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六十六章 胜利者的金冠

  夜仿佛从来都没有过这么安静,风停了,雪也不再下。

  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了那只小夜狐凄惨的哭声,空旷的江北郊区外的树林中,此刻的气氛竟然是如此的悲凉。

  我和易欣星没有了任何言语,只能愣在了那里。

  心中一片空白。

  只能呆呆的看着那小夜狐扑到自己母亲的身前,嚎啕大哭,是那样的伤心。

  那公狐似乎已经油尽灯枯失去了意识,那母狐颤抖着伸出右手抚摸着自己正在哭泣的小孩,眼中满是慈爱。它喃喃的说:“怎么又哭了,没出息。”

  那小夜狐边哭边口齿不清的不停喊着道:“娘,娘!”俨然如同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一般无二。

  那母夜狐凄凉的笑了下,然后从地上颤抖的捡起那个小夜狐掉在地上的死麻雀,轻轻的放在了小夜狐的手上,对它说:“乖,娘没事。”

  看到此处,我的眼泪再次的流下,从上大一以后,我基本上就没有哭过了,不知为何,此时眼泪竟然止不住的流下

  望着眼前的夜狐母子,我心中竟然全是内疚与不安,尽管它们根本不是人类,尽管它们是害人的妖怪,尽管,刚才说好了,决一死战。

  而我现在却觉得,我好像是一个凶手一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种感觉??!!

  旁边的易欣星也面带着惊讶,恐怕他还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害人的妖怪竟然还会有如此的情感。

  我的头像要炸了一般,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我虽然赢了,可是却如此的自责。万物皆有灵性,难道所谓的除魔卫道根本就是个错误么?那我学《三清书》也是个错误么??

  正当我俩正在迷茫的时候,隐约的听见了那母夜狐的声音,它颤抖着对我说:“阴阳先生·····你过来一下吧。”

  我抬起头,望了望那趴在雪地上的夜狐,又望了望易欣星,易欣星对我摇了摇头,我大概能懂他的意思,他是怕那夜狐会趁我过去的时候和我同归于尽。

  但是我还是决定要过去,不知为何,也许是我心存内疚吧。我没有拒绝一个即将死去的母亲的理由。

  于是我挣扎的站起身,后背上传来如同刀割一样的刺痛,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但是依然坚定的向它蹒跚的走去。易欣星见我铁了心,也不好劝我。于是他叹了口气,拿起了笑蓝灯,走到我身边搀着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等我俩走进那夜狐时,那只正在母亲身边哭泣的小夜狐含着眼泪用一种充满了仇恨与悲伤的眼神瞪着我,使我不敢和它直视。

  那母夜狐颤抖的对它说:“乖,听话,不要怪他们。”

  我在了离她半米的地方,易欣星站在我旁边,他不敢放松警惕,毕竟它们是妖怪。

  我刚坐下,只听那母夜狐对我说:“阴阳先生,你赢了。为何还如此表情?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这,不就是你们的正义胜利了么?”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它,虽然我赢了,但却十分的悲伤,我开口对它讲:“对不起,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想要的,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它见我再一次的向它道歉,无力的笑了一下,开口对我说:“阴眼先生,你很有趣,和我之前碰到的那些虚伪的人不一样,所以你不用为自己所做的事而自责,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命运。不是你我所能更改的。”

  我听完它说的话后,依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它此时却颤抖了起来,它身边的公夜狐已经开始一点点的消失了,看来是时辰快到了,它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

  她颤抖的和我说:“我们本来就是水火不两立,你做的并没有错,我现在快要死了,其实即使是活着也不会有什么快乐了。”

  她表情复杂的望了一眼整顿在她身边的小夜狐,接着说道:“看在你的心中还存在着所谓的善念,好吧,在我临死之前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我不知道此时的她能对我讲什么事,我只能点了点头,于是这母夜狐便跟我讲出了它们一家为何出现在哈尔滨的经过。

  原来这两只夜狐已经有几百年的道行了,民国的时候阴阳先生大显其道,所以大多数的夜狐都被杀光了,整个夜狐一族只剩下了他俩。它们以前确实祸害过不少人,也杀过不少阴阳先生,但是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它们却也只能仓皇逃跑,因为在那个年月里,根本已经没有人信这一套了,正所谓无知者无惧,人心如果拧成一股劲儿的话,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最终会被打跑。

  夜狐当然也不例外,那时的母夜狐就已经怀了小夜狐,为了不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危险,它俩只好跑到了一个大山之中,闭气长眠了起来。

  可是没想到,就在今年的春天,竟然有一个人类找到了它们的藏身之处,并且将它们唤醒了过来,而那个人的目的是要抢它两个身上的一件宝物,一块不知道是哪种动物的皮,相传夜狐的来源和这块皮有这密切的关系。是夜狐一族世代相传的宝物。

