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五十三章 山中老屋

  眼前是一片丛山峻岭,周围渺无人烟,老易在路旁呕吐的样子就好像是看到了极其恶心的模样,而我面前的这三位中年人正表情不一的互相对视着。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甄淑吧,以他们刚才的表现来看,他们以前应该就认识了,还是老相识,三个人应该是很久都没见了,一时间竟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种感觉以我现在这个年龄大概是体会不到的,如果不是文叔之前对我说这次的目的是帮人家迁坟的话,此情此景,真像是那些上了岁数的老同学聚会,多年的冤家都聚在了一起,无语凝噎。

  还好,还是文叔打破了这尴尬,他对着甄淑说:“时间不等人啊,我都有点儿不敢认你了。”

  那甄淑笑了笑,竟然有些羞涩,看她那神情竟然一下子变的像是一个妙龄少女一般,但是她依然是那副爽朗的表情,对着文叔和林叔说:“是啊,我们都老了,你看看你俩白头都一大把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呢?已经多少年了,难道你俩还····”

  林叔忽然打断她的话,对她说:“今天高兴,不提这个了。”

  文叔斜了林叔一眼,竟然出奇的没有挤兑他,而是同样一副笑脸的对甄淑说:“对了,给你介绍俩小孩儿。”

  说罢他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了过去,文叔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像父辈拍着晚辈一般,对我说:“小非这是你甄阿姨,快叫。”

  我对那甄淑鞠了一躬,微笑着说:“甄阿姨你好,我叫崔作非。”

  那甄淑对点了点头,笑着说:“不错,真是有礼貌的孩子。文哥,看来你后继有人啊。”

  文叔听甄淑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自己特有面子,然后转头看了看林叔,眼中满是挑衅和得意,林叔当然也不甘落后,他对着那正在路边扣嗓子的老易说:“小易,你干啥呢?快过来!”

  可怜的老易好像到现在还在晕车状态中,脸色难看极了,就好像是四五月份地里的大头菜。他听见老板叫他,虽然难受,但是也得过来啊,于是他擦了擦嘴,一步三晃的走了过来,林叔见老易半死不活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强压着怒火对着老易说:“这是你甄阿姨,快鞠躬打招呼。”

  老易强打着精神对着甄阿姨笑了一下,然后弯腰鞠躬,他说:“甄阿姨,呕~~~~~!!”

  老易这个不争气的,一弯腰又吐的七荤八素,一时间气氛又尴尬了起来。

  林叔的老脸从四条都快拧成八万了,而文叔则是幸灾乐祸,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甄阿姨望着老易这副痛苦的模样,连忙上前拍拍老易的肩膀,对他说:“这孩子,晕车了吧,也难怪,这道实在是太不好走了。”

  林叔叹了口气,对老易骂道:“这完蛋玩意儿。”

  老易尴尬的笑了笑,而这时,甄淑便对我们说:“行啦,快别训孩子了,走吧,还没吃饭呢吧,等到家了再说。”

  我们点了点头,文叔帮甄阿姨摇着了四轮子,然后我们四人爬到了后面的大斗子里,甄淑便开着四轮车拉着我们向山的更深处驶去。

  不得不说,坐这四轮子,两个老家伙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看都不看对方一眼,路好像真的变平了一点儿,但是却更颠了,我们四人坐在上面就跟地震的一样,这可苦了老易,本来他就恶心,弄的现在跟过电似的,一上一下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我见老易这般模样,心中也挺不好受,心里想着我应该做点儿什么,于是我从包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瓶盖,偷偷的把小手指头伸了进去,边搅和心中便默念道:变成晕车药,变成晕车药。

  文叔见我拿水,知道我要给老易,本来他直瞪我,但是他见我拿这水涮指甲后,便马上喜笑颜开,望着我,一副褥子可尿也的表情。

  我苦笑了一下,这井底的老蛤蟆还真以为我损人不利己呢,于是我把那瓶水递给老易,说起来,老易已经喝过很多次我的洗指甲水了,但是他都不知情,见我把水给他,于是他也没想什么,喝了一口。

  还好,过了一会儿老易便好了,这黄三太奶制药厂出品的黑指甲真是百试百灵,虽然我总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用老易试药,但是真的没有一次不灵的,我心想,我这黑指甲真是小病儿的克星,也许治不好的东西只有老易的呆病和我这陈酿二十多年的香港脚吧。

  见老易已经没有什么事儿了,我便又望着周围,今天的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身处于大自然之中,山里的草木芽要比城市里早的许多,周围都是草木的气息,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

  只是我心中有点儿小小的疑虑,那就是这甄家怎么把房子盖到这鸟不拉屎的大山之中?其实我昨天听文叔说,这附近的村民有很多家里的地在山上的,种地的时候一般都是在地边搭窝棚,只不过照文叔讲,这甄家既然是十分有钱,自然是不能让我们去我窝棚住的。

  眼见着四轮子向山中越开越深,我心中的疑虑就越来越大,文叔和林叔一路上偶尔和甄阿姨说两句话,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让我摸不清头绪。

  大概一个小时候,车子开到了一片树林之中,这林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老高老高的,树林之中有一条车辙道,这四轮车刚好能开进去。

