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四十五章 迷藏(下)

  九叔见我如此焦急,也就不在拖拉,他对我说:“虽然说要做到看见五通的真身是不可能的,但是你完全可以通过降低自己的火气来看见它模糊的轮廓。但是这还不行,因为它属阴灵,度完全在你之上,所以你的符咒对它基本上形同虚构,如果要消灭此物,必须要用掌心符!”

  掌心符?那是啥玩意?我怎么没听说过?《三清书》上也没有记载啊,我连忙问九叔,什么是‘掌心符’?

  九叔告诉我,所谓‘掌心符’是属于道家的一种应急之画符术,此术不同寻常画符手段,只需心中有道,以血为引,在自己掌中快的画出相应的符咒就能起效,属于比较高级的符法之术。掌心符的作用很多,虽然威力不如寻常纸上符咒那么巨大,但是运用起来却是快捷有效。只要被画有掌心符的手掌所触后,符的威力即可动。

  听到九叔说的这个掌心符,我的脑子里不知不觉的想起了香港经典电影《倩女幽魂》之中的那个大胡子。电影里的燕赤霞不就是在掌心画符么。想到燕赤霞的那句经典拉风台词“日月无极,乾坤借法!!”,我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吐沫,原来真的有这种符啊!

  九叔告诉了我画掌心符的要领后,让我自己试试,其实不用他说我也已经跃跃欲试了,要知道这画符的方法简直太拉风了,但是我看了看我的双手手掌后,却一下就傻眼了。

  我忘记我的手掌在昨天凌晨和被五通附了身的张雅欣搏斗时已经都卡破了,现在还没有结疤呢,这可怎么办啊,我问九叔“师父····那个····我的手心已经这样了。还能画掌心符么?”

  九叔通过镜子看到了我那满是伤口的手心后顿时大跌眼镜,竟然半晌说不出话啦,良久,他叹了口气,说道:“天数,真是天数啊,小非,这应该就是你命中当有此劫,一切都看你自己了。”

  你个死老头儿,现在说这种话有什么用啊。望着我这双手掌,我真是欲哭无泪,我问九叔:“师父···那啥···用手背画行么?”

  九叔又叹了口气,对我说:“这····为师没有试过,一切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我哭,你这话就是要我自己撞撞运气呗?好像我活这么大就没有过运气好的时候。想哥们儿我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不用和您老人家说话了,现在早就过上**腐烂的大学生活了。哪儿还会在黑灯瞎火的大山之中提心吊胆的冒险?

  我现在可是担负着我们一行人的生命啊,老大!

  唉,我现在知道牢骚是没有用的,不管有没有用,只有一试了。等会破釜沉舟,马x翻车,跟丫拼了!

  想到这里,我又问九叔:“我那个被鬼挡住了的朋友,我该怎么救他?”

  九叔跟我说:“只要在他被挡住之所,放出一只黑猫,黑猫就会带你找到他的藏身之处。”

  听完他老人家这句话,我真的要哭出来了,这大山里黑灯瞎火的我上哪儿找什么黑猫去啊?这简直和你要在澡堂子里买哥罗芳一样的不切实际嘛!

  我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九叔想了想后跟我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找到一个同样是时运很低的人,和此人再走一回那个地方,但是必须要给此人佩戴‘丁已巨卿护体符’。如果进过之前被鬼所挡住的那人的地点,此人就会有反应。然后以‘甲午玉卿破煞符’就可以将被困之人救出了。”

  老爷子,你真是太能给我出难题了,你说的话不和没说一样么?这么晚了我上哪儿找时运低的人去?你这简直就是和在公厕里买熘肝尖一样的不合逻辑嘛!

  但是我也没办法了,要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啊,已经在这里和九叔耽误了快二十分钟了,按这两天的习惯,那五通神也快找上门儿了。我必须回去了,想起关明,反正我知道了‘甲午玉卿破煞符’对那挡着他的东西有效,就豁出来时间,拿着符满楼转悠,我就不信碰大运还碰不到!

  于是我跟九叔说:“师父,我走了,今晚恐怕是我面临过最难的一关。如果我出了什么三长两短的话,就直接去下面找您作伴了。”

  九叔对我说:“不可轻言放弃,万事要小心。”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收起了镜子,手机此时已经显示是两点二十八分,如果再不快点找到关明的话,一定会出大乱子。唉,即使找到了关明,我要和他怎么解释呢?况且还有个五通神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

  真是难啊,前有狼后有虎,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只能如此了,第一步先找到关明再说。

  我望着我这双手和兜里那十几张符咒,全靠你们了。

  想到这里我起身,像旅馆的方向走去,夜深了,湖边的树林里偶尔传出猫头鹰的叫声,咕咕,咕咕。湖边风很大,吹的我直哆嗦,我望着旅馆的方向,此时此刻心中忐忑不安。竟然有点像我高考时符咒被没收后的感觉。

  明知道会考砸,但是也得硬着头皮往下考。吗的。

  可是我没走几步,忽然看见前边有个黑影,好像是个人,这马上让我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们学校的人应该都回旅馆了,前面的会是谁呢?

