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场梦

  让这生不如死的黑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彻底死了公儿

  “不!!!”我竟然睁开了眼睛,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一阵阳光照进了屋子,让许久不见太阳的我有些不太适应,这里是哪里?我还活着么?我四下的张望着,看上去像是在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

  身子好痛,但是却不能动,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老爹?那分明就是我爸的脸嘛!这实在太让我感到惊讶了,怎么我老爹会来哈尔滨的?

  只见我老爹看见我醒了,他顿时激动的哭了,然后他抱着我,哭着说:“儿子,你终于醒了。”

  我见我老爹抱着我,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儿,我被游魂抓了怎么还会醒,但是这都被重生的喜悦给冲淡了,我便笑了一下,可是这一笑,我却觉得不对了,我怎么可以两边脸一起笑了??

  我转过头去,墙上正好有面镜子。我看见了自己那略显青涩而幼稚的脸庞,确实是两边脸一起笑的。但是我却没有为我的表情能恢复而欣喜。反而,我很害怕,因为我在镜子里所看见的,竟然是当年我高中时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见镜子里的那个我也是一脸的惊讶。短短的头,就跟个。愣头青一样的**小青年儿,没错,这正是我啊,我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儿啊!!

  想到了这里我也顾不上身体疼痛了。慌忙问我老爹:“爸啊,我在哪儿?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老爹松开了我以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我说道:“你啊你啊,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到河边儿玩,你偏不听,你说说,卓亏救回来了。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什么的。我跟你妈还有你奶该怎么办啊”。

  说完后,老爹又哽咽了起来,而这时候病房门开了,我的哥哥姐姐们跑了进来,他们见我醒了,便慌忙去通知大夫了,我现在才注意到。怎么我老爹和我哥哥们都那么的年轻?而且他们身上的衣服款式也完全是五六年前的一般。

  我顿时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不会吧!难道我真穿越了??我慌忙摇了摇脑袋,靠,想什么呢,这又不是啥网络。

  极度的惊讶使我的脑子好乱,但是我并没有变傻,反正以弃看电视电影里也出现过这种情节,于是我便现学现用,慌忙问我老爹:“爸啊。现在是几几年啊?”

  我老爹见我这么说,忽然又一副慌张的表情,只见他焦急的摸了摸我的脑袋,似乎生怕我中了邪似的对我说:“老儿子,你可别吓我啊。今年不是零四只了,告诉爸,你咋了啊?”

  零四只?医院??我靠!!不会吧!我顿时惊讶的一点儿话都说不出来,脑袋里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慌忙把右手的袖子往上拽了拽,果然!那块儿黑蛇的印记屹然连同我的黑指甲一起消失不见了,我咽了口吐沫,难道这是真的?我被那些游魂抓住了以后竟然回到了我高中的时候??

  我快疯了,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事实摆在这里却由不得我不信,因为这间病房的摆设确实和我记忆中的一样。我四下巡视着,现好像少了点儿什么,但是少了什么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可能是因为我的脑子实在是太乱了的关系吧,过了一阵我才猛然想起,然后我焦急的问我老爹:“对了爸,那只黄鸡呢?。

  “啥黄鸡?”我老爹好像有些纳闷儿的问我,仿佛他根本就不知道黄鸡引魂的事情,我听到了这里便又愣住了,于是就跟他说道:“就是你去十字路口放的那只黄鸡啊,我托梦给我奶让她告诉你的,那只鸡在哪儿呢?。

  我老爹又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只见他又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对我说道:“你做梦了吧。”

  我惊呆了,我做梦了?不会吧?

  我的头忽然又变的好乱,好多事情都走马观花的浮现,而这时,大夫进来了,为我做了下检查,我老爹在一旁宽慰的说道:“唉,臭子。你说你啊,都睡了半个月了,可下醒了啊。

  我睡了半个月了?听完老爹这么说后,我的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境么?那些事情和人都只走出现在我自己瞎想出来的么?想到这里,我心中顿时有些伤心。不过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本来嘛,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呢?而那些什么修道之人在现实中也不过是一些骗子罢了,哪儿来的那么多高科技啊,还特意功能,还三清书,旧

