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三十一章 复

  立自只所热爱所帮助讨的人背叛,是什么感觉,我没有嘻瑰飞,我也不敢去尝试,说到底人的心真的是世界上最难猜的东西,我们无法去理解他人,正像他人无法理解我们一样。

  有猜疑就会有隔阂,有隔阂就会有背叛,有背叛就会有纷争,千百年来不变,我们自认为是万物之灵,却依旧逃脱不掉万物的法则,互相仇视,互相背叛,互相猜疑。

  袁枚见我这么问他,也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抽了口烟,然后平静的对我说:“年轻人,不要打断我。让我讲究吧。”说罢,他又继续的讲起了他以前的事情,而我和老易现在被人家死死的踩在脚下无法动弹,只能安静的听下去。

  袁有诚死后,袁枚的母亲也没有熬过多长时间,屈辱和背叛使她抬不起头来,终于有一天,在极度营养不良外加心火攻心之下,撒手人寰。

  可怜袁家兄弟就此失去了父母。在他俩的眼中,此时已经对旁人没有了一丝的信任,说实在的,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个退温的时期,这袁有诚夫妇一死,那些永无畏惧的红卫兵小将们便没有时间再去管这两个。地主崽子,立刻马不停蹄的再次奔向周围十里八村的广阔天地,进行如火如荼的斗地主活动中去了。

  说到这里,袁家兄弟回到了家,自己的家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祖上传的地也没有了,最令他俩感到气愤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村里人们的白眼,要说以前的人普遍都没有文化,奴役性太强,被“上边下来的人。认定是坏的东西,那便是坏的。即使是以前对他们有过大恩的袁家也逃脱不掉,可怜袁有诚夫妇生前做了无数好事,可是死后就连一口薄馆都没有留下,那时候正是打压封建迷信最好的时候,全国人民的偶像都是伟人或者烈士,死了人不能土葬。于是那些村民便在小同志领导。们的带动下,隆起柴火就将那袁家兄弟火葬了,骨灰撒进了河里。

  袁德和袁枚望着自己父母的躯体被火焰一点点的焚烧,而那些村民却还好像理所当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时,心都流血了,想想也正是那时候起,袁枚的心中便起了要报仇的信念,眼见自己兄弟两个在村子里已经没有了一席之地,所以两人便从院子后面的草垛中翻出了祖上留下来的几本书籍,还有那个自己父亲曾经放在神金之下的箱子。

  望着箱子里那一分一分的钱,一共十多块钱,兄弟二人都流下了眼泪。深感觉到天地不仁万物不公,这正是人心险恶之源泉,正所谓世上有鬼,鬼不外乎于人心,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反而比那些有怨抱怨的鬼来的要更加恐怖。

  兄弟两人擦干了眼泪,拿着那些钱,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自己的故乡。前往了哈尔滨,在两个人看来。他们在外漂泊的日子尽管风餐露宿食不果腹,但是确是十分快乐是时光,袁德这个人天生的疼弟弟,基本上什么苦都自己一个人去吃,一路上兄弟二人受尽欺辱和打骂,但是也活了下来,到了哈尔滨后两人找到了一白酒小作坊的工作,管吃管住。于是兄弟二人便安顿了下来。

  可是父母之仇未报,袁枚不甘心这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他从小就懂得权利和财富的力量,知道如果没权没钱的话,能活下去就很不错了,但是要报仇简直难上加难。于是他二人便等待着一个机会,可以离开这个小地方而飞黄腾达。

  事情就是这么巧,那年是一九七六年,正赶上了知青下乡的尾巴,所谓知青下乡之前也已经提起过。**当年下达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所以早在六零年代,便已经掀起了一股下乡热,此下乡热乃是强制下乡,由不得你不去。

  有些有些事情的原因和由衷是美好的,但是依旧有些人歪曲误解了事情的本质,更有一些捧臭脚的人还做了诗来赞美此伟大的壮举:“北京传来大喜讯,最新指示照人心。知识青年齐响应,满怀豪情下农村。接受工农再教育,战天斗地破私心。紧跟统帅**,广阔天地炼忠心。”

