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黄河鬼棺>第十三章 入洞

  我听了啼笑皆非,道:“我会游泳也不行了,我又不是鱼,那下面有六七米深,没有潜水器,我绝对下不去。”

  像单军水性这么好的人,都死在了里面,何况是我。

  那南爬子却道:“潜水器我们有,只是比较简陋而已。”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圆形大摩托车头套,下面连这一件皮衣,我一看,有一根皮管子从头盔的脑袋后面通出来,而且头盔的嘴巴的地方,显然经过特殊设计了。

  我接过来看了看,这是一个简易的水下作业装置,我在采珠场见过,解放前很多人都是用这个下海采珠的,没想到他们能搞来这个东西。

  南爬子道:“这个东西虽然简陋,但是完全可以在水下六七米深使用,绝对没问题。”

  少爷就道:“那你们干什么不自己下去?有这个东西,会不会游泳,又有什么关系?”

  其中一个南爬子笑了笑:“对,如果不出问题,是可以,但是古墓之中讲究的是灵活,我们一辈子都在陆地上,从来没想过要下水,在水下的应变能力绝对不如你们。”

  少爷就冷笑:“你们是不敢下去吧?”

  两个人都很尴尬。其中一个道:“你们可以两个人一起下去,也可以和我们之间的一个人下去,如果有东西拿上来,你们先挑,两位是跑盘子的,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差,而且大家博了这么个交情,以后合作的机会就多了。”

  少爷哼了一声:“我们下去拼命,你们在上面看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其中一个南爬子道:“你要绝对公平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们不帮忙,那我们只有把那个洞炸了,不让村民进去,然后等水干了,在边上开洞,只是耗费一些时间而已。我们之所以这么急着找你们,已经是下策,你们仔细考虑一下,你们先挑,挑到的东西,一件就可能比墓里所以的东西都值钱了,这其实还是你们合算。”

  少爷一听,就问有没有这事情,我点头,确实是这样,墓里的东西,按照收藏价值,可以分成瓷——玉——金器——银器——青铜器,瓷器反而是最贵的,但是这水里的应该是西汉时候的东西,那有瓷器的可能性应该不大,但是挖到古玉的机会很大,一块上成古玉器的价格,是天文数字。

  少爷一看真是这样,就有点犹豫了。

  我也变得感兴趣起来,因为我很想知道洞下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形,为什么单军临死前会是这个表情,是不是洞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少爷就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怎么样,如果能认识两个南爬子,他在南宫的店面肯定能撑起来,少爷是个很实际的人。但是他是我这一边的,他就不好自己表态,就想看我的意思。

  我琢磨了一下,压抑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就点了点头,少爷马上回头道:“好,我们就答应帮你们的忙。”

  我当时不知道,我这个决定,是我一辈子做的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影响了我的一生。

  南爬子已经准备了拖拉机,出门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们在上面自我介绍,他们中胖的叫胡来,瘦的叫王明,少爷说,你们两个是“玩命的胡来啊!”

  拖拉机走的山路我们走过一遍,很熟悉,一路上他们让我们休息,我这一下子倒是睡得香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到了单军的停尸房,我们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赶路,很快又回到了我们昨天扎营的地方,那时候还是下午,几个南爬子说,他们老祖宗的规矩,盗墓必须晚上,我问为什么,他们说晚上墓里的鬼出去上班,等于闯空门,听得我们直乐。

  那个胡来就问我们,想好没有,是你们两个自己下去,还是要我们一个陪,我考虑再三,盗墓贼里面黑吃是非常常见的事情,但是只要我们东西不交给他们,他们不会动手害我们,我和少爷熟悉,两个人有一定的默契,下了水后也好照应,如果是跟一个人下去,他在下面发现好东西,心生歹念,就可能暗算我,到时候说我在水下出了意外,少爷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两个,少爷一个人,就很危险。

