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三章 水下墓葬2

  同样的问题,我也想要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啊?我推开少爷,从地上爬了起来,四处看了看……这里应该算是地下墓室?因为在螺旋形的石阶下面,是一处同样的纯白色石头铺成的平面,再向下就是几排石阶,不多,我大概地扫了一眼,正好九级,而在石阶的下面,是一座庞大的白玉门户,门口摆放着两只巨大的石头瓶子一样的东西,也同样是纯白色的石头打磨制造。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古代什么墓葬的门口,摆设石瓶这样的装饰品的,一般来说,墓室的门口都是摆放貔貅、虫贇、龙,麒麟、天禄等等神兽的石雕作为镇墓之宝,或者称之为守墓神兽,摆放两只石瓶,算是东西?

  我让少爷小心,就先举着手电筒,向下走同时提防着机关设置,这个墓葬的规模太过宏大,四处都是机关密布,一个不小心就可以把小命送在里面。

  但是,九级石阶走下来,我倒是走出来一身冷汗,偏偏四处平静得如同死了一样,别说是什么机关尸虫。诡异的守墓神兽,就连普通的虫子都没有冒出来一只。

  我好奇心强烈还带着完全不怕死精神的少爷已经一步抢到了白玉石门的门口,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光滑如玉的白玉石门上,绘制着浅浅的线条,纯粹的刀工刻面,没有丝毫的彩绘或者别的装饰——石门上绘制的内容,赫然就是那个相貌类似于丫头的少女,斜斜地依靠在一只麒麟神兽的背上,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似乎正看着我们这三个闯入者。

  我定了定心神,继续看着石门上的图像,越看越感觉这画像上的少女,几乎于丫头长的一模一样,难道真是巧合吗?

  曾经……在遥远的数千年前,有个人的长相和丫头一样??我想起小时候上课,老师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出现两张完全一模一样的脸面,就算是同卵双生的双胞胎,也不可能绝对的一模一样……

  相貌类似的人很多,这不稀奇!我安慰着自己,只是一颗心却不由自主地砰砰乱跳,隐隐之间总感觉不对劲。

  “老许,你快过来看,这瓶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少爷在旁边招呼我。

  我一惊,这瓶子难道不是空的,居然有东西?

  “是什么东西?”我也凑了过去。

  瓶子的材质也是半透明的白玉质地,举着手电筒照了过去,隐隐可以看到一些东西,黄智华说,好像是水。我仔细地看了看,果然好像是水一样的液体,虽然瓶子口被一个大大的石头塞子封住,可是里面的水并不是满的,仅仅只是大半瓶的样子,在手电筒的照耀下,可以看得很清楚,有一道很清晰的纹路。

  让我更加莫名其妙的是——在这个巨大的瓶子的液体里,居然浸泡着什么东西,只有一个圆形的阴影,怎么看都看不清楚,毕竟,这个瓶子并不是透明的玻璃瓶子,里面养着的,也绝对不可能是观赏性的金鱼。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少爷好奇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贴近瓶子观察,半晌我惊讶地发现,瓶子里的东西并不是完全静止的,似乎在动……难道说,泡在瓶子里的东西居然有生命?

  什么东西能够活这么长的时间?

  “要不,打开看看?”黄智华出了个馊主意。

  我们想要打开这个瓶子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情,只要将瓶子上面的石头塞子拔开,就可以轻易地打开瓶子,但是——天知道这个里面装着的是不是魔鬼?

  我想了想,虽然好奇,还是说道:”不要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

  少爷闻言,有点怏怏的。我抬头看向那个巨大的墓室石门,注视着那个几乎与丫头一模一样的石刻,半晌才道:”我们找丫头要紧,还有,得赶紧想法子出去,否则……我们早晚得死在这里。”

  “老许,你说吧,怎么办?”黄智华倒是完全赞同我的意见,毕竟那个石头瓶子里面谁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

  “先想法子先把石门打开。”我想了想说道:”这里应该算是墓室了。”

  “什么东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少爷惊叫了起来,我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淡淡的影子,飞快地跑去,迅速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怎么了?”我倒抽了一口冷气,急切的问道。

  “刚刚……我的背后有人摸我……”少爷吓得脸色苍白,指着背后说道,”我回头一看,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小孩,就站在我背后,冲着我笑,我知道它绝对不是人,所以就问它,接着它就跑了……”

  绿色小孩!我突然想起,在上面水台上的时候,我们曾经在水面上看到一个漂浮着绿色小孩的尸体,难道说,少爷看到的小孩,就是那个绿衣小孩……它果然是……

  那个字我怎么都不敢想,这里是数千年的古墓,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我在回头的一瞬间,也看到一抹淡淡的绿色影子闪过,证明了少爷并没有说谎。

  猛然,我立足不稳,似乎是被人重重地推了一把,踉跄着向后退了三四步远才站住,惊魂未定之下我有点责怪地问道:”黄先生,你推我做什么?”

  “我推你了吗?”黄智华不解地看着我。

  “不是……是那个绿衣小孩……”少爷的脸色更加苍白,指着石门前左边的一只石瓶说道,”他跑里面去了……我看到的……”

  我打了寒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说刚才推我的人真的不是黄智华,而是那个小鬼?