  但是人就这德行,嘴上一套心里一套,除了那些狗屁不懂的毛头子以外,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的没有私心呢?偏赶上那酒坊老板有两个儿子。那年刚好毕业,按照国家指示。正是要被下放到农村的时候,可是这酒坊老板护子心切,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儿子下乡受苦,但是他想来想去没有办法,这些都被冤家兄弟看在眼里。

  两兄弟背地里商量着,与其窝在这里终日无所事事,到不如前去农村。一来天宽地阔相对于学习祖传之术比较方便,二来,两人的背景属于“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下乡再改造就能在政治上洗清自己,而且尽管当时还没有明确的指示下乡知青回城后的待遇,但是袁枚天生头脑聪明,他觉得这下乡知青到时候返城后一定会有个说法,于是两兄弟商定完毕,便找到那酒坊的老板,说明了他俩的意思,愿意顶替他儿子下乡。

  那酒坊的老板一听俩人这么说顿时乐坏了,于是便对两人千恩万谢。随后花钱打通了一些事情,于是乎一个月以后,袁枚袁德两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再一次的踏上了前往农村的火车,开始了多年的“再改造”不得不说,这确实挺讽刺的。

  两人前往的地方,正是辽宁省黑让。县旁边的一个小农村中,方圆十里有青年点儿,二人便住在了一户老乡家中,由以前插队进来的哥哥姐姐们带着干活儿,干活无非就是种的。两人以前虽然是在地主家庭,但是也是庄稼人,所以这些活到没有难倒他俩,过了半年,平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那是夏天的时候,袁枚上山抱柴火,忽然生了地震。袁枚感觉到脚下地动山摇的,便有些害怕了,他丢掉柴火便往回跑。哪晓得下山的路忽然震出了一条大裂缝,让他不敢过去,只好绕道。

  说来也真是巧合,绕来绕去,袁枚非但没有绕出去反而进入了大山的深处,在他靠着山壁摸索着前行的时候,忽然旁边的岩石裂开了一块儿。接着,哗哗啦的掉下来几块大石头,袁枚以为是山崩,这次可要死掉了,于是便抱着脑袋等死,哪成想过了一会儿后,周围又静了下来。袁枚上眼一看,只见那山壁的岩石脱离,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出现在他的眼前,袁枚心想这凡是有因有六日天象奇特使我到了汝甲,莫非是!天有什么指示※

  于是他便摸索着往那洞口里爬去,当时袁枚已经学会了抽烟当时老乡家里也种了些旱般,所以袁枚就用公分儿换了些火柴随手揣着,袁枚进到洞中以后划着了火柴,见这山洞虽然是天然形成的,但是明显的有人进来过的痕迹,山洞中很潮湿。火柴没烧一会儿就灭了,于是他便继续往里面走去,忽然,袁枚看见了山洞的最深处赫然的站着两个“人,!

  这可把他吓坏了,要知道这山洞外面已经是杂草丛生挂上了青苔,怎么会有人出现呢?难道是山里的妖精?但是不对啊,想想袁枚也是白派弟子世家,虽然说命运坎坷,但是也没受过什么苦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十鬼相助的关系,而且这些日子家中传下来的书籍也都看遍了。也能感知一些妖邪之气,不过这洞中似乎并没有那种煞气的存在,相反的,倒是隐约的能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水气,这确实挺让他吃惊的。见那两个黑影静止不动,于是他便壮着胆子走上前去,又划着了火柴。袁枚现,这赫然就是两个蜡人,如同雕塑一般,有一个蜡人双手结剑指左手剑指触于右手的掌心。从相貌上来看大概有个四五四岁,虽然全身蜡化,但是依旧隐隐能看出此人表情严肃庄严,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子的正气。

  袁枚像另外一个人看去,只见这个“人。身形瘦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大猴子来的贴切,响喽着身躯,双臂做挣扎状,指甲很长。再往它的脸上看去,顿时吓了袁枚一跳,原来这人的脸长得极其狰狞。虽然是人脸的轮廓,但是五官却实在不敢恭维,说白了就好像那种没有脸皮的人一般,煞白的肌肉组织依稀可见,就好像是块儿腊肉一般。没有眼皮的眼睛瞳孔很但是充满的愤怒和恐惧,嘴巴大大的张着,两颗四颗长长的獠牙触目惊心,显然是一副不甘心的表情。