  一瞬间我考虑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就是我也少爷下去,是最保险的。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带上了近五百斤的装备,这种七十年代的采珠装备实际上是一种潜水平台,适合在水流湍急的地方使用,而且不需要特别的训练,这东西是土制的,东西虽然非常结实,但是做的实在难看笨重。

  等到天黑,我们把船推入水中,开到湖的中心,南爬子将他们的装备带子给我,用绳子将我们两个放入水中,很快没有太阳,冰凉的温度就表现在我们身上,我们一边绑身上的绳子,一边打开头灯,一种窒息的感觉传来,肺部承受压力呼吸变得非常吃力。

  还没不穿这个潜水舒服,少爷给我做了一个手势。

  这东西只要用连在头盔上的管子呼吸,但是我们背上背了一个大的塑料筒子,用这个东西,我们可以呼吸五分钟,如果管子一旦断裂。

  呼吸通过鼻子,吐气通过嘴巴,这样二氧化碳不会沉积,我们吐着泡泡就下到了底。

  晚上水下的能见度几乎为零,唯一能看的见的,就是我们手电的光晕。

  很快,我的脚底感觉到了松软的河泥,我扶住少爷,松开背上的扣子,落入泥中,一下子就到了膝盖。

  我们踩到下面后,下面的泥沙一下子就蓬上来,我没想到这些泥的蓬松性会这么好,听说黄河里最混浊的地方,都不能称呼为泥水,而应该叫水泥,还真不假。

  他妈的,我骂了一句,难怪黄河这么容易死人,这样的环境,王八都难活下来。我们死死抓住绳子,才勉强保持平衡,但是就算是这样,进行也非常不容易。

  一边的少爷也松开了扣子,落入泥中,我只能看到他大概的一个影子,他打了一个手势,让我跟着他往前走。

  我找了找那个洞的位置,跟这少爷,一步一步向湖的最深处走去。

  很快,在前面的浊黄沙雾里,湖底那个巨大的黑色洞穴,一点一点的显现了出来。

  我们拨开沙子,尽量使前面的东西清晰起来,我们来到洞穴边上两三分远的地方,怕地面塌陷,不敢再向前,而是起身子去看。

  洞穴在这个时候看上去,狰狞万分,犹如一张野兽的嘴巴,里面通着幽冥,我咽了口吐沫,告诉自己现在后悔还来的及,这个时候,少爷却已经蹲着,向洞里爬了下去。

  我看他向我打手势,就扶着他,现在我已经基本适应这潜水东西的用法,我看这少爷一点一点向洞底沉去,很快,手电的光点变得非常小。我的心跳的很快,感觉到皮衣里面全是冷汗,也不知道是在害怕什么。

  等他到了底之后,我看到手电灭了灭,这是信号,让我下来,这个时候我紧张的已经有一点浑身发软,自己镇定了一下,然后也小心翼翼的踩上一边的洞壁一点一点的浮下去。

  洞的开口有汽车那么大,到了下面却只有一面四合窗的大小,一路下来,四周黑暗向我汇聚过来,我感觉自己好像下到了地狱里。

  整个下落过程不到15秒,我感觉像过了一个小时,很快我就从洞隧道的底部沉了下去,我照着底下,看到底下和上面,似乎沉着淤泥。一边的少爷正在等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后,踩到底下,这里的淤泥没有上面那么夸张,但是也不薄,我站稳之后,马上打起手电的光圈,四周看去。看看这洞下面到底是什么地方。

  转了一看,发现这下面,原来是一个狭小的石室,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埋在了淤泥里。我看到了几个陶俑。犹如死人一样半埋在里面,手电一划而过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少爷想在淤泥里开始捞东西,我却感到不对劲,四处走了下,看到有一条甬道开在一边的石壁上,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

  那两个南爬子说,一般的古董都是分层的,结构简单,就是一个井的样子,但是如果在里面看到甬道,说明墓的规模很大,所以要特别小心。我拍了拍少爷,好东西应该都在墓室里,别在这里瞎忙了,进甬道吧!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54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