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三十三章 石决明

  他的确是个人,活生生的人,站在我和老易的面前,我俩有点儿不知所措,既然从他的嘴里能说出妖怪这两个字儿,说明他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只见这人走到了我和老易的面前,在他手中的手电筒的光照下,我仔细的看清了他的模样,大概有一米七六左右,没有老易高,长的斯斯文文的,一股书生的气质,年纪好像跟我和老易差不多大。如果说老易自称是哈尔滨吴彦祖的话,那这个人绝对比老易要想得多,特别是他那眼神,和吴彦祖实在是太神似了。

  一时间我和老易竟然没有了言语,我和他这两个校外人员三更半夜的在这里,这要怎么解释呢,而且这人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究竟是敌是友?

  正当我和老易觉得这事儿十分蹊跷的时候,那个男子开口了,他好像有些试探的说道:“须知道德化太清,认取九宫为九星。次将八卦论八节,一气统三是正宗。”

  就好一声旱天雷般,这几个字就钻进了我和老易的耳朵,让我俩无法相信,寻找多时的《三清卜算》的传人竟然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在我俩面前。

  不对,即使是听到了从他口中说出了接头诗,我也不敢相信,因为《三清卜算》不是刘家家传之书么?而且刘家的后人到了这代只有刘喜刘大叔一人熟懂三清失踪多少年了,依然渺无音讯,怎么今天平白无故的就蹦出来一个会《三清书》的人呢?

  着他大爷的完全不和常理啊!是,我承认,这小子长的是挺帅的,可是帅也不能当饭吃,帅也不能平白无故的就帅出一本?《三清书》来啊!

  正当我十分惊讶想着身前这人的来历时,身边的老易忍不住,先开口了,他说:“玉清授道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

  那个帅小伙见老易说出了这句话,欣喜的点了点头,然后它有望了望我,我心想,反正想也想不出个头绪,还不如先把身份表明了,既然这家伙懂《三清卜算》,那最少能证明他曾经遇到过刘喜刘大叔,等会儿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

  于是我便不再犹豫,开口朗声的说道:“祖师灵宝所在宫,六丁六甲对其冲,勒令之符紫云蔽,吾不遇时龙不惊。”

  那男子听我和老易说完后,很是高兴的说:“太好了,看来今天下午并没有看错人,你二位果然和我一样,是《三清书》的传人!”

  今天下午,我忽然想起下午我们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楼上和我对视的人,难道就是他?可是要知道,即使我俩会《三清书》,但是我俩的脸上又没刻字儿,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和老易就是三清书的传人呢?

  他见我俩有些无法理解的表情,笑了下,然后用很客气的口吻对我和老易说:“啊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石决明,是《三清卜算》的传人,你们叫什么?”

  见这哥们儿挺客气,我俩便暂时放下了心,还没等我开口,老易便抢在我前面说:“他叫崔作非,我叫易欣星,外号是哈尔滨·····哈尔滨陈冠希。”

  我昏,我真是服老易了,这什么场合,还把外号扯上来了,估计他是见到眼前这哥们儿长的才像吴彦祖,所以自己临时编了个陈摄影师的名字。

  石决明听到老易一说,竟然笑了,他说:“想不到易哥如此的幽默,对了,我知道二位应该有很多的疑问要问我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今天正好我值夜班,走,先上我办公室,咱们再好好的聊聊吧。”

  他说他在这儿值班?想不到他还是个大学老师啊,看他和我俩差不多大,想不到竟然某到了这么一个好差事。要知道大学里的帅哥老师向来都是很吃得开的,特别是这种师范类的学校,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啊!

  我和老易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他说的也对,这里黑漆漆的,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我便和他来到了东校区的一栋教学楼里,三楼的一个屋子还亮着灯,石决明把我和老易请进了屋子里,想不到还挺整洁的,要说这大学老师的待遇是不错啊,要啥有啥,典型的白领小资生活儿。

  石决明搬出了两个椅子让我俩坐下,我刚坐下,便再也忍不住了,就问他:“石,石老师,你能告诉我,你这《三清卜算》是从哪儿学的么?”

  石决明点了点头,他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玉溪,打开了给了我和老易两只,但是自己却不抽,他整理了一下头绪,便跟我俩说出了他的故事。

  石决明说,他之前就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在大概两年之前的一个晚上,他在学校外面散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乞丐,那个老乞丐的精神好像不怎么好,石决明见那老乞丐一把年纪了,还在垃圾桶里翻东西吃,便了善心,拿出了十块钱给那乞丐,可是那老乞丐竟然不要他的钱,反而口齿不清的对他说:“我饿了,我饿了!想吃白面儿大包子!”

