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九十七章常天庆

  龙江的夏天要比哈尔滨凉爽的许多。院子中还有蟋蟀的叫”显得安静极了。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但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在一个小县城的角落里,一个新一代的出马弟子诞生了,那就是我这个倒霉蛋儿。

  车库里的灯光昏黄,正好应正了现在的诡异气氛,我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声,面前就是盘着腿浮在半空之中的黄三太奶,只见这老太太似乎是庄严无比,之前的那副嘴脸已经消失不见,她对我开口说道:“诸个祖师做中央。有言要对弟子讲,仙途修行非易事。各家道口供仙榜,莫为邪念坏道行。仙家弟子心善良,切莫为财黑心肠。有难理应给搭救,不能昧心总说谎。骗人皆是骗自己,害人子孙要遭殃,修道之路也修心,福祸皆在自身上,心好福星子高照,他日正果溢满堂

  我毕恭毕敬的听着黄三太奶对我讲的这几句话,说来也奇怪,我本是魂魄受损之人,一般别人听一遍就能记住的东西,我往往要记上三四遍才能记住,但是这老太太对我说的话却好像是一个个钉子一样的钉在了我的心中,这种感觉我之前也有过,那便是在阴市的时候记《三清书》的感觉,估计这老太太是对我用了手段吧,把这几句教诲牢牢的亥在了我的脑子里。

  它说完后,便叫我起身,仪式完成,我正式加入了出马弟子的行列,当然现在师从的还是黄三太奶了。

  我毕恭毕敬的叫了这老家伙一声师傅,乐的这老太太都要合不拢嘴儿了,它对我说出了出马弟子的一些忌讳还有请仙上身的方法。

  原来,出马弟子在请祖师爷上身的时候,切记不能双畜之血粘身,双畜便是黑狗黄鸡,只要被这两样血沾到的话,立马就会破法,而且对自身的伤害也很大,除此之外,每一次出马前后,都要象征性的给仙家压一些钱,这个压多少看自己的诚意,正所谓孔子教书还收腊肉呢,不能让祖师爷白跑一趟。

  黄三太奶对我说,出马弟子能请和自己熟悉而实现谈好了的师父上身,但是上身之前必须要准备一些师父还吃或者喜欢的东西,除了可以请到和自己建立契约的师傅外,还可以请到一些不认识的野仙上身,但是这风险就相对的大一些。毕竟如果请来有本事的还好,但是如果请来个啥都不是的可就毁了。所以请仙上身一定要谨慎,否则后果自。

  我一听这老太太说完后,脑袋都大了,真没想到这出马也有这么多的说道,看来这玩意儿就跟《三清书》一样儿。要论程序来说。简直比我那符咒之术还要复杂的许多。世上没有免费的韭菜盒子吃,这可真他大爷的是至理名言?

  其实我现在心里也有个小算盘儿,那就是袁枚那个老家伙的事情,要说这老家伙竟然已经主动找上门儿来了,而且石头猜测他就是那个从黑妈妈手里偷百人怨的犯罪份子,按理来说我应该马上跟黄三太奶打小小报告,到时候群仙出动,一个袁枚就算是十八铜人转世也一定会被揍的生活不能自理的。

  可是我却没有跟这老太太说,因为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了吧唧的**青年儿了,我知道,虽然石头已经说就是那袁枚偷的,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可以说,袁兄弟两人在我们手中的情报简直是少之又少,不怕一万就怕一万分之一,如果真的不是他偷的呢?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群仙聚会,我该多尴尬,搞不好我这小命儿都自身难保。

  而且,即使真的是那个袁枚偷的话,我也不能把这件事泄露,毕竟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搞明白,而且那百人怨又不是溜溜球,那可是能改变我这损命的希望之一啊,到时候黑妈妈拿走的话,再想借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所以,我要暂时的保守这个秘密,等下星期先会会袁枚以后再说吧,反正现在我走出马弟子了,可以随时和家仙野仙联络,我还怕什么?

  那黄三太奶此时俨然是老教授附体,跟我讲了很多的忌讳,我记下后,等待着这老家伙进入正题,果不其然,这黄三太奶说着说着好像说累了,便又对着神余的方向招了招手,那一瓶儿白酒就飞了过来,被这老太太抓在手中,就好像喝凉水一般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这老太太打了个酒嗝后。对着我说:“忌讳讲究了,现在该说说正题了,刚才我说过了,在朱家坎儿里能帮到你的仙家只有一位,它和我也算是旧相识,明天你便去找它吧

  要说这老太太刚才一直在唠唠叨叨跟念课本儿似的,现在终于说出了一点儿让我兴奋的事情了。于是我慌忙问它:“太奶啊。也不知道这个大仙的名号是什么。洞府在何处啊?。

  黄三太奶似乎正在想那个仙家,只见它的表情有些奇怪,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位仙家的名字叫常天庆,在整个齐齐哈尔都很有名,它的洞府你应该很熟悉,就在小白坟

