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二百一十九章 七死的

  ※》尔滨众地方汛真是人杰地灵。起码对我来说是纹样的…散川始的时候我一直就觉得这块儿地方吃阴间饭的就我一个,一直以为别人都是井底的蛤蟆。可是没想到听文叔说完事情的真相后我才觉得,原来一直在井底下待着的是我。

  文叔说。他回到长春之后并不怎么顺利,虽然有真本事,几年后文明白的名号也打响了,但始终觉得这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看尽了人情冷暖,尝遍了世态炎凉,让他对别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信任之心,直到有一日。林叔忽然给他打个电话,跟他说哈尔滨有大买卖,问他来

  来

  文叔和林叔虽然性格不和,总是吵架,但是彼此心里都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其实两个老家伙心中都有对方,毕竟师父死了,他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太长时间不见再,连个斗嘴的人都没有,于是文叔便答应了,坐着火车前往了哈尔滨。

  那时候。林叔的易福馆还只是个雏形,只是租了个小房子帮人家相地破煞,直到有一天的下午小店儿里来了两个客人,是一对兄弟,那个时候改革开放才没几年,一看这俩兄弟西装各领的就是老板样儿,于是林叔便陪着笑脸问他们需要解解啥心疑。

  这俩兄弟正是袁德袁枚两兄弟,那时候两兄弟的公司才刚刚成立,虽然说有钱但还不像今天这地位,话说那天林叔第一眼见到这俩人就已经觉得有点儿不对了,虽然林叔没有修炼过三清术这老家伙可是从小就学,已经练就了一双能“相人火气。的眼睛,他见这两人刚进屋就带进了一股不寻常的气,要知道只有修道之人才能够聚气。这是寻常人所办不到的,而且那两兄弟之中,有一个国字脸的人,除了身体周围的气不寻常之外,似乎身后还带有几丝的煞气,林叔明白了。看来多半儿是来砸场子的。

  正当林叔想要探探他们虚实的时候,那两兄弟到也挺直接,直接告诉了他,这次来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公司才盖好,想找人帮忙改改风水,两人寻遍了哈尔滨,但找到的多半都是一些蓝道骗子,直到通过别人介绍才找到的林叔。

  林叔一听就感到有点儿好笑,于是跟他们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以你两位的道行,恐怕用不着我帮你们吧。

  那两人听后都有些尴尬,但是又有些庆幸,自己这次是找到真正有本事的人了。只见那个双眼极黑的人很是谦虚的说:“恕不相瞒,我们兄弟自幼在家里也学到些本事,但是由于父母死得早,所以并不精通这“移风换水,之术,所以这次想请先生帮忙在公司旁边移来一个风水局,钱不是问题,我们兄弟事后定有重谢

  林叔一看这俩人有意思,身为白派先生竟然连移风换水都不会,不由得有些好笑,但是转念又想到,其实自己也不会,想当年九叔教文叔移风换水的时候,自己还没入师门呢,后来九叔让文叔教林叔,耳是当时这俩家伙就老掐架,所以没教成。

  林叔嘴上虽然骂文叔,但是心里还是挺想他的。毕竟都好几年没见了,于是便答应了下来,然后联系到了文叔。

  文叔来到哈尔滨后,便帮袁家兄弟的公司做了个“金蟾献宝。的风水局,袁氏兄弟大喜,毕竟这次结实了两名白派中人,大家年纪也差不多,便聊的很是投机,但袁枚天生高傲,不怎么容易相处,但是那袁德却不一样。比起他弟弟,这袁德确是十分的豪爽,跟文叔和林叔两人简直有点儿相见恨晚的意思,以至于他竟然花钱在道外买了两个门市房以给两人落脚开店只用。

  文叔盛情难却,从此只好在哈尔滨扎根起来。文叔跟我们说:“其实这些年过的也不错,平日里骂骂这老,还能挣到钱。”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叔一听这话,便抬起了头恶狠狠的对文叔说:“你个老杂碎,还说我呢?咱俩谁骂谁你心里没数儿啊?”