  顿时袁枚就冒了一身的冷汗。由于祖上就是吃阴间饭的,从小自己的父亲袁有诚就跟自己讲过许多的鬼怪外貌,如今一见这蜡像般的怪人。袁枚的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僵尸。这一词语,这分明就是一个僵尸。

  如果放在普通人身上,那他一定会逃跑,可是袁枚却没有,他是天生的奇人,在遇到某种事的时候都会暗地里有十鬼相助,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他以后才知道的,袁枚心里想着,那个,双手剑指的蜡人一定是一位白派的老前辈,看来他们是同归于尽在这个山洞中的,忽然袁枚想到。要说以前的能人异士们一般都随身携带着法器符咒之类的东西,我何不拨上一拨,看看有什么我能用的呢?

  要说那蜡人只是肉身蜡化,但是衣服却还没有,而且在如此潮湿的环境下还没有腐化,袁枚就认定了其实这人并没有死几年,他上前按去。果然让他从那蜡人的怀中摸出了一本用油布包着的东西,好像是一本书,袁枚随手把那书揣在了怀里。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便摸出了洞口。

  出了山洞以后,袁枚打开了那油布。只见里面果然是一本书,似乎年代已经很久远的了的样子,那书面之上是一行古风十足的幕体大字《三清布衣天书》,翻开那书的第一页上又有一行小字“符咒篇”

  袁枚大喜,他知道所谓三清者乃是道家至高无上的祖师爷,而真正流传下来他们的法门却少之又少,如果这本书是真的话,那么其中所包涵的东西一定是道家的最高玄学。

  袁枚大喜之余并没有忘形,他知道此处虽然隐蔽,但是也偶尔会有人上山经过,于是便又搬起了几块儿石头堵住了那洞口,做完一切事情后,他便下山去了。

  晚上趁睡觉之前出去方便的时候,他将日里生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哥哥袁德,袁德见自己的弟弟竟然有如此的奇遇,不由的替他高兴,于是兄弟二人日后便趁着没人的时候开始修炼符咒之术,但是由于袁德慧根不高,所以学一眸子就不学了。可是袁枚却不同,他是天生的先生命。学这些东西都是十分轻松,当他知道这三清书中还有能够敛人魂魄的法术时,他那埋藏在心中不可磨灭的仇恨之火又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我和老易一直在听袁枚讲述他以前的事情,听着听着,心理面忽然出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哀伤感,原来我们都一样,修道之人的命运仿佛都是一样的,什么好命坏命,只要沾上了五弊三缺,便一生都无法逃脱这个噩运,袁枚讲到了这里,便停顿了一下,见到我俩的表情复杂,便摆了摆手,那踩在我和老易后背之上的脚挪开了,我慌忙站起身,同时左手扶起了老易,心里想着他为什么要放我?

  于是我便问他:“你既然已经抓到了我俩,为什么要要放开?你想过没有,在这个距离我完全可以把你的脖子拧断。”

  袁枚弊我这么一说,笑了,只见他竟然随手又把铜钱剑丢给了我,然后他对我说:“你不可能打败我的。而且你杀我,是要被判刑的,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命运应该都有相似之处。你们应该能够理解我,这才是我叫你们来的原因。

  我沉默了,确实,同是天涯苦命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确实可以理解他,只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像以前的我那般,别人说几句可怜话我就感动的想哭,毕竟我遇到过太多可怜的事情了,你的命不好,就是你害人的理由么?

  而且,我想到了刘雨迫,这个老家伙曾经要杀死她,这是我最不能原谅的!于是我便冷声的对他说道:“你的故事也应该讲究了吧,既然你说我俩能够理解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有什么阴谋想拉我俩入伙吧!是要易欣星和石决明身上的三清书还是什么,你给句明白话吧!”

  袁枚听我这么一说,又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然后对我俩说道:“看来,你俩还是无法了解我,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跟你们两个绕圈子了,反正我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告诉你俩也无妨。”

  在这里致歉,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反而严重了,今天就一更四千字吧,我尽快养好身体,以最佳的状态迎接故事的**部分,大概还有十万字左右才到,够我恢复的了。求票求推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一有丛比筑,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4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