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二十章 湛江2

  于是来到黄牙家里,他是个瘰夫,老婆已经死了,还有个女儿,他让他女儿给我下了几个小菜。又开了几瓶酒。

  我们一晚上没吃东西,饿坏了,也就不客气了,拿起来就吃。

  一边吃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打听他们这里的事情,无论收古董还是盗墓,打风很重要,这都快成习惯了。

  那黄牙也是会讲,酒喝下去,话也多了,讲了不少事情,但是也没听出什么消息和广川王刘去有关系。只是知道这里离沙填峡口镇已经非常近了,坐船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黄牙看我们不是本地人,就问我们去那小村子干什么?

  我心说,怎么说啊,就道:“我们兄弟姐妹是来寻祖坟的,我们老家都是这一带,后来国民党抓壮丁,我老爸就给抓了,后来淮海战役的时候起义,解放后在苏州落的脚,不过祖坟在这里,这不老爷子老了,想着落叶归根,让我们来看看。”就问他,沙填峡口镇那里的坟地,一般哪里的风水比较好。

  那黄牙摇头道他倒是听说过他们那里有风水好的地方,但是具体是什么地方他也不知道,不是这一行的人,这年头敏感,有些话他也不敢多说。

  说完好像想起了什么来,又道:“那真想找风水好的地方,得去孔雀山那里,那里走深一点,可以去看看,风景很好,但是风水好不好,咱就不知道了。不过得小心点,这个季节野兽多,山路不好走,而且可能会碰到倒斗的。”

  我一愣,啥叫倒斗啊?

  黄牙一列嘴巴,神秘地一笑,道:“不是吧,在咱们河东府走的,连倒斗是啥您也不知道?你就别装了。”

  少爷对我道:“倒斗就是盗墓,就是南爬子。”

  我哦了一声,心说敢情这盗墓的称呼还真不少。

  黄牙一听,发现我还真不知道,问道:“这位爷不是是这一带人吧?”

  我说道:“我们是山西来的。”

  他道:“那您是不知道,你们那边山势不对,不适宜葬人,和北边还是有差异的,咱们这里就不奇怪,你看这些山里,再进去,就是不少的古墓,-文革-的时候基本上都没动,现在又有人开始挖了。”

  我一听,这家伙好像还挺懂行,我们虽然说也是搞古玩,但是盗墓是另一个范畴,我们不专业,就请教道:“您挺了解啊,研究过?”

  “谈不上研究,”他道笑道:“只是略懂一二。”

  我给少爷使了个眼色,就问他,这附近出土过什么比较大的遗迹没有?

  我判断地图上所表示的地方,不太可能就是一片空地什么,那里肯定应该有一些古代人工的建筑,或者是一个洞穴,既然广川王有可能在这里修了陵墓,说不定这种地方已经被发现了。

  黄牙看了我们一眼,道:“这我不清楚,不过我听家里老人讲,这孔雀山里面有一些古墓,夏天经常听到炸墓的声音,大概是那地方风水很好,不过就是不好去,传说最大一座古墓是沉在一个深潭之内,里面潭中有龙,绝对下不去。”

  少爷问道:“这传说可是真的?您老哥哪里听来的啊?”

  黄牙一看我们还真信了,大笑道:“哎呀!你们就是外地来的,你也看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真是,这种古墓的传说,咱们这种地方多得是,每个地方都有,你们就姑且听着。”

  黄牙喝完了酒也累了,就拱手说他去睡觉了,他和他女儿睡一个屋里,我们三个人就睡在客厅里,我看着黄牙进了房间,就马上和少爷他们合计。决定明天就去孔雀山,那地图所指向的地方,肯定就在山里,说不定就是黄牙说的那个古墓,真的就是广川王陵,只要能到了那个范围,凭借我们手上的地图,和我三脚猫的风水,找到的机会就会是大大的了。

  少爷问我道:“可是这传说可靠不可靠,别是地点搞错了,这种地方来去就是一天,我们没多少时间好浪费了。”

  我说:“既然是他们当地的传说,那你就是去问其他人还是同样的结果,不如就相信他一次,而且他说孔雀山里经常有人盗墓,肯定有原因,别的不说,那里应该有一条龙脉,我们必须去看看,如果真的有一个王陵在,说不定我们还能在里面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

