒息,他想喊,想呼救,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但是,他已经没有一点儿力气,他喊不出声。他扭头看见了唐风,此刻,唐风已经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不!绝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这个可怕的幽灵之家!

    韩江开始重新聚集力量,他甩掉了手臂上的两只老鼠,伸出粗壮的手臂,抓住自己脖颈前的那只手,那只他看不见的幽灵之手、命运之手,使出他仅剩的力气,用力撕扯着。但是,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他感到了自己的气力正在一点点丧失,而扼在他脖颈上的幽灵之手却越来越紧,最后,他绝望地放弃了抵抗,只从身体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叫。

    韩江猛地睁开了眼,四周一片漆黑,这是哪里?他抹了一把额头的细汗,却感到浑身冰凉。韩江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看墙上的钟,晚上十一点。看来自己才睡着,就被这个该死的噩梦惊醒了。他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这才回忆起来自己还在维克多的公寓里。韩江刚才的那一声低吼,惊醒了叶莲娜,叶莲娜点燃蜡烛,关切地问:“你怎么了?”

    韩江长吁了一口气,道:“做了一个噩梦。”

    “噩梦?”

    “是的,很可怕的噩梦,我梦见我和唐风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被两束强光追逐,就像……就像我们置身于舞台中央,而四周全是观众,但……但四周的观众竟然都是幽灵,他们向我们扑了过来,我开枪了,可无济于事。我们仿佛到了一个幽灵之家,那些幽灵越聚越多,原本金碧辉煌的宫殿,眨眼间变成了阴暗、潮湿、爬满老鼠的下水管道,我们无力抵抗,就要被那些幽灵和老鼠吞噬,然后……然后,我就醒了!”韩江清晰地回忆起了刚才的那个噩梦。

    “我还以为你梦见跟我在一起呢,原来是唐风!”叶莲娜故意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韩江晃晃脑袋,道:“叶莲娜,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我这个人一向很少做梦,这个梦让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我看你是对明天的行动害怕了。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叶莲娜笑道。

    “害怕?可能有点,但这不是主要的,这个噩梦让我感到了危险,我感到了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在向我们逼近,而且,唐风很可能已经遭遇了危险。他只有一个人,一旦遭遇危险,根本无力抵抗。”韩江肯定地说着。

    叶莲娜拍拍韩江的肩膀,说道:“我看你是这几天累坏了,不要想了,赶紧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早还要行动呢。”

    韩江却一把抓住叶莲娜的手,说道:“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确,我看这里不能再待了,我们得赶紧转移!”

    “你是说我们要连夜转移?”叶莲娜惊道。

    韩江点点头,道:“我不知道我们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但是我感觉他们就在我们附近。”

    “他们?伊留金?”

    “不知道,也许是史蒂芬,或是其他什么对我们感兴趣的人。”

    “那我们现在能去哪儿?”

    韩江略思片刻,道:“既然我们明天一早要再探下水道,不如将行动提前,说不定这会儿那个幽灵正在地下小屋里睡觉呢!”

    叶莲娜独自想了一会儿,反问韩江:“我可以跟你现在就走,但是父亲呢?他也跟我们一起行动吗?”

    “现在只能带上你父亲,我们在彼得堡已经没有藏身之地了。伊留金不会放过我们,史蒂芬也会随时出现,鬼知道还会有谁!”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我们要先征求一下我父亲的意见,他比我们有经验。”叶莲娜同意了韩江的意见,转身去马卡罗夫的卧室,叫醒了马卡罗夫。

    韩江也叫醒了徐仁宇。不出韩江所料,马卡罗夫听了韩江的主意,笑道:“我都睡了一天了,早就想行动了,现在出发正是时候,而且这里也并不是久居之地。”

    徐仁宇却还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老大不乐意,但见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已经达成一致,也不好再说什么。四人收拾好必备之物,一切准备就绪,马卡罗夫不无留恋地回头看看儿子的公寓,喃喃自语道:“我们还会回来吗?”

