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六十二章 易欣星

  眼见着我手指上甩出去的血滴溅在了那黑影的身上,而那黑影也又晃了几下后消失了。我见它不见了,忙从挎包之中拿出了小手电,摁着了以后,眼前顿然一亮。我用手电开始向四周的照着。

  不一会儿,我就现了一棵树前有几滴血悬空的挂着,我顿时大喜,心想着,这回看你丫往哪儿跑?也该是哥们儿我报仇的时候了吧!

  但是我脸色上没有表现出来,要是让它知道我已经知道它在哪儿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于是我依然装作一副很焦急的表情,把手电又摁灭了,四处的乱走,慢慢的接近了它。

  我故意把后背朝向了它,然后边我紧了拳头边说道:“藏哪儿去了呢··?”话音未落,我一个急转身外加掌心符就像那几滴血的方向招呼了上去!

  从手心传来的触感,令我感觉到了我确实的打中了它,“啪”的一声,这打耳光扇的干净利落,那东西显然让我打蒙了,突如其来的惊吓使它又显露了身形,但是他见到遁形被破后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俩倒在了雪地里,不停的厮打了起来。想不到这东西还挺耐揍的,它的拳头不停的向我身上打来,而我也不能示弱,同样用我画了掌心符的手用尽全力的往它身上招呼。

  拳头打在它身上,它还出了很像人类的闷哼,而我被他压在身下也被它打的不清,我心想你这个妖怪,虽说不像之前我碰到的那些一样爱掐我脖子,但是我也不能就这么一直让你打啊?

  于是我左手抓住它,忍耐着这畜生的拳头不停的打在我身上,右手伸进了挎包中的分隔中取出了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我心想,妖孽,看你这回还不被轰飞?

  猛然贴在了它的身上,同时大叫一声:“急急如律令!!”

  可是十分诡异的事情生了,我的符贴在了它身上,竟然没有生效。它只是停顿了一下后,又把那张符撕了下来。

  见符没有生效,差点没把我吓尿了裤子,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这是我半年前画的,现在符咒过期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开始全身冒冷汗了,要知道符咒如果真有保质期这一说的话,那么今晚上哥们儿我身肉,就差不多要扔这儿了。

  奇怪的是它并没有继续攻击我,反而起身了,不管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也得先站起来才行。我起身时现,它好像在身上摸索着什么,不多时,它手上一阵淡蓝光出现了。

  随着光亮,我惊讶的现,我眼前的那个黑影竟然是一个大概二十多岁的男人!这也太奇怪了吧!真是不可思议,我忙又摁亮了手电向它照去。

  在光亮的映照下,我看清了他,确确实实是人。因为我能看到他呼吸时鼻子出的哈气。只见他一米七五左右,体型瘦长,身着一件紫色的雪中飞羽绒服。没有带帽子,一头干练的短,剑眉杏眼,此时手里正拿着一盏奇怪的小灯望着我那道‘甲午玉卿破煞符’呆。

  我也愣住了,打来打去,没想到对手竟然是人,可是这不合逻辑啊,人怎么可以凭空消失呢又凭空出现呢?人怎么可以身上一点火气都没有呢?想到此处,我又开始担忧起来,这位看上去很平常,但是一定不会是什么善类。

  难道他就是穿了衣服的成年夜狐?

  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我的符咒对他不起作用,看来我还是先施展下嘴遁先套套他的虚实再说,于是我壮着胆子对他喊道:“贫道乃是茅山第一百零八代传人释倪迭,你可就是那夜狐里的管事儿的么?”

  那人听我说完后,又楞了一下,他开口问我:“你叫什么?”

  我心想,我叫什么?我叫是你爹。但是我没敢嘴上说出来,见他没听清楚,只好又重复了一下我的刚才说的话:“贫道乃············”

  他猛然摆了摆手,开口对我念道:

  “玉清授道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

  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

  听到这四句诗从他的嘴中说出后,我大吃一惊,不会这么巧吧,我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的男人,竟然也学过《三清书》?

  从他口中说出的这诗,正是《三清书》中所描述奇门遁甲的诗句!这么说,他应该就是身怀奇门遁甲之人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刚才能莫名其妙的消失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可是这依旧不和逻辑嘛!这个会《三清奇门》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郊外?为什么刚才还有攻击我?

