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二十一章 和我约

  具实我真挺倒霉的。这一点相信大家早已经知道了。仰丁引浅天撞鬼,他大爷的。想想普天之下也就只有老易这个风流壮汉能跟我有一拼了,有时候想想,我能活到现在都应该算是奇迹了,其实每次到霉的时候每次不痛快的时候也想到过自杀,可是一想想,老易这样儿的都活着呢,我死啥啊。

  就比如我现在,正坐在地上,周围乌漆抹黑的一片,天空通红通红的,活像是一个猴屁股,我望着身前不远处那个白衣女鬼,顿时无语凝噎。

  没错,我又在做梦了,他大爷的我真有点儿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梦了,够恶心的,也不知道何时开始,我现我在这梦里竟然能自主的活动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想个傻缺一样的翻来覆去追那个女鬼,我现我可冉停下来,于是我就坐在了地上,那女鬼也不逃。背对着我杵在远处,就像个电线杆子一般。

  要说人在梦中完全可要比现实中疯狂的许多,反正我知道我没有可能追上它,便坐在的上打量起那女鬼婀娜多姿的身段儿起来,别说,这女鬼的身材还真是不赖,虽然他背对着我不不知道它前凸不前凸,但是确实挺后翘的,就是那一身的白袍遮挡了我的视线,让我看不清丫的身段儿,我俩就这样对持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后,我悄悄的起身,然后蹑手蹑脚的向他走去,在和它大概有五步左右的距离时,我猛然的往前一扑,这回还抓不到你??

  悲剧的是,还真没有抓到,这鬼娘们儿的后背就跟长了眼睛似的,我马上要扑到它时,它又“嗖,的一下就飞远了,我望着它飞远的身影暗骂了一声,然后起身向它继续追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醒了,睁开了眼睛,现自己又是一身的臭汗,浑身酸痛,不乐意动弹,于是只好跟半身不遂似的从床头摸了根烟,就这样躺着抽了起来。

  这已经是猫老太太时间过去后的第六天了,也就是说。明天就是跟袁枚那个老家伙的本尊见面的日子,这几天里我又重新到福泽堂上班儿了,只不过我现在不用干活了,文叔这老家伙也暂时不营业,每天都在给我恶补些道法的知识,听说老易那边也是如此,每天一大早上就被林叔叫起来长跑,以用来锻炼延长三遁纳身的时间。

  其实我和文叔所学的道术知识都差不多,所以他也没什么好教我的,所以多半时间都在跟我讲他老人家降妖伏魔的经验,以及那些遇到危险后的应变方法。要知道,知识是死的,但是姿势确实活的,文叔一把岁数的人了,正所谓舔的盐都比我吃的饭要多,所以我还真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以及丰富的姿势。

  文叔这老家伙果然是根老油条,这么多年的斗地主并没有白打,他跟我说,我之前的套路总体来说就是太仁慈了,不是扔符就是揍后背,要知道这样是毫无用处的,必须有多阴险就整多阴险才行,毕竟你有人性你的对手没有人性,我听文叔这么一说,想想也是,貌似我身上受的伤全是咎由自取。

  文叔跟我说。对方如果皮硬的话,你就不要跟它硬抗,要打软肋,就像是那猫老太太,身上死老硬的,但是终究有不硬的地方,所以要看准时机,一举将其拿下。

  文叔讲到这里。摆出了一个猥琐的姿势,然后跟我说,另外铜钱歹也不是那么用的,照你那个抡法儿,啥东西能不坏?

  我心想也是。每次坏事儿的原因多半是因为铜钱剑不结实而造成的,可是这铜钱剑不论的话,那要我怎么用啊,难道让我用来当痒痒挠使?于我问文叔到底铜钱剑要怎么用才正确。

  文叔跟我说。铜钱剑是钱穿成的,而钱是这些界上最俗的东西,所以阳气最重,一般想挥铜钱剑最大威力的话,就要已血为引,血通钱灵,但是这些却都不是最正确的,文叔问我:“你已经学会“剑指符,了吧?”