  它俩当然不会对一个人类妥协,更何况是要把夜狐的宝物拱手相让了,于是它们便动起了手来,哪料到那个人竟然十分的厉害,它两个根本不是对手。

  它们身受重伤,在拼死一搏后找到机会借着山下的水路终于逃过了一劫,那山下的河属于松花江的支流,它们便顺着河水飘到了紧挨着松花江的哈尔滨。

  到了哈尔滨后,由于身受重伤的母狐动了胎气,再也无法忍耐,便在公狐的陪同下来到了江北郊区的这片树林,生下的那小夜狐。由于夜狐的习性,产下幼仔后必须在四十九天之内将幼子寄生在人类的小孩身上,否则幼子就会魂飞魄散。

  于是它便趁着夜色潜入了市区,恰巧让它碰到了宋佳母子。而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已经知道了大概了。想不到它现在的状态竟然还是重伤未愈,如果它俩没有受伤的话,恐怕我和易欣星早就身异处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本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妖怪会出现了,但是唤醒它们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呢?难道现在这个社会,真的还有别的白派阴阳先生存在么?而且听它这么说,那个人还十分的厉害,想想我二人即使和受伤未愈的它们打斗,都已经是筋疲力尽满身伤痕了。

  而那个人竟然可以毫无伤的差点杀死它们!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斩妖除魔么?不可能的,因为它们那时已经在长眠了,这不是白派的作风。况且,他还要抢这些妖怪的东西,所以,那个人一定不是什么善类。

  说完这些后那夜狐又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看来它是强撑着说完这些话的,那小夜狐见自己母亲如此的痛苦,顿时又大哭起来。从出生就没在母亲的身边停留多长时间的他,没想到再次见到父母,却就是诀别之时。

  我们虽然身不由己,但这种它们拆散母子的人,不是凶手又是什么?

  可是我只能这么做,如果再给我次机会选择的话,我依然会选择和它们战斗,因为我别无选择。

  我,毕竟是人。

  但为何,我此刻却是如此伤心呢?

  那母狐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变白,这是魂飞魄散的前兆,她用尽所用的力气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小孩,颤抖着对我说:“你····要··小心····因为···我预感到··妖···和人··之间···将再次···的···小心那个人····他和你一样······。”

  由于它马上就要消失了,说的话断断续续的,我听不清出它说的是什么。只能不打断它,让它说出想说的话。

  它颤抖的说:“求你··至少··让我们···母子···一起,那···皮···送你。”

  我听懂了它的这句话,于是便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它见我点头了,便又望着自己的这个没有见过几面的孩子,它哭了,颤抖而微弱的说:

  “如果····有··来生···真希望·····还能·······做你的母亲。”

  说完最后的话后,她便彻底的消失不见了,树林之中只残留了点点白光,这是这位伟大的母亲曾经真实的存在过的证明。

  望着母亲消失了的小夜狐,顿时失去了理智,它凄惨的哭着,徒劳的想抓出那些白光,口齿不清的喊着:“娘!娘!”

  我和易欣星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孰对孰错,根本就没有定义,孰胜孰败,也没有了意义。

  更何况那可悲的‘正义’。

  此刻的我,虽然心情极其复杂,但是我没有忘记我刚才答应那母夜狐的最后一件事,此时的我,已经不允许任何优柔寡断了。

  我问站在旁边的易欣星:“易哥,你是《三清奇门》的传人,这个还没成型又身受重伤的妖怪,奇门之术里可有能救它之法么?”

  易欣星摇了摇头,对我说:“救不了了。就是真的有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了。”

  我苦笑着对他说,是么?

  他没说话,我心中已知大概。这就是命运。

  我对易欣星说:“易哥,刚才那母狐说的那块皮,应该还在刚才我去的那个地方。麻烦你把它拿过来吧,着白光的就是。”

  易欣星点了点头,向树林深处走去。

  而我则咬着牙挣扎着再次的站起,步履蹒跚的走到那小夜狐的面前,也许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它此时正在呆,也不知道哭了,正在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小手,那只冻硬了的麻雀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那母夜狐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送它孩子一程,因为它不想看见这孩子仅剩的三天,是在悲伤中度过,与其这样,还不如现在就送它上路。

  可是说起来简单,等到真要我动手的时候,我望着它现在这副神情却有些犹豫了,那股莫名的伤心又涌了出来,我双脚一软,竟然跪在了那小夜狐身前。

  就让我来继续当罪人吧。

  从挎包之中取出了最后的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我低着头,把那张符轻轻的贴在了那小夜狐的额头上,我的眼泪又一次的流了出来。

  对不起。

  急急如律令。

  没有任何挣扎,没有任何惨叫。等我抬起头的时候,只见到雪地之上的那只冻硬了的麻雀,而那小夜狐已经化成了点点白光,映着我的泪水流下,从此夜狐这种妖怪,正式的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cp|:453|h:291|a:1|u:75oo784o25.jpg]]]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80.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