  出于条件反射,我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了那一打符,同时右手结了剑指,大喊一声:“你他妈谁!!!”

  要说这两天我是被吓怕了,而且一直没有好好的睡觉,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点,见黑夜里有个人影,就不免要往鬼神之处想。

  前面的那个黑影好像被我的喊声吓到了,只听“哎呀!”一声,卧槽,是个女人的声音,同时那个黑影处出现了一点光亮,我上前一看。

  这不是张雅欣么?!天!这个小姑奶奶这时候跑这儿来干什么!!

  她好像冷不丁的被我的喊声给吓坐下了,我连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在手机的光亮下她的小脸还是那么煞白煞白的。

  真是一事未平一事又起,我已经够乱了,竟然还有乱子等着我,想到这儿,我生气的问她:“这么晚了不睡觉,你出来干啥啊?知不知道一个人出来很危险啊??”

  她低着头,酝酿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望着我,她的眼神让我感觉到别扭,她说:“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完了!!!难道被她听到我和九叔说的话了???老天爷,你不能这么接二连三的玩儿我吧?我都什么样了,怎么半路又杀出一个小姑奶奶来!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知道,于是我忙转移话题:“什么和谁说话啊?我刚才是在湖边方便呢,哪有什么人,你是不是听错了啊,对了,你怎么会在这儿?为啥还不会房间睡觉??”

  我对她没好气的说完后,她还是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她对我说:“其实我一直没有回去,刚才你往楼上跑的时候,我就回旅馆门口等你了,可是等不到你,后来看见你往湖边跑,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我气急败坏的跟她说:“我说小姑奶奶,咱俩也不怎么熟,你等我干啥啊?”

  她咬着下嘴唇,然后鼓足了勇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递到了我身前,然后说:“本来想和你一起上楼时给你的,谢谢你救了我。”

  我定睛一看,好像是一个纯银的项链。链坠是一个十字架的造型,在手机的光亮下闪闪光。

  我顿时没话了,不知道该说些啥好,要说本来我应该感动,其实我真的是挺感动的,因为这是第二个女孩子送我东西。但是现在实在不是时候啊!要知道现在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还是早点把她打回去睡觉才是王道,感动什么的,等我能救出关明撑过今晚后再说吧。

  我接过了那条项链,叹了口气,对她说:“谢谢你,真的,但是现在太晚了,我送你回去睡觉吧。”

  她摇了摇头,然后坚定的对我说:“你到底在和谁说话,我都听到了。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应该和关明大哥的失踪和我昨天到底为什么会在湖边有关系吧!其实我昨天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我记得昨天打完电话后,看到走廊里有一个黑影,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知道的对不对,到底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真的快崩溃了,这小妞儿看上去傻傻的,为什么却会如此聪明?看来是瞒不过她了,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我刚才和九叔的谈话她差不多听了个遍。可是我要怎么解释给她听呢?凭我这猪脑子和笨嘴要解释到什么时候呢?就算告诉了她,那她如果要是第二天跟别人一说,我该怎么办?我想要的最起码的平静大学生活一定会泡汤的!

  可是按现在来看,要是不告诉这丫头的话,那我就别想再施展开拳脚了,等五通神一来,她一定又会被附身的。到时候哥们儿我注定凶多吉少,就算是它不来,这事儿也会闹大的!我该怎办啊?

  等等,我忽然想起了,她昨天刚被附身,现在的她不就是时运极低的人么?我反正都要跟她说,倒不如先借她的身体先找到关明,这样就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了,不是么?

  就是这招风险太大了,对她来说太不公平了,可是我现在还有选择么?

  想到了这里,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就往旅馆方向走,她颤抖了一下,没反对。

  我边走边对她说:“这件事儿十分的复杂,但是我只求你相信我,不管我说的话多么的荒诞离奇。而且你不能和第三个人说,你能做到么?”

  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心中宽慰了不少,但是我的故事实在是太长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眼前关明还困在空楼里,我就对她说:“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是普通人,接下来你要看见的事情,也不是能用常理来解释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等到今晚如果我能平安过去的话,明天你要问我什么我都会回答你。好么?”

  我牵着她的手,她的手很冷,但是却好像掌心之中出现了汗,和我掌心的伤口触碰,挺疼。

  她又坚定的点了点头,对我说:“好,我相信你。”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5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