    “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叶莲娜安慰马卡罗夫道。

    四个人离开维克多的公寓,摸黑下了楼。叶莲娜的车停在离他们有两条街距离的一个地下停车场内,于是,四个人穿过凌晨无人的街道,向那个地下停车场进发。

    可就在他们转过街角,准备过街时,几辆黑色的轿车猛地从另一条大街上拐了过来。这些车虽然没有任何标志,但叶莲娜一眼就认出了这些车,她抬起左手,示意大家靠街边隐蔽起来。

    四人隐藏在街边的阴影中,待那几辆黑色轿车呼啸而过,叶莲娜才回头对韩江道:“看来你的直觉真的很灵,那都是联邦安全局的车,而且有一辆应该是伊留金的车。”

    “伊留金也来了?”韩江惊道。

    “看样子他们就是冲我们来的。”叶莲娜话音刚落,就见那几辆黑色轿车停在了维克多公寓的楼下,十多个黑影跳下了车,以战斗队形冲进了公寓大楼。

    “我们走吧,再不走给他们发现就糟了!”徐仁宇催促道。

    韩江却按下徐仁宇,说:“别急,再看看。”

    那头带队的正是伊留金本人,伊凡洛夫领着人率先冲进了公寓大楼,伊留金紧随其后,也走进了大楼。维克多的公寓在三楼,伊凡洛夫蹑手蹑脚地摸到了三楼,他回头看看身后的人,示意众人注意隐蔽。伊凡洛夫趴在楼道边,静静地听了听维克多公寓里的动静,没有一丝声音,“如果叶莲娜真在这里,那他们一定是睡着了!”伊凡洛夫想到这儿,不禁为叶莲娜担起心来。

    走在后面的伊留金见伊凡洛夫迟迟不行动,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拔出手枪,分开众人,走到伊凡洛夫身边,质问道:“为什么还不行动?”

    伊凡洛夫刚想开口回答,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一团橘红色的火光伴随着巨响冲破了维克多公寓的大门,原本坚固的铁质大门被巨大的气浪轻而易举地掀了起来。伊凡洛夫赶紧摁下了刚才要往上冲的伊留金。

    这是一场大爆炸,爆炸震得楼道里落下了大量的石灰和碎石。伊留金待爆炸停止,晃了晃脑袋上的石灰,抬起头咒骂道:“妈的,叶莲娜竟然成恐怖分子了!”

    伊凡洛夫什么也没说,他痴痴地站起来,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的手臂正在流血。他望着还在燃烧的公寓,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令他痛苦万分。

    隐藏在公寓不远处的韩江等人,被刚才突然而来的爆炸震呆了,韩江扭头看看叶莲娜,他从叶莲娜的眼睛里只看到了熊熊的火焰。过了许久,徐仁宇才反问韩江:“你是不是知道要爆炸?”

    韩江怒道:“我知道个屁!我说过请相信我的直觉。”

    “不会是煤气引起的爆炸吧?”徐仁宇又道。

    “这明显是针对我们的。”叶莲娜恨恨地说道。

    “看样子不是伊留金干的,那只能是……”韩江揣测着。

    “你是说史蒂芬!”徐仁宇惊道。

    “除了那个神秘组织,还有谁有这个能力!还有谁非要置我们于死地!”韩江怒道。

    “看来刚才冲进去的伊留金和伊凡洛夫是凶多吉少了!”徐仁宇喃喃道。

    韩江看看叶莲娜,没说话,叶莲娜也没说话,但当他俩扭头瞥见马卡罗夫时,忽然发现马卡罗夫的眼睛里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叶莲娜想起来自己刚才临出门时,还在安慰马卡罗夫“很快就会回来!”可没想到,这才不到半个小时,维克多的公寓竟然化为了瓦砾!

    “父亲,别难过了,咱们走吧,好在我们都还没事。”叶莲娜安慰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恨恨地说道:“我与他们势不两立!”说完,马卡罗夫迈开大步,径直向前走去。韩江和叶莲娜、徐仁宇刚忙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维克多的公寓内,大火刚刚被扑灭,警察正在安抚附近的居民。伊留金和伊凡洛夫率先走进了维克多的公寓,公寓外侧的窗户和墙被剧烈的爆炸完全摧毁了,靠大门的这侧倒还算完好。伊留金和伊凡洛夫查遍了每一个房间,没有发现一具死尸,伊留金疑惑不解,“难道叶莲娜他们根本没来这里?可这爆炸又是怎么回事?煤气管道?”

    “这显然是炸弹所为。”伊凡洛夫道,他刚刚包扎好被崩落石块划破的手臂。

    “炸弹?会是谁干的?难道是叶莲娜安装的,就等我们出现?”

