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第十三章 送我回家吧

  那次,在我们要高考的前一个月,老张请我们吃饭,酒桌上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们想着这三年快乐的高中生活就要结束了,难免都有些感受。到最后加上老张和老贾,我们十三个人都喝大了,彼此说着酒后的傻话,老贾抓着杨旭的手说啥要认他当干女儿,杨旭磕磕巴巴的骂道:“人家可是纯爷们儿。”我们都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最后晚上散场时杜非玉喝多了,说啥也不坐车走。好在她家也不是很远,我就陪她散步回家。

  正是夏天,即使是夜晚,也显的潮湿和闷热,昏黄的路灯下我搀扶着她一步一步的走着,路上的行人现在已经很少了,小县城就是这个样子。到了晚上没有什么夜生活,天黑了以后,大多有家归家,有庙还庙。

  本来应该很有情调的画面,却被该死的蚊子给搅和了,要说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恶心的吸血动物,大夏天的围着你身前身后的转悠,趁你不注意就吸取你的体液,这还不算,还要往你的身体里吐毒,典型的吃饱了骂厨子念完经打和尚。

  我用手不停的驱赶着这些该死的小畜生,并且对杜非玉说:“亲爱的,要不咱还是打车走吧。”杜非玉脸色潮红,显然是酒精作用,但说句良心话,这要比她平时那煞白的小脸儿要好看的多。她摇了摇头,对我说:“不用,你要不想陪我就先回家好了。”

  赶上这些蚊子不咬你了,唉,说来也邪门儿,我这人天生的招蚊子,这点在我大学的时候在寝室得到了无数次的验证。四个人的寝室,大夏天的开窗户睡觉,结果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现我一晚上被叮了十八个包,而其他三人则安然无事。从那以后一到夏天的时候,别的寝的兄弟就经常十分热情的要我去他们寝室睡,表面上是出自为增进同学只见的深刻友谊,但是我知道其实就是为了让我去引蚊子。

  唉,既然她都说这话了,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走就走吧,就当捐血了。要知道她现在就好比是皇上他二大爷啊,说的话我敢不听么?只能闭口默默不语的继续搀着她走。走了一段,她猛然推开我后跑到路灯下,吐了。

  我想到,这倒霉娃子,不能喝酒为啥还喝这么老多。于是连忙上前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等她吐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从书包里拿出上午喝剩的半瓶矿泉水给她漱口,这里再贫一嘴,说到矿泉水,我们那统称纯净水。这里还有个笑话,高中时有一次去外地写生,在火车站买了一瓶康师傅矿泉水,等上车后杨旭口渴了,我就把那瓶水递给他,他喝了一口后忽然脸色变了。但是车上都是人,他又不能吐出来啊,咽下去后跟我说这啥破水咋一股漂白粉味儿呢,我从他手里拿过瓶子仔细一看,靠。‘康帅傅矿泉水’!这也太山寨了吧,包装和康师傅一样,就是名字不一样,帅傅。这哪位大哥想出来的损招。够孙子的,用鼻子一闻,真是很浓的漂白粉味儿,水中还有杂质。我心想这他大爷的康帅傅,还真是‘纯挣水’。

  书归正传,我把水递给她,提醒她慢点儿喝,别呛着,她漱了漱口后,站起身已经是摇摇晃晃的快站不稳了。我忙扶着她走到了路边供应给行人歇脚的长椅子上,她坐到椅子上头靠着我的肩膀,安静了下来,我则满身是汗喘着粗气。要知道她可不轻啊,咋说也得九十多斤呢。我这一米七的小身板搬她简直是累死了。可是等我的气息有些平息后现了不对劲,什么不对劲呢?气氛不对啊,我才感觉到她现在的头枕着我的肩膀,而一只手则在我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

  喂喂,要知道平时就连想牵下她的手都要遭到她的白眼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俩此刻的距离是如此之近,这么形容一下吧,我现在如果想强吻她的话,距出招和收招,我能保证这一系列动作不会过两秒。闻着从她身上散出的酒气混合着体香的味道,我咽了口口水,心中想道:难道这就是江湖传闻中的酒后乱性?

