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九十九章 年后的几天

  要说这玩意儿,确实给我吓坏了,这死老太太不会是给我下了降头什么的吧,他大爷的。

  只见那黄三太奶抿着那爬满了皱纹的腮帮子和我说:“放心吧,药不死你啊,你太奶我见你这小辈还不错,就送你这个东西,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可是寻常人做梦都得不到的,怎么样。还不快谢谢你太奶我?”

  听完这句话后我心想,我谢你奶奶个爪啊!这恶心的指甲油到底有什么用你还没告诉我呢,让我咋谢你?

  于是我忙问道:“无知小辈,不知道你太奶我的本事么?”

  说完这句话后,它便告诉了我,我这被涂黑了的小指甲的用处。前文已经提到了,这些出马仙的本事各不相同,有窝囊的也有利害的,窝囊的那种和文叔差不多,就知道骗吃骗喝,没啥本事就爱糊弄人,而利害的那些,就会有各种各样的能力,有能预测祸福的,有能捉鬼的,有能看病的,最邪乎的一种,是‘老胡家’的,生性凶残,能帮你害人。

  而我家的这位黄三太奶的本事,便是可以看病救人,刚才它从小香炉中抓出的香灰,便是这么多年供奉它的精华所在,涂在我的小指甲上以后,这小脚老太太又在上面吐了三口仙气,就把它的本领留着了我这小指甲上。

  因为我刚才没答应它当出马弟子,所以我没有请仙的资格,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我的小指甲却也有了些黄三太奶的本事。

  我听它这么一说后,顿时大喜,心里想着他大爷的,这回可好了,要知道我每次和鬼干架最轻也要受身伤,有了这小指甲,那我得省多少钱?哈哈,真是有用的东西啊,说不定以后哥们儿我还能用它赚钱呢!!要是这东西包治百病的话,那真是太刺激了。

  于是我连忙对黄三太奶说道:“多谢太奶!赐我这么珍贵的礼物,也不知道这指甲的效力有多强?能治疗癌症艾滋病啥的不?要不您受累,把我剩下这九个指甲都涂了吧!”

  黄三太奶显然不知道癌症和艾滋病是什么东西,它笑着对我讲:“小辈,不要太天真了,你太奶我虽然在你身上施展了神通,但是你终究不是出马弟子,所以这指甲也只能治疗一些小病,如风寒什么的,还可以止血,明白么?”

  不得不说,老天爷对我也太不公平了,总是当我抱着极大的希望去面对每次的奇遇时候,忽然就给我来一个下马威,这简直有些峰回路转啊,我还以为这黑指甲有多牛逼呢,没有想到它充其量也就等于几颗阿司匹林和几片邦迪。

  说白了,这简直就是鸡肋嘛!

  我终于明白了,那些网络小说其实都是扯淡的,那些主人公们的奇遇一个比一个牛逼,不是得到啥宝贝后大杀四方,就是得到什么神功后秒杀宇宙的,其实那都是假的,都是白日做梦,他大爷的,老子我真遇到过几次奇遇,确一次比一次倒霉。

  这***就是生活啊!

  我苦笑的望着我这黑指甲,竟然越看越恶心,怎么这么娘娘腔呢!

  于是我哭笑不得的对那黄三太奶说:“那·····多谢太奶了,我还有点儿事儿,就不打扰您清修了,那我就先走了啊。”

  我实在不想在这小脚老太太身边再多呆一会儿了,还是赶快回屋吃饺子才是正道,这大过年的。唉。

  那黄三太奶点了点头,对我说:“恩,回去吧,如果你以后想当出马弟子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说罢,这老太太飘到了墙边,往上一跳就不见了。仓房里只剩下了我自己,我叹了一口气,出了仓房走回了屋子里。

  家里人正在吃年夜饭,我奶奶见我回来了,有些抱怨的对我说:“出去这么晚,打啥电话啊,快过来吃饺子吧。”

  我对我奶奶笑了笑,坐在了桌子旁,由于不敢让家人看见我这黑指甲,所以只能曲着小指,拿起了筷子,草草的吃完了饺子后便回到了我的那房间。

  躺在床上,耳边听到的是长辈们继续打麻将的声音,我望着这小指甲,心里又乱成了一团,真没想到这大过年的还不消停。居然让我知道了那种事儿。但愿老天保佑,那三位大仙能早点把那烟袋锅子找回来吧,要是真生出什么妖怪来,就真出大乱子了,别的地方不说,但说哈尔滨,我和老易已经都快自顾不暇了,那还有功夫去降妖伏魔啊?

