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七十一章狗屎运

  三古拉斯广坤曾经说过。即使是在牛逼的武林高手也哼哼竹…甲的一天,这话确实是没有错的。运气真的是一个很垂要的元素,这是真的。

  真没想到正当我已经有必死的决心将去等待那老家伙扑过来的时候,大风竟然吹散了乌云,而且今晚竟然又是“鬼月亮”

  鬼月亮,顾名思义,出现此月亮的夜晚,鬼怪通常会十分的活跃,正所谓万物离不开光。其实妖邪之辈也是如此,没有光就没有一切,只不过人走日光,鬼走月光,因为人死之后灵魂承受不住日光那么强烈的照射,所以只能沐浴在相对于柔和的月光之下成长。

  月亮折射日光。就像是一面镜子,所以月属阴柔,许多妖邪之辈要吸取月光为营养,这便是电视中经常提到的,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

  其实事情只要是说开了,并没有古书上所写的那样深奥,要知道古人其实也是人,他们所书写留下的书籍我们完全可以当做一种方言来解读,就像是论语。不就是孔子平时侃大山的话,让那些好事儿的徒弟们记下来的么?

  说起来僵尸之辈。和那些寻常的脏东西并不一样,僵尸一词出于《大千录》,是道家的一本著作,僵尸的意思是:四肢僵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尸体不腐烂。说简单点儿,那就是顽固份子打手属天地万物之异类,往往社会风气败坏之时,便会孕育出僵尸,僵尸因气复生,拜月而开眼,吸取人血而存活。

  这拜月,便是要吸取月光中的某种能量,就跟咱们网睡醒时很困一般,早上上班没有精神,一下楼见到太阳就精神一点了,够一梦的。

  而偏偏不凑巧;出现,鬼月亮,时,一般僵尸之辈都会躲避在洞穴或者树林之中,因为“鬼月亮,也是折射太阳光,但是经过云层时又被折射了一下,导致在外围出现了一圈光晕,这光晕的光芒正好属阳,对寻常鬼怪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这老潜水员来说,确是十分头痛的,因为天道恢恢。必有其相生相克的道理,没有绝对的无敌,万物相克之根本源出于此。

  我惊呆了,望着天上那“鬼月亮,真想不到,我的运气竟然这么的好,他大爷的,这也不能说是运气好,只能说是阴错阳差吧。

  老天啊老天。你他大爷还算是挺公平,一个**闪电雷把这老潜水员给崩活了,大晚上却又出现了“鬼月亮,来克制它。只是苦了我和老易两个人,要为你擦屁股,这让我俩情何以堪啊。

  咔吧咔吧的声音再次传来,那老潜水员好像是受不了这“鬼月亮,的照射,转身十分机械的像树林里跑去了。

  现在讲起来虽然很是惊险,但是当时这一系列的事情都不过十分钟,真想不到最后又出现了如此戏剧化的转折,以至于我都愣了,交叉在胸前的双手还没有放下,有点儿不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直到那树林之中再也没有任舟声音的时候,我才长出了一口气,跌坐在这泥泞的土地之上,瑟瑟的抖起来。

  不管怎么说。我不用死了,我们都不用死了,这劫后重生的感觉真好。就像是你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喝一杯尿,喝到嘴里才现其实是哈尔滨啤酒一样的过瘾。

  老易还趴在那边,他见到那老潜水员竟然跑了,十分的惊讶,便虚弱的问我:“老崔。到底怎么回事儿,它怎么没有杀我们呢?”

  我苦笑了一下,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把他扶了起来,然后对他说:“我哪儿知道啊。也许是咱俩命不该绝吧,天上出现了“鬼月亮”

  老易靠在我身上。我拿出了两根烟点着了,把一根放到他的嘴里,虽然今晚安全了。但是并不代表着那老杂毛儿明晚不出来,这正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五一,五一过完还有六一的道理。

  过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吧,老易已经能勉强的站起身了,而且他手上的伤也开始慢慢的愈合了,这正是不幸中的万幸,煞气没有真正的入体,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想到我们和两个老神棍说好无论找没找到甄阿姨。半个小时后都要回甄家,可是这都两个多小时了,他们一定会很担心吧,不过好在甄阿姨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晕过去了,但愿她没有看见那老潜水员吧,要不然甄家可就真的要大乱了。

  这夜已经是很深了,由于那老杂毛跑了,这附近的鸟兽应该都回来了,也不知道是那棵树上的夜猫子开始“咕咕咕咕,的叫着,似乎是在嘲笑我们这狗屎运一般。

  我俩走到了树林之中,我把甄阿姨从灌木丛中拉出来,摸摸甄阿姨的脑门儿,很烫。好像是高烧了,唉,真是苦了她了。为了给两个老神棍送伞,竟然差点儿把命给搭进去,想想那两个老神棍市绘的嘴脸,我还真为她感到不值。

