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二十五章 玉尸1

  我们在墓门前磕头,叩,然后我让少爷把准备好的香拿出来点上,计算时间。按照南爬子的规矩,一炷香的时间内必须要从墓中出来,这样一来可以避免吸入大量的墓气,二来在时间上减少被发现的可能,点上的香也可以成为伪装。

  王若男道:“老许,我们是第一次来,就这么点时间会不会来不及啊?”

  少爷笑道:“放心吧!老许是个死脑筋,我少爷可是聪明人,早想好了。”掏了半天竟然从防水背包里拿出一根足有手腕粗细,庙堂大佛长年香来。

  这种香烧得极其缓慢,有的时候甚至能烧两三天时间,我看着不由失笑:“我靠,你作弊也要讲道德啊!这也太夸张了。”

  少爷道:“你搞这个不就是图个心安吗?放心吧!封建迷信本来就是心理作用,如果事情都按你那所谓的规矩来做,那南爬子进墓是讲蛮话的,你会讲吗?”

  我道:“他们讲这个话是忌讳死人,听到他们说话咱们进入可以说英语同样的道理!”

  王若男拍了我们两下,说你们别扯皮了。少爷接着拿出万象钩就插进墓门的后面去开自来石。

  自来石是非常出名的东西,这在当时只属于皇家机密,但是其实原理是非常简单的。古人先将石门门轴的上下端制作成球状,又在两扇石门中间齐门缝的相同部位雕凿出一个表面突起的槽,然后再在门内中轴线不远的石铺地面上凿出一个前浅后深的槽来。关闭石门前人们先将那根有相当宽度的石条放在地面的凹槽内,并慢慢让其前倾使之与石门接触。当人们从地宫中撤出后石条借助其本身倾斜的压力和门轴轴端的“滚珠”作用,自动地推着石门关闭,直到它的顶端落在两肩石门的那个凸槽内。

  这样一来门就能在里面封闭,大墓很多都是这样的结构,早期的盗墓人不懂得这个道理,在这门面前无功而返或者强行破门的有很多。

  万象钩就是专门对付这门的工具,只要深入门缝一个巧妙地推压自来石,就会移开这门就能打开了。

  我们谁也没用过这东西,两个人忙活了半天都没动静,急得满头是汗,最后还是我凭借王若男的指导一下子将那石头推开,然后少爷用力一推门,地宫的大门缓缓地被退开。

  一条巨大的墓道出现在我们面前,里面漆黑一片,我们打起手电竞相往里面张望。

  墓道比起正规皇岭的墓道小了很多,但是对于王若男这种经常去跑土坑墓穴的人来说,这样的墓穴对于她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现在满脸是一种幸福和兴奋交织的表情。

  墓道的两边没有壁画,但是有大量的浮雕雕刻,这在西汉墓里很多见。地上是二米一块的青石板子,按照一般的经验这样的地方是不会有机关的,只要是开山墓穴一般非常难以开挖,不是到了后来炸药工业展起来,这些山陵倒可能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建筑之一。

  我们点起蜡烛一边看着浮雕一边向墓道里走去,很快手上的蜡烛就开始变色,这是古墓中有沼气的迹象,但是并不是很多我们带上防毒面具继续前进。

  浮雕每一幅的图案都不相同,很多都是面目狰狞的罗刹神仙,我们并未细看,反倒是其他东西吸引我的注意力。

  墓道的两边有两道排水沟连入古墓之下的排水系统,这种大山里的古墓最难解决的就是地表生水的问题,古墓很少能做得到完全密封(如果可以就会形成火坑墓,一开墓里面积累的沼气就会自然喷出,非常危险)雨水会渗入墓中一定要排出,不然几百年后棺材就会在水里漂着。

  走了不下一百多米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面显然是通往后殿的,两边是通往陪葬品的左右甬道,少爷想去看看我拉住他告诉他时间不多了,前面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麻烦,还是把时间用到保命上,我们快点要去看看刘去的棺材,然后看看有没有墓志和记载文字的东西。

  往前又走了三十米,墓道的尽头出现了一排巨大的长明灯,每只都有大水箱那么大,一字排列放在甬道的中间,我们上去点了一下竟然还能点着,长明灯的灯罐子里装的是透明的油,可以看到油里面还有一些人形东西有可能是人的尸体。我听说有很多的长明灯都用尸体来做的,很多贵族的公事房里就养了很多的白痴,这些人都是从全国各地的乡间收来的残疾或者智力低下的孩子,把他们养肥了等主人死了之后用脂肪炼长明油。

  王若男看了有点恶心想吐,我让她别看了,在长明灯的尽头有一扇大门,左右各有一座巨大的罗汉石雕罗汉通体黝黑,不知道是用什么石料雕的,表情生动非常的骇人。

  门的后面就是后殿了,古墓的棺椁就在里面,按照王若男的想法要是设置机关应该就是这里,因为这里空间够大而且很可能机关的射口子就在两边的罗汉上。

  我爬上一做罗汉检查,果然罗汉的肚脐眼是空的,如果机关启动里面会有毒沙射出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和少爷用军用强力胶布将两个罗汉的肚脐全部都贴的严实,这胶布是用来修补坦克或者船的临时工具,非常坚韧黏性极其大,估计这罗汉的体积里面能存的沙子也就是两三个立方,用胶布它就绝对出不来。

  为了预防万一我让少爷和若男退到门口,自己站在门前用万象钩插入门缝如法炮制喀嚓一下将自来石顶开,然后用力一推承重的石头,一下子给我推开了一条能容纳一人通过的缝隙。

  同时两边罗汉上的胶带突然一鼓,果然是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不过几层胶带裹在外面了,它们只好便秘了。

  石头门太重了,加上门轴几百年没动或者是因为门轴子带动的机关太久没有动,所以门推开一点就再也推不动半分。

  我们只好侧着身体从门缝隙里钻进去,一进后室手里的蜡烛就熄灭了,用打火机怎么都打不起来,于是扔掉蜡烛只用手电来照明。

  墓室非常之大,手电几乎照不清楚墓室墙壁上的壁画,四周都是陪葬的东西,连木镶金箱子墓室的地面是黄色“烧土”金砖面,规格非常高,墓室的中心又一个墓坑棺椁就安放在里面。我们从这里只能看到棺椁的上半部分。

  少爷很想去看那些陪葬品的箱子,但是时间实在是不多了,我们直接就来到棺材边上跳下墓坑。

  棺椁是石头的给修成一座宫殿的样子,前后浮雕着南天门象征着灵魂可以自由归天,关棺椁的盖子四角修了飞檐,我和少爷一抬现不行,可能这石头棺椁盖子里面做了什么手脚,这盖子是吸在棺椁身上的一抬之下纹丝不动。

  石头的东西是最麻烦的,我们拿出橇杆连缝隙都找不到。最后还是王若男眼睛尖,往底下一看说道:“别瞎忙活了,这棺材是反棺棺盖子,要比棺材身还厚,还是上锤子吧。”

  我低头一看,果然棺材盖子的缝隙竟然是在底下,因为棺材有一小部分在坑里,所以就算撬管子能插进去人也用不出力气。

  我不想破坏棺材,这不符合南爬子的规矩,但是这棺材盖子最起码是一吨左右,两个人根本抬不起来。

  少爷拿出锤子一边用撬杆子当罩子,开始搞破坏。石头棺椁的材料是西域的天心石,坚硬如铁,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不能开裂一旦开裂你顺着裂缝打下去就十分轻松。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56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