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五十七章 隔墙偷听

  工所谓!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在数命难盅。多么霸与恨谢后,众证明了黄巢同志戎马一生的风光,以及那把黄巢剑的犀利,可是当我望着那木头架子上随意摆放的生诱剑时。心中却完全不是那回事儿,这完全不给力啊也。

  由于我现在是魂魄状态根本用不着睡觉,所以当天我就和李筏出门儿了,目的地当然就是存放黄巢剑的的方,李筷说那把剑在“鄂都博物馆”虽然我现在也知道了这地府和阳间是同步展的,但是听到这三个字儿时,我的心里却依旧觉得十分不着调,毕竟这和传说之中的地府有些大相径庭,不过后来我转念一想。其实这也没啥,毕竟想当年著名电视剧《封神榜》里都曾经唱过:花开花落,花开花落,悠悠岁月长长地河,传说就是传说,没有多少是真实的。

  李筏带我出门,我俩又走到了这条略显冷清的街道之上,阴霾的天空实在让人打不起精神来,简直安静的有些吓人,我现在都有些怀疑了。以前玩儿的那个。《寂静岭》的制作人是不是也来过这里,望着两旁冷清的街道,好像都是一些住宅区。我忽然感觉到挺纳闷儿的,貌似这里全是住宅,可是地府里不是有十殿阎罗么,它们办公的地方我怎么没有看见啊,想到了这里,我便把我的疑虑说给李筷听,李筏听完后便对我说道:“没错啊,确实是有这个地方,你看。”

  它说完,便用手指了指西面,然后跟我说道:“你看见那边的手指头没?”

  我顺着它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在很远很远外的高楼之中,一个巨大的手的雕像露出了头角,由于被楼挡着,所以只能看见一半儿,但是根据距离来计算,这个,手的雕像一定不那手的雕像伸出手指,指着这筷:“看到了,那是什么啊?”

  李筏对我说:“那手指雕像就是阎罗殿的所在了,其实这部都是典型的城套着城,咱俩现在的地方正是外城,是供着鬼居住的地方,那边就是里城了,也就是正统的部都地府。一般的鬼只能进去过一次,也就是坐着一多少的火车直接去的,那里面也正是部都车站的所在,从里面下来的鬼直接前往阎罗殿等候审判。看看这些的罪孽,决定其到地是要下地狱还是投胎,如果下地狱的话那就省事儿了,地府也很人性化,如果选择投胎的话,就可以再外城休息,你想住多长时间就行,没人撵你。”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明白了。我说么,这里怎么和书上写的不一样呢,感情这都都的真面目我还没有见识呢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还真就不想见识,反正以后一定有机会见识到的,也不急于一时。所以我俩也没耽误,便又向前走去。

  终于,我们到了,我望着前面出现了一个小破楼儿,上面挂着牌匾。正是“鄂都鬼民历史博物馆。我望着这块儿牌匾,无语凝噎,这也太搞了吧,还鬼民,靠。

  虽然说是博物馆,但依旧十分冷清。门口只有一个没有生气儿的老大爷在无聊的扫着地,要知道这是在地府,街道上哪儿会有灰尘呢,不过看这老大爷扫的还挺嗨,估计它除了扫地外没有别的事儿做了吧,我和李筏走进了博物馆里。

  刚一进门儿,一股阴森的气息便扑面而来,我心中大骂道,这哪儿是什么博物馆啊,整个一太平间。偌大个展厅之中到是真有几个鬼,它们正慢悠悠的在那些展台前看着什么东西,李筷带我在里面逛着,看着这所谓的展厅我又无语了,虽然说你落后阳间五十年,但是这么糊弄人好像真有点儿说不过去啊!

