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一百零八章 舔煞水

  一个死掉了的大姐,猛然从棺材里站了起来,满脸是血,面无表情的瞪着你,你会是什么感觉?

  反正当时我和老易真的快尿了。虽然我俩本来就是挺尿性的人,但是现在真的想尿尿了。这他大爷也太刺激了吧。

  其实刚才我已经领教了这位大姐的牙口,所为还比较镇静,倒是老易,他是第一次看见这位大家显灵,只见他脸都白了,张着嘴指着那位满脸血污的小姐姐大声叫道:

  “起来了!!起来了!!!它真起来了!!!”

  听的我这个郁闷,他大爷的,我当然知道它起来了,这回终于起来了,我也不用跟它在客气了!

  忽然想到刚才我那又跪又烧纸的,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到最后还是得跟丫死磕。只是可惜了这个可怜的亡魂了,阴错阳差下竟然白白断送了前往阴市的道路。

  既然你已经变了,那我就不可能让你再害人,所以你只有死路一条。

  说时迟那是快,不容我多想,我便对老易喊道:“老易,你快往后点儿!!!我去上去招呼它!!”

  因为老易没有工具在身,他一身奇门术的本事挥不出多少,所以只能让他先闪一边儿去,我边说出这话边猛的甩起了铜钱剑往那女尸身上抽去。

  谁知道那女尸竟然还出奇的灵巧,直接它搜的一声就跳了起来,直接躲开了我的攻击后竟然直接贴在了天花板上!

  没错,是贴,它的身体就好像是口香糖一样的粘在了天花板上,我知道这么说很夸张,但是事实的确是如此,尽管这完全不符合物理法则,只见它趴在天花板上,歪着脑袋伸出了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那块儿煞气凝结的水迹。

  看来它已经是完全的失去了理智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地过三里鬼不同,但是此刻的我真就不知道它属于什么鬼。

  想起以前听我那去世的爷爷讲的故事,据说还是个真事儿,在以前,朱家坎里有一户里也出现过类似的故事,那是一个老人寿终正寝,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让野狗给‘串了气儿’了,结果就活了过来,由于以前的人都很愚昧,那家人也就没管这老人为什么忽然活了过来,还都挺开心,都以为是菩萨显灵呢,可是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哪有菩萨这么照顾啊。

  那老头子活了过来以后,很平常人差不多,就是不出门,一天一天的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怎么吃饭,过了些天,村子里的鸭子和鹅之类的丢了不少,村里的人还以为是闹贼了呢,就到处找,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

  直到有一天,那户人家现了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那就是这家的儿媳妇儿再给自己的公公送饭的时候,搁着门听到了公公的屋子里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动静,由于以前的东北很穷很落后,所以都是纸窗户。因为那老头活过来以后多半都是在炕上躺着的,当时那个儿媳妇儿还以为是屋里来小偷了呢,就没敢进屋,用手指头扣开了纸窗户,往里一看,奇怪,没看到屋子里有人啊,而且自己的公公也没有在炕上。可是那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呢?

  好像是从棚上传来的,她抬头一看,顿时吓得大叫一声然后掉头就跑了,原来她竟然看见了自己的公公竟然趴在了棚(天花板)上,双手捧着一只死鸭子大啃!

  由于以前的乡村野店多有这种妖邪之事,而且那还是解放前的东北,所以每个几个村子就会有几个‘先生’。在东北的先生,除了那些蓝道以外,多数都是出马弟子,像刘先生那样的是少数,那家的男丁一听自己的媳妇儿讲出这事儿后也觉得自己的父亲自从活过来以后就有点儿不对劲,他就跑到了隔壁村子的一户先生家。

  那个先生是一名出马弟子,那个先生听完了那男丁讲完后,便摆出了三只大碗,里面放了三个鸡蛋,然后就摇头晃脑的请起了祖师爷,那个祖师爷叫‘蟒老四’。不一会儿,祖师爷上身,就告诉了那男丁,原来他的父亲现在已经是被野狗窜了气的尸鬼了。如果不除掉它,日后它吸光了村子里那些家禽的血后就会控制不住吸人血。

  然后他告诉了那个男丁要如何做后,便走了,先生醒了以后,把那碗里的鸡蛋打碎,现了蛋黄都没了,就知道这祖师爷所说的事是真的。因为它已经拿走了报酬了。

  于是那先生就和那男丁回家,趁夜晚的时候那老汉出去寻食后,把家里所有的门窗都锁上然后钉死了。当快两天的时候,那个老汉回来了,现门窗都锁死了,怎么叫都不开,急的他又踹又骂,据说是极其恐怖的声音。但是那家人不管他怎么在外面叫喊就是没开门,等到天亮的时候再出去一看,那个老汉已经没了气息,眼睛直勾勾的睁着,看他的外表已经开始腐烂了,显然已经是死了有一个月了,