  文叔听林叔骂他,也不恼火,反而微微一笑,而屋子里的我们一见俩人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也都会心一笑,文叔的故事讲到这里,我们已经知道了原委,这俩老家伙,虽然嘴上不留口德,但是心却是热的,比那些相貌楚楚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强的不知道多少,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岁数大了,也渐渐的吵不动了,毕竟人老了,就容易孤独,容易怀念过去。这一对冤家争吵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其实他们的心中应该一直当对方是亲兄弟的。

  文叔接着对我们说道:“本来这日子过得也算不错,衣食不愁,三年前,老袁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公司里净身出户,和自己的媳妇儿开了家小面馆儿,当时我和老去他那儿喝酒。问他这是为什么,可他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我后来一想,这可能就是各安天命,一个人一个活法,所以也没深问,不过就在去年,我却现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

  不同寻常的事情?那是什么?我和老易还有石头相识一眼,知道文叔要说重点了,只见文叔掐灭了烟,这次却没再点新的,他对我们说:“就是你俩引来草人的那次,我本来以为你俩只是想起坛引来普通的恶鬼,没想到引来的却是那么个东西。”

  文叔说,虽然他并没有学过三清书,但是以前总是见九叔用符,所以对此类的气息很熟悉。当时他放倒了那个替身草人后,竟然现那草人身上所出的,气。竟然是这样的熟悉,那分明就是《三清符咒》的气息,绝对没有错!!

  要知道这一现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话说九叔已经死了,自己的小师弟是唯一的传人。可是这草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于是他便和林叔苦思了半个月,一直没有线索,那时候就已经快过年了,由于想不通的关系,于是便回吉利过年了过完年的时候,恰巧李公找他来帮自己女儿操办白事,要说文叔其实挺坏的,他明明知道那李筷的枕头不对会,一定会尸变的。但是为了磨练我,那晚便由得我和老易在楼下折腾,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觉,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心想那如果真的是《三清符咒》上的东西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医巫阁山。九叔圆寂的那个洞穴一定出事儿了!!

  顿时文叔嚣,开窍了,九叔死的时候,那本三清符咒就在他的衣服里。两人以为那个洞穴塌了,这书就跟九叔一起埋在地下了,而那草人身上散的,又确实是符咒之气,所以文叔心中便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在安排完李筏的葬礼后,他便和林叔一起离开了哈尔滨去了辽宁。

  果然,当两人三十年后再次来到那个洞穴的时候,现这个本应被岩石隐蔽的洞穴竟然已经有了一个不大不小洞口,二人慌忙钻了进去,见到洞穴之中早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师父的遗体和那个“数尸。都不见了。

  我和老易一听文叔说到这里,顿时脑袋都大了,靠。我说这个世上怎么还有会三清符咒的人呢,感情是有人到了九叔的斗啊!我顿时心中一哆嗦,心中想到,这应该不是啥摸金校尉干的吧,要知道那可都是里的情节啊,可走到底是谁拿走了那本《三清书》呢?

  我的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袁枚!”我脱口而出,他大爷的,我就感觉到那猫老太太眼睛变红以后散的气息我很熟悉呢,感情是袁枚那老孙子从中作梗。

  一定是这老家伙拿的。没跑儿了,这终于能证明他为啥要试探我们了,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但是绝对和《三清书》有关!

  文叔点了点头,对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那草人就是你们从袁氏引来的,于是回来后,我便暗中调查,果然让我查出了端倪,种种迹象表明。三清书就是袁枚拿的,这种咒法的功效就是能吸收被草人杀死之人的怨气,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而袁氏集团每年开始死人的时间。就恰巧是袁德离开袁氏的时候,所以我俩认定,其实袁德也早已知道自己弟弟所做之事了,只不过。”

  文叔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不过那时候,恰巧甄淑给我们打了电话。咱们便一起去七台河了,之后我知道你俩会回去,所以便跟甄淑去三亚了,别怪我啊,毕竟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你们也应该成长了,那个恶性八耀煞虽然强横,但是你俩没理由搞不定,再说了,它有个致命的弱点,你俩知道吧。”

  老易面色铁青。捂着嘴点了点头,林叔叹了口气,似乎也在为自己这命苦的傻徒弟犯愁。文叔接着说道:“说来也挺奇怪的。我们本来是打算等回哈尔滨后再去找袁德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可是我们回来的时候,袁德就已经不见了,手机也关机,联系不上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我们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想不到文叔能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惊喜。眼见着事情的真相渐渐的浮出了水面,现在的我们也早已经不再是摸着石头过河了,于是我便问文叔:“那,然后呢?”

  文叔听我这么问。便瞪了我一眼,然后对我说道:“然后?然后你翅膀硬了,就辞职了呗!”

  我半边脸苦笑了一下。看来最天真的人还是我啊,如果我不辞职的话,估计一定不是今天这局面,弄的我现在半边脸跟吴老二似的,郁闷。

  不过听文叔所讲的事情里,并没有过多的提起袁大叔,难道他们不知道袁大叔不是普通的人么?想到了这里,我便又问文叔:“那啥,文叔,咱先不说这事儿了,我想问问,你俩之前不知道袁大叔那“棺中刘伶眼。么?。

  二更完毕!!多谢支持!!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3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