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2幻像魔

    第二部 地底惊魂 2幻像魔

    “风,你看到了什么?”他沉沉地问。

    一阵风吹过来,焦糊味全部消失了。我看到什么?除了那些灰烬,什么都没看到。

    他继续自言自语下去:“萨罕长老说,每一个金字塔里都埋藏着一只幻像魔,或大或小,或年轻或衰老,都有,无一遗漏。金字塔是法老王的墓穴,幻像魔则是守护墓穴的忠仆,永远护卫着法老王的英灵。那些刻在石门、石壁、石棺上的咒语,并非人为涂抹上去的,而是幻像魔的杰作……”

    夕阳半落,露台陷在昏黄的光影里,手术刀的声音阴郁而迟缓,仿佛在故意模仿沙漠巫师的口气。

    关于幻像魔,许多典籍也有记载,最典型的莫过于《天方夜谭》里渔夫和魔鬼的故事。那个魔鬼,就是被囚禁于所罗门王铜瓶里的幻像魔,体型能大如高山峻岭,也能瞬间化为青烟缩于狭窄的瓶之内,变化无穷无尽,法力千奇百怪。

    苏伦吸了吸鼻,把长袍裹紧了些。

    “谁想打开法老王的墓穴,都会遭到幻像魔的报复,死无葬身之地并且祸及全家、全族。所以,真正信奉法老王的臣民,是永远都不会动盗墓的念头的,无论贫穷贵贱,都会远远避开幻像魔的侵扰。而它的主人,伟大的法老王,也会施加咒语在幻像魔的身上,让它分清敌我好坏,不得滥杀无辜……”

    这些话,典籍上面都叙述过,不过,我总以为那是埃及法老欺骗震慑无知百姓的谎言。所有的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江山天下,都会制造出种种神奇之极的传说,以表明自己受命于天来管理国家。谁若反抗他,就是反抗上天的旨意。

    我站起来,准备离开露台,先去洗个澡。在沙漠里这么多天,身上脏得厉害。

    “风,记得这些话,萨罕长老说,一定要你记得这些话!”手术刀匆匆结束了自己的转述,也站起来,揽着苏伦的肩膀。他们兄妹望着我的目光,充满希冀和期待,仿佛我是某个拯救世界的英雄。不过,我知道我不是。

    “风哥哥,我也要说声——对不起……”苏伦眼角带着泪光。她当然应该明白,我不会故意设下“雾隐一刀流”的圈套来害她的。至于那些诡异的忍者为何在营地附近出现,大概只能去问日本人谷野了。

    在别墅巨大的温泉浴室里,我脑里始终盘桓着“幻像魔”和“帝王蛊”两件事。在地下隧道里看到的情景诡秘得无法言喻,如果按照萨罕长老的理论,那应该就是守护土裂汗金字塔的幻像魔才对。

    既然是幻像魔,一切都会是幻像,那么,那些无辜被吞没的人呢?都只是暂时被禁锢搁置起来了?他们仍然活着?

    如此一想,心头如释重负,毕竟四十几条人命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会让我一辈都良心不安。

    了蛊的老虎,也需要解蛊高手帮忙——

    面对蜀唐门的人,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小心谨慎,的确是个极为棘手的问题……

    边想边洗,一直耽搁了近一个小时,我才浑身干干净净地从浴室里出来,换上了仆人为我准备的绣花长袍,踏着黑缎拖鞋,缓缓走到餐厅。

    餐厅装饰风格为传统的埃及风格,到处张挂着五彩斑斓的纯羊毛挂毯。

    所有的餐具都是纯银制成,擦得亮晶晶的,而长达四米的长条餐桌上,铺着雪白的绣花桌布,银盘里摆满了整只的烤羊、烤鸡、烤牛腿、烤大雁、烤火鸡。

    空气到处都是薄荷和迷迭香的味道,让人禁不住胃口大开。

    每张座位前的酒杯里,都斟满了粉红色的上等埃及红酒,那是用大漠里产量极低的原生野葡萄秘法酿制而成的,非但鼎鼎大名,并且价格昂贵得让苏格兰威士忌生产商无不汗颜。

    我先看到了高傲华贵的唐心,身上的狐裘白得耀眼生花,而她脸上若有若无的笑,伴着红唇之间两排时隐时现的细密的白牙,仿佛生来便公主、女王般高贵无比,人人必须仰视才能表达出心里的敬慕。

    她身边坐着满脸柔情蜜意的老虎,身后隔着五步远,则是笔直地站着的宋,永远板着脸,手指永远按在剑柄上。这三个人仿佛连为一体似的,永远都会同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苏伦起身向我点头微笑,她旁边,坐在主人位置的手术刀则略带悒郁地看着酒杯发愣。