  看来我就算想破头也不会想出个为什么了,与其自己干想,还不如直接问他来的方便,再怎么说我现在知道他是人了,而且还和我差不多算的上是同行,我就回答他:

  “祖师灵宝所在宫,六丁六甲对其冲。

  勒令之符紫云蔽,吾不遇时龙不惊。”

  他见我答对了口信后,长出了一口气,用一种有些抱怨的声音对我说:“哎呀,闹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啊,可吓死我了。”

  望着他,我无语的想着,大哥,可是你先袭击我的啊,怎么这会儿自己还倒打一耙呢?于是我问他:“你是《三清书》的传人吧,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要袭击我?”

  只见他快步走了过来,和我说:“兄弟,现在的情况很紧急,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说完后他也不见外,直接挎着我的肩膀带着我往树林深处走去。

  原来,此人的名字叫易欣星,今年二十四岁。祖籍是河南人,和刘先生家一样,他们易家世代相传着一本奇书,那就是《三清奇门》。他家的祖上出了不少著名的‘先生’,属于白派阴阳先生世家,在文化大革命时,易家也没有逃过这一场浩劫,还好他家先人带着全家老小逃难来到了东北。才使得这本奇书没有就此消失。

  到了易欣星这一代时,他天资聪颖,从小就精通算数,头脑十分灵活的他,竟然把一本被称为最难之术的《三清奇门》给懂了个大概,在十八岁的时候,便可以进入《三清书》中的境界了。

  在两年前,他经人介绍来到了‘福泽堂’对面的‘易福馆’里,和我一样当起了阴阳先生学徒。也是他没想到的,那易福馆的老板‘林叔’竟然和我的老板文叔一样,是一个蓝道的老神棍。但是生活所迫,他只好留在店里打工,要是遇见了那些真的沾了脏东西的人,他便暗地里悄悄的帮助他们。

  雪还在下,我俩正往树林的深处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听完他说的话后,我心中感叹道:原来这哥们儿的经历和我是如此的相似。看来他的心地应该也不坏嘛,想不到我居然还有战友出现,而且竟然还是学过《三清书》的。

  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我就问他:“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他回答我:“通过遁甲的组合要找到妖孽并不难啊,我晚上摆好遁甲后现这些妖孽的老窝就在江北郊区,近于是我就打车到了。可是那出租车司机却把我拉到大学城的边界便再也不敢拉我了,于是我只好自己走了过来,冻死我了。”

  我心想这个倒霉孩子,我真怀疑就他这脑袋是怎么看懂奇门之术的,居然一点儿变通都不会,也不学学哥们儿我,装个鬼就舒舒服服的到了这里。

  于是我又问他:“那你刚才攻击我干什么啊?”

  他苦笑道:“把你当成妖怪了呗,你想想,这个时间还有谁能到这荒郊野外里来?我刚走进树林不久就听到你的走路的声音了,而且我还感觉不到你的火气,于是我就遁起了身形想消灭你,哈哈,真没想到,哥们原来非但不是妖怪,还是《三清书》的传人啊!咱俩可真是不打不相识啊!”

  我无语了,原来我们都当彼此是妖怪了,因为我们都用不同的手段把自己的火气掩盖住了,才闹出了这么个笑话。

  望着他笑,我却没有笑得出来。心里鄙视着这脑袋少根筋的家伙,难道在我打手电照找他的时候他就没看出来哥们儿我是人么?

  要说人世间真的存在着各种巧合。谁也不会想到,两个《三清书》的传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碰面,而且年龄差距也不大,最巧的是两人工作的场所居然就是面对面的挨着,因为两家老板不和,所以平常大家都没有见过。

  这真是太巧了,让我都有些不敢相信。我想着他嘴里说的那个‘林叔’应该就是文叔嘴里的那个‘老x’了吧。想不到这两个老蓝道神棍的学徒,却都是正宗白派的阴阳先生。

  这命运真的是太能作弄人了。

  他问我,我是怎么回事儿,从哪儿学的《三清书》。我见时间紧迫,于是告诉他,以后再和他慢慢解释。他点了点头,也没多说话。

  我问他,能找到夜狐的具体位置不。

  他回答我:“小菜一碟,也不看看哥们儿我是学啥的。”说完后他撸起了袖子,露出了一块儿奇怪的表,好像是他自己改装过的,一块手表里竟然有六根指针。三红三黑。他看了下表后,指了指西北方对我说:“不远了,原来那妖怪叫夜狐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刚才你跟我说你叫释········”

  我连忙接过话对他说:“你听错了,我叫崔作非。”

  他鄙视了我一眼后,对我说:“拉倒吧哥们儿,你刚才说的好像是‘释倪迭’啊,怎么咱们这么有缘你还骗我?有意思么?都是本地狐狸,跟我玩儿啥聊斋啊?”

  (感谢大家的支持,明天开始我会为单章字数加量的。在这里再次感谢支持的我兄弟们。)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7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