  我点了点头。文叔继续道:“其实《三清书》中奥妙无穷,其中一张符咒都是符咒中的佼佼者,包括那剑指符,你用写好剑指符的手来使用铜钱剑”就应该会挥铜钱剑最大的威力了,因为。以前咱们的师父也是这么做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我懂了,感情剑指咒并不是用来砍的,而是用来加强铜钱剑的威力的啊!只见文叔又从他那床下的百宝箱中翻出了三个盒子,然后丢给我,说道:“你就用这些东西练练吧。”

  我打开盒子一看。靠,三个盒子里装的都是铜钱剑,全是雍正通宝的,和之前报废掉的那把一摸一样,我终于明白了那把剑坏了这老家伙为啥不心疼,敢情他还有这么多存货啊!于是乎这几天我便一直用这三把剑翻来覆去的练习着,其实我还是比较悠闲的,因为我根本不用动地方,站累了坐着也能练,老易就不同了,每天晚上下班后我俩都要去喝一杯,这老小子跟我说,他现在每天要做的就,训农覆去的跑步。跑的腿肚子都快抽筋了。终千她妥不了瓒”。怀叔说能不能换个体育运动,比如台球斯诺克什么的。

  于是林叔跟他说,换体育运动可以,那就铁人三项吧,林叔说出这句话差点儿就吓的老易尿裤子。于是老易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对林叔说:“教练,我想打篮球。”

  老易看开了,他心想反正都是要运动,比起跑步,玩玩儿篮球总要有趣的许多,于是他便跟我说:“怎么样,有空就跟我一起做做运动男孩儿吧

  这老小子估计是把自己当三井了。我望着这天然呆,苦笑了一下,经过了这几天的苦练,我俩确实学到了不少经验,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无疑是临阵磨枪,虽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是聊胜于无。

  我回过了神儿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昨天晚上张雅欣非常高兴的给我打来了电话,跟我说他干爹同意我俩跟着去旅游了,我苦笑了一下,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明天就要跟袁枚那老家伙谈判,而现在我却完全打不起精神来,文叔今天放了我一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休息;以准备应付明天,末了还告诉了我一件事儿,让我今天晚上办。

  我躺在床匕心里想着,虽然说是休息,但我也不能就这样儿干躺着啊。我想要做点儿什么,可是做点儿什么好呢?

  一想到明天我心里就烦,那袁枚的本事我已经见识过了,随随便便一个愧儡就差点儿把我们都搞死,而且他还有什么十鬼,想想就犯愁,虽然文叔说这老家伙不会耍诈玩儿阴的,可是他玩不玩阴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石头因为没有自保能力所以我俩没让他去,如果袁枚翻脸了,那我和老易又有多少活命的几率呢?

  靠,真是犯愁啊,我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了手机,无聊的翻着,忽然,我在电话本里看到了刘雨迫的名字,一想起刘雨迫,我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儿了,自从上次拒绝了她以后,我还一直没有跟她联系过呢。

  想想我也真挺对不起她的。也不知道她现在想开点儿没。这丫头的性格我知道,死倔死倔的,从小就这样,好像是遗传了他爷爷醉鬼刘的性格吧,只要认准了一件事就会一条路跑到黑,即使是心里难受也不让别人看见。

  说来也挺奇怪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了一种想给她打电卡的冲动,我知道我这完全可能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但是却又忍不住。

  虽然我是命孤之人,一切姻缘注定都是有花无果,但是我又一想,明天他大爷的是死是活还不清楚呢。为啥就不能破例一次?再说了,哥们儿我又不是要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打个电话而已嘛,不至于遭雷劈吧?

  我想到这里,手指便按下了拨号键,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小丫头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她对我轻轻的说道:“你终于想起我

  你终于想起我了,这一句话差一点没把我给整哭了,本来我心里准备了一大堆没有营养的话题,可是就因为这一句话,那些屁话全都消失在了脑后,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她的声音很轻,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蛮横,反而很温柔,温柔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似哀怨,仿佛是在对许久不见的爱人说话的语气一般。

  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由于没有了准备好的说辞,只能结结巴巴的对她说道:“那航丫头,你这两天还好么?”

  电话那边的刘雨迪轻声的回到道:“恩,我还好,你呢,有没有按时吃饭?”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听他这话。我顿时心中一暖,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于是我慌忙说道:“有,有。”

  要说聊天就如同下棋,要有好对手才能畅快,这本来应该是我的强项,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跟小丫头聊天时的我却像是一个鹅鹁一样的畏畏尾,一时间我们都说不出话来,就这样静静的,静到好像都能听见对方的呼吸一般。

  末了,还是那小丫头先开口的。电话那边的他见我一直没有动静,便叹了口气,问我:“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么?”

  听她这么一说,我楞了,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我也没啥事情啊,但是我却不能这么说,这样的话。该多伤人啊,我的脑袋里乱的不行,当时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冒出了一句:小丫头,咱俩出去逛逛吧。”

  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能这么直接。但是这确实是真的,当时的我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可能是因为孤独吧,也可能是因为害怕明天,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仅此而已。

  空气一瞬间静的吓人,我等待着刘雨迫的答复。

  一更完毕,晚上还有一更。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3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