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十章 宿命、魔皇鬼尸1

  陈老鬼又叮嘱我们,下水后千万要小心。我们四人下了水,由于身上都穿着水靠,游过去倒也不难,我们三个都是弄水的高手,而出乎我们的意料,陈老鬼的水性也着实不赖。我想想也就释然,毕竟他在黄河边待了这么多年,要是不会水,那才叫见鬼了。

  我们来时五个人,如今却已经少了一个,而陈老鬼说的话,却让我不寒而栗,难道我们最后,都会死在这里?

  我忍不住问陈老鬼,本来是什么地方人?怎么会做上这档子事情的?

  陈老鬼似乎比已经死去的张老头要好说话得多,他说是小时候穷得没有饭吃,就去翻了乱葬岗,后来碰到了他师父,收做了徒弟,算是正式入了行,师父过世之后,他就一直留在黄河边,研究所谓的黄河眼。

  黄河眼里有龙的传说,大概是从汉代传出的,估计就是刘去那个广川王故意糊弄人心、蒙蔽人弄出来的幌子,以前每逢干旱或都大水的年代,为了祭拜龙神,曾经有过一些很残酷的祭祀方式。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问道:“不会是将活人投入黄河眼祭祀龙神吧?”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古代人信奉龙神,而一旦干旱或者大水,都认为那是上天对人类的惩罚,为了祈求原谅,宰杀牛羊祭祀在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就会将活人进行祭祀……

  那么,那个黄河眼里,也不知道被投入了多少活人,这历时数千年之久啊。

  但是,为什么当初我们在黄河眼里,居然没有发现一具尸骸?啊……不对,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既然那时候有活人祭祀,怎么说黄河眼内也应该存着尸骸,可是黄河眼里除了一具白玉棺椁外,实在是太过干净了,居然连一具尸骸都没有。

  我越想越感觉奇怪,忍不住就游快了很多,追上游在最前面的少爷,就在这个时候,陡然,陈老鬼在背后叫我——

  “许兄弟……”

  我忙回头,这一看之下不禁吓了一跳,刚才还好好的陈老鬼,这个时候竟然整个人开始向水下沉去,他拼命地划着水,双手不停地挣扎着,可是身不由已,这个模样似乎是水下有什么东西,拉着他向下沉去。

  “我过来拉你!”我忙着就要过去。

  前面的少爷和黄智华听了,也忙转过身来,但是陈老鬼却焦急地说道:“别过来,水下有东西……我被拉住了。”

  就算是水下有东西,我也不能丢下陈老鬼不管,当即就忙游过去,同时一把抓向他的手,可是他的手刚刚被我抓住,他的身体就整个没入了水下,我只感觉手中一沉,就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陈老鬼……”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少爷和黄智华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顿时两人都傻了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我大概十步之远的地方,陡然翻起一个水花,陈老鬼又从中下冒了出来。但他脸上的面具已经丢了,一张脸苍白无比,两眼通红,冲着我叫道:“许兄弟,那是另一个文明的覆灭……”说着,喷出一口的鲜血,人再次没入水中。

  在最后的一刻,我看得很清楚,这老头他是咬断舌根自尽的。

  在我们头顶矿工灯的照耀下,我们三人呆呆地看着水面上浮起的一抹殷红,仿佛是春天的桃花,分外艳丽无比,可我却忍不住心酸,昨天我们还理直气壮地跑去找他们理论,可是现在他们却都先后在这里送了性命,偏偏两人独得如此地惨烈。

  一个人在火中活活烧死了自己,一个却在水中咬舌自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陡然想起,在上面那个影昆仑风眼的墓室中,那个穿着解放前长袍的老头,一把匕首插在自己的心窝,他也是自尽的——是的,他就是陈老鬼的师父,他已经说过,他们不会死于诅咒,但是他们也一样不想死后变成怪物或者三尸神复活,所以,在知道生机断绝的时候,选择了自杀。

  我摸了摸胸口,一颗心怦怦乱跳,几乎要从嗓子口跳出来,而水压在脑口,分外难受。刚才,他和我说什么来着——那是一个文明的覆灭?他至死也不忘了要告诉我这么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咯咯……咯咯……”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我的身后传来诡异冰冷的笑声,我心中一惊,陡然回头,却看到丫头近在咫尺的脸。