  穿过了树林,让我大吃一惊,只见前方是一片宽敞的空地,那空地之上竟然有一座二层小楼儿。真想不到,这荒山之中还有这样的建筑,这房子看上去和这山上的树木一样,都有年头了,这类似的建筑我之前也看过,有些和我年少时在阴市看到的半步多小楼有点儿像,都是那种红砖风格。墙壁之上布满了爬山虎和喇叭花,房前有一片小菜园,种的时令蔬菜。

  我和老易都挺惊讶的,虽然我俩心里知道这甄家不能让我们住窝棚,但是冷不丁的就整出个小洋楼儿来,还是大大的出了我俩的想象。

  甄阿姨把四轮车停在了一块空地上,我们从车上跳了下来,这两个老家伙显然以前来过这里,只见文叔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对甄阿姨说:“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没想到还能再来你家祖屋,没什么变化啊。”

  甄阿姨笑着对文叔说:“是啊,要说变化,就是我们都变老了。”

  说道这里,那三个人竟然都苦笑了一下,似乎是各怀心事,林叔问甄阿姨:“甄淑啊,你家人现在是不是都到了?”

  甄阿姨点了点头,对我们说:“恩,都到了,就等你俩定日子呢。”

  文叔冷哼了一声,对着甄阿姨说:“那你家老三呢?他来了么?”

  也不知道是为啥,一听文叔这句话,甄阿姨的表情变得十分的复杂,她叹了一口气说:“先进屋吧,我爸他们都等着你们呢,等进屋以后再聊吧。孩子们也都饿了吧,先进屋吃饭。”

  不得不说,这个甄阿姨还真挺不错的,起码说的话听着就舒服,文叔和林叔点了点头,然后又互相鄙视了一眼,我们便随着甄阿姨走进了屋子。

  屋子里挺宽敞的,这是真的,进屋后我先观察了一下,只不过布置的家具好像都是解放以前的摆设,墙上竟然还贴着毛爷爷的画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褪色了,画像下面有一行毛笔字,上面写着‘东风压倒西风’。

  屋子中间是一张大桌子,桌子旁做了几个人,都已经不年轻了,围坐在桌子两旁,正位上坐着一个老头,看上去岁数是真不小了,花白的胡子,头都掉光了,他望着我们进来,便对文叔和林叔点了点头。

  那些中年人连忙起身,对着文叔和林叔说:“文哥,林哥,好久不见。你俩还好么?”

  文叔和林叔又不约而同的哼了一下,好像对这几个人十分的不屑,只是招呼我和老易挨着他们身边坐,然后这两个老家伙便坐在了那老人的身边。

  那老者的眼神好像有点儿不好使了,他望着文叔和林叔,有些激动的说道:“小文和小胜子来啦?”

  两个神棍的岁数也不小了,但是望着这老人,听他叫他俩‘小文’、‘小胜子’时,表情还是一副感慨的模样,文叔点了点头,对那老人说:“恩,甄大爷,我来了,这么多年没见,您老身体可好?”

  那老者叹了口气,对文叔说:“凑活活吧,反正也没几年活头了,这次儿女陪我来这老房子,我就不想走了,儿女孝顺啊,只是苦了大丫头了。”

  听到这老头这句话,两个神棍的脸色顿时又变了,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意想起的事情一般。

  我和老易现在基本是一头雾水,根本听不懂他们说的是啥,而这时,从里屋走出了几个中年妇女,穿着看上去和我俩身边的这几个中年男子差不多,都是十分的得体名贵,估计是他们的媳妇儿吧。

  那些中年妇女端着菜放在了桌子上,和文叔还有林叔打着招呼,两个神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理都没理。

  那老者接着说:“菜上齐了吧,都坐下吧,今天小文和小胜子来看我,我高兴,对了,老三呢?怎么没见到他?他人呢?”

  我右手边的一位大叔对着那老者说:“爸,老三有事儿,不能来了,咱们几个吃吧,文哥和林哥能来真是太不容易了,可得多住两天。”

  文叔好像对这些中年人不感冒,我看见他的眼光里充满了鄙视,只见他对着那老者说:“甄大爷,我也住不了多长时间,等办完儿事儿之后就要回去了。”

  那老者显然没有听明白文叔说的是什么,他问文叔:“你说啥,办啥事儿啊?”

  听这老头说这话,两个神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不是你让我俩来帮你家迁坟的么?难道是这老头儿老糊涂了?不对,两个老神棍都是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人,知道这其中有异,但是也没有开口,而是望着我身边刚才说话的那个中年人。

  只见那个中年人靠近文叔,嘴中小声的说着:“老爷子不知道,文哥,咱们饭后再说吧。”

  由于我紧挨着文叔,所以也听到了这句话,文叔哼了一声,看了一眼那男人,又望了望坐在旁边的甄阿姨,也没说什么,菜齐了,我们便开始吃喝起来。

  老易刚才晕车差点儿没把胆汁儿给吐出来,现在好了,胃口也就随之而来,他狼吞虎咽的吃着,而我则望着在座的这些人,心里想着,这次所谓的旅游,看来还真没那么简单。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6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