  这哪儿是啥展台啊,连个玻璃罩都没有,就是一木头架子,上面蒙上块儿白布就网上放东西了,看上去都有点儿地摊儿清仓大甩卖的感觉。在看看上面放的东西我就更无语了。一个大破碗放在上面,下边的标签上写着“又一个粗瓷大碗”标签旁边儿还有注解,原来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赵一曼前辈在地府所用过的大腕。

  这个人我认识小学的时候课本上还讲过她的事迹,她生前所用过的碗还在哈尔滨博物馆里面放着呢。没有想到在地府还又看到一个,够让人无语的了,我和李篌边走边看。所看到的东西更是一件比一件让我无语,不是什么阎王淘汰了的牙刷就是牛头视下来的大脚之类,更搞的是竟然还让我现了一顶白布缠着的帽子,帽子的主人名号更是如雷贯耳。正是西域战神阿凡提。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难怪没几个人来看,原来这东西一件儿比一件儿不着调,难怪那博物馆的老大爷会出去扫地了,确实,与其整天面对着这堆破烂儿,还真不如出去扫地来的要有意思些。

  我和李筏走了一会儿,我便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我小声儿的问它:“姐妹儿,这里的东西太不着调了。那个黄巢剑呢,在卑儿放着呢?”

  李筏见我这么问它,便对我说道:“不远了,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确实现了,啊,就在那儿。”

  它说罢便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展台。我慌忙上前看去,只见这个货架子。啊不是,是展台,和别的展台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上边杂七杂八的放满了东西,但是我实在是看不出来这儿哪有什么“黄巢剑”

  李筏走了过来,我便问它:“姐妹儿,你是不是弄错了,剑在哪儿呢。我咋没看见呢?”

  李筷指了指货架子上的一件长形物体对我说道:“不就在这儿么?”

  我往货架子上一看,见李筏指向了一件长条形状物体,大概有五尺长。三寸霓,上面生满了铜诱,靠!这就是黄巢剑?一点儿都不夸张的活,如果不是李筏提醒,刚才我还真把它当成一把长长的锯条了?

  我仔细看了看那锯条下边儿的标签儿,确实写着“黄巢剑,这三个字,我顿时苦笑,心想着。这算个什么终极杀人武器啊,就算是有人把脖子摆在你面前,你拿这玩意估计也得锯半个小时才能锯死了,难道当年的黄巢真的是用这种破烂儿捅死了快八百万人么?那真他大爷的够难为他的了。

  我望着李筷,顿时都有些没话了,我望着那黄巢剑,这把曾经我幻想过很多次的歹,可是没想到今天一看。竟然会是这么随意的摆在这里。这不对啊,难道这并不是真的?

  看这这把布满了铜诱的剑,我心中忽然”了一种奇怪的念头那就是即使我现在把它随年顺出安心有人注意到的,他大爷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正在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本应该没有一丝声音的博物馆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好像是有人争吵的样子,我顿时一阵纳闷儿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和李晓便走了过去。可是我却没有想到,我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被那门口的争吵声吓的差点儿就尿了裤子。

  虽然好像有好几个人正在争吵,但是钻进我耳朵的却只有一句恶心的话。

  “必须死!!”

  靠!!这句话我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不是老范么?也不知道是条件反射还是怎么的,一听到这句话我马上哆嗦了一下,然后迅的纵身一跳将身体靠在了门边,与此同时,我的心也跟着三长两短的节奏而匡匡匡啊跳了起来。

  吗的,这确实是老范的声音,不会出错的,因为相信这个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今生命体能嚎出如此**的三个字儿,这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竟然在这儿又遇见了,不过又想想这也是情理之中,哥们儿现在是在地府,这正是这俩老碎催的地头儿,他大爷的。

  如果被他俩瞧见,估计我的下场一定会很惨,虽然说古时有很多阴阳先生都会过阴,但是从其量也只走到半步多的地步,地府这地方本来就是有来无回的,我顿时心跳加。李筷见我这个样子,虽然它挺惊讶。但毕竟它也是聪明人,知道我这样一定有理由,便也没有搭理我。而是装出了一副地府惯用表情。也就是面无表情。

  我紧贴着墙,旁边就是大门。我仔细的听来,似乎是三个人正在大声的说话,两个声音极其嚣张,而一个声音则唯唯诺诺,我听出来了谢必安那老家伙也来了,正是它和博物馆的那老大爷再吵,而范无救则是隔一会儿插一句必须死。

  由于我看不见它们,所以只能听见它们的谈话,我依稀的听见谢必安那尖声尖气的语气,它说:“哎哎。我说老王,别以为我不知道,想想小九也就跟你关系最铁,它为啥要偷生死簿,难道你会不知道?”