  不得不说,你说现在这抽风的人怎么这么多?好日子过腻歪了么?还是心理有问题,没啥事儿抢什么‘太岁皮’和偷什么‘百人怨’啊。

  这不闲的么?还有那放走女鬼的畜生,他大爷的,没事儿放女鬼干什么,害的我和老易要担惊受怕的过两年,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要说人啊,还真就不能有什么本事,已有本事就好往歪的地方想,我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还是当小老百姓最好,虽然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毕竟无知是福,最起码的能过个踏实的生活。

  我忽然有了一种,如果这两年之期能挺过去的话,就回龙江的感觉,我实在是不想再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到时候会龙江,哪怕在大街上摆个小摊儿,也算是能过个安稳的日子啊。

  唉,算了,不想了,现在想什么都没有用,我望着我这个看上去油汪汪的黑指甲,听那黄三太奶说,这指甲还能止血,我忽然很好奇,于是便坐起身,用它使劲儿的像左手手背上划去。

  左手的手背被划出了一道口子,血顿时渗了出来。我开始聚精会神的望着那伤口。期待见证奇迹的时刻。

  十五分钟后,我感到眼睛睁的都有些酸了,那小口子才一点一点的合上了,我誓,我真想当时就找把剪刀把这恶心的黑指甲给剪了。

  十五分钟才恢复,就这也叫神通?好像叫个肉皮合的人都能办的到吧!他大爷的,我有一种被那黄三太奶给耍了的冲动。

  都说岁月无情,人,亦如此,你说我堂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本来就五弊三缺中孤弊,小手指甲又长,现在却又好像涂了层这么多情的黑指甲油,让别人一看,都会认为我是个‘二椅子’。我找谁说理去?

  算啦,再想这些也是没有用了,既来之则安之吧,我想着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的道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说来也奇怪,我竟然又梦见了那个逃跑的女鬼,这个梦我已经梦见过很多次了,它还是背对着我,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而我则每次都傻了吧唧的向它追着,等到我抓到它的肩膀时,不出意料的,就会醒了。

  这个破梦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睁开了眼睛,已经是大年初一的早上了,他大爷的,新年的第一个梦竟然还是噩梦,看来这一年也好不到哪儿去了。

  我擦了擦眼屎,想起了文叔的那句招牌台词‘日有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呸呸呸,我忙摇了摇脑袋,看来我是和那老神棍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竟然也有点被他传染成骗子的趋势,这可不行。那个老家伙能知道个屁?

  好在过完年之后的这几天还都挺消停的,没啥事,整天宅在家里看《西游记》。还有那个什么《西游记后传》,望着电视里那猴子跟患有颈椎病一样,脖子都不会转弯儿,说话都不张嘴,我又感觉到了国产电视剧的强大,打斗场面就跟卡碟了一样,一个镜头都能反复的播五六遍,够楞的。最恐怖的就是那片头曲了,还‘我欲成仙,快乐无边~~~’。搞不懂这么反动的歌曲怎么还会过审核呢?

  正月十六,我家那几个长辈们又到碾子山串门了,当然,我也跟了过去,碾子山老刘家还是前几年那样子,挺大个院子,鸡鸭鹅四处闲溜达,只是岁月不饶人,老刘太太的白头又多了不少,而且这老太太好像脑袋也有些不好使了,见到我们来了,虽然还认识,就是她一把拉住了我大爷的手,不停的念叨:“你们谁在外面见到我大儿子没有啊?他出去打工那么多年了为啥还没回来啊?”

  我那些长辈们见老太太这样,慌忙劝她,对她说些善意的谎言,无非是你大儿子现在在外面有出息啦,等挣了大钱以后才回来之类。

  哄好了老太太,刘二叔把我们招呼到那屋,果然,刘喜刘大爷还是一点的消息都没有,只是几年前经村里出去打工的人讲,好像在哈尔滨看见了刘大爷,但是也只是猜测,不确定。

  这时刘雨迪把我叫了出去,到了她的房间,回到家里的刘雨迪卸下了淡妆,现在素面朝天的,看的很真实。

  她跟我讲,谢谢那天我送她的哈红肠,老太太见她过年还知道带东西回来直夸她懂事儿,所以这子,很多娃娃玩具之类的东西,但是这物品的摆放倒是挺吸引我的,我在文叔店中的古书上见过,这好像是风水摆放位,窗户上吊着一个小鱼缸,里面游着一条小红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好像就是‘金鲤化龙’之局。

  当然了,这个局并不是真的能把那条小红鱼变成龙,只是映了水命之人的好兆头,刘雨迪是‘旱荷得水’命,但此水是死水,虽然清澈但不灵动,但是这屋子里有这么个风水局的话,水中有鱼,便灵动了起来。

  这可能是刘二叔弄的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便要启程回龙江了,刘雨迪要了我在哈尔滨的手机号,说是我如果没啥事儿的话就找她玩儿去,我对她点了点头。要说我俩从小到大确实挺合得来的,毕竟我俩属性相生,我是木命她是水命。

  要说我这个人,典型的小市民心理,遇到点儿啥事儿就好瞎寻思,我心里想着,这丫头现在长的这么水灵,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啊,要是我们之间再生点儿什么,那该多好?

  想到这里我又苦笑了,他大爷的,还是别想这些事儿了,都说饱暖思"yin yu",但是我现在还一副两年的短命相呢,而且五弊三缺压着,想透口气儿都难。

  还是别想啦,先想想明后天回哈尔滨该怎么找到那个女鬼再说吧。

  我望着车窗外,苍凉的碾子山,山峦起伏,这里的山虽然不是那么高,但是也别有一番景色,初春时节,积雪已化,只剩下光秃秃的山脉呈现着黝黑的颜色。

  下午的阳光透过车窗打在脸上,暖洋洋的,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车子开往的是龙江的方向,而此时的我,却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走一步算一步吧,别管这一步有多远,我总是这么安慰着自己。

  窗外的景色不停的倒退着,新的一年,就这么开始了。

  (第二卷结束,多谢大家的支持,晚上更新第三卷。)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71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