    “显然不是,依我看,炸弹是被人安装在楼外的外墙上,他们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叶莲娜、韩江和马卡罗夫。”

    “想炸叶莲娜和韩江?那会是什么人?”

    “您还记得我曾经对您介绍过的那个神秘组织吗?”

    伊留金回想起来伊凡洛夫曾经对自己说过那个绑架过叶莲娜的神秘组织,“你是说那伙人也来到了彼得堡?”

    “我不能肯定,但是那个神秘组织的力量确实很不一般。”伊凡洛夫说着,从客厅的沙发附近捡起了一些没有被炸毁的食品包装袋,对伊留金道:“叶莲娜他们确实来过这里,而且他们应该是在不久前离开的。”

    伊留金点点头,俯下身,从被爆炸掀翻的沙发底下抽出了一本厚厚的、被烧去了一半的文件,他翻了翻那份文件,然后对伊凡洛夫冷笑道:“是的,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他们刚刚才离开这里,这就是证据!”

    伊凡洛夫早已认出了那份文件,正是自己为叶莲娜找来的那份关于米沙的文件,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低下了头,等着伊留金冲他大声咆哮和训斥。可是伊留金这次却没有这样做,他很平静地找来一个证物袋,将那份文件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证物袋,然后看了伊凡洛夫一眼,扭头走出了维克多的公寓。只剩下伊凡洛夫一个人怔怔地站在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公寓里。

    就在伊留金发现那份文件的同时,韩江、叶莲娜、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已经钻进了彼得堡庞大的下水管道,韩江在前,徐仁宇和马卡罗夫紧随其后,叶莲娜殿后,四人鱼贯而行,穿过大栅栏门,拐进了那条早已废弃的下水管道中,在这条管道中走了一会儿,韩江用电筒朝前面照了照,回头小声对马卡罗夫道:“那个地下小屋就在前面。”

    韩江没敢贸然前行,他蹲在离地下小屋不远的地方,观察了一会儿。此时的地下小屋,没有一丝亮光,与上次和叶莲娜来时一样,看来从第一次和徐仁宇在这里遭遇幽灵后,那个幽灵就再没有回到过这里。

    想到这儿,韩江站起身,率先向地下小屋走去。四只电筒照亮了幽暗的地下小屋,还是老样子,韩江和叶莲娜没有发现这里与上次有任何变化。马卡罗夫则仔细地观察着这间地下小屋,狭小的木床,书柜上的那排书,还有书桌上早已燃尽的蜡烛。马卡罗夫不肯放弃每一个细节,最后,他竟坐在了那张书桌旁,嘴里喃喃自语道:“和我梦中的情景一模一样,只是没有米沙。”

    “那是因为你听了我们的叙述,所以才会做噩梦。”韩江说道。

    马卡罗夫从座位上站起来,又走到书架前看了看,说道:“韩江,从这里残余的食物和书籍,还有你说的那张写有字的纸上看,那个幽灵前不久在这里住过,只是因为你的闯入,打扰了他的生活,所以他离开了这里。”

    “离开了这里?您是说他还有一个住处?”韩江好奇地问。

    马卡罗夫点点头,说道:“很有这种可能,这里虽然早已废弃,但是离刚才我们进来的出口太近,还是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你看——这里两边都有退路,可进可退,真是个聪明的幽灵!如果我猜得不错,这只是幽灵其中的一个住所,他应该不止一个住所,这样才好不停地转换地方。”

    “幽灵为什么要转换地方呢?”叶莲娜问。

    “幽灵之所以生活在地下,就是不想见到人,特别是某些人,我想幽灵大概是在躲避什么人吧!”马卡罗夫道。

    “幽灵躲避人?我看人见到那个幽灵都要被吓死了,到底谁躲谁!”徐仁宇回想到遭遇那个幽灵的情景,不禁头皮发麻。

    四个人在地下小屋再无收获,于是,从另一头的狭窄通道离开了地下小屋,钻出那条狭窄的通道,又顺着韩江最早发现幽灵的那条通道前行,最后,他们又来到了那三个并列的管道口前。韩江指了指三个管道口,对马卡罗夫介绍道:“左侧的这个管道就是我们刚才走出来的,中间的这个管道上次我和叶莲娜在里面碰到了一大群老鼠……”