  搞不好,今晚老子就能告别这个可耻的处男之身而一举踏入成*人的精彩世界了!恩,先看看她的反应。正当我色向胆边生,准备先摸下她的手投石问路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呼吸声变了。然后我感觉到我的肩膀好像湿了。

  哇靠!她不会是在引诱我吧?她不会是在引诱我吧?她不会是在引诱我吧?她不会········是哭了吧??

  我低头望了望她,她真的是在哭,而且哭的是那么的伤心,虽然她没有哭出声,她死死的咬这自己的右手,此情此景,我心中也不由得莫名的伤心起来。她好像注意到我在看她,就用极为平静的语气对我说:“别看。”

  由于她平常的性格是十分坚强冷漠,这是我头一次看她哭,我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哦”了一声后把头又抬了起来,任她把眼泪还有鼻涕抹在我的T恤上。路灯还亮着,气氛又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她微微的涕泣声,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良久,她开口了,语气很平静的说:“你是个好人。”

  我是个好人?我半开玩笑的语气对她说:“我当然知道我是好人了,因为这世上也就只有好人才受欺负。”不过我那时真没弄明白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是什么意思。

  她把头从我肩膀上移开了,抬头望着夜空,我家乡的夜晚是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的。很美很美。我没有说话,只是这样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副画面在那时年少的我心中竟然有些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意思了。

  她接着说:“你知道么?小时候我被人强*奸过。”

  啥?我望着她,想着她这说的是不是醉话,她见我没有说话后又继续幽幽的说道,声音因为刚哭过后关系,显的是那么的沙哑。

  “他是我初中时的男朋友。那时我很害怕,跑到家里时就一直的哭,一直的哭。我爸爸问我怎么了,我也不敢说,我爸爸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样子后明白了,他跑到那人家中把那人打了一顿后送到了警察局,然后我就转学到了这里,你知道么?我恨男人,我恨所有的男人。”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继续望着她,我不知道一般男生如果遇到这种事后该怎么办,但是我现在却只想安慰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望着我,望了好一阵子,我有些不敢和她对视,因为我仿佛觉得的她的眼睛好像可以洞彻我的内心一般。她就这样望着我,喃喃的说:“你知道么?自打来到了这里,我也不和别人沟通过,但是在这里的这三年,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你们,因为你。我天天望着你们如此的快乐,我的心也渐渐的变的开朗了起来。因为你的出现,你知道么?”

  我知道啥啊,被她问的我心里这个慌。继续无言以对,她接着说:“你是个好人,崔作非。最开始我只是因为一个人实在难过了,所以我才让你当我的男朋友。可是我却是在耍你这个傻瓜。本以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受不了我的脾气而离开了,但是你没有。你还是,还是······”她话没说完又开始哭了,我这时也不知道从哪产生的勇气,竟然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紧紧的抱着,她没有挣扎,只是哭着说:“一年多了,你还是和最开始一样的对我,包容我。你这个傻瓜。你值得么?”

  值得与否,这个我也不清楚,这是真的,我可能只是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笨蛋吧,可能经历过生与死以后,我就变的想珍惜身边的一切。也可能我是不想再有任何遗憾了,听完她的这些话,我忽然又觉得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真的爱上她了。不知道为何。看她哭,我就觉得我也想哭。仅此而已。

  我放开了她,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以前的事不要想了,只要还活着,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相信我。”

  她愣了一下,然后望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话太深奥了,还是这话从我这个平时不着调的人嘴里说出来,让她感觉到不是味儿。她笑了,含着眼泪微笑着说:“你个傻瓜。”

  接下来生的事情是我怎么想也想不到的,我觉得眼前一黑,好像是她捂住了我的眼睛,紧接着,我的嘴唇传来了一阵冰凉柔软的触感。我的老天爷!这是什么感觉啊!太**了。没等我想再细细的品味一会儿的时候,眼前又亮了,我睁开眼睛,现她已经站了起来,对我微笑着。

  这时起风了,让这个闷热的夜晚变的有一丝凉意微风吹动着她的刘海,她的马尾辫,还有她身上穿的那件洁白而略显宽大的T恤,路灯下的她是那样的瘦弱。她微笑着对我说:“起风了,送我回家吧。”

  我舔了舔嘴唇,一股酒味儿,同时我的心也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2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