  听这老乞丐说这话,石决明就肯定了这乞丐的脑子有问题,这要是放在普通人身上的话,定会一走了之不再跟这脏汉浪费口舌,但是由于石决明自幼家境贫寒,而且他心地又善良,那时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竟然对这老乞丐动了恻隐之心,特地跑到了挺远的一家包子铺买了两笼屉的天津灌汤包。

  要说这真是巧合,石决明那是本是没有图任何的回报,他只是本着‘为善者最乐’的心态而请这老乞丐吃包子的,可是他不知道,正是这两笼屉包子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

  那老乞丐狼吞虎咽的吃光了包子后,又开口对他要烟抽,可是要知道石决明是从来不抽烟的,他便老实的告诉了那乞丐,谁知道那乞丐一听他没烟,竟然大哭大闹满地打滚儿了起来。那石决明觉得这老乞丐可怜,便又耐着性子又跑到了仓买里买了一包烟和打火机,他把烟递给了老乞丐,老乞丐就走到了路旁的马路牙子上坐下了,点着了烟抽着,可是他那哪叫抽烟啊,整个一吃烟。三口两口就抽完了一根,然后又点着了一根,开始慢慢的抽着。

  石决明见他的表情好像很惬意,便想转身离开了,毕竟自己只能帮他一时,却帮不了一世。可是正当他转身的时候,那口齿不清的老乞丐却叫住了他,他回头望着那老乞丐,心想他还有什么事儿?不会是粘上他了吧。

  那老乞丐口齿不清的对他说:“来·····过来,给你·····看好···东西。”

  石决明心里纳闷儿,这老乞丐会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他不好扫这可怜的老人面子,于是便又回去了,只见那老乞丐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脏兮兮的油纸包,小心的打开后,里面是一本很是破旧的古书,石决明觉得挺好奇的,就把那书接了过来,只见那书的封面上写了一行大字:三清布衣天书。

  由于石决明是中文系的,而且还是高材生,所以他看这种古书并不是很吃力,他翻开了那书,见上面记载的满是天干地支之类的东西,可是他也看不懂啊,就挺奇怪,这到底是什么书。

  而这时,那老乞丐开口了,对他说:“卦炉····掉药引,落凡石···决明。石···决明,多谢··你的包子了。”

  石决明一听这老乞丐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顿时大吃一惊,问那乞丐:“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只见那老乞丐手指着石决明手中的那本古:“书·····学会了···什么都知道,你想不想···学?”

  本来这卜算之术,在石决明眼中完全就是那些江湖骗子们骗吃骗喝的手段,恐怕我们都这么想过,不过当时见那他第一次见面的老乞丐竟然能说得出他的名字时,顿时惊呆了,他呆呆的望着这书,就好像有什么魔力般的被吸引了。要知道这种东西对普通人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谁不想什么都能知道?

  他觉得这老乞丐虽然口齿不清,但是出口成章,定是传说中的那些高人,出于好奇心,他便带着那老乞丐先去洗澡,然后又拿了自己的几件衣服给他穿,并用自己的奖学金在学校旁边的旅店租了个房间让他落脚。

  从此他便拜那老乞丐为师,学习《三清卜算》之术。那老乞丐说石决明前世是天上炼丹用的药引子,因往丹炉里放时不小心掉落了凡尘,所以他天生聪慧,十分适合学习这卜算之法。

  而石决明也不负那乞丐的希望,仅用了半年的时间便已经可以进入《三清书》的境界了。可是直到他学的差不多的时候,竟然被他自己算出了五弊三缺的事情,他知道了自己缺的是什么,于是十分的懊恼,要知道这半年里虽然他借用了卜算之术获得了不少好处,可是要自己从此有缺陷在身,实在是让他接受不了,于是他就去那旅店找那乞丐,想问问他为什么不早告诉他要学道必须得受这样的诅咒。

  可是等他到旅店时,才现那老乞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怕是那乞丐早已经算出他会来找他吧,所以就先跑了。留下了石决明自己一个人呆,不得不接受这个命运。

  讲到这里不用我再多说,大家应该也知道那个乞丐是谁了,没有错,他就是我那苦命的傻子大叔刘喜。

  我听石决明讲到这里,便有些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要说这哥们儿也挺倒霉的,这真是两屉包子引的悲剧。

  于是我又问他:“那后来呢?”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4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