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二十四章 石狮子

  幕下的哈尔滨确实掇有味道的,吊然众不是冬夭。但迪味盛市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味道,这是不可否认的,哈尔滨这座老城,便是有它那种独特的气味。给我的感觉有时候有些像是一个威武的东北大汉一般的爽朗,又有时候还像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妇人一般的安详。

  我送走了刘雨迪后,心情久久不能够平静,便顺着马路溜达着,心里想着很多的事情。包括刘雨边,以及明天即将跟袁枚那老家伙见面的事情。

  当然了,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文叔,这老家伙之前跟我说过,等时机成熟了以后就送我一件礼物,没有想到六天以后的现在便是时机成熟之时,文叔跟我说今晚要我办件事,便是来取一件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这老家伙也没有明说,还跟我卖起了关子,让我的心中对他无限的鄙视。

  其实他光卖关子我也不能鄙视他,他让我做的,却是一件傻事,说明白一些,就是那种别人一看就会以为我是傻缺的事情,连我自己都觉得傻,他竟然是让我找一石头墩子说话!

  这确实挺不可思议的。我问文叔这是为啥,文叔还义正言辞的跟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大爷的。我上哪儿知道去啊?

  我现在在的地点就是哈尔滨文园儿,这里离游乐园很近。而且后面就是极乐寺,说起来气氛还算是很不错的,我在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安心的抽起了烟。这时老易给我打电话来,跟我说:“老崔,你说明天咱就去北戴河,用带个泳裤啥的不,我听说那边蓝汪汪的全是海水

  我听完老易的话后哭笑不得,心里想着这个运动男孩儿这几天打篮球是不是打傻了,怎么呆病又犯了呢,于是我对着电话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带个屁泳裤,咱们有不是玩儿,你还打算下海啊?我跟你说,到时候咱们会不会被那袁枚丢到海里还是个未知数呢,你就别想其他的事儿了。”

  电话那边的老易可能一想也是这么一回事儿,于是便对着我说:“那我就不带了,唉,你说这事儿闹的,本来还想跟雅欣好好的玩儿几天呢,没想到咱俩的处境竟然这么危险,哎,对了,你在哪儿呢现在。”

  我一听他问我,边有些没好气儿的说:“我在大马路上抽风呢正。”

  老易一听。愣了。然后问我:“抽风?你咋了,是不是有情况?”

  我心想,要是有啥情况儿还好了,于是我便跟老易说出了文叔让我做的事情,原来就在昨天我准备回家的时候,文叔叫住了我,跟我说,现在时机差不多了,该把礼物给我了,我一听顿时乐坏了,谁知那文叔跟我说,让我去北戴河之前先去一趟哈尔滨的文园。然后对着文园大门左边的那个大石狮子说一句话。

  本来那让我对着个石狮子说话就已经够傻了,谁知道文叔让我说的话更傻。

  电话那边的老易一听。便问我:“文叔让你跟石狮子说啥啊?”

  我有气无力的对着电话说:“那老家伙,脑袋八成是秀逗了,他让我跟那个石狮子说。王富贵,文明白让我告诉你说你两口子欠他的钱不用还了。

  电话那边的老易楞了,他问我道:“老崔,王富贵是谁啊?”

  我苦笑的说道:“我上哪儿知道去啊,那老东西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多一个字儿他都不告诉我,又装起高人来了,整的我这个郁闷。”

  电话那边的老易想了想后跟我说道:“那啥,他本来就是高人,你还是照着他说的去做吧。反昼说句话而已,又不是叫你去杀人放火,对了,你做没啊?”

  我叹了口气对他说:“我做啥啊,现在大街上这老些遛弯儿的,然后对着个石狮子喊。那不恐怕别人不知道我傻么?”

  电话那边的老易一听,笑了,然后用一种很自豪的语气对我说:“你还是不行。缺乏锻炼啊,这要是我我就做了。”

  我心中苦笑的想着。那是你傻,我才能学你么?