    我坐在苏伦身边,鼻里闻到她袍袖上淡淡的薰衣草幽香,心神为之一振。与唐心相比,她毫不张扬,沉着干练,是个理想的工作拍档。

    “各位,请举杯,欢迎我们伟大的客人,来自蜀唐门的唐心小姐、宋先生,还有名满江湖的大侠老虎。国有句古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请大家开怀畅饮,不醉无归。”手术刀的祝酒词说得婉转得体,但宋一直都老老实实站着,眼皮都不眨。

    “宋先生请入座好吗?今天到场的,都是我的朋友,请坐下来……”

    唐心轻轻翘了翘兰花指,不动声色地打断了手术刀的话:“他只是我的仆人,手术刀先生,如果要他入座,您最好把别墅里所有的仆役女佣都请来入座,那样方便吗?”

    老虎正殷勤地剥了一粒葡萄,放在唐心面前的餐碟里,哈哈大笑:“对对,仆人可以上桌,我们主人是不是就该去旁边站着伺候?”他的心思全在唐心身上,根本看都不看手术刀一眼。

    唐心扭转脸,仰着下巴向宋一点:“你说话吧。”

    宋流利地张嘴,像是背书一般:“宋元明清杜胡,大家臣,世世代代做蜀唐门的奴仆,永不背叛,否则甘愿坠入万蛇之窟,葬身蛇穴。”

    的确,云贵川一代的几大姓,唐、宋、元、明、清、杜、胡之,以唐门最为尊贵,其他姓,不知从何时起,世世代代都会心甘情愿给唐门做奴仆,忠心耿耿,绝不背叛。

    江湖,本来就是个奇形怪状、枝枝蔓蔓无比混乱的地方,很多门派里的奇怪规定,只是听听就够人匪夷所思的。

    “哈哈,有趣有趣……”手术刀打了个哈哈,微微有些变色,不过仍旧维持着主人的风度身份,招呼大家进餐。

    整顿饭的进餐过程里,我的目光始终盯在老虎身上,并且最终确信,唐门的人肯定在他身上动了手脚。就算下的不是“帝王蛊”,也肯定是另外的迷*魂*药之类的,总之让他变成了能吃能睡能说话、更能听话的白痴,步步听人安排。

    进餐将近尾声,有个仆人匆匆进来,手里的银托盘上放着一架黑色的无绳电话。

    手术刀接起电话,听了几秒钟,蓦的变色,脸上掠过一阵狂喜,连声说:“好、好、好!”喜不自胜。

    唐心、老虎、宋脸不变色,根本都不看手术刀一眼,仿佛这偌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们三个似的,而唐心则是世间万物的焦点,令老虎、宋甘心臣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在唐心的手腕上,左右各纹着一件东西。左腕蛇头,右腕蛇尾,墨绿颜色,细致诡异。

    纹身一直延伸到她袖去,我脑里一转,偷偷揣测:“这道纹身会不会贯穿她的整个身体?”我并不反对纹身,但一个娇小的女孩纹一条墨绿色的长蛇在身上,一旦袒露相见,肯定不会给人以惬意的享受吧?

    再有,她的耳朵上、颈上、手腕上、手指上没有任何饰品,头发也是自然而然披拂,没有发夹头绳之类。细看过去,她身上的狐裘也未经过机器处理,纯粹是天然狐皮加以手工缝制而成。

    总之一句话,她身上没有任何一件出自于现代社会机器加工的东西,包括脚下的鞋,亦是手工缝制,使用的应该是某种坚韧之极的兽皮。

    我脑里高速运转,不能分心,未免对她多看了几眼,惹得宋几番用手指敲打着剑柄,狠狠地盯着我的脸。

    餐后退席时,手术刀扯了一下我的衣袖,示意我跟他走。

    我们一前一后直走到一楼走廊尽头,在一根两人合抱粗的滚圆石柱前停下。他转过身,压抑不住兴奋:“萨罕长老醒了,要见我,更要见你。”他兴奋地搓着手,来回踱步,左拳狠狠地在石柱上捶了一下,发出“嗵”的一声。

    “见我?他知道我的名字?”我有些奇怪。

    “对,他知道。并且,他说过,你将会成为克制幻像魔的无敌勇士。风,萨罕长老绝不随便开玩笑,他说你是,你肯定就是。”

    石柱内部发出“叮”的一下电梯开门声,紧跟着石壁左右分开,露出一架狭窄的两人电梯。早知道手术刀的别墅内部,构造非常精密复杂,今天是第一次领教。我跟在他后面踏进电梯,立刻,门迅速关上,脚下一轻,电梯开始高速下坠。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96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