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八十章 原来如此

  试晚继续。我个、人呆呆的向福泽堂的方向老着,网私圳就像是一场梦,一场真实的梦,我不知道杜非玉去了哪儿,同时,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如何走。

  我嘴里叼着烟,吐出来的烟雾混合着哈气,夜已经很深了,前方依旧一片灰暗,我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黄帽子是谁,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现在的我只希望杜非玉能够平平安安的,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想到了这里我又苦笑了一下。它不做傻事才怪,生前就是一个做傻事的人。

  不得不说,这正是副不双至祸不单行。这两天的我似乎依然是人生低谷,自打我醒了过来以后,接二连三的祸端压的我喘不过起来短短的几天,人世间的风云变幻尽收我心。我感觉到了这虚伪的现实,命运的枷锁每个人都无法逃避。

  还不如不醒呢,我自嘲了一下。然后继续走下去,忽然感觉,我真的太累了,我该怎么办?怎么才可以阻止石决明,可是即使我阻止了石决明又能有什么用?

  逃跑的女鬼就是杜非玉,眼见着和白无常的约定之期马上就要到来。可是难道到时候要我把杜非玉交给它么?我能么?

  他大爷的,也不知道为何,知道了杜非玉就是那个女鬼之后,我心中的那股酸楚竟然变淡了耸多,这可能也是事情实在是太多,由不得我继续颓废下去了吧,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想出个办法来,可是这个办法哪儿那么容易想啊。

  我又苦笑了一下,真他大爷的冷。走一步说一步吧,别问这一步有多远,但愿天可怜见,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了。

  我抬头望着这天,今天是十六。月亮却似乎比十五还要圆,我紧了紧衣服,然后把双手插到兜里,便低着头继续的走去。

  一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福泽堂,可能今晚也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吧,福泽堂在马路对面,但是我却在这边站住了。

  因为我看见了福泽堂的门口似乎正做着一个人,身着白色的羽绒服。抱着膝盖做着,一动不动,我望着这个人顿时有些惊呆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双眼睛自打从地府回来以后冥途就一直打开着,用不用符都是一个样子,所以在夜晚之中;我能看清很多的东西,包括那个人。

  望着那个人,我忽然心中又是一酸,那分明是刘雨迪!

  这小丫头幕干什么?她在等我么?我心中充满了疑虑,但是这疑虑马上就被担心所代替。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多冷啊,我不知道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但是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冻坏的!

  想到了这里,我便快的跑了过去,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刘雨迫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确是通红通红,我看着刘雨迪这般某样。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的心中竟莫名的伤痛,我终于弄明白了自己,我是真的喜欢她。

  算算我这次一走就是一年多,刘雨迫看上去瘦了,以前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可以看见了棱角,寒风之中她就坐在我的面前,雪白的肌肤被寒风挂上了一丝红润,她抬起头望着我,眼中满是柔情,还有一丝酸先

  她见已经消失了一年多的我再次出现,有些愣住了,然后泪水便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然后她马上站起了身扑进了我的怀中,我只感觉到怀中一暖,一股幽香入鼻。同时心中也就跟着一震,半边脸苦笑了起来,这真的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前后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拥抱了两个女人,一个以前的爱人,一个现在的爱人。

  只不过我将杜非玉揽入怀中,是那样的冰冷,而抱着刘雨迪的时候。确感觉到一片温暖,一直到今天,我偶然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会心生喘嘘,可能这也间接的说明了我此后的命运吧。

  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丫头会找到这里,但是此时拥她入怀,那股对她的思念之情也涌现了出来,以至于我并没有问她为何到此,我轻轻的对她说道:“傻丫头,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怎么自己找来了啊?。

  而刘雨迪却并没有回答我,她就这样在我的怀里哭着,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一年的时间里。她的头长长了,人也似乎显的稳重起来,只见她哭够了,然后抬起头望着我,并没有问我去哪儿了,而是对我说道:小非非,我现在才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望着怀里的丫头,很显然,他已经把那份温暖传染给了我。于是我便对她说道:“啥对不起啊,先进屋再说吧,外面冷。”

  于是我便打开了福泽堂的们,我和她走了进屋,我把外套脱掉以后。转身见到刘雨迫心事重重的坐在了桌子前,望着我,还是那副欲言又止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况姗齐伞”

  三天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都不清楚,我不能留下任何遗憾了,况且,刘喜刘大叔现在已经死了,我有义务告诉她这一切,于是我便从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放在她的面前对她说:“说什么对不起啊,赶快喝点儿水吧,暖和暖和。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呢?”

