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三十五章 人

  农枚说出这话后。满脸冷笑的望着我。是的,这老家伙仙门抓住了我的弱点,多情总被无情误,半脸风霜半脸云,天生哥们儿我就是一痴情的主儿,可是却被命运抓住了小辫子搞成了命孤之人,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人愿意无条件的等我。而我又毒么能不理会她的心情呢?

  要知道我做出这个决定,其实也是狠下了心的,虽然对不起刘雨迪。但是我知道,如果我答应袁枚的话。那我不就和他一样了么?连我自己的这关都过不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去喜欢别人?另外我心里其实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如果我能活过今晚的话,那么从这老棒槌手中抢七宝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即使我活不过今晚的话,我也不能让这老孙子舒服了,毕竟我手里还有一个筹码,那就是召唤家仙。

  我算明白了,这老孙子就是仰仗着鬼多势众才如此的霸道,但是要知道哥们儿我也能码人儿啊,要是撕破脸的话老子马上就把黄三太爷它们搬出来,反正我要是不爽的话,大家都别想爽,对呀,想到了这里我忽然有些开窍了。我怕他个锤子,本来就应该我占优势的啊!

  想到了这里,我便不再有任何顾虑了,既然这老家伙食古不化,那就让我开导开导他吧!于是我便跟他说:“我不怕!因为我相信,最终我一定会改变五弊三缺的命运的!即使我现在打不过你,但是我却比你年轻!以后我一定能过你!而你,袁枚,你难道不知道这个社会所缺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么?”

  袁枚没有说话,很显然他并不知道我的意思,于是我便自顾自的说道:“这个,社会上所缺少的东西,就是人性!包括你,袁枚,你说你憎恨这个社会,但是你自己还不是这社会上的一份子?你说要报复社会岂不就是报复自己?社会缺乏人性,并不是一两个人造成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也是这种人?终日里自作清高,其实你也没有逃离过这个,怪圈儿之中!所以,这和你杀多少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连自己都改变不了,那么你能够改变这个社会么?别开玩笑了,一天到晚苦大仇深的样子,又有什么用?”

  由于我情绪比较激动,所以难免语气有些偏激,但是我说的话却的确如此,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我忽然觉,其实这个社会上根本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但是却有要尊重一个公平的信仰,这仅仅是一个。维持和平的假想而已,就好像一个平静的湖面,水面上风平浪静,最多会泛起丝丝的涟漪,但是水下的风景又有几个人能够知道呢?

  以前曾经听某个哲人说过,人的一生其实都是在带着面具过活,面具带的时间长了就忘记了自己本来的面貌,以至于迷失了人原来的本性。现在这个社会上诸多不良的风气,笑贫不笑娼,这也是极其可悲又十分残酷的现实,在这个专家横行的年代,黑心奶粉、老太碰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为了金钱可以放弃人内心深处最高贵的东西,那就是人性。

  在车上,见到小孩和老人上车总是想起身让座,尽管前面已经有人起身。在街上看见有人乞封,明知道他是骗子,但是还是要掏出一块钱。在广场上,看到有很多人欺负人。总是想要冲上去。尽管我知道我冲上去也打不过他们。

  这么做会让我觉得安心,人活着,我觉得就是图一个安心。

  可是我这一行径可能在别人的眼中。完全就是一个傻子,尽管他们不知道,这种傻也许正是他们所丢失掉的最宝贵的东西。

  他们不知道,如果我现在坐车不给老年人让座,要是等我老了的时候也许就没人给我让座了。

  如果我现在不给乞丐一块钱,要是我有一天穷困潦到的时候也许就没人施舍我钱了。

  如果我现在不出头帮助弱者。要是有一天我被群殴时也许就没人为我出头了。

  虽然命运有时候总是爱黑色幽默。但是却也还是公平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凡事终究都有报应的,殊不知这个社会上锁缺少的,正是这种东西。

  猜疑背叛,无疑是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但这又是人的天性,无法更改。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在受苦,背叛是苦,猜疑是苦,但即使是这样,那为什么还有人在互相猜疑呢?其实袁枚也是受害者,因为命运,诸行无常。

  我们无法去更改别人,就只能去更改自己,只能如此,袁枚听完我说的话后,沉默了,刚才在他的眉宇之间闪现过的那抹悲伤再次出现,可能是我的话起到了些作用吧,但是只见他想了一会儿后表情依旧恢复之前那般冷若冰霜,他哼了一声后,对我说道:“你们懂什么?你们根本就无法了解我的痛苦!!只会说一些漂亮话的小孩儿,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俩么?”

