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七十八章 两个故人

  我听这声音怎么就这么耳熟呢?崔哥崔哥的,叫的这个甜,于是我马上回头看去,只见从一辆奇瑞里跑下来一个女人,一头干练的短,穿着一件獭兔绒的大衣,典型的骚包白领。

  我正纳闷儿呢,哥们儿我也不认识这种上流社会的人啊,她是不是叫错人了?可是我看了看四周,除了我以外只有我旁边这缺筋少脑的老易。

  看来她叫的还是我,她是谁呢?正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我身前,睁着水一般大眼睛冲我笑着说:“崔哥,怎么,不认识我了?”

  我望着她,怎么瞅怎么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旁边的易欣星见到这女的忽然眼睛一亮,猥琐的用胳膊肘碰了碰我,嬉皮笑脸的说:“行啊,小非,竟然认识这种美女。怎么不给兄弟我介绍介绍?”

  我鄙视了他一眼,通过眼神告诉他死一边儿去,然后对着那女的说:“抱歉···我还真没认出来,你是?”

  那女的见我好像真没认出她是谁,好像很失望的样子,她伸出了右手,然后用左手手指在右手背上抹了几下后,做了一个反手扇耳光的动作,说道:“天上有多少星星?”

  我见她这副动作,猛然的想起来了,她不就是我大二时在镜泊湖曾经救过的那个张雅欣么?

  我上了大三以后就没怎么上课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儿看见她,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是这两年没见,她竟然跟换了个人似的,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被男朋友甩了后半夜里哭的女孩子了,只见她现在这身打扮,以前的那一头长已经减掉,显得很精神,画了淡妆的瓜子脸,涂了淡紫色的眼影使她的眼睛闲的更大了,粉红色的唇膏使嘴唇显得很有质感。

  我心中不禁唏嘘道:这哪儿是女大十八变啊,这简直是九九八十一难,啊不,是八十一变啊。

  眼见着当年的小涩妞现在忽然变得这么成熟,都整的我这个大老爷们儿有些不好意思了,要说我虽然懂点儿别人不懂的事,但是说白了还是一个二十多年的老处男,属于那种一见到上档次的美女就不知道该说点儿啥好的类型。

  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干杵着啊,于是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她说:“那啥,原来是你啊,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啊,那啥,你咋在这儿呢?”

  我虽然知道我这句开场白很没品位,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该说点儿啥好,于是只能没话找话了,显然张雅欣听到我这没品位的回答后也挺不满意。

  但是她还是笑着对我说:“当然是我啦,崔哥,怎么不认识我啦?我现在就在这里上班啊。”

  啥??我楞了,按理来说,她应该还没毕业啊,怎么就已经混到已经有车了的白领阶层了呢?这完全不和逻辑嘛。但是我也没好意思开口问她,毕竟我们之前也不怎么熟,虽然她是知道我故事的人。

  于是我只好和她说:“啊呀,这么巧啊········“

  这时身旁的易欣星咳嗽了一声,我望了他一眼,只见他直勾勾的盯着张雅欣,一副好像没见过女人的摸样。

  老天,这位民间科学家不会是一见钟情看上张雅欣了吧?

  于是我就跟张雅欣说:“对了,雅欣,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他叫易欣星。”

  我刚说完,老易就马上对张雅欣伸出了右手,边和张雅欣握手边说道:“你好我叫易欣星,今年二十六岁,他们都叫我哈尔滨吴彦祖。”

  “·········································。”

  张雅欣愣住了,她望着我,我忽然觉得气氛变的好尴尬,忙把老易拉了回来,不想让他继续的丢人现眼。

  显然,张雅欣似乎头一次见到老易这种极品,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于是就对我说:“崔哥,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要不有机会请你们吃饭吧。”

  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场面话,可是我身边的老易就恰恰不是啥明眼人,他听到张雅欣这句话后连忙说:“好呀好呀,啥时候啊,要不就今天晚上把,我请你俩,你看咋样?”

  “······································。”

  如果现在我眼前有个耗子洞啥的,我保证二话不说就钻里面去,老易啊老易,你即使是看上人家了,也不用这么猴急吧?你也不想想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那个大头女鬼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来害人呢,你竟然还有心泡妞儿?

  正当我尴尬万分不知道要说点什么好的时候,张雅欣却望着我笑了,她说道:“好呀,崔哥,反正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我给你电话,晚上咱们就聚一下吧,到时候我再带个人一起来行不?”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便挤着笑容对她说好,张雅欣见我答应了之后,便告诉了我电话,然后便笑着往大楼的方向走去了。

  易欣星还一脸花痴样的望着张雅欣的背影,这表情简直太猥琐了,就和我大学寝室里的一个哥们儿似的,那哥们儿一天不观赏爱情动作片便浑身不自在,一观赏爱情动作片便全神贯注地定神闲。仿佛高僧入定,又似笑看风云,好似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一人般。我忽然觉得此刻的老易的表情竟然和那哥们儿同出一辙。

  老易便望着张雅欣走进了袁氏的大楼,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水灵,真的是太水灵了。”

  我拍了拍他肩膀跟他说:“我说易哥,再水灵也不能一直这么看啊,你忘了咱俩是干啥来了?你说我也跟她不怎么熟,晚上这不多此一举么?”

  老易转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说:“小弟,你还年轻,不了解老哥我这把岁数了还没有女朋友的痛苦,就等成全老哥了,给老哥我个机会,要知道老哥我可当了好几年的和尚了啊!”

