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三十五章 七宝

  卜算之术,自古流传,《三清书》中写的好:次将八卦论八节,一气统三是正宗。若真熟悉此道,便可以洞悉天命。

  石决明听老易问他,便开始接着往下说,他得知陈抟老祖也许会有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后,便尽自己所能搜集了很多关于陈抟老祖的书籍一一查阅。但是结果让他寒心,除了那地摊上的手抄本以外,根本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五弊三缺的事情。

  石决明并没有因此懊恼,反而他觉得这类的事情完全就是逆天而行,是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成功的,头脑极度聪明的他便下定的决心,想以卜算之术来预算处哪处还会有自己没有读过的孤本,要知道这个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巨大,但愣是让石决明用两个月的时间给算出来了,于是他按照卦象的方向找去,果然让他再一家古玩店中找到了一本描述陈抟老祖的民间孤本,于是石决明便买了下来,在书中,石决明真的找到了一个可以破解五弊三缺的方法。

  我昏,这哥们儿怎么这么喜欢吊人胃口,我和老易又不是来听你讲你如何如何勤奋刻苦的,于是我就问他:“石哥,你就说吧,是什么方法。”

  石决明望了望我俩,缓缓的说:“七宝白玉轮。”

  七宝白玉轮?这是什么东西?我望了望老易,明显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我就问石决明:“七宝白玉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很难找吗?”

  石决明摇了摇头,对我说:“这七宝白玉轮不是一样物品,而是七样,确切的说,这是以七样东西的排列组合而成的阵法。”

  七样?我和老易心里此刻都泛起了叨咕,估计这七样东西都不好找吧,他大爷的,要是需要什么古董什么的可就完了,要知道我和老易都是穷光蛋,还是典型的月光族,如果是需要什么太昂贵的东西的话,那我和老易只能认命或者去抢银行了。

  石决明对我俩讲出了所谓七宝到底是什么,所谓七宝,分别是:炉中火,金包玉,女鬼泪,百人怨,僵尸血,黄巢剑,以及太岁皮。

  一听他这么说,我和老易再次的大吃一惊,他大爷的,这七样东西,貌似我们已经有两样了啊!怎么会这么巧?

  石决明叹了口气,对我俩说道:“其实这些东西之中有容易找的,也有不容易找的,就像金宝玉,只是一件寻常的金玉戒指就可,还有那炉中火,只要是用九年的柳树烧至九天便可。说来也惭愧,我到现在也只能找到这两样东西。要找剩下的那些,简直是难上加难。”

  我本来想告诉他,其实太岁皮和女鬼泪都在我的手里,可是我马上又想到了一件事,所以我便闭嘴了,因为我想到了和夜狐抢太岁皮的人,以及那个偷黑妈妈的烟袋锅子的人,事情怎么就这么巧,那人需要的东西正好就是这什么七宝白玉轮所需要的,他大爷的,凡事有意必为妖。不会就是我眼前的这个石决明做的吧!

  虽然这有点儿不可能,因为我眼前这石决明才多大岁数啊,而且他一个卜算之术的传人,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但是毕竟还是第一次见面,社会的经历提醒我,他不是老易,最好还是先防备点好,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跟他说也不迟。

  于是我给了老易一个眼色,好在此刻老易没有犯呆病,他明白了,便也没有开口说话,于是我俩继续听石决明开口讲到:“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眉头都在掐算那剩下的五样东西,却一直没有头绪,这可真是让人感到失望,直到昨天,我忽然算出将会有两位同道中人马上到来。下午的时候果然让我在办公室的窗户外现了二位,按卦象显示,应该就是二位没错了,果然被我猜中了,今日《三清书》的传人竟然能在此相会,我相信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

  我心中苦笑了,什么上天的安排,分明是老谢的安排才对吧,我和老易现在大概明白了,感情老谢让我俩来这儿,是他可能通过生死簿查出这能算出那女鬼下楼的人就在这儿,所以才让我俩来的,没想到这事儿远远没有那么简单,竟然还让我们遇到了一个灵异事件,而且还让我和老易知道了我们的命运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我本来想告诉石决明那女鬼之事,但是我却没有马上开口,因为我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敌是友呢,他大爷的,必须先试试他,等合格了再说。

  但是用什么试呢?我想了想,就用那个井里的死孩子试试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们这边的吧!

