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四十二章 试胆游戏

  今天是来镜泊湖的最后一次写生,明天再玩儿一天,后天我们就要回哈尔滨了。

  由于我那件限量版的阿迪耐克借给了那个大一的女生张雅欣,所以我洗完脸后只能从行李里翻出了另一件拉风的半截袖,雕帕。商标是一男一女坐在一只大雕上背靠背。我喜欢这个牌子。穿上这拉风的雕帕,我和小凯和王城来到了餐厅。

  要说我的苦日子可真快到头儿了,明天以后我就可以想睡多久就睡多久,想想我都快笑了出来,要说人啊,如果需求降到了一定的极限,你让他能多睡一会儿他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喝着早上餐厅供应小米粥,往大一的桌子那边看去,没有看到张雅欣,可能是身体受不了被附身的负荷,还在睡觉吧。

  饭后,我很自觉的背着画袋来到了我的风水宝地,今天真热,我心里想着今天得多画点儿符,因为我准备今天晚上就端了那东西。不好好准备可不行。

  我勤勤恳恳画符的样子像极了那种存稿不多了还在赶稿的写书人。

  明天高低我也得睡个好觉,我心中暗暗的想着,中午的时候我晃荡回去吃饭,今天旅馆好像刚采购回来,我们吃上了新鲜的蔬菜炖鱼,桌子中间还放了一盆一锅出,所谓一锅出就是一个大铁锅里顿的鱼,而又借着锅沿儿上又贴了很多的黄米面儿大饼子。等鱼炖好了,大饼子也熟了,这时的大饼子里渗透的鱼肉的味道,很香。这让我们这些没怎么吃过粗粮的八零后们吃的很是开心。

  哥们儿我照旧狼吞虎咽,不理会同桌那些臭老娘们儿的翻白眼儿鄙视。左手拿着一个大饼子,右手夹着各种鱼肉一个劲儿的往嘴里送,这不能怪我,我的确累坏了。那些女生问我,我脸咋了,是不是让谁揍了?

  我嘴里塞满了食物,含糊不清的应付了她们一句:你们如果再了事我我就抱你们孩子跳井。

  女生们对我本来就没啥好感,见我态度不友善,也就不搭理我了。我又拿起了一个大饼子,正要往嘴里送时,忽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很好听的声音,细细的,听的我心里直痒痒。

  “崔哥,我来还你衣服了。”

  我回头望去,不是张雅欣还能是谁?只见她俏生生的立在我的身后,煞白的小脸儿还挂满了憔悴,却还是在腼腆的微笑着。双手捧着我的那件限量版的山寨货。

  我连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要说我一到关键时刻就爱掉链子,这一咽还把自己给噎住了,连忙端起碗里的鱼汤喝了好几口后,觉得很丢脸,于是挤出一副很猥琐的笑容对她说:“···你起来啦,吃饭没?我不着急,要不你再拿去用几天再还我也没关系。”

  话一说出口,我就觉得这话说的有毛病了,只见张雅欣的小脸通一下就红了,她低着头,把衣服递给我后,轻声的说:“谢谢·····不用了·····谢谢你。”

  说完后,她一路小跑回到了大一那边的桌子。我手里捧着衣服半天没回神儿,等我转身的时候,才现桌子上的人都愣住了。

  他们好像都不相信,我这个脏鬼猥琐男会有如此艳遇,那些女生有开始在背地里扯起了老婆舌。王城问我:“行啊,本事见长啊,跟哥说说,咋勾搭上的?”

  勾搭你老妹儿,我鄙视了他一句,然后看了下我那件阿迪耐克,潮潮的,显然她今天洗过了。我下意识的闻了闻,一股淡淡薰衣草的香味儿。

  我也不含糊,吃饭完就换上了阿迪耐克,结果走哪儿哪香。哈哈。心情十分爽快,然后跑到湖边继续画符去了,要说人逢喜事怎么就这么爽,我也不知道,我也没遇到啥喜事儿,但是心情就是莫名其妙的好,不知道为啥。

  望着太阳落到了湖的另一边,我心想,今晚终于到了,这两天剩下的符,再加上今天画的,一共十五张。十张‘甲午玉卿破煞符’,三张‘丁已巨卿护体符’还有两张以防意外的‘甲子文卿缓神符’。就这装备量,应该足够了吧。

  由于我随身都带着那面小镜子,就差井水,然是想想井水就是地下水,这里这么大个湖,用湖水应该也行吧。就等晚上了。

  我又利用了半个小时,涂了一张差不多能过关的水粉来应付刘明明,再怎么说不画一张差不多点的画也说不过去。

  晚饭后,刘明明继续作品简析,今天的他很好奇,问我:“你的日出东方系列呢?”我笑了笑,没回答他。

  刘明明点评完毕,没有像前几天那些放我们集散,而是露出了一副极其猥琐的小脸问我们:“今天真他吗热啊,你们说呢?”

  我们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于是回答他:“是啊,真他吗热。”

  他笑着对我们说:“那咱们晚上玩儿一点儿让人凉快的游戏啊?”

  卧槽,我真鄙视你个色*情教师。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玩儿凉快游戏,我大喊一声:“刘老师,要自重啊!”旁边的男生们也开始跟着起哄。

  他骂了我一句:“滚蛋,我说的是练胆儿游戏,怎么样?”

  练胆儿?怎么个练法?我们莫名其妙了。

  刘明明指着离旅馆不远处的那栋还没有建好的空楼对我们说:“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和哥们儿们晚上钻旧楼玩儿,可刺激了。正好咱们现在有这个条件,等晚上俩人一组,从一楼走到五楼,正好今天这么热,降降温,怎么样?敢不敢?”

  他说的到挺有意思的,我们这边的男生们听完他说的已经有人开口答应要玩儿了,可我却十分的不愿意,因为我知道现在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何物的妖怪晚上要来。而且这种冒险的游戏还是少玩儿为妙。

  由于我身为一个男人,现在服软会被人看不起,我只能希望那些女生们反对了,可是谁又能想到,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老娘们一听有这么刺激的游戏,都举手说好,然后还虎视眈眈的偷眼望着我们这帮男人。

  这时候再不说话可就不行了,我连忙举手说:“刘哥,我反对!!”

  哪知道刘明明白了我一眼,对我说:“反对无效,就这么定了,为了效果好点儿,大家快回去睡觉,一点起床咱们进去玩儿一回。给这次外出写生留个好一点的回忆。”

  卧槽,一点?你这不是开玩笑呢么?我今晚还有重要的事儿呢,你可好,把人都弄醒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连忙又说:“刘哥,我真起不来。咱还是别去了。”

  刘明明见我屡次反对,也不含糊,马上走了过来,对着我屁股就是一脚,并且说:“扫兴的玩意儿,起不来就拽你起来!王城,到时候你就把他踢起来听见没?”

  王城嘻嘻哈哈的点头,大家解散了,都很兴奋晚上要玩儿的事情。可我却满心的担忧,这可怎么办啊,我晚上还要见九叔,而且还得消灭那个东西呢。

  刘明明忽然的整出这事儿,我晚上该怎么办?参加的人那么多,要是那东西来了的话,在那栋空楼里我该怎么保护他们?

  我感觉世界末日仿佛就要来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没有头绪的我坐在旅馆外,望着圆月从天边升起,深山之中的夜幕下,那栋空楼显的格外的渗人。

  看来今天晚上注定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5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