    “不,不是一大群,而是成千上万只老鼠!”叶莲娜仍然对那天遭遇的老鼠记忆犹新。

    “是的,是成千上万只老鼠,盘踞在管道内,看不到尽头!所以后来我们就钻进了右侧的这个管道,结果,就来到了冬宫广场,并发现了那块布条。”韩江指着右侧的管道说道。

    马卡罗夫看看中间的管道,又看了看右侧的那条管道,最后,指着右侧的管道,对韩江说道:“听你这么说,那我们就只有从这儿走了。”

    韩江点点头,四个人按照队形钻进了右侧的管道。和上次一样,他们来到了一个地下大厅中,这里出现了许多条管道,韩江领着众人来到一条红砖管道前,对大家说道:“上次我们就是从这条红砖管道走到了冬宫广场。”

    四人又钻进了红砖管道,他们很顺利地来到了那条水量充沛的大管道中,沿着管道旁的狭窄人行道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了那个通往冬宫广场的窨井旁。钻到窨井下面,韩江指了指上面,道:“这就是上次发现那块白色布条的地方。”

    “这上面是冬宫广场?”马卡罗夫问。

    “是的,不过当然不在广场的中央,否则我们就会被广场上的人围观了。呵呵!”韩江笑道。

    马卡罗夫朝上面看了看,窨井盖上的眼儿露出了两道光线,射在潮湿的井壁上,“看来上面天已经亮了!”马卡罗夫喃喃道。

    “我们已经在下面走了一夜了。”徐仁宇道。

    叶莲娜看看韩江,问:“我们下面该往哪儿走?今天我们的运气看来不好,没有碰到那个幽灵啊!”

    “是啊!今天那个幽灵仿佛消失了!”韩江看看头上的窨井盖,他真想上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但是理智告诉他那样做只能坏事。

    马卡罗夫走回那条流着污水的大通道,指了指前方,对众人道:“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就继续往前走吧!”

    韩江点了点头,四个人休息了一会儿,便又踏上了征途。前面的道路是韩江从未来过的,他变得异常小心,脚下的步伐也明显放慢了。走出很长一段,韩江发现这条管道是弯曲的,而且越往前走,弯曲的幅度越大,他不知道这条管道要把自己带向哪里。

    一个小时后,在这条大管道的侧壁上又出现了一条管道。韩江用电筒向里面照了照,里面很干,也很幽深,显然这不是一个窨井,而是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管道。

    韩江犹豫起来,是顺着脚下的大管道往前走,还是钻进旁边的这条管道?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在查看这条管道,马卡罗夫判断道:“这条管道看上去已经废弃了,大管道内污水向前流淌,我估计前面应该有个出口,我们现在是要寻找那个幽灵,不是出去,所以我建议从旁边这条废弃的管道进去。”

    “而且幽灵应该生活在废弃的管道中。”韩江完全同意马卡罗夫的建议。

    于是,四个人钻进了这条废弃的管道中。在这条废弃的管道中,四个人走了很远也没发现其他的岔路,这条废弃管道像是一条永无尽头的迷宫,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上,时而又向下延伸。走在韩江身后的徐仁宇抱怨道:“这样走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

    韩江没有回答,他继续领着众人向前走了一段,前方出现了一条T字形岔路……

    T字形岔路?韩江心里顿时慌起来,难道又要面临选择?他来到T字形岔路的路口,一条东西向的管道出现在众人面前。韩江发现向西的那条管道早被条石砌死,只有向东的那条管道可以通行,他也不知为何,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既不用选择,也没有面临绝境。

    认真的马卡罗夫走到被砌死的管道前,仔细查看了被砌死的地方,这里蜘蛛网密布,积了很厚的灰,看来很久没有人来过这里了。马卡罗夫看到这里,才放心地指了指向东的管道,说道:“向西的管道早被封死了,但愿这条管道不要被封死!”