  于是我对他讲:“对了,石哥,你既然知道我俩晚上要来学校,那你应该也已经知道我俩为什么要来了吧。”

  石决明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已经算出来了,那教学楼的后面有脏东西。而且我已经算出来,那是什么了。”

  我和老易现在已经不怎么吃惊了,毕竟他是《三清卜算》的传人,能算出那是什么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于是我便问他:“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石决明开口对我说:“那是鬼婴。”

  鬼婴?他大爷的,这个我知道,要知道鬼婴是很有名的一种凶物,乃是包括人工流产、胎死腹中,或出生不久即夭折的婴儿灵魂。

  鬼婴又称为‘婴灵’,或者‘水圣子’。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是停留在阴阳界的一种物体,直到其本身阳寿尽后,才能正式列入鬼魂。自古以来,‘杀胎’便是大罪,五逆重罪之中便有记载,五逆重罪分别是与杀父、杀母、杀胎、出佛身血、破和合僧。

  可是那楼后的枯井之中怎么会有鬼婴呢?这真是让人不可思议,而且那个死孩子看上去已经**岁了啊,怎么看都不像什么婴儿。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正当我纳闷儿的时候,石决明就开口跟我讲:“可能是我们学校的女生不自爱吧,小产以后不想让人现,便把婴儿扔进了那井里,真是孽障啊。其实我早就现那个鬼婴了,只是《三清卜算》中没有降魔伏妖之术,我身为这个大学的老师,却无能为力,真是让人干着急,这下好了,有两位同门在这儿,必能消灭那个鬼婴。”

  我和老易苦笑,指望我俩?我俩还不知道指望谁呢,要知道刚才我俩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才会往回走的,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知道了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明天就是十五了,我就可以请我那强势的九叔出场给我出谋划策,想想真是感慨万千,九叔都已经不知道救过我多少次了,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明天问问那老鬼宝该如何把那个死孩子从井里拉上来,然后我和老易就地就把它拿下,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明天我和老易要继续摸这石决明的底细,看看他到底是好鸟还是坏鸟。

  要知道我俩的命也许就在他手里攥着呢,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找那失踪的女鬼,先把命保住再说别的吧。

  于是我便对石决明说:“这是自然,我俩明晚便来收拾那小鬼,石哥,你明天有时间么,现在也不早了,等明天我俩再来告诉你我俩的故事。”

  石决明点了点头,和我说:“当然有时间,明天我没有课,你们二位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我和老易便起身告辞了,走出了校园,老易问我:“老崔,你说这个石决明到底靠谱不啊,我听他说的怎么这么玄呢?连什么宝贝都整出来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他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也差不多,因为毕竟是谢必安把咱俩引来的,谢必安没有必要跟自己过不去,毕竟那女鬼是从它手里跑掉的,所以这个石决明应该能帮咱俩找到那个鬼娘们儿,只不过咱俩小心些总没错,等明天再好好的探探他的口风吧。”

  我抬头望了望这哈尔滨的夜空,想不到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竟然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从一个井中的鬼魂,到卜算传人的出现,还有就是我和老易竟然已经看到了希望。如果石决明说的是真的话,那以后我们也许就有脱离这五弊三缺的可能。

  只是我那可怜的刘大叔,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这件事我到底该不该告诉刘家呢?真是上火,想想刘家的老太太都一把岁数了,我还是守着这秘密吧,如果老天开眼,日后让我和刘大叔相遇的话,我一定要送他回到碾子山,毕竟都是苦命之人。

  我和老易回到了旅店,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我俩因为今晚的事儿,所以都睡不着,各自不说话想着心事儿,老易现在也满是心事的,毕竟他知道了自己注定是命残之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成残疾人呢。

  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我却看的出来,其实他还是蛮在意这件事的,而我心中所想的却是如何才能确认石决明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到底那个抢太岁皮和百人怨的人是不是他。

  唉,愁啊,这事儿没想到都赶到一块儿了,我心中苦笑着,还是一件一件的来吧,先把那个鬼婴收拾了再说,剩下的事再一件一件的处理吧。

  九叔啊九叔,明天又是请您老人家出面的时候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4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