  对了,三清书?我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这三个字,我应该不是做梦啊,因为我是会三清书的啊!这可是唯一能证明哥们儿我不是在做梦的证据!想到了这里,我慌忙想把脑子里的三清书一字一句的记起来,可是让我惊讶的是,关于三清书的记忆竟然越来越模糊起来,以至于我根本无法记起这本书上到底记载着什么。

  大夫给我做了下检查,现我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便跟我爸讲,我留院棺材一个星期后就可以出院了。我老爹听到之后顿时再次的喜极而泣,我望着我老爹这副模样。顿时心中一阵酸楚,又夹杂着一丝温馨。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确实很踏实,似乎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一般。也许我之前那真的就是一场梦吧。不能说美梦,只能说是噩梦,现在我醒了,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想到此处,我顿时觉得很放松。很安逸的感觉,我开始相信了,之前的一切确实只是我的梦境而已,一个星期后,我出了院,回到了家中。见到了我的奶奶和妈妈,也不知道为何,看见她俩哭,我竟然也跟着哭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压抑了很久,如今终于抒了出来。我感觉到了出奇的轻松。

  是啊,我今年才十七岁而已,之前所遭遇过的东西不过是我掉进河里之后在睡梦之中的臆想而已,经过了醒来后的这段日子,那个梦境屹然变的模模糊糊,虽然我还能隐约的记得梦境之中的事情,口辽想想那简直是大荒诞离弃了,可能是我电视看多了的插敌“在梦境之中我竟然当上了什么阴阳先生。似乎还杀过妖怪,帮女鬼主持过婚礼,最离谱的是我好像在梦中还下过地狱。我依稀的记得,黑白无常似乎跟我还有些交情,而且那个黑无常好像只会说一句话。至于是什么话,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挺搞笑的。

  但是,梦,终究只是梦而已,都说事如春梦了无痕,春梦都了无痕了。噩梦自然也跟着了了无痕。

  虽然我还隐隐约约的记得那些梦里的鬼画符,但是我再把它按照梦中的样子画出来后,却并没有任何效用,我终于不在去纠结那个我做了半个月之久的梦了,因为我总要生活下去的,在现实中,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高中生,整天脑子里满是未成年处男的烦恼,不过还好,我也没觉得有哪儿不舒服,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在高二的下学期我终于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叫杜非玉。虽然她模样不怎么好看,尽管现在的高中生活实在是枯燥乏味,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却觉得十分的安心,最有意患的是我在之前的那个梦里似乎也跟这杜非玉同学生过什么不正当的关系,虽然我记不清了,但是依稀的感觉最后她好像一脚把我踹了,而且是在大学的第一天。

  现在想想这些,我自己都想笑。我把这些告诉了阿玉,当时我俩正在食堂吃饭,电视里正翻来覆去额播着本山老师今年的最新小品《功夫》,伴随着范厨师的那句“组团儿忽悠我来了啊”阿玉笑着点着我的脑袋然后对我说:“你啊,少骗我了。当时咱俩还不怎么熟呢你怎么就梦到我了呢,难道你以前就对我图谋不轨了啊!”

  我嘿嘿的笑着,望着阿玉那羞涩而略带喜悦的小模样儿,我顿时心神一荡,然后肾上腺素开始亮起红灯导致精虫顺着我身体内的高公路以每小时八十迈的度直冲大脑,靠!他大爷的!她还能再可爱点儿么!

  此时此刻我顿时将那个离奇的傻逼梦抛到了九卑云外,管他什么白痴梦呢,老子现在开心死了,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等等,这句话怎么这么奇怪?算了。不去想了,真费事儿,我见到阿玉这个小模样儿,顿时将所有的东西都抛在脑后,然后我便对她一副猪哥样的说道:“嘿嘿那啥小玉啊。你看看,明天是星期天,还是我生日,咱俩出去玩儿吧那噙晚上别回去了,成不?”