    向东延伸的管道没有污水,看来也是早已废弃了,这条管道非但没有像马卡罗夫担心的那样被封死,反而越走越远,没有尽头。韩江心里暗暗计算,在这条管道中走了也有几公里了,怎么还不见尽头。他又累又渴,可用电筒照射前方,前面漆黑一片,依旧看不到什么出口。

    “我们在这儿休息一下吧!”韩江终于停下来,提议道。

    叶莲娜和徐仁宇也正有此意,马卡罗夫更是早已力气不济,于是,四人靠着管道壁,瘫坐在地上。韩江翻出包里携带的食物,道:“咱们带的食物有限,而且我们也不能长期在这地下世界生存,所以我想如果我们依然找不到那个幽灵,那我们也应该在天黑前找到出路,天黑后,可以出去吃点东西,透透气。”

    “我简直不敢想象,我们要是一直一无所获,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叶莲娜开始感到绝望。

    马卡罗夫安慰叶莲娜说:“不用急,我们会找到那个幽灵的,韩江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今天没有收获,我们也应该在天黑前找到出去的路。”

    四个人将携带的食物全吃光了,然后靠在墙壁上休息,可是,他们实在是太疲劳了,四个人竟然全在不知不觉中,昏睡了过去。睡梦中,徐仁宇也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自己早年的求学岁月……

    那是在柏林、伦敦,还是斯德哥尔摩?徐仁宇实在是记不清了,但是他清晰地记得那年冬季异常寒冷,是他这一辈子所经历的最寒冷的一个冬季。他裹着破旧的大衣,冒着风雪,走在陌生的城市中,他相信就凭他当时的那副尊容,坐在街边,一定会有好心人给他扔上一两个硬币。

    他走到了一家饭店的门前,盯着饭店靠街边的橱窗,里面陈列着精美的糕点,让早已饥肠辘辘的徐仁宇垂涎不已。他摸了摸兜中的钱包,空空如也,还有自己的签证,也已经过期多日,他想了想,犹豫许久后,终于推开了这家饭店的大门,他要了许多美味的菜肴,当然还有他在橱窗内看到的那些精美糕点。

    一阵风卷残云后,徐仁宇起身就走,饭店的服务员一把拦住了他的去路,“先生,您还没付账呢?”

    徐仁宇愣了一下,随后,他把双手一摊,道:“我没有钱。”

    “没有钱?你想吃白食吗?”一个声音从徐仁宇身后传来。

    他扭头一看,是饭店的老板,一个膀大腰圆的大胖子。“对不起……先生,我可以给你们打工。”徐仁宇心里开始后悔自己的愚蠢举动。

    “不!我们不需要!”胖子冲徐仁宇吼道。

    徐仁宇不知所措。那个大胖子逼近徐仁宇,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你是中国人吧?你这个吃白食的中国人,我要送你去见警察。”

    徐仁宇感到了羞辱,也感到恐惧,他颤抖地对那大胖子说:“不!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但请不要送我去见警察。”但是那个大胖子依旧不依不饶,徐仁宇向后退去,忽然,他的手碰到了身后桌上的一个盘子,他不能去见警察,他下定了决心,猛地举起那个盘子,向逼近自己的大胖子砸下去。那个看似凶狠的大胖子竟是如此的不禁砸,徐仁宇一砸下去,那个胖子一翻白眼,竟瘫了下去。

    徐仁宇见状,不顾一切地冲出了饭店大门,但是他并没跑出多远,就被警察跟上了。一辆警车拉响了警笛,追逐着在人行道上狂奔的他。徐仁宇暗道不好,他见街边有一条狭窄的小巷,警车追不进来,便一头钻进了那条小巷,警车冲上了人行道,横在巷口,警察跳下车,拿着警棍冲了上来。徐仁宇拼命向前,可谁料,就在他要冲出小巷那头的时候,两个人高马大的警察挡在了他的面前,他再一回头,身后追兵已至,自己无路再逃……

    徐仁宇被几名身高马大的警察压在了雪地上,他撕心裂肺地叫喊着、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押上了警车。他带着羞愤、屈辱、疼痛和绝望,来到了警察局,被关进了拘留室,和他关在一起的是妓女、流氓、吸毒者、黑社会成员,以及所有这个城市的渣滓。

    一个穿着暴露的老妓女凑了上来,在徐仁宇身上胡乱地摸着,嘴里说着肮脏不堪的话语,挑逗着他,最后,这个妓女趴到徐仁宇身上,大笑道:“中国人,我很便宜,你需要吗?”

