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三十五章 第三日 拜错神(下)

  我被这忽然的惊吓吓的坐在了地上,但是情况紧急,不容我多想,我忽然想到现在不能大叫,如果把旅馆里的人惊醒了就遭了。

  我马上摸出了一张‘甲午玉卿破煞符’,尽量小声的叫了句“急急如律令!”后,就往关明脑袋上招呼去。

  没想到现在的关明竟然比猴子还要灵巧,他纵身一跳,就躲开了我的符,最恐怖的是他竟让和苍蝇一样,顺着厨房的墙壁爬到了天花板上。

  我抬头望去,只见他四肢好像有吸盘似的紧紧的吸着天花板,装过头用小眼睛瞪着我,舌头伸了出来,对我出那种“桀桀桀~~~”的怪笑。

  看来他是真中邪了,中邪,有称为“鬼上身”,通常来讲“鬼”附着在正常人的身上,就叫做“鬼上身”。“鬼”按照科学可以解释为某种“独立漂浮于空间的脑电波。当那“独立漂浮于空间的脑电波”强行占据某人的脑部时,其原来的脑电波会暂时处于被覆盖的状态,人暂时失去原有的意识,其行为被强占的脑电波所控制。那人就可以说是被“鬼”上身了。

  从科学上来讲,鬼上身是一种潜在的自我意识造成的,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疾病。但是在这种环境下,鬼才相信这是一种精神疾病呢!这孩子都能上房了,神经病能上房么?

  我此时脑中除了惊讶和害怕外,马上回想起以前小的时候,听爷爷讲的那些跳大神儿的故事,故事里的一户人家的孩子犯着狐狸了(就是被狐狸附身),结果他家人晚上现他家孩子晚上总是起夜,嘴里叼这一块抹布四肢着地的不停转圈,表情变得和狐狸一般。还开口骂人,然后就口吐白沫。而且开口管他家里人要东西。

  那家人看这实在不对劲,知道这好像是‘癔病’。赶忙请来一男一女俩跳大神的来了。请来的这两位是有真本事的,‘大神儿’看了一眼后,就知道这是孩子是被狐狸给迷了,她马上叫‘二神儿’敲小鼓,然后自己就开始请起神儿来。

  我不记得故事里的‘大神儿’请来的是哪位神仙和那个狐狸上身的孩子谈的了,就记得好像没有谈妥,因为那个狐狸要的东西太多。最后请来的真‘大神’生气了,管这家主人要了两截杨树枝,然后夹那个孩子的左手中指,用力一掰,把那个狐狸给掰跑了。后来那个孩子也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计上心头,吗的,我不妨也用这招试试。虽然我不知道怎么个掰法,但是这好像是眼下唯一的办法,管他灵不灵,死马当活马医吧!

  我正在想的时候,关明刷的一下往下像我扑来,我倒地往旁边一滚躲了过去,心中苦道:“大哥,你小点儿声啊,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啊?”我马上爬了起来,小声的叫了句“急急如律令!”后,把第二章符丢了出去,他很敏捷的躲开了。

  当然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这么做只是想争取一点儿时间,仗着敞开的冰箱出的光亮,我看到桌子上有一双包饺子调馅儿用的木头筷子。就飞的一把抓在手里。

  就在这时,像猴子似的关明已经扑了过来抓到了我的脖子!卧槽,怎么都这么爱掐脖子呢?不要慌,现在要是慌的话老子就一定得归位了。

  还好,有一张‘丁已巨卿护体符’,我艰难的把它摸出后叫了一声“急急如律令!”关明马上就弹开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赶快趁他病要他命!

  我往前一扑,将他扑倒在地,然后用力的搬起他的左手,右手使筷子狠命的把他中指夹住了。可是我哪理想得到他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竟然一个翻身把就我压在了身底。

  吗的,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尽管被她反扑,但是我还是没有松手,反而顺着他的力道狠命的把右手一撅,只见他“桀!”的一声后,表情忽然凝固了,然后他的五官渐渐的舒展开来。我心中一松,成了。