  “你……”我大惊,拍着水慌忙后退,丫头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就连原本红润的嘴唇,也是苍白一片,原本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已经推动了灵动,在我们头顶矿工灯的照耀下,呈现一片死气。

  “丫头,你跟哪里去了,难道你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少爷想要游过去,我忙一把将他抓住,冲着连连摇头。

  “老许,难道你也相信那两个老头的鬼话?”少爷是死心眼,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丫头更加重要,当即就要甩开我,向丫头游过去。

  “她不是丫头。”我使劲地将他抱住,拼命地摇头道。

  “什么东西在下面,小心,老许……”就在我劝阻少爷的时候,黄智华陡然惊呼出声,叫了起来。

  我一愣神的当儿,陡然水下冲过来一股庞大的力量,顿时将我掀翻。我顾不上少爷,手忙脚乱地在水中乱抓,也不知道突然抓住了什么东西,如同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死死地抱住不再放手。

  陡然,我整个人突出水面,在头顶矿工灯的光柱下,我看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巨大的蛇头,漆黑的蛇身,而我现在居然死死地抱在蛇身上。

  我顿时就吓傻了,慌忙松手,“扑通”一声,再次掉在了水中,摔得我头晕眼花,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我好不容易缓了口气,突然身体一重,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的身体吸得向后退去,百忙中我回过头看了过去世,这一看我直接三魂就少了二魂半,吓得手脚发软,四肢无力,就在我的背后一个巨大的怪物,长着长长的触角,獠牙毕露,正张大口等着我,我甚至看到它猩红的开叉舌头上流出来的唾液……

  这个怪物不就是我们在水下墓葬中看到的所谓的龙?它怎么也来这里凑热闹?对了,既然影昆仑风眼和黄河眼是互通的,我们能够过来,它自然也能够过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要是被它吞进肚子里,只怕还不够饱的。慌乱中,我顾不上想别的,忙抽出青铜古剑,对着怪龙的脑袋就狠狠地砍了过去。

  “砰砰砰……”黄智华开枪了,一连串的枪声划破地下世界死一般的沉寂,分外刺耳。

  可是,黄智华的子弹打在怪龙的身上,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我眼睁睁地看着怪龙张大了口,一口对着我吞了过来——

  我命休矣!想不到我居然要喂了怪龙?

  就在这个时候,我背后水花四溅,一股大力冲了过来,黑色的化蛇仿佛是箭一般的冲向了怪龙,两个庞然大物撞在一起,我被两股大力一撞,再次被激起的水花抛了出去。

  “该死的化蛇,我宰了你!”丫头咬牙切齿的声音努道。

  转身一看,只见化蛇和怪龙如同是上次一样,纠缠在一起,而丫头手里握着一面古怪之极的青铜镜,对着化蛇照了过去。

  “哧”的一声响,顿时一道耀眼的光线在黑暗的地下世界亮起,我眼前一花,顿时差点就失明了,这光线实在是太过明亮,让长时间待在黑暗中的我们谁也适应不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那应该是闪电!

  丫头手中的青铜镜,居然能够发出闪电?我被这个想法差点噎死,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现在的先进科技,要轻易地操纵高压电发出如同是闪电一样的光,也不是能够像丫头那样轻而易举的事情。

  化蛇被青铜镜的闪电击中,顿时就在水面上翻着身体痛苦地扭曲着。

  “老许,快帮助化蛇,否则就完蛋了。”黄智华惊恐地大叫,我一愣之下,明白过来,化蛇是在帮我们,而如果让怪龙占了上风,那么我们都得喂龙。

  顾不上多想,我举着青铜古剑,对着怪龙恶狠狠地杀了过去。

  陡然,丫头的嘴里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叫,根本就不像人类的声音,我吓了一跳,抬头向丫头看去。丫头已经泡在水中,可是她身上的金缕衣却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居然一点水珠子都没有,比我们沉重的水靠好用得多了。

  只是丫头的眼睛,依然是死气沉沉,看不出丝毫的生机,而原本和化蛇缠在一起的怪龙,一个翻身放开化蛇,对着丫头冲了过去,虽然——虽然我们都知道丫头已经不是原本的丫头,但是还忍不住为她担心,我正欲提醒她小心的时候,丫头整个人已经站在了怪龙的身上,怪龙高高地昂起头来,将丫头托出了水面。

  这个多么惊心动魄而又诡异莫名的一幕?一个穿着金缕长裙的女子,昂然站在一条类似于龙的怪物身上?