    紧接着,一个吸毒者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个针管,对徐仁宇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来一针?我保证你有进入天堂般的感觉,你在那里能看见上帝,呵呵……”

    吸毒者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浑身刺满文身的壮汉扔到了一边,壮汉领着几个人,逼近徐仁宇,冷笑道:“喂!新来的,你知道这里谁是老大吗?让我来告诉你。”说着,壮汉像提小鸡一样,把徐仁宇提了起来,同时举起了右拳。徐仁宇惊恐万状,这时,那个吸毒者拿着针管,还有那个令人恶心的老妓女又凑了上来,在徐仁宇身上摸着、扎着。徐仁宇再也无法忍受,他向警察呼救,可是警察根本没有理睬他,壮汉如榔头般有力的拳头落在了徐仁宇身上,他绝望地呼号着……

    徐仁宇猛地睁开眼睛,四周一片黑暗,他知道自己还在废弃的下水管道中。忽然,他觉着腿上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蠕动,他心里一惊,摸到身旁的电筒,打开电筒,朝自己腿上照去,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那是什么?“啊!——有老鼠!”徐仁宇一声惊叫,蹦了起来,他这才发现,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身上也都爬上了老鼠。四个人的身边,突然冒出了几十只硕大的老鼠。

    徐仁宇的惊叫,震得管道内传来了阵阵回声,也惊醒了其他几人。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赶紧起身抖落自己身上的老鼠。叶莲娜惊道:“这些老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韩江用电筒朝地上照去,几十只老鼠向漆黑的前方逃窜,他向前疾走了几步,回身对众人说:“老鼠往前走了,我们也跟着老鼠往前走。”

    “前面是什么地方?不会是老鼠之家吧?我可是最怕老鼠的。”叶莲娜惊魂未定。

    “你说的是废话,咱们现在除了往前走,也没别的路可走,本想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会儿,可这帮老鼠却不让。”徐仁宇抱怨着。

    马卡罗夫看了看表,忽然惊道:“不好,咱们几个刚才都睡着了,现在竟然已经下午四点了。”

    “下午四点?那地面上应该快天黑了!”叶莲娜道。

    “看来我们得赶紧出去。”韩江心里焦急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那么久。四个人不再说什么,又继续向前走去。但是,他们没走多久,就又碰到了一座T字形岔路。众人不知所措时,韩江忽然发现此地似乎曾经来过,他仔细观瞧,突然惊道:“不好,我们怎么走到了这里?”

    “这是哪里?”叶莲娜问。

    韩江解释道:“你忘了吗?我们上次从中间那个管道走到这里,结果一转弯就碰到了那成千上万的老鼠,而现在我们是从另一条管道走到了这里,如果我们往前直走,就是上次碰到老鼠的地方!”

    “什么?你是说前面会出现那成千上万只老鼠?”叶莲娜虽然也已经认出了这个地方,但还是不敢相信,她用电筒向前方照去,黑幽幽的管道,看不出什么端倪,但当她把电筒朝地下和墙壁上照去时,却突然发现,在前方管道的地上和管道壁上,爬满了黑色的大老鼠!

    叶莲娜惊得将电筒掉在了地上,“我们怎么会走到了这里?怪不得刚才会有老鼠爬到我们身上,原来我们休息的地方与老鼠的家如此之近!真是可怕!”叶莲娜颤抖地问。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们在地下管道内绕了一个大圈。”韩江道。

    “那这么说,我们拐过去,就可以从那条管道走出去?”徐仁宇问。

    “是的,但我不想半途而废!”韩江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叶莲娜问。

    “我想走过去。”

    “你是要从前面爬满老鼠的管道走过去?你疯了?”徐仁宇嚷道。

    马卡罗夫拍拍肩膀,道:“韩江,我支持你,但是你要想好,也许拐过去,很快可以走出去,而一直往前面走,还有无尽的危险在等待着我们。”

    “我想好了,这里聚集这么多的老鼠,本身就很不正常,我想我们往前走一定会发现什么。”韩江盯着马卡罗夫肯定地说。

    马卡罗夫点点头,对众人道:“好吧,现在大家听我指挥,先用绳子将裤腿和袖口都扎紧。再用东西将头裹住,然后跟着我,快速穿过这里,记住,不要看,不要叫,只管往前走,不管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停下来!”