  而这个石头瓶子内,装的难道就是那小鬼?

  用瓶子装小鬼?这算是什么殉葬制度?黄智华已经取出枪来,扣下了扳机,死死地盯着那只石头瓶子。

  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瓶子的背后,冒出来一张惨白的脸,脸上带着与孩童绝对不符合的狰狞扭曲的笑……

  “打他!”我不受控制地叫了出来.

  “砰”的一声。黄智华不知道有没有看到那个东西,但闻言他还是开枪了,子弹不

  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石头瓶子上。

  出乎我的意料,那个看着非常坚固无比的石头瓶子,居然如同玻璃,随着子弹”啪”的一声就破了,立刻,无数如清水一样的液体流了出来,我们唯恐那液体有毒,慌忙后退了好几步。

  那果真不是清水。液体流出来不久,就凝固不动了,居然像胶水一样,粘黏得很,但却是无色的透明体。

  隔了片刻,破裂的瓶子内丝毫没有动静,我看了看黄智华,正好他也看向我,我点了点头,两人大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

  瓶子已经破裂,液体流淌了一地,瓶子里浸泡着的东西,自然是也一目了然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这是什么东西?”少爷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那方古印!”黄智华颤抖着说道。

  那个时候,我也看得清楚,这瓶子里浸泡着的并不是什么死尸,更不是什么绿衣小孩的鬼魂,而是一方古印,这东西,我曾经在黄智华的办公室看到过照片。据说是黄河龙棺被炸药炸开后,里面没有尸骸,出现的就是这么一方古印,但是却是不完全的,似乎是被人从中间硬生生地劈成了两半。原本古印四方的四个人面,自然也被劈成了两半,但完整的两半人的人面,都是狰狞诡异而笑的恐怖的表情。

  原本在照片上,看得并不明白,如今却清清楚楚……

  黄智华戴好塑胶防毒手套,小心地将那方古印取了出来,仔细地看了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我也凑了过去,翻过古印一看,果然古印的背后雕刻着四个大字——天残地缺!虽然是不完全的,虽然我不懂鸟篆,但是这个四个人频繁的出现,我就算再笨,也已经记住了。

  “这个与发现的那个,是一模一样吗?”我好奇地问道,毕竟我仅仅只是看过照片,说什么要保护国家文物,这样重要的东西,自然是不会给我一个古董盘子经眼的。

  “表面上看着是一模一样!”黄智华回答。

  我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这里只有残缺不全的半个,而龙棺内的却是完整的?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这个古印真的代表着什么特殊的意义,又怎么会出现两枚?

  谁见过国家的玉玺有两只的?那还不天下大乱了。古代的印章,可是某种权势的象征。我仔细地看了看那半个古印的切口,非常地平整光滑,好像是被人一刀砍断的。我想不明白,古代可没有石料切割机,什么人有这等本事,将坚硬的石头一刀砍成两半,切口居然光滑如斯?

  “这另一半不知道在不在那个瓶子里,我们要不要也打开看看?”少爷看着另一只瓶子征求着我的意见。

  “打开!”我几乎是连想都没想,直接说。我心中很是好奇,既然是碎了的古印,为什么还保存着?又为什么要将这样的东西保存在古墓门口的瓶子里……啊……不对,这个瓶子可是下面大,上面小,瓶颈细长,那方古印虽然是被人一刀砍成了两半,但是体积还是很大,这东西是如何放进去的?

  黄智华似乎也发现了这么一点,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惊诧为什么瓶子里装着的竟然是一方古印,而这个时候,这个完全不合常理的现象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蝉。

  少爷毛手毛脚地就要去弄另一只瓶子,我突然感觉不对劲,忙一把将他拉开,黄智华对着枪,对着那个石头瓶子就是一枪,石头瓶子如同和刚才一样,在子弹的作用下,瞬间四分五裂,无数黏液流出来……

  少爷”啊”了一声,情不自禁地捂着嘴,退到我身后,我也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那是什么东西?但我看得出来,那应该是内脏……动物的内脏,不知道采用了什么法子,居然保存至今,不过由于长期浸泡在液体中,如今呈现一种诡异的苍白色,那一团团的东西,看得出来,原本应该是肠子……

  而在这些肠子的中间,端端正正地放着一个脑袋,那应该是一个人类的脑袋,如此一来,瓶子内的内脏就是来自人类了。

  这是什么人?为什么死后脑袋与内脏居然被残酷地取了出来浸泡在瓶子内?这粘黏液体应该有着某种防腐功效,再加上瓶子的密封程度,加上在地上久不见天日,这玩意……这让人恶心邪恶的东西,居然保存了数千年之久,但是,瓶子内残缺不全的尸骸,剩下的一部分在什么地方?