  那东西好像离开了身体,他又沉沉的睡了过去。要说我这真是卖力不讨好,现在累个半死,还被他压在了身下。我吃力的推开了关明,你丫也太沉了。

  望了望四周,还好,厨房没怎么弄乱,旅馆里的人也没有被我俩吵醒。休息了一会儿后,我想招呼他起来,可是怎么叫也叫不醒,睡的跟个死猪似的。

  没办法,只好吃力的把他背了起来,把冰箱门儿踢上后,艰难的把他先背到了我的房间。小凯和王城睡的正香。我把关明放到我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后,觉得饿了,也难怪,我从中午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

  我来到了小桌前轻轻的坐下,然后把那两个一次性饭盒打开,轻声的吃着。菜不错,一盒炸鱼。可是吃着吃着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

  那就是中午那兔子,现在想想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那兔子会自己撞死?还有那个盖着红盖头的石像。这绝对不正常,关明拜完它后,晚上就出事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在肯定了原因后,我又陷入了苦恼之中,这东西虽然暂时被赶跑了,但是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可能么办呢?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所以根本无法下手对付它,从刚才来看,我的‘甲午玉卿破煞符’似乎根本拿它没办法,它的度实在太快了。

  我想起了九叔,它老人家一定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以及对付它的方法,我拿出手机看下时间,离这个月的阴历十五还有三天。这真令我头痛,三天啊,这要怎么熬啊?

  我倒是不怕危险,但是我回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关明和王城,小凯,还有正在别的屋里睡觉的吕铁竹。他们怎么熬呢?要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可是随时都会有危险啊。

  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们都是我的好哥们儿,我绝对不允许他们出一点事的!我点了颗烟,望着窗外,现在是凌晨四点多,正是盛夏时节,外面的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不再和谐平静的一天开始了。

  一夜没睡,烟抽了一颗又一颗,到最后也没想出一个好一点的办法,我真想抽自己一耳光,妄我还以阴阳先生自居呢,现在连好哥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竟然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又过了几个小时,我还是一筹莫展,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走廊里又传来了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笑声,我心里苦笑:“这些不知道愁为何物的老娘们儿。”

  王城和小凯起床了,看到我正闷头抽烟,就问我,啥时候起来的,我跟他俩说,大概能比你们早起一会儿吧。

  其实我心里此时暗想着:“一会儿?老子为了想怎么才能救你们一整夜都没睡,姥姥的,你们闯的祸还要我帮你们擦屁股。”不过我也想通了,哥们儿永远是哥们儿。我们平时相处和兄弟无疑,而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有危险呢?

  于是我不理会已经出现的黑眼圈,去洗了把脸。关明还没有醒,打着呼噜睡的正香。看来被附身对他的身体来说,伤害很大。

  王城和小凯问我,关明啥时候来咱屋的。我对他俩编了个瞎话说,他本来是来叫咱们起床的,但是他又困了,所以就睡这了。咱还是别吵醒他吧,一会儿给他带点儿饭回来。

  早上到餐厅吃饭,说实在的真有点吃不进去,但是为了补充体力,还是勉强自己吃了一点。

  已经是出来写生的第三天了,吃完饭,刘明明组织大家集体到湖边写生,说是必须得画出一张来交差。

  我背着画板在湖边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往沙地上一坐。三五笔就胡乱的钩出了一张十分差劲的写用来交差。

  然后我把素描纸一扑,开始画起了符来。尽管这些符对那个东西好像没什么作用,但是也聊胜于无。

  我现在脑子里还在反复的思考着它到底是什么,反正不像是鬼。那座邪门的石像按我心中判断应该是属于民间的某种邪神,多半是妖怪,如果是妖怪的话,我可真惨了,因为我从来没和妖怪打过交道。不知道怎么对付它。

  而且我还不敢再去石像那边,因为不知道它是什么,如果轻举妄动的话。就会有弄巧成拙的危险。

  最主要的是不知道它何时还会来,而我又根本没有能看见妖怪的方法。柳叶沁酒法只对鬼魂有用。而且三天以后才能看见九叔,这可怎么办呢?

  快点儿想啊,我这个猪脑子。现在指望不上九叔了,只好回想小时候爷爷奶奶给我讲的那些故事了,有没有什么民间的‘土招’可以用的上的。

  要说‘阴阳先生’这个职业,本身就不属于任何一个教派,它完全可以说是一种‘左道’,取之于民间,用之于民间。按我的美术专业用语的解释就是“艺术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4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