    韩江、叶莲娜和徐仁宇找出绳子,将裤腿和袖口都扎紧,马卡罗夫又叮嘱道:“另外,我们最好分成两组前进,博士,你跟我一组。韩江,你跟叶莲娜一组。记住,韩江,叶莲娜从小就怕这些毛茸茸的小玩意儿,如果有老鼠掉在了叶莲娜身上,你要帮她赶走这些小东西。”

    韩江看看叶莲娜,冲马卡罗夫点了点头。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做好准备,两人互相搀扶着,走进那条爬满老鼠的管道,韩江用肩膀护住叶莲娜也跟了进去。

    脚下是软绵绵的东西,不是地毯,而是成群的老鼠。老鼠发出了一声声惨叫,韩江不去理会,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渐渐地,他的脚失去了知觉,只是机械地在向前迈出脚步……突然,一只硕大的老鼠掉在了叶莲娜头发上,叶莲娜一阵尖叫,韩江赶忙抓住那只老鼠,将它扔了出去。

    前方,一片白色的水雾完全遮挡了韩江的视线,他看见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已经走进了这片水雾中,他感到闷热,这里的气温比刚才陡然上升。韩江心里开始明白,为什么这里会会聚如此之多的老鼠,因为在寒冷干燥的冬季,这里比其他地方都要温暖湿润。

    韩江完全看不清前方,他索性闭上了眼睛,护着叶莲娜继续往前走。大约十多分钟后,他的脚下终于有了知觉,他知道自己的双脚又踩在了坚实的地面上,他睁开眼,看看怀中的叶莲娜,仍然依偎在自己的胸前,再往后望去,只看见一团浓浓的白色水雾弥漫在整个管道中,那成千上万只老鼠早已不见了踪影。

    “看来我们走过来了。”马卡罗夫对韩江说道。

    “是啊!只是不知道前方会通向哪里。”

    前方依旧是一片黑暗,四人恢复原先的队形,继续向前前进,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条管道依旧没有看到尽头。韩江小心翼翼地在前面走着,突然,他发现在管道的侧壁上出现了一条狭窄的管道,里面闪出了点点幽光……

    韩江见到了那点幽光,立即侧身靠在了洞壁上,并示意其他人停止前进。韩江回头,用手指了指侧壁上的管道,小声说道:“里面有亮光!”

    韩江和叶莲娜掏出了枪,小心翼翼地率先转了过去,走进了那条狭窄的管道,那点幽光是从一扇石门中发出的,石门之内会是什么?

    韩江和叶莲娜每迈出一步,都异常谨慎,大约四十步后,他俩来到了石门边。韩江冲叶莲娜使了个眼色,然后率先破门而入,叶莲娜紧随其后,也闯入了石门。可令他俩失望的是,石门之内,并没有任何人,更没有幽灵。

    “又是一座地下小屋!”马卡罗夫进来后,叹道。

    这间地下小屋用巨大的石条砌成,比原先发现的那座要大一些,其他并无什么不同之处,就连陈设也与那座小屋相似。但是,当马卡罗夫向小屋四壁和屋顶看去时,他惊呆了。韩江、叶莲娜和徐仁宇也都被惊呆了——只见在这间地下小屋四壁和屋顶,被人用墨水涂满了各式各样的奇怪符号和文字。

    “全是我们不认识的文字,还有神秘的符号!这难道就是幽灵之家?”叶莲娜叹道。

    “你们看,那是西夏文字!”徐仁宇指着屋顶一大块密密麻麻的符号惊叫道。

    韩江和马卡罗夫也看到了,“是的,那就是西夏文字,还有墙壁上。”韩江在一侧的墙壁上也发现了西夏文字。

    “我还发现了古印度的梵文,还有……佉卢文、吐火罗文!如果我没认错,这里还有许多古老的东方文字,而且有不少都是已经失传的文字。”徐仁宇指着另一侧墙壁说道。

    “这就是米沙的幽灵之家!”马卡罗夫嘴里喃喃自语道。

    “你们还记得伊凡洛夫弄来的那份文件吗?上面曾经提到米沙被送进精神病院后,在精神病院的墙壁上涂抹了许多没人认识的东方文字。”叶莲娜提示众人。

    徐仁宇又仔细看了看墙壁和屋顶的文字,特别是那些西夏文字,摇摇头道:“要是唐风在就好了,我虽然能看出那是西夏文字,可是认不出写的是什么。”

    “是啊!也不知道唐风现在怎样了。”韩江忧心忡忡地说道。

    马卡罗夫走到了书架前,这里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有些书籍显然是被人经常翻看的。他又来到书桌旁,书桌上一张有些发黄的白纸上,工整地用书法体的俄文写着一行文字。马卡罗夫见到那行字,猛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他又看见了熟悉的那句话——“对于上帝,我们都是聂赫留道夫,对于生活,我们都是梅什金公爵!”