  书归正传,我见到那女尸竟然贴在天花板上就想到了这个故事,我看着它正一下一下的舔着那煞气凝结的水滴,心里暗道不好,如果让它吸饱了煞气的话,估计会变得更难对付。

  于是我不敢托大,直接把手上的铜钱剑使劲儿的往它身上死命的一丢,由于它还在舔着那滩怨气水,所以没有防备,直接被我的铜钱剑砸中了后背。

  只见它“啊!”的一声就掉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旁边的地上。我见一招奏效,知道不能给它任何机会,于是飞身一步左手捡起了铜钱剑,然后右手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像它招呼上去。

  我现经过了这几年的磨练,我这一系列的动作竟然已经很流畅了,那张符直接拍在了它的胸口上,手上传来了一阵柔软,我有点儿愣了,他大爷的,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摸女人的胸吧!我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没想到这第一次胸袭的对象竟然是一具诈了尸的女尸。这以后要是有阴影该怎么办啊?

  但是我知道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事儿的时候了,随着我一声“急急如律令”后,它又出了一声惨叫,胸口不住的起伏着,那满是鸡血的脸顿时出现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嘴大张着,啊啊的大喊着,胸口不住的起伏。但是就不见它有要挂的迹象,反而越打越精神。

  听到这死娘们儿叫的这么欢,我心中苦道:大姐,求求你别这么大声行不?你再把楼上的文叔给吵醒,那老神棍如果看见你非得抽过去不可,到时候我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可能还是我打的不狠的关系,因为现在的我没有什么压力和负担,不像上次揍那七死草人那么拼命,于是我便了狠心,不停的甩起铜钱剑往它身上抡着,边抡嘴里还不消停,为自己打气的喊着:“去你大爷的!!!别***叫唤!!!”

  可是当我抽打了四五下后,悲剧忽然生了,只见它忽然伸出了右手猛然攥住了我那握着铜钱剑的手,一阵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冰冷刺骨的寒冷袭来,使我不自觉的松开了铜钱剑!

  他大爷的,这是什么感觉?我这右手就像是被冻上了一般,疼的我大叫道:“啊啊啊啊啊!!”

  我死命的挣扎,但是它就是不放,我感觉到我的手好像要被它掐断了一般,我左手慌忙将剩下的那两张符都拍到了它的身上,大喊两声:“急急如律令!!!”

  可是竟然没有用!!那两张符被引后,这死娘们儿明显更痛苦了,不住的颤抖着,可是她就是不放手,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瞪着我,仿佛我这只手已经是它的了一般。

  疼的我满头大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老易从旁边跑了过来,轮起一脚直接踢在了它的手上!

  这脚踢的挺狠,我听见那死娘们的骨头都咔吧一声,估计是断了,出于惯例,那只手松开了。

  我连忙站起身,握着我那右手,还是很痛,手腕已经被它的指甲给刺出血了,不停的颤抖着,老易一把拉着我后退了几步。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大爷的,我的符怎么不能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呢?这样的话,我又该怎么才能收拾掉它呢?

  估计很渺茫了,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我右手的手腕肿了起来,而且我还不是左撇子,要抓铜钱剑估计已经是不行了,现在好像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让老易拿铜钱剑继续抽它,虽然不能治本,但是只要挺到天亮就行了。我下意识的看了下墙上的钟,他大爷的,怎么才十二点!

  要知道丑时还没到,如果丑时到了的话,任何脏东西都会更加的凶猛的!这可怎么办?于是我苦笑着对老易说:“老易,我恐怕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右手暂时拿不起东西了,就看你的了。拿铜钱剑抽它吧!”

  我身前的老易现在显然镇静了许多,因为他这个人挺奇怪,一到生死关头就特别的靠得住,他没有回头对我说:“不用,我还有办法!”

  一听他还有办法,我就奇怪了,现在的他没有道具在身,能有什么办法?于是我问他:“你有什么办法?”

  老易一字一句的和我说:“我刚才已经算出来了,给我两分钟,我差不多能送它上路!”

  虽然我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此时那女尸却已经站了起来,只见它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后,忽然咔嚓一声,它又跪了下去,原来它是是被车撞死的,腿已经断了,后来被尸体化妆师用木板接上,但是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木板断裂。它的两腿便再也站不住了。

  只见它跪倒在地,一下下的用膝盖向我俩爬来,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大爷的!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而此时,我身前的老易,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大喝一声:“临!!”

  (两章完毕,多谢大家支持。)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2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