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六章 南爬子一派2

  只是听他们说了这么多,我们依然是糊涂着,为什么张老头非得将我和丫头、少爷一起拉下水?

  至于他们是怎么推算出应昆仑风眼里埋葬的是黄帝的女人,而黄河眼里葬的事大魔王蚩尤的,我并没有兴趣知道。

  “就算如此,这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既然你们是资深的盗墓贼,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去影昆仑里拼命?”我说话很不好听,事实就是如此,我也没必要和他们客气。

  张老头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们不想啊,但是既然是你发现了那把青铜古剑,你就脱不了这个关系……”

  我低头看了看守中的青铜古剑,心中不解,为什么我发现了青铜古剑,我就脱不了关系,这是哪门子的说法?

  “这些年,我们极力地研究关于那个时代的一切,却震惊地发现,那个时代……好像有着比现代更加高度发达的文明——而黄帝与蚩尤的那一战,应该是哪个分明的分界线,导致的结果是,那个曾经高度发达的文明……覆灭了。”陈老鬼摇头低声说道。

  “那又如何?”少爷不以为然地说:“它覆灭不覆灭,关我们什么事情?”

  “黄河龙棺出水后,所有接触过的人,几乎独了,但为什么你们三个却什么事情都没有?你和他。可是最早接触过哪些青铜器的,按理说,你应该比王教授他们都先死,为什么你没有事?”张老头站了起来,一直问到了我的脸上。

  ,我也火了,当即跳了起来,一把逮住张老头的衣领,恶狠狠地将他提了起来,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咒我死吗?老子命硬好不好?”

  张老头一点也不怕我,死死地盯着我道:“你说的对,你是我看到的八字最硬的一个人!八字不硬,谁敢盗墓?”哈哈……所以,我想来想起不如由你去做。我们这些人,盗墓盗多了,反而缩手缩脚,而你一个外行,什么都不懂,也许……机缘巧合之下真的可以破除昆仑风眼……”

  “但是,我为什么要破除应昆仑风眼,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怒道,原本我答应去应昆仑风眼那是黄智华等人政府的意见,现在居然变成了南爬子一派的免费劳工,如果不是看在他一大把年纪的份上,我真的想要将他狠狠地揍一顿。

  张老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着陈老鬼,陈老鬼却冲着他摇了摇头。

  张老头一动,忍不住问道:“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影昆仑风眼中的那个少女浮雕和丫头很相似?”

  “我……不是!”张老头极口否认,我却满腹狐疑看着他。

  “现在怎么办?”一直没有说话的黄智华问道。

  怎没办?应昆仑风眼是势必要再去的,我问在银行老头,什么地方可以给我们再次弄些工具?他说,这个好办,所有的东西他都呆了备份,事实上他本来也是想下去的。

  晚上,陈老鬼弄了几个小菜,煮了一大锅饭,我们就在他那里吃了一顿。大家最后决定陈老鬼和张老头陪着我们再一次进入影昆仑风眼,明天一早出发。

  我也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最要紧的事,龙棺的诅咒得破除,丫头也的想法子救出来。

  第二天一早,王明和胡来两个人倒也积极,已经雇佣了一辆拖拉机,我们几个匆匆吃过早饭,背着背包,坐上拖拉机,一路颠簸地来到龙滩上。

  我记得,当初老蔡带着我们从山坡上向下看的时候,曾经见到龙滩上有着无数鬼火,影影绰绰……

  当时少爷问我,我解释说是泥土的磷——现在想来,只怕那些鬼火不是这么简单吧?

  我找到昨天我们爬出来的那个洞口,黄河水居然涨高了不少,距离洞口很近,我不能翻新,要是我们进去后,黄河水涨了上来,灌入洞口内,岂不是要把我们活活淹死在里面?