  哎呀我去,一听小白坟这名字我简直是太怀念了,想当年就是在那里我中了这老太太的道儿的。没有想到那里竟然也住着一位野仙啊,真是够巧的了。

  俗话说的好,越有本事的人脾气就珊谋怪,人既然都是如此,更何况野仙呢,千是我决定多打明众斤小“常天庆,的事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能去和它谈刚,要不然的话碰一鼻子灰到是小事儿,只怕它以后不再帮我可

  想到了这里,我便对着黄三太奶说道:“太奶啊,您说的这个常天庆。是哪家的神仙啊。它的脾气性格怎么样,我会不会顺利的请到它?。

  黄三太奶望了望我。然后又喝了一口酒后对我说道:“不会,如果你就这么去的话,他一定会先把你打成重伤的话,再丢你下河的

  听这句话我愣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那个常夭庆的脾气就这么不好么?怎么听上去就跟暴力狂一样的,要知道我现在也走出马弟子,再怎么说也是帮它们这些大仙们积德的,怎么会挨揍呢?

  那黄三太奶见我一脸的怀疑和惊讶,便对我说起了这常天庆的事情,原来这常天庆便是武打仙族之一的“柳族”按道行上来说,我家的黄三太奶都是它的晚辈,但是它的手下却一斤,出马弟子都没有,原因就是这位大仙的脾气却相当的另类,简直就跟咱们平时所说的神经病一般,由于性格孤僻暴躁,就连上次群仙在辽宁聚会时它都没去,还好它和胡三太爷有些妇情,所以胡三太爷才没有追究。

  就说说这样的一个大仙,基本上属于那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类型,连周围的仙家都不和它走动,但是这住在小白坟旁边的老家伙却也乐得逍遥。但是正所谓花鸟草木皆有情聚其身,所以这个大仙也有气闷的时候,但是要说这位大仙的疯狂,确实是无人能比,有一日它闷的难受了,竟然自己砍断了自己的尾巴,然后用尾巴又造出了一个自己,取名为“常天鸿。自那以后,它便把这常天虹当做了弟弟样看待,这两位终日在小白坟前下棋,若有旁人打扰或者走出马弟子前去拜师而打断了棋局的话,一定会被打成重伤。无一例外。

  我听黄三太奶这么一说后,顿时心中没了低,一个孤僻的老头子形象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他大爷的,这还真不好办了,如果真的像黄三太奶所说的一样。那这个老头子一定属于内分泌失调型儿的,应该相当难对付,就凭我这张臭嘴,估计够呛能说服它当我的师傅。

  于是我便对着黄三太奶说:“太奶啊,那你说我该怎么才能说服这个老杂,啊不是,是常天庆大仙呢?,

  黄三太奶喝干了瓶子里的酒后,显然有一些不胜酒力,说话舌头开始有些打转儿了起来。它对我说道:“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你明天去那小白坟之前。要先准备一些东西,准备一瓶好酒,以及一盆煮鸡蛋,还有一只烧鸡,记得,烧鸡必须事先撕碎,而且鸡蛋和鸡也必须用酒泡过,明白么?”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些具体是拿来干什么用的,但是这些都是小事儿,于是我点了点头,那黄三太奶便继续说道:“明天你要在太阳马上落山的时候前去小白坟,记着,沿着上次我上次我见你的那条支流一只往下游走。大概走半里路你就会看到一颗大技树,你对着那棵大树拜三拜后再往下走。如果没有差错的话,应该很快就会看到那常天庆在跟自己的尾巴下棋了,你记住,之后这是重点,你看到它俩下棋的时候,千万不要上前搭话。否则会有生命危险,你只要把那些贡品放在他俩伸手可以够到的地方,然后在一旁服侍,谁的杯子空了就赶快的倒满,等到它俩下完棋。而你还能平安的站着的时候,你就成功了一半儿了,明白么?”

  我赶紧记下了这几个要点打手然后对着黄三太奶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之下完棋后,就能帮我了梨”

  黄三太奶摇了摇头对我说:“不是,这只是能保住你的小命儿,让它无法动你,之后的事情还得看你的造化了,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

  听这老太太这么一说,我的心里又开始七上八下的,我这是去还是不去呢,那个常天庆一听就不是什么善类,弄不好的话我还会被打成重伤,我这样真的值的么?要知道虽然我很希望能得到那个什么庆的帮助,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强力的阵法了,对付那袁枚应该也差不多了,我是不是应该选择理性的避开着受伤的危险呢。

  这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话,多半会不去自找没趣儿,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这种没意义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干的,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的我竟然十分执着的想去,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现在深刻的理解到了自己的弱小。可能是在和袁枚交过手后的变化吧,我理解到了,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实力话打手别说是救别人了,就是保住自己的命都相当的困难。

  我决定了明天就去会一会那行,内分泌失调的老头子,我就不信我这张贫嘴还打不动那个有暴力倾向的老家伙。

  想到了这里,我的内心便无比的坚定了起来。

  在这里求下月票。各个有票票的就往我身上砸吧,哈哈。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81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