  刘雨迪见我问她,便再也忍不住。张嘴说道:“其实…”

  正当她说话的时候,福泽堂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于是我便打断了刘雨迫,对他说:“等会,我去接个电话。”

  我走到电话前,愣住了,因为我看见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正是石决明的!一想到石决明,我这心中顿时咯噔一声,他大爷的,这么晚了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不过想想既然他打来了。一定又有什么阴谋,吗的,我何不听听?想到了这里,我便接起了电话,然后冷冷的对着电话说道:“你有什么事?”

  电话那边传来了石决明那照片的笑声,只不过这笑声听在我的耳朵里是那样的恶心。只听石决明用仿佛阴谋已经得逞了的口气对我说道:“老朋友,想不到你还真是无知啊。竟然派无本魂来杀我?哈哈。这可能么?”

  什么?我愣住了,我什么时候派过什么无本魂去杀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忽然,我的心中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难道,是它?!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于是我也顾不上什么了,马上对着电话大喊道:“到底你说的那个无本魂是什么!!”

  只听电话那边的石决明冷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无本魂?嘿嘿。无本魂当然就是无本无缘没有任何记录的魂魄了,我的好兄弟,这个无本魂一直就在你的身边啊,想当初你还让我帮你卜算呢,难道你忘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果然是它!!此刻我的心中顿时沉到了谷底。想起了刚才杜非玉、对我说的话,它说它不会让我去送死的,想到了这里我的心中似乎已经要崩溃了一般。杜非玉啊杜非玉,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呢?不让我去送死,为什么你自己却偏偏要去送死啊!

  想到了这里,我便在也忍不住了。对着电话大喊道:“石决明!!你要是敢动它一根手指头,相信我,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杀了你!!”

  电话那边的石决明继续冷笑着对我说:“嘿嘿,好兄弟,你生个什么气啊,又不是我要你这么做的。不过你放心,虽然你这样对我。但是我依旧会把你的命也改了的,等你的命孤消失后,你就可以乖乖的回龙江种田了,别说兄弟我不照顾你啊?”

  我咬着牙,对着电高狠狠的说道:“石决明,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电话那边传来了石决明不屑的声音:“那好,我等着你,看你怎么不放过我。”

  说罢,电话挂断了,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又一次打击,使我俨然已经崩溃,为什么,杜非玉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挂断了电话后,那股无力感再次的浮现心头。我这猪脑子,为什么事先没有想到其实无本魂就是逃跑女鬼也就是杜非玉呢?为什么我当时不答应它呢,他大爷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满面愁容的走到了桌子前坐下了,掏出了一根烟默默的抽着,这真是越急越急,我的脑子中一团乱麻,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石决明已经凑齐了七宝,因为他现在三清合一,要找到袁枚的那几样东西简直太轻松了,三天之后就是他改天换命的时候了,我必须要阻止他,可是要我怎么阻止呢?我连到时候他会在哪儿都不知道,虽然他之前跟我说是要在江边摆阵,但是那时候的他是有求于我,现在我对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为了不带外生枝,他还会在江边摆阵才怪!

  ***,这到底要我怎么办啊!!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只听到身旁的刘雨迫对我说:“又出什么事了?”

  我才想起身边现在还有个刘雨迫,于是我强打起精神转头望着她,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没什么。

  说罢,我便继续的抽着闷烟。想着我到底该怎么办,而这时,一旁的刘雨迪叹了口气,然后竟然对我说出了一句再次让我惊讶到不行的话。只见她对我轻轻的说道:“须知道德化太清,认取九宫为九星,次将八卦化八节,一气统三是正宗。”

  一更完毕,第二更也许会很晚。我尽力,明天也许结束,感谢大家的支持。涧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阅读好去外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9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