  和老易又闲聊了几句。我们约好明天早上集合的时间后,我便挂断了电话,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刚才刘雨迫上车之前偷偷的塞给我五十块钱,我刚才才现。她是怕我回家没有打车钱,这个小丫头,一想起她,我的心中又是一阵温暖,忽然想给她打一个电话。可是我忍住了,因为我知道,如果现在给她打的话,那我们就真的算是在热恋了,命孤之人热恋。下操一定会很惨,这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所以我没敢打。

  还是时机不到啊。努力吧,我心中勉力着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现在的心中竟然不像以前那样的绝望了,毕竟经历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已经看到了希望,难关总是用的,但是同样希望也是有的,等哥们儿我钻了天道的空子破除了五弊三缺后,再去轰轰烈烈的爱一把!

  想到了这里,我那半边脸不自觉的露出了笑意,抽着烟,望着行人,时间就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过去了,眨眼之间就已经是半夜,我拿出手机一看。十二点四十三了,路上这时候也没有人了,偶尔有几辆车开过,但是那已经无所谓了。

  于是我便扔掉了烟头儿,然后走到了文园前的大石狮子旁边,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两个石狮子,没啥特别的,标准的雌雄双师,这里有个说法,那就是凡是门前摆石狮,必须要一雌一雄,才能起到辟邪的作用,这其中暗含阴阳哲学男左女右,公狮子脚踏铃锁,表情威严,而母狮子则脚踏着一只小狮子,表情略微活泼一些。

  我见四下没人。便凑到了左边的那只公狮子耳朵边,对它轻声的说道:“王富贵。文明白让我告诉你你们两口子欠他的钱不用还了。”

  我说完后,马上撤开。生怕有什么异样,但是我却现啥情况都没有,唉,想想文叔告诉我必须要喊着说的,看来小声说真不好使,得了,丢人就丢人吧,于是我便又走到那石狮子旁边,大声的喊道:“王富贵!!文明甘让我告诉你你们两口子欠他的钱不用怀了!!!””

  这一嗓子喊出去后,过了一会儿我忽然觉得这两个石狮子中冒出了几丝煞气,我条件反射般的往旁边跳开,然后心神一动,运起了老常的仙骨,我心中暗道,糟了,忘了画符开眼了,这煞气分明只有鬼之类的脏东西才能出。现在我看不到它们,这可有些不好办了。

  现画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怕受到攻击,只能快的催动仙骨,绷带下的那条小黑蛇便又开始活灵活现起来,就让我十分警惕的感知那石狮子出的煞气时。忽然。那石狮子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叹息,然后煞气又猛然的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摸不清头脑,正当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时候,只见那公狮子前边的水泥路面忽然出现了几条裂痕,出了“咔吧吧,的脆响,然后“哗,的一下竟然塌了一大概有五十厘米的小块儿。

  有一股阳刚之气从那下塌的路面之下出,这股气确实有点儿邪门儿,忽然,我好像想到了什么,顿时心中一阵狂跳,但是我生怕又出什么意外,便警惕的向那里走去。

  还好,那煞气再也没有出现,我便放心了,透过街上的路灯,往塌掉的路面下一看。只见破碎的水泥下面,隐约的露出了一截儿黑布包裹着的东西,我心中大喜,便伸手将那包着黑布的东西取出,然后快的跑到了一个偏僻的拐角处,我心想,这东西想不到还挺重啊。然后我有些颤抖的打开了那一层层的黑布。

  顿时,一把漆黑的铜钱剑露出了头角,我心中顿时大喜。果然让我猜对了,在路灯的映照下,我有些吃力的辨认出了那铜钱剑上的古文。

  “洪武通宝。

  果然是九叔那把铜钱剑!!他大爷的,我就说嘛,九叔死前把这剑给文叔了,文叔没有理由不拿出来,敢情是藏这儿了啊!