  我叹了口气,看来他心中的仇恨真的是太强烈了,可能这就是多少年来一直支持他的情绪,所以小泛对他说什么话。他都不会听进去的。如果因为我的则行联旧就改头换面的话,那可能就不能说是怨恨了。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的话主要就是要告诉他我的立场。袁枚此玄估计早已是被心魔所控制。只能活在仇恨之中,现在大家都挑明了各自的立场,就好像是一场激烈的辩论会一般,都分不清个对与错,本来嘛,要讨论什么是错什么是对的问题,就好比七仙女儿跳皮筋儿,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见袁枚终于动了杀心,也不敢怠慢,必须也要给他施加下压力才行,比武我俩斗不过他,便只能在语言上做些功夫了,于是我也半边脸冷笑了一下,然后对他讲到:“哼,你终于想杀我们了?不过我告诉你。这句话如果在两个星期之前说。也许我还会怕你,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走出马弟子,要跟黑妈妈报告你偷它百人怨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别怪我直,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好处吧?”

  袁枚听我这么一说,果然有些犹豫了,他虽然是神仙转世,但却并不是什么神仙,还是个凡人,能在黑妈妈手下走三个回合不死已经是万幸了,更何况还有那更猛的黄三太爷呢?想到了这里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之前打猫老太太的时候,这袁枚已经看出我们符咒是《三清书》组合而来的,你说这袁枚要我们的《三清书》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一点呢?

  要说这《三清书》也确实够逆天的了,完全能组合出某种破坏天道的东西,而袁枚是不是就是看中了这种力量了呢?

  这很有可能,毕竟他现在也是在躲黑妈妈,尽管他好像也用了三森临水符来遮挡百人怨的气息,不过如果让他凑齐七宝后必然会将那百人怨拿出来,到时候如果让黑妈妈感知到了这烟袋锅子的气息后,一定会带领群仙杀到将其碎尸万段,到时候这老家伙的目标没有达成就出师未捷先挂了,那该有多尴尬?

  这袁枚老奸巨猾一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一定是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三清书》能够逆天而行的秘密。所以才找到了我们,企图得到另外两本书,到时候他不用惧怕东北家仙,自然可以放心的去完成自己的复仇计划。

  一定是这样!我心里想着。

  而就在我想通了这件卓儿的时候。袁枚也开口了,只见他冷哼了一声。然后对我俩说道:小辈,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即使是要联系家仙,最少也要等些时间吧,你就不怕我在这段时间里把你杀死?”

  说罢,他一摆手,他身后的十鬼忽的一下全抬起了头,那股子煞气又跟不要钱似的传来,让我有和老易又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他大爷的,还真让他给说对了,我要召唤家仙最少也要五分钟,而且一县把黑妈妈他们请来以后,我就彻底了失去了解除五弊三缺的机会。这可实在有些为难了,眼见着恐吓袁枚竟然出了反结果,不由得让我感到头痛,看那十只恶鬼虎视眈眈的望着我俩,我心中赶快盘算着应该怎么办,一定还有办法逃过今天这一劫的,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于是我便小声的问老易:“老易,你现在还能进三遁纳身不?”

  老易望了望我,然后也小声的对我说道:“不清楚啊,我现在还没有恢复完全,如果再强行开遁的话。估计只能撑个一分钟左右,甚至更低。”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他说:“这就够了,你赶快念咒,给我点时间。我请常爷吧。”

  现在袁枚不吃我威胁这套,我就只能请常爷附体来解除这烂摊子了。只不过我请常爷的动作实在是太明显,一定会被袁枚打断的,所以只能请老易来帮我抵挡一眸子了,他现在的三遁纳身已经比较熟练就如同我的符咒那般,不用念大段的口诀了已经,只要在心里默念出来便可以,一想到要请常爷我就郁闷,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减我的阳寿了,我苦笑了一下,我有多少阳寿架得住这么减啊,真是郁闷,照这样下去。我也成命缺了。

  不过这似乎是最现实的方法。拼了!于是我便对着那袁枚说道:“话不投机,咱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即使你杀了我俩,也别想得到三清书!!”

  一时间气氛变的很紧张,在那袁枚的冷笑和十鬼绿幽幽的目光注视下。我和老易又感觉到了那种无形的压力,是死是活就看这一回了!

  就在大战一触即之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张雅欣的声音:“崔哥易哥,你俩在这儿干啥啊,让我找的好苦。

  致歉,这些天大家包涵,身体实在不爽,我打算一直养好了在进入**部分,大概明天就可以了,所以今晚只更一章,让我整理整理大纲,明后天正式进入**预热部分,同时恢复每日两更,多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4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