  其实阿玉如此聪明之人,当然能知道哥们儿我这多情浪子的小九九她当然能明白,而且她也知道我的狼子野心,本来嘛,都相处这么长时间了,准备工作酝酿情绪都差不多了。就差直接上垒了,其实杜非玉同学也是十分善解人意的,眼下情侣风气如此,她也明白我忍的难受,虽然她听完我说的话后脸都红了,但是她也没有拒绝,只见她低着头,然后对我用像蚊子般的声音说了一句:“恩

  我的春天来了!!我的春天终于来了!!!我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说到底哥们其实也没多大,但是真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如此大的感慨,于是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继续吃着面条儿,惹得食堂里的那些路人甲乙丙丁们一阵侧目。

  好容易,终于挨过了下午的课程。于是我和阿玉便都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随便编一个理由不回去了,我带着阿玉先去吃了顿饭,然后便到了县里的小广场遛弯儿,当然了这一切我都是心不在焉的,因为我现在完全就是“宁和玉睡不为瓦全,的状态,一个无耻处男火急火燎的内心又有几个人懂。

  阿玉就懂。她见我这样子,顿时轻轻一笑,然后挽着我的手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对我说道:“我有点儿累了,咱们找个地方睡觉吧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差点儿没蹦起来,太好了,哥们儿我的一番苦心终究得了回报,还说啥啊。赶紧走吧,于是我俩便迅的找了一间小旅馆,还行,挺有情调的,这小屋子隔音还真是不错,起码在走廊里听到的那些哼哼哈兮快使用双节棍的声音到了屋子里什么都听不到了。头顶上的灯也是心形,打着了以后出粉红色的光,粉红色的灯光映得阿玉的小脸儿也是通红通红的。也不知道她是害羞还是什么,只见她拉上了窗帘后便坐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低着小脑袋一声不吭。

  此情此景,不由得哥们儿我狼性大,就差“的一声扑上去了;可是我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就好像我漏掉了什么东西一样,但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记得了,总之心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产生了一种念头,似乎我这样是并不对的一般。

  再玉低了一会儿头见我没动,便抬起头来有些害羞的对我说道:“你等待么呢?”

  我在等什么呢,对啊,我等什么呢?望着阿玉那欲言又止含羞带放的样子,我便又摇了摇头,他大爷的。不管了,要知道有妞不泡大逆不道的道理,大逆不道是哥们儿我的性格儿么?要知道大逆不道是要走无奈桥的!

  等等?无奈桥?那是啥玩意儿?好像在哪儿听说过呢?正当我愣神儿的时候,阿玉便有些不高兴了,只见她对我说道:“你在那儿傻站着干啥呢,过不过来啊心”

  “过来过来”。我一听阿玉这么一说,顿时又晃了晃脑袋,我去他大爷的吧,管他什么感觉,此时再不出手就真的大逆不道了。

  于是乎我嘿嘿一笑,然后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将阿玉搂在了怀里。惹的阿玉一阵娇笑,正当我二人如胶似漆之时,忽然阿玉推开了我,这确实让我很是惊讶,这是怎么了。只见阿玉的脸红扑扑的,然后对我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话,顿时我这颗火急火燎的玻璃心就如同浇了一水舀子凉水一样刺啦一声。

  阿玉对我说的话我有点儿不好意思打出来,反正具体意思我懂,大家也懂,本来嘛,本着国家的政策少生优生幸福一生,为了能扎实的做好这项基层工作,计生用四。然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当时我听在心里却宗全不是个滋嘬几。

  靠,你早想什么了,这大半夜的难道还让哥们儿我出去?但是没办法。她说的也对,我也不敢这么快就给我老爹抱个孙子回去,他会打死我的,而且要说这事儿其实就是我单方面的兴趣,事先确实是我忘了,也就只能我下楼去买了。

  他大爷的,我火的披上衣服然后下楼了,夜风还挺冷的,要知道龙江可是小县城,过了十一点以后基本上就没人了。但是应该也有几家保健品店开门儿吧,我想着,一般这种保健品都是开在足疗旁边儿的。带动行业展一条龙嘛,可是这附近根本就没有足疗洗浴啊,我这个闹心,只好叹了口气,然后低着脑袋又跑了两条街,终于看见了一家名为“福泽堂,的保健品店,我顿时有点纳闷儿,怎么这家店的名字这么奇怪?好像我以前见过似的,但是这都不重要,因为接下来我又犯愁了。

  想想哥们儿我也没买过这玩意儿啊,属于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怎么想怎么不好意思,靠,这可怎么办。我进去以后怎么说啊,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哥们儿感觉到犯愁,眼见着时间越来越晚。我终于横下了心。吗的,怕啥,老子连连,想到了这里,我又愣了一下,连啥呢?我怎么忘了,这好像是我以前的口头语吧。可是不知道为啥却想不起来了。