  我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提起了精神。这谢必安口中的小九定是九叔了。想到了这里,我忙对着李筷一摆头使了个眼色,李筷会意,便也就近在门口的展台边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看起了展品。

  我只听那门外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好像就是博物馆看门儿的老大爷的,只听它唯唯诺诺的说道:“大人明鉴啊小人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虽然我跟那魏凤娇有些交情,但是它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必须死!!!”不用多说。这又是老范喊的,又吓的我一哆嗦。老范的声音刚喊完,只听谢必安的奸笑声又传了过来,它说道:“嘿嘿,老王,我看你是记吃不记打啊,之前你就曾经泄露天机给凡人。结果好好的鬼差做不成,只能永世在此看门儿,你说你怎么还没有醒悟呢?这样吧,如果你说了,我可以考虑考虑跟阎王求求情,准你去轮回,不用再受这无止境的寂宾之苦你看怎么样?”

  我靠着墙,完全是一头雾水的状态。只听那老王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唉,大人为我做主啊,以前的事情确实全怪我,不该贪杯误事,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我也就想开了,这是命啊,命中注定我要在此守门,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可强求,我已经说过了我不知道魏凤娇的事情,两位大人还是请回吧。”

  “必须死!!!”我又是一哆嗦,只听那门外的谢必安阴阳怪气儿的说道:“老王啊老王,听见没有?我兄弟现在也跟你说了,如果你知情不报的话,那只有死路一条,你是不知道这件事儿的严重性啊!九在阳间还有个徒弟,你知道么?都是吃阳间饭的,最严重的是当天九所翻的生死簿二正好是陈抟的那页儿!阎王是害怕七宝的事情外漏,那样的话天道逆转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你懂么你!如果聪明的话就赶快说,要不然的话,等我们查出来时候你再想说可就晚了,到时候让你下十六层地狱都是轻的!”

  一听谢必安这么说,我心里也咯噔一声,他大爷的,想不到这件事情竟然这么严重,不过不对啊,我记的当时我只是让九叔帮我查查石决明的底细,并没有让九叔去查七宝的事情啊,难道是九叔怕我被人家骗了。先查的七宝?刚才听谢必安这么一说,顿时一股悲伤涌现了我的心头。九叔啊九叔,你老人家为啥要为我冒这么大的险啊!

  正在我感到伤心的时候,就听门外那老大爷说道:“唉,大人啊,想我也只是跟魏凤娇喝过几次酒而已,这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您们让我上哪儿说去啊,两位大人公务在身,还是请回吧。”

  即使是我听到这里,也隐约的觉得这博物馆老王和九叔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它如果不是好鬼的话,九叔怎么会找它喝酒呢?而且要说虽然那范无救看上去就跟止。炮似的。但是谢必安却比鬼还精,它们应该也知道些什么所以才会找到它,只听谢必安冷笑了一声,然后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货,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现在七宝的秘密是不是外泄还是两回事儿。我问问你,集巢剑是不是还在原处啊?”

  只听那老王唯唯诺诺的说道:“大人明鉴,小人奉命看守这里,外加上部都鬼民有着路不拾遗的习惯,所以自当还在原小

  “必须死!!”

  我靠,吓死我了,还没等博物馆老王说完,只听范无救那骂街的话又喊了出来,顿时把老王说道一半儿的话堵了回去,然后谢必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听见没有?我兄弟都叫你少废话了,你让开,我俩现在要进去检查下!”

  说罢,我只感觉到谢必安和范无救那两股熟悉而强大的阴气慢慢的接近,我顿时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冷,虽然我现在是鬼的状态没有冷汗,但是我确实又感觉到了那种出冷汗的感觉,他大爷的,这俩祖宗要进来?看看博物馆一共就这么大点儿个的方,实在没有地方能躲一躲的,如果被它俩现我在这里,那我该怎么办啊!!??

  一更完毕四千字儿晚上尽量再整出一章灿,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旧忙,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涧书晒细凹曰混姗不一样的体蛤”、说阅读奸去外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7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