  “丫头……丫头……”就在这个时候,少爷趁着我和黄智华都不注意,拼命地向丫头游过去。

  “不要,少爷快游回来!”我慌忙叫道,但我距离少爷甚远,已经够不着,而黄智华担心我,早他一步向我这边游过来,这个时候两人也拉开了距离。

  “咯咯……”丫头的喉咙口发出古怪的声音,似乎是笑,我抬头看向丫头,她原本美丽的脸上扭曲成狰狞恐怖的笑容,一如王全胜等人死后的模样,可她的喉咙,发出诡异之极的笑声。

  黄智华已经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一动不动地浮在水面上,呆呆地看着丫头。

  “少爷,快回来!”我匆忙叫道,但是少爷距离丫头已经越来越近。我忙向少爷那边追了过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高爷着头附在水面上的怪龙,陡然一个低身,对头少爷俯冲过去。

  几乎是没有丝毫悬念的,少爷就那么一口被它咬在了口中,尖利的獠牙顿时就将少爷整个人咬成了两截,肠子带着猩红色的鲜血,顿时将浑浊的地下水染红。

  “少爷……”黄智华和我同时尖叫出声,只是一切都迟了,这个素来爱胡说八道、百无禁忌的少爷,居然就这么葬身在龙腹中,我感觉眼眶中似乎有滚烫的液体流出。我抬头看向丫头,可是换来的,依然是丫头脸上扭曲狰狞的笑,以及喉咙发出古怪的“咯咯”声。

  少爷的身体被龙怪咬成两段,居然没有马上死去,他的上半截身体艰难撑出水面,冲着丫头大声叫道:“王若男!王若男!王若男……”

  一连叫了三声,少爷的半截身体“扑通”一声掉在了水中,在水光中下沉,我清晰地看到,少爷的脸上居然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只是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甘地瞪着,我眼睁睁地看着少爷的半截身体缓缓地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丫头的脸上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迷茫,喃喃自语道:“王若男……王若男是谁,为什么似曾相似?”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我仰头看着她,她就这么高高在上地站在怪龙的身上,我已经没了泪水,早晚都是要死了,下一个也许就是我,只是少爷死得实在不值,我想要哭,但张开口,发出的却是类似于丫头那狰狞的古怪笑声——

  “咯咯咯咯……”

  “为什么?”丫头讷讷地念叨了两句,然后喉咙口发出“咯咯”的古怪笑声,扭曲着脸狰狞而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已经死了吧?”说道这里,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举着手中的青铜镜,对着我道:“来吧,站上你的化蛇,过来吧,让我们把这宿命再次完结……”

  我们的宿命?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只是看着丫头,什么宿命,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痛如裂,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是偏偏什么都没想起来,只感觉心痛如裂,好像突然被谁狠狠地刺了一刀。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腰部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只见化蛇巨大的脑袋就靠在我的身边,这一次我并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觉,几乎我连想都没有想,一手按住蛇的头,爬到了化蛇的背上。

  “老许,你干什么?”黄智华惊呼道,“老许,少爷他……”

  “少爷死了,我们都会死!”我一边说着,一边脱掉防毒草面具,扯开塑胶防毒手套,将青铜古剑死死地抓参手中,与丫头遥遥相对。

  “咯咯……咯咯……这才对嘛!”丫头在笑,只是笑容扭曲成诡异狰狞的模样。

  她不是丫头,她不是王若男——她只是金缕妖尸而已。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几乎不敢再想下去。过了一会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诅咒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个谁也回答不了的问题,我却忍不住要问,很本能地一种行为,就好像人类的吃饭穿衣一样。

  “那是一种蛊虫而已,饲养在水中,它们依附阴玉而生,只要附在人体,就会破坏人类的大脑,咯咯……咯咯……”丫头笑着解释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震惊地问道。

  “因为我就是蛊虫……”丫头笑得更加疯狂。

  “她就是蛊虫?”我不解地看着她,这如何解释?耳边却听她继续说——

  “蛊虫分三种,也就是你以前说的三尸神,咯咯,你真聪明,居然连这个都知道——尸体遇到阴玉,就会产生蛊虫,蛊虫异变进入人体,获得人体的控制权力后,那个人从本质上来说,也就是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是能够动的……比如说教授和老卞。”丫头狞笑着解释,似乎在说着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比如说她自己?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1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