  我又晃了晃脑袋,吗的。今天晚上可真是抽风,就在这时,只见那保健品商店出来个梳着中分的中年大叔收拾拉门,显然是要关门儿了的样子,奇怪的是,这大叔我好像也在哪儿见过似的,这种感觉真的太奇妙了,可是当时我没想太多,因为我在这儿买不到的话,不一定又要跑几条街了,于是我慌忙对那个中年大叔喊道:“别,别关门儿”。

  那中年大叔听到我喊,便回头看我,他可能知道这是生意来了吧。于是他也就没有说什么,进了屋,我也就跟着走了进去,网一进屋我脸就红了,只见墙上摆着各种各样以前只能在资本主义小电影里才能出现的邪恶道具,顿时让我感到不自在,那大叔一见我这模样可能就知道哥们儿我是个雏儿,但是他好像很困。也就没有逗我,便问我:“啥事儿?。

  靠,尴尬死我了,搞得我脸红脖子粗的,而我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咋想的。竟然蹦出了一句:“那航我找人儿。”

  那大叔在柜台后边望了我一眼。然后哼了一声,似乎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他打了个哈欠我后问我:“找谁啊?”

  找谁,我哪他大爷的知道,我都快急疯了,终于,我下定了决心,这有什么啊,又不是爷犯法的事情,于是我便稳定了下心神,然后尽量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道:“毕云涛一

  那大叔猥琐的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对嘛,年轻人就该有点儿幽默感才会有女人喜一,呐,这是你的朋友,三十块钱领走吧

  说罢,他就把我朋友放在了柜台之上,要知道我现在都快有找个地洞钻说去的心情了,哪儿还有什么美国时间去领会这爷们儿的幽默啊,于是乎我着也不看,只见付了钱后带上了我朋友匆匆走出了店门儿。

  走在这深夜的街道上,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手里拿着“我的朋友”此时道才有些缓过劲儿来,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好像。刚才那大叔真够猥琐的,但是不知道为啥,却又感觉有点儿亲切。

  可能也是我在梦里见过的吧。我笑了一下。我前些日子看教育频道。我这种感觉应该叫做即使现象吧。即视现象又称即视感,就是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确实是这样,除此之外我也没有什么好做解释的了。

  我点着了根烟,然后边走边抬头望了望天空,为啥我要一直去纠结那今天马行空的梦呢?其实这样的生活不也挺不错的么?想想马上就要高三了,我跟阿玉都已经商量好了,如果两个人没有考到一个学校的话。那就都复读从考,反正我们有时间,不急于一时。

  而我的家人也支持我,奶奶身体健康,老爹老妈每天虽然爱吵点儿小架,但是他们的感情却一直那样的好。我跟他们说了阿玉的事情,没想到他们竟然出奇的同意了,还跟我说。让我告诉阿玉,如果今年我俩考到一所大学的话。就带着她一起去旅游。

  凉风吹来。吹在脸上十分的舒服,现在的日子虽然很琐碎,但是确实很美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却怎么总像是缺了点儿什么一

  呢?

  而到底是缺了什么呢?我不清楚。算了不想了,这句话好像已经成了我的口头禅,对付活吧,还能咋地,特别是今晚,要知道有一个草莓味儿的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正在旅馆等着我回去一亲香泽,我又怎么好意思继续去煞风景?

  于是乎我便把那些呼吸乱想抛在了脑后,一路小跑儿回到了旅馆,在上楼的同时。我的心也开始剧烈的跳动。吗的,老子今晚终于要踏入神秘的成年人行列了,老爸老妈谢谢你们!把我养这么大辛苦了!!

  我走到了房间门口,从兜里拿出了好朋友,同时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起来,别了!曾经的我!你好!全新的我!

  可是我并不知道,正当我脸红脖子粗想伸手拽门的时候,一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生了,当我的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我的心脏竟然猛烈的开始疼痛起来!揪心的疼。这股疼痛似乎我以前也经历过,但是却也想不起来了。

  就在我惊讶的时候,忽然,我的脑子里好像传来了一个声音,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那个声音对我说:

  快走,快离开这个地方。

  剧情原因,继续两更并一更,六千字,按照惯例求票求推荐啊心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7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