  若男非常兴奋,她到现在学到的东西全是书本上的,这一次可以亲身实践,还不开心得要死,而且这种王陵级别的古墓,不是给国家封锁了,就是无限期地给保密起来了,她这样的小女孩基本上一辈子都别想进入。加上这次是为了自己的命去的,没有道德上的束缚,自然是兴奋异常。

  其实我和少爷又何常不是,卖了这么多的古玩,都是隔靴抓痒,做梦都想进王陵看看是个什么情形。

  当下我进行了一番合计,如果真的有古墓,我们还得准备东西,我们根本不会盗墓,没有想过还真的有这么一天,所以什么都没有。

  黄牙的传说太夸张了,我觉得是不太可能在水里,因为当时的技术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非常有可能广川王的陵墓是开山而建的,那我们最起码得需要炸药。

  这我们肯定是没有带,得在当地采购,这属于违禁品,我们在当地又不熟悉,到了明天还得找黄牙帮忙。也许他能给我们弄来一点炸鱼的雷管什么的。

  进入地宫,我听南爬子说过有很多的危险,所以有列出了很多的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就去准备,几个人搞的真的是想去盗墓一样,也睡不着了。南爬子还有很多规矩,我都给他们交代了一下,这你不能说他是迷信,其实有很多是有道理的,比如说进去点香,那表里可能是为了拜祭死人,但是其实可能的作用就是计算时间,南爬子的香的长度是固定的,也就是在古墓里的活动时间是有限的,这样可以大大减少被发现的机会,而且这么短的时候,里面的人也没有办法将所有的东西都带出来,避免了因为过于贪心而中墓气致死的机会。

  这些东西我都是从来没有和他们两个说过的,现在一说,他们都对我刮目相看。

  最后少爷就说,先别这么兴奋,有王陵还是推测,到那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呢,咱们还是睡觉实在,我们这才冷静下来,几个互相嘲笑倒头休息,不过,也没睡了多少时间天就亮了。

  我其实也没睡着,起来黄牙给我们准备了早饭,我一看不能这么白吃了人家的,就让少爷给他送了点钱,然后商量一下买雷管和装备的事情。

  黄牙一开始不肯卖给我们,我们给他塞了好多钱,还出示了王若男拿来的文物管理局的文件,说我们是先遣队,过来秘密考察古墓的,要让他配合,他一看我们俩的头衔都是主任,马上肃然起敬,不仅把雷管卖给了我们,还给我们介绍了当地几个山民,给我们买了很多山里需要用的装备。

  我们整好东西,问清楚具体的路线,就来到渡口,准备先到沙填峡再说。

  沙填峡是古黄河的一处峡口,现在已经变成了黄河的支流,叫做猛江,渡口充斥着水流的咆哮声,一眼看去,犹如一条缠绕的巨龙蜿蜒而上,我看到怒江对面的悬崖上还有很大一个墨鸦石刻:“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几簸自天涯。”看样子这里以前还是一个风景胜地。大概写这东西人作梦也想不到,黄河会改道。

  渡口上有好几条船,可是一看,这些船都给拉到了岸上,我就奇怪。

  跑过去一问才知道,这季节是大水期,运管局有规定沙镇峡口三吨以下的小船是不准开的。所以这些船就干脆不下水,在上面整修了。

  我们出了很高的价钱,没有一个人肯帮我们,我看着有些人明显对价钱心动了,但是还是不肯定帮忙,急得我们团团转。

  忙活了半天,一个船家说,你们要真的急着去哪个地方,就走山路吧,肯定比等船快,这里没人会给你们开船的,这沙镇峡口非常凶险,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这个季节绝对不会有船,大部分都是走山路。

  没办法只得回到黄牙的家里,他正在喝酒,看见我们回来了,很奇怪,问道:“各位怎么了?”

  我和他把情况一说,问他除了船外,还有什么路线可以去孔雀山。

  黄牙想了想说:“真是,我早该想到,你知道这年头男人都往外面跑,我也很久没摆渡了,山路有是有,不过这山路太花时间了,你们不是说很急吗?那肯定不合适,这样吧,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想想办法。”

  我看到他这么热心,心里还真有几分感激,道:“那就谢谢你了。”

  他答应着就跑了出去,可是这一跑就几乎跑了五个小时,我们在他家里一直呆到了下午,我都差不多绝望了。

  正准备不等了,起来要走,黄牙就跑了回来,我们忙问他怎么样,只见他表情古怪道:“船是找到了,在三里碑那边,不过——”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55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