  一听他这句话我就气不打一出来,你当好几年和尚了,我他吗可是从小就出家了!但是我实在是不想扫他的性,毕竟他救过我好几回了,我心想晚上吃顿饭就吃顿饭吧,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唉,真是越乱越出乱子。

  于是我便和他说:“好吧易大师,那咱先回去吧,这大冷天的咱也不能一直这么傻站着啊?赶快回家睡一会儿吧。都一宿没合眼了。”

  我拉着他来走到了最近的公车站,在公车上他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我的脑子中则依然是那大头女鬼,我现自己仿佛有强迫症一般,越是想不明白的东西却偏偏要去想,但是到最后却越想越乱。

  算了,不想了,等明天晚上问九叔就知道了。不知何时起,九叔他老人家在我的心中就已经是类似于多啦a梦般的存在了。

  虽然现在心情不怎么好,我望着易欣星这副花痴的样子,忽然想起了刚才他对张雅欣说的话,于是我便逗他:“老易啊,你说咱俩也认识这长时间了,我咋没看出来你哪儿像吴彦祖呢?”

  老易看了我一眼,跟我说:“我天天照镜子,都觉得像啊,你没看出来?”

  晕,我心里想着你家那镜子得多长时间没擦了,能照出这效果,我真的有些无语了,于是对他说:“拉倒吧,还吴彦祖呢,我看你长的像‘不老林’。”

  老易一听就不乐意了,他气哄哄的对我说:“你好!长的跟糖三角似的。”

  “·························。”

  他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又和他笑骂了一阵后,我便到地方了,我告别了老易下了车,便回到了家里。鲍龙和他媳妇儿没在家,我自己煮了一袋方便面,胡乱的吃了一口后便回到了屋子里。

  昨晚精神高度紧张,直到现在才觉得浑身无力脖子生疼,睡意也跟着袭来,身体确实有些吃不消了,我一头扎到了床上,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之中。

  我好像又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里,天是红色的,周围好像全都是血,我感觉到很害怕,便不停的往前跑着,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一身白衣,背对着我,好像是个女人,我注意到了她的手腕上好像好像系着一段漆黑的绳子。

  难道它就是那个逃跑的女鬼么?我慌忙向它跑去,也不管还不害怕了,一把抓住了它的肩膀,它慢慢的回头,就在我马上就看见它的容貌时,我醒了。

  全身冷汗,又是一个恶梦,他大爷的。

  窗外的天已经黑了,我看了下手机,已经是四点多了,想到晚上还要请张雅欣吃饭,于是我便起床了,洗了把脸后,我照着镜子,现自己的脖子好像肿了一圈儿。

  给老易打了个电话,问他去哪儿吃,老易很骚包的跟我说,让我定,去哪儿都行,他正在打扮呢。

  至于么?我心里鄙视着他,去哪儿吃好呢?我忽然想起了袁大叔的面馆儿,破是破了点儿,但是味道绝对是一绝,而且也有一阵子没见大叔了,有点儿想那老头儿。

  于是我便把那小面馆儿的地址告诉了老易,挂断了电话后,我便下楼打车来到了袁大叔的面馆儿,推门进去,这里依然没有什么生意。袁大叔和袁阿姨正在悠闲的看着电视,见我来了,他俩马上热情的招呼我。

  袁阿姨说:“小崔来啦,快点坐下,外面冷不?今天吃点儿啥?”

  见到他们两口子,我的心情竟然也好了起来,就跟见到了亲人似的,于是我坐在一张桌子旁,对这袁大叔说:“大叔,今天我想请几个朋友吃饭。麻烦您给做几个菜呗。”

  袁大叔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他点了点头对我说:“好说好说,想吃啥等会儿就跟大叔我说吧。”

  我和袁大叔聊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后,老易便来了,他这大晚上的羽绒服里,竟然还穿着一身中山装,人模狗样的。他走进了面馆儿中,脸色就变了,我大概知道他为啥这表情。

  因为这小面馆儿太破了。

  他坐在我对面埋怨我为啥找这种地方吃饭?我笑着对她说,一会儿上菜的时候你就知道了,做人别老注重外表。我敢说,这是哈尔滨饭店里最好吃的一家。

  可是老易却好像不怎么相信似的,他望着袁大叔和袁阿姨,二老爷也笑呵呵的望着他。老易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他知道我这人,平时虽然没皮没脸的,但是关键时刻是很少掉链子的。

  我给张雅欣打了个电话,告诉了她地址,问她啥时候能到,她说很快,她和她朋友现在就来,最晚也就半个小时。

  于是我便拿出了烟,慢慢的抽着,心里想着早点吃完早点回去,我还有一堆的符没画呢,一想到那些符我脑袋就疼。就和一个没有了存稿的网络写手一般。

  不多时,面馆的门被推开了,张雅欣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我和易欣星连忙起身相迎,但是我看见她身后跟进来的人的时候,我的表情忽然凝固了。

  老天爷!!不会这么巧吧!!不会巧合都赶在一块儿了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此时的心情,那人看见我以后也楞住了,我看见她的表情也和我差不多。

  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因为眼前的人,正是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人,我们仿佛一直被命运所戏弄,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和她再次的相会。

  我忽然想哭,望着她,易欣星和张雅欣好像也看出了我这异样的表情。张雅欣回头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望她的同事。

  我曾经短暂的爱人。董珊珊,此刻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写完这一章的时候,已经2o个小时没睡了,为了保证质量,所以晚上的那章将会迟一些更新,感谢包涵。)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9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