  我轻轻的抚摸着这把铜钱剑的剑身,真是说不出的喜欢,比起以前那把锈迹斑斑的五帝钱铜钱剑,这把则是通体漆黑,虽然有些粗糙,但是一看就不是凡品。这系着铜钱剑的细绳儿则呈现一种暗红色。整把剑比寻常铜钱剑要长出一截。拎上去相当有分量,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最主要的是,这把剑所散出的阳气简直是以前那把无法比拟的,如果用身高来形容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一米四一个两米二一样。

  虽然我知道浓缩的都是精华,但是此时我手里拎着这一把铜钱剑,确实心情无比激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原来文叔说要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个啊!

  但是兴奋之余。我现,这把剑的阳气实在是太足了,就跟不要钱似的,于是我便又用那块儿黑布将它包好,毕竟财不外露嘛,被黑布一包,那阳气顿时弱了一些,即便是这样,这铜钱剑所出的阳气依然能和我之前的那把媲美。

  古人的玩意儿就是高科技啊,我赞叹道,然后也没有多做停留,马上打了个车就往福泽堂的方向驶去,我想问问文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一会儿,出租车便到了福泽堂的门口,我付钱下车后看了一眼,店里还亮着灯,人老精鬼老灵,显然那文叔这老家伙知道我会来,于是我便推门进屋,只见文叔这老家伙还在电脑前边斗地主。见我进门,他扫了一眼我手中黑布包裹的铜钱歹”对着我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来啦,东西还满意么?”

  我十分高兴的把铜钱剑抽了出来,然后对文叔说:“太满意了,多谢文叔,没想到你说的惊喜竟然是这把剑啊!”

  文叔退出了游戏。走到桌子前坐下了,从我的手里接过了铜钱剑,然后轻柔的抚摸着,似乎是在抚摸自己的老战友一般,这也难怪,九叔死后,这把剑就一直陪着他,不知道帮助他消灭过多少妖尊。

  我见文叔把弄着铜钱剑,便问他:“文叔,你这把剑为啥不随身放着,而是要放在外面呢。还有那个什么王富贵到底是谁啊?。

  文叔把铜钱剑放在桌子上然后点了根烟,对我笑着说:“为啥放在外面,当然有原因了,那个王富贵,不就是那个石狮子么?。

  啥?石狮子是王富贵?这是咋回事儿?

  文叔见我好像一头雾水,便对我说起了这件事儿,原来在七年前,文叔接了一笔买卖。有一家公需闹鬼,住在那里的人每玉晚上都能听到打扑克的声音。不止是这样,不管是谁,只要住在那里,晚上都会做梦跟一对夫妻赌钱。说来也奇怪,没有多久,家中的钱便会莫名其妙的都没了,钱没了以后。便开始灾祸不断,隔三差五的就会出现事故,不是断手就是断脚的,那户公窝已经换了五六户人了,但是都是如此,即使是请了佛像什么的都不管用,于是那户主便请来了文叔,帮他家破煞。

  文叔前去一看,见那屋子里果然住着两只鬼,好在他们都还有心性,不算什么恶鬼。所以文叔便跟他们讲道理,毕竟能沟通就少动手嘛,原来,这两个鬼是以前住在这公寓里的夫妻,终日好吃懒做不干活,就爱刷钱儿,可是把祖上传下来的钱都输光了,也就没了活路,于是两人便在这屋子里自杀了。

  谁知两人死后也不知道悔改,依旧赌瘾难戒,便留在了这屋子之中,等待这搬进来的人,和他们刷钱,要知道人能赢过会有法力的鬼么,所以他们确实赢了不少,而且竟然变本加厉,赢完了钱就要赢手赢脚,从此一不可收拾。

  文叔一听这事儿觉的挺离谱的,都说烂赌鬼烂赌鬼,敢情是从这儿来的啊,于是文叔便问他们怎么才能走,那个叫王富贵的鬼就说:“只要你能把我俩赢了,我俩就走。”

  文叔一听就乐了,刷钱儿?这事儿他在行儿啊!

  二更完毕!!4四字,今天小爆下九千字,求票求推荐!!,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州凶凹,章节更多。支持作涧书晒细凹曰混姗不一样的体蛤”、说阅读奸去外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3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