  不过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还是先回去再说吧,我把甄阿姨背在了身上,然后和老易一起向回去的路走

  夜路不好走,大概一个小时我俩才回到了甄家,推开屋门,甄家人全坐在客厅里,当然还有两个老神棍,文叔和林叔见我背着甄阿姨,连忙上前帮忙把甄阿姨先扶到了沙上,甄家的人开始抱怨,自己这妹妹真是好给人添麻烦。

  文叔听到了以后,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他们便也不敢出声了。

  林叔拿来了一杯水,同时掐了掐甄阿姨的人中,不一会儿甄阿姨便醒了过来,她咳嗽着,然后吃力的睁开眼睛,现自己在家里,用微弱的声音问我们:“这是怎么了?”

  我苦笑了,我们哪儿知道是怎么了啊,我看到你时,你已经是这斤小状态了,而且你太爷爷也在你身边。差一点儿就把你给带走了。

  文叔忙问她,生了什么事。甄阿嫉想了想后,便开口对我们说:“我只记得当时我上山找你俩。现你俩并不在那山顶,于是便下山了,走着走着就下了雨,我就四处找地方避雨,没想到走到一处草地,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倒了,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呼,我和老易同时松了一口气,不记得了就行,要不然引起恐慌可就糟糕了,到时候乱成一团,就该没有办法收场了。

  老易明显还是很虚弱,由于三遁早就散了,所以他又恢复了天然呆模式,他没有想到引起恐慌这一点。只见他忽然对林叔说:“林叔啊!我俩在山上刚才看到了那行,老”

  晕,能不能让我消停点儿啊,大哥,我慌忙捂住了他的嘴,对着众人大声的说道:“刚才在山上看见了个老兔子,啊呀妈呀,那老大,赶上小猪羔子了。”

  林叔瞪了一眼老易,很显然。他俩并没有把那老潜水员不见了的消息告诉甄家人,如果甄家人知道了的话,现在就不会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喝茶了。

  已经很晚了,两个老神棍见甄阿姨只是淋了雨有些烧外,并没有什么事,于是他俩便让大家都去睡觉了。

  安顿好了甄阿姨后,两斤小老家伙出奇的没有再互相争吵,而是带着我俩来到了房间里,让我俩先坐下。然后问起了我俩到底现了什么。

  老易由于有前车之鉴,导致现在不敢再多说话了,生怕再说错了什么挨林叔这个老神棍的白眼儿。所以这解说的重任就落在了我一个人的头上,我心里想着,这他大爷的该不该跟两个老神棍说实话呢?

  虽然两个老神棍已经知道那老潜水员不见了,但是尸体不见其实应该有很多的说辞,山中野兽无数,还是新坟,让野狼野狗刨开了叼走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即使是告诉了他俩,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林叔我不知道,毕竟没有怎么接触,但是我了解文叔真的就好像农民伯伯了解农家肥一样,就文叔这本事,难道让他去和那老潜水员斗地

  么?

  而且如果和他俩说实话,我和老易这白派弟子的身份就会曝光,那我的脑袋跟惯了大粪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了这里,我决定了,就和平常一样,晃点这俩老东西,于是我便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模样对他俩说:“那啥由于山里太黑,我俩迷路了,走着走着,就看见甄阿姨躺在草地里,所以就把她背回来了,这山上啊,还真不是人住的地方,你看把这树枝把我俩这手开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却还没有愈合,真就和被树枝划破了的一般无二。

  两个老家伙见我这么说,也没说什么,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低头不语,房间里很安静,老易虽然煞气并没有入体,但是相对来说,还是吸收了一部分,虽然后来被我的黑指甲给化解了,但是加上回来的时候着凉了,身体开始起反应,开始不受控制的排气。也就是放屁,安静的屋子中只能听见他的屁声。

  林叔不耐烦了,对着老易骂道:“滚出去,看你就不烦别人。”

  老易丰分无奈,因为他也不想变成屁溜子,可是这纯属于生理反应,忍不住啊,于是他望了望我后。走出了房门,关上房门之前,又留下了一声十分响亮而又委屈的屁声。

  老易出门后,终于安静了下来。林叔气呼呼的去把窗户打开通风,而我,则问文叔:“文叔。那尸体不见了,可怎么办啊?”

  没办法,这确实是事实,如果弄不清的话可就糟了,很显然,两斤小老神棍也在为这事儿愁,因为这什么风水宝地是他俩弄的,如果他日让甄家的人现了祖坟里都能丢人,那这笑话可就开的太大了。

  老神棍点着了一根烟,长抽了一口后,对我说:小非,你明天开始放假,回家去玩儿两天吧,然后直接回哈尔滨。”

  晚上还有一更四千字,多谢支持。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8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