  “确定要从这里进去吗?”黄智华问道。

  昨天晚上商议过后,我和少爷一致认为,从这里进去比较方便,远远地要比从应昆仑风眼的正面入口进入方便得多。

  “等等……”突然陈老头叫道。

  “怎么了?”我皱眉问道。

  “这……你们说,影昆仑风眼会不会和黄河眼有着什么通道?我怎么越看越感觉不对劲?”陈老鬼说。

  少爷直接就给了他一个老大的白眼,冷笑道:“有什么不对经了?”他越看这两个老头越不顺眼,当然,我也一样,只是如今想要再次进入影昆仑风眼,还需要他们的帮忙。

  “没什么!”陈老鬼“嘿嘿”地干笑了两声。

  黄智华已经跳入黄河水中,对我说道:“老许,我先下去,你随后……”

  我点头答应着,这个军人从离开影昆仑风眼后一直沉默寡言,从昨天到现在,说的话十个手指头数得过来,但是真正有事的时候,他却一马当先地冲在了前面。

  很快,黄智华就爬进了洞中,我不敢迟疑,忙跟随其后,随后是张老头和少爷,陈老鬼断后。

  一进入洞中,外面的天光就显得昏暗无比,我们所有人都拧开了头顶上的矿工灯,张老头连连夸奖这玩意好用,比他年轻时候用的鬼吹灯强多了。少爷好奇,问鬼吹灯是什么玩意,张老头只是笑了笑,却不说话。

  我倒是听说过鬼吹灯,那玩意——就是一盏油灯,不过有个长柄支出来,盗墓者爬进盗洞,由于双手空不出来,就将油灯咬在嘴里,资深的,专业的盗墓贼在开棺的时候,都会先跪拜墓主,希望获得它的谅解。一般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油灯不熄,则代表没有问题;油灯一旦写灭,则代表墓室主人不容他人打扰。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得赶紧放下已经到手或者即将到手的明器,三跪九拜退出墓室,否则会有凶险。

  黄智华走在第一个,向前走了几步,停下来脚步,低声问道:“老许,你过来看看……”

  我忙向前走了一步,和他站在一起,只见他手指着隧道两边的墙壁上,原本这个隧道两边的墙壁上全部都被那些黑色的藤萝密密麻麻地缠绕着,一点也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如今黑色藤萝被他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显露出隧道墙壁本来的色泽,有着被火烧过的痕迹,漆黑一片。

  幸好浓烟早就散去,但是我的鼻子里依然能够闻到一股特殊的臭味,说不出来的恶心。

  “这隧道的墙壁好像本来就被火烧过似的。”黄智华低声说道。

  我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墙壁的角落里,零碎地散着一些尸骸,都是残缺不全的。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广川王陵的墓室内,在通向那个高台的那处空地上,也是无数的白骨散乱在地上,难道这个隧道内也是一样的情况?

  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变故下,滋生出那种黑色的藤萝?想来也是——这条隧道内有着一些天然的天光,加上可能常常有黄河水灌进来,有植物滋生也在情理中,而且又是伴随着尸体骸骨生长的,自然就邪气十足。

  不对!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要是这个隧道内常年被那些黑色的藤萝占据着,那么,那个**,还有陈老鬼的师傅,当年是如何进入的?难道他们也是一把火烧了藤萝进入的?

  黄智华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转头看着我,我冲着他摇了摇头,这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我们一行五个人,谁也不说话,一步步地向内走去,由于来的时候我们是匆忙逃窜,加上又有那些藤萝阻拦着视线,根本就看不出个所以然,也不知道这隧道到底有多深。走了大概十几分钟,还是没有走到尽头,少爷低声说道:“这隧道怎么变长了?”

  我笑着解释说,出去的时候为了逃命,跑得快,现在却慢慢走,自然感觉隧道长了。

  “当……当……”就在我和少爷说话的时候,远远地隧道内陡然响起一声锣声。

  “这……这是什么声音?”少爷结结巴巴地问道:“谁乱敲了?”

  我回头看着紧紧地跟随在身后的陈老鬼和张老头,问道:“这是什么声音?”奇怪,这声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啊。

  “好像是阴锣……”陈老鬼低声说道:“为什么这里有阴锣的声音?”

  张老头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突然,走在最前面的黄智华停下脚步,我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就在我们的前面的不远处,在矿工灯的照耀下,一个影影绰绰的影子,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好像是个人!”少爷低声说道。

  “人?”我嘴角扯起一抹苦笑,这个地方还有人吗?当然,我们五个人除外,还有被困在墓室内的丫头,只是如今丫头也是生死未卜。

  黄智华已经摸出枪来,一步步地向前走去,少爷拉了他一把,低声说:“你注意点,可能是丫头,别误伤了。”

  我白了他一眼,也抽出青铜古剑,当我的手抓住天残地缺的剑柄的时候,我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这柄剑上有着某种奇怪的力量,正在慢慢地融入我的身体。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60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