  “这瓶子里怎么装了这么恶心的东西?”少爷颤抖着说道。

  我心中一万个后悔,早知道说什么也不把这个瓶子打碎,看着那些淌在地上,呈现一种诡异的明黄色的液体,一团半腐烂的肠子与内脏绕在一起,而在上面却摆放着一个人类的脑袋,经过长久在液体内的浸泡,它的脸面早就呈现一种诡异的惨白色,已经半腐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的两只眼睛居然是睁开的,不是我的错觉,它就这么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我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腹部,肠胃中一顿翻腾,差点就要吐出来。我转首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黄智华,只见他脸色也难看之极,半天才道:”见鬼了……”

  我苦笑,这个什么他什么话不好说,偏偏居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轧轧……轧轧……”就在我们的注意力全部被瓶子内恶心的东西吸引时,猛然,一阵铁链拉扯的声音响起,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石门缓缓地打开。

  “石门打开了!”素来胆大包天的少爷也被吓着了,低声说道。

  黄智华端起枪来,对准门口。这样的古墓,四处都是机关重重,可以说我们能够活到现在,那是祖坟冒青烟了。但是,出乎我们的意料,这个主墓室的开启,却是没有机关。

  那雕刻着少女和麒麟的石门,缓缓地向两边打开,里面空空如也,黝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举着手电筒照了照,墓室似乎很大,从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

  “进去吗……”少爷战战兢兢地问我,这家伙显然是被吓坏了。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不进去吗?不进去,我们也没有退路了。我说,大家小心点,千万别走散了。我心中越来越担心丫头,和她分散这么久了,在这漆黑一片的地下世界里,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我们三人小心翼翼地跨进了石门内,依然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我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门口,这一看,我不禁吓得魂飞魄散,一个恍恍惚惚的影子,吊在我们的身后,似乎是人,又像是什么动物。

  我陡然转过身去,手中的青铜古剑狠狠地对着影子挥了出去,可是我的青铜古剑却砍在空气中,我一剑使空,毫不着力,心中也空落落的难受。

  “老许,你做什么?”少爷问我。

  我说,我看到一个影子跟在我们后面。黄智华和少爷一起回头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两人同时看向我,黄智华说,也许是看花眼了?

  我摇头,心中很明白,我绝对没有看花眼,只是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为什么跟在我们身后,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用力握紧青铜古剑,把手电筒交给少爷,嘱咐他不论什么情况下,千万不能丢了手电筒。

  少爷显然也被吓破了胆,脸色苍白,没有了刚才的狠劲,握着手电筒的手都在打颤,我顺着手电筒的光柱看了过去,心中不禁诧异,墓室的石门打开,原本以为里面就是主墓室,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是一条长长的甬道。

  甬道很宽,甚至不能算是甬道,我目测了一下甬道的宽度,大概有五米左右,两边都有着一片片的石头柱子,柱子上不用说,也是镂空的石雕,雕刻着无数的飞禽走兽,工艺精湛无比。

  我心中暗叹了一声,想起黄智华原先说的话,倘若这个墓室全部开发出来,开发成旅游景点,给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人看看,中国人的文化是何等的博大精深!

  但是如今,我们却被困死在这片规模宏大的墓葬中,讽刺的是——至今为止,我依然不清楚,这个古墓的主人到底是谁?

  该死的南爬子老头应该是了解一点的,只是他不说,我也没有法子。

  “黄先生,能够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说,说话同时,我们三人已经顺着甬道向内走去。

  “老许就是客气!”黄智华苦笑着说,我们就是拴在一个绳子上的蚂蚱,这个时候连命都保不住了,有什么话不好直接说?

  “你知道这个古墓的主人是谁?”我问道,那个南爬子老头明显地不愿意告诉我们,但是黄智华的身份不同,他一定比我们知道多一点。

  黄智华的脸上浮出一丝苦笑,半天才道:”我问过他,他说……”说到这里,他猛然打住。

  少爷很不满他的行为,冷冷地讽刺道:”如今我们连出去都成问题,你居然还隐瞒?”

  黄智华说,并非是他隐瞒什么,而是实在太过于骇人听闻,南爬子老头说,这里可能是黄帝女人的墓葬……

  就是那个三皇五帝重的黄帝?我好奇地问道,就算这里是黄帝女人的墓葬,那又怎么了?为什么他说得吞吞吐吐?

  黄智华看着两边的柱子,沉吟了片刻说道:”你们说得对,我们可能永远也出不去了,就算出去,也不知道能活多久,那个该死的南爬子并没有对我说多少,他说……三皇五帝时代,距离我们年代久了,而远古时期的记载也实在不全,但是无论什么记载都有关于黄帝与蛰尤大魔王在涿鹿的那场大战役……那一站,应该是人类文明的分界线。”

  “这个我知道!”少爷插口说道:”那一战确实是人类文明的分界线,从此之后,中原民族开始统一,华夏文明就此诞生。”

  “不对!”我猛然打断少爷,如果真是如此,南爬子老头绝对没有隐瞒的必要。

  “确实不是这样的!”黄智华看着气势恢弘的墓室走廊说道,”那老头和我说起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如果不是黄河龙棺的诅咒已经形成,如果不是已经莫名其妙地死了那么多的人,如果不是你们从广川王陵中带回来一把我们无法用科学解释的青铜古剑,我一定以为他就是一个老神经病。但是,当我进入这个古墓以后,我突然明白,也许他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这样的事实,却让我震惊无比。”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5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