    “这就是米沙的笔迹!”马卡罗夫肯定地说道。

    “现在我们基本可以断定,米沙没死,而且一直活到了今日,可他真的就是那个幽灵?”叶莲娜说道。

    “米沙!你在哪里?请你出来。我是马卡罗夫。当年在科考队,你们都喊我伊万,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马卡罗夫突然在地下小屋里大声喊起来。韩江和叶莲娜又握紧了枪,他们生怕那个可怕的幽灵会突然从哪儿蹿出来,但是马卡罗夫喊了许久,小屋内并没有幽灵出现,也不见米沙的身影,只有那点烛光在马卡罗夫喊声的回音中摇曳战栗。

    马卡罗夫喊累了,坐了下来,徐仁宇也靠在书桌边坐下来休息,叶莲娜依旧紧张地注视着这间可怕的幽灵之家。韩江则举着枪,慢慢地步出了幽灵之家,来到那条狭窄的管道中。他的身影在烛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细长,突然,他发现了另一个身影,投射在管道口的地面上,管道外有人!

    韩江想到这儿,定了定神,然后紧走几步,冲出了那条狭窄管道,回到了刚才经过的那条大管道中。一个白色身影在他面前一闪,随即消失在管道前方的黑暗中,韩江举枪对头顶开了一枪,但是那个白色身影并没有再出现。

    叶莲娜、徐仁宇和马卡罗夫听到枪声,迅速从幽灵之家内冲了出来,“怎么了?”叶莲娜问韩江。

    “就是那个幽灵,就是我们见过的那个幽灵,他消失在前面了!”韩江用电筒照着前方说道。

    “米沙……”马卡罗夫嘴里喃喃自语道。

    “还愣着干吗,赶快追啊!”叶莲娜催促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一起沿着这条宽大的管道向前追去,跑出没多久,原本高大的拱券形管道,突然变成了一条低矮宽大的椭圆形管道,管道中间有污水流过。众人无奈,只得捏着鼻子,弯着腰,沿着椭圆形管道边上前行。

    四个人好不容易走过了椭圆形管道,来到外面,却看见两条岔路。面临选择,四个人顿时又没了主意。韩江看看右侧的通道,再看看左侧的通道,两条通道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就在韩江迷茫之时,突然,左侧的通道内白影一闪,韩江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左侧的通道,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也跟着冲了进来。韩江步步紧逼,电筒射出的光柱在黑暗中剧烈地晃动着,他看不清前方,看不清那个白色的幽灵是不是在前面,他更不能肯定那个白色幽灵是不是米沙,他只知道抓住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

    也不知在这条管道内走了多久,原本弯曲的管道忽然变得笔直。韩江的手电,再次捕捉到了那个白色幽灵,他看见了,看见了那个白色幽灵,就在前面……可当他的电筒剧烈晃动了一下之后,那个白色幽灵竟在笔直的管道中消失了。

    韩江困惑地放慢了脚步,他的大脑在快速判断着情况。笔直的管道,在电筒的光柱下,那个白色幽灵竟然在自己眼前消失了,这只有一种情况,前面有岔路。韩江想到这儿,放慢了脚步,打开手枪的保险,一步一步地向前探路。

    果然不出韩江所料,就在那个白色幽灵消失的地方,洞壁上出现了一个黑色洞口。韩江注意到这个洞口和前面出现的管道明显不同,像是最近才被人敲开的,地上还堆着一些散落的碎石。韩江用电筒朝洞里面照了照,很不规则的一条管道,而且很狭窄。叶莲娜、徐仁宇和马卡罗夫也赶了上来,面对这样一个洞口,众人心中疑窦重生。马卡罗夫看了一眼韩江,道:“这次我先进吧!”

    “不!还是我先进。”说完,韩江义无反顾地迈进了这个洞口,在一堆碎石中前行了十余米。不经意间,他又进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这难道又是一个幽灵之家?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5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