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二十章 符拉迪沃斯托克工程

    三个人继续向东进发,巷道很宽,看上去可供四辆车并行,唐风不停地向巷道两侧的墙壁和头顶照去,全是钢筋混凝土整体构造而成,有的地方,粗大的钢筋甚至直直地插了出来。

    韩江则不断对照着那幅工程图,虽然他不懂俄文,但还是能看个大概,他所担心的是不要节外生枝,出现和图纸上不一样的岔路和未知区域。

    这次韩江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顺着笔直的巷道走了二十多分钟,唐风感到前面的空间豁然开阔起来,他用电筒照了照,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大厅,他们走进这座大厅,唐风仔细对照工程图,“是的,这就是第二大厅,图上这个大厅就是这个样子,呈八边形。”

    从工程图上看,这个第二大厅处于整个地堡的中间位置,与东、西两头的那座长方形大厅不同,这座大厅呈规则的八边形,除东、西两边连接巷道外,八角形大厅的南北两面出现了两条较窄的走廊。

    唐风走在前面先进入了南边的走廊,“这里看上去与工程图上完全吻合,功能也一样。”

    三人发现这条走廊两边是依次排开的十二个一模一样的房间,“这是宿舍。”韩江没看图,已经辨认出了这儿的用途。

    “对工程图上标示的这十二个房间其中八间是军士宿舍,另有四间是军官宿舍。”唐风对照图上一一辨认出了军士宿舍和军官宿舍。

    三人仔细地查看了每一个房间,每个房间里的陈设都非常简单,基本上都是一张铁床,一桌一椅一橱而已,根本看不出军官宿舍和军士宿舍有什么区别?

    韩江一个个打开了落满灰尘的抽屉和橱柜,但是几乎所有抽屉和橱柜里面都是空的,除了厚厚的灰尘,就看不见任何一件其它物品。

    三人查看完这些宿舍,有些失望地往外走,马卡罗夫忽然想到了什么,“等等,我总觉得这些宿舍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韩江和唐风也是一惊。

    “刚才我们查看的宿舍和之前在核心区看到的情况类似,房间内根本没有一点装修,墙壁和屋顶都是钢筋混凝土的,这样怎么就都有人住进来了。”

    “是啊,核心区没有装修到位,所以每个房间都没投入使用,这里也没装修,难道就让官兵住进来了?”韩江疑惑道。

    “我觉得你们过虑了,前线条件艰苦,将就将就吧!再说你们看宿舍里虽然有床有家具,但没有一点私人物品,所以从这点看,这里也可能从没有使用过。”

    唐风的话,让韩江和马卡罗夫暂时认同了他的观点,三人又步入八角形大厅北面那条走廊,唐风对照工程图,翻译道,“这条走廊两边分布着六个房间,分别是厨房兼餐厅,健身房,休闲娱乐室(棋牌室),医务室,图书室,浴室兼公共厕所。”

    “真够齐全的,生活,娱乐全都有了。”韩江感叹道。

    说话间,三人推门走进了一个房间,房间的门上有一块铜牌——“健身房”。但是让唐风三人赶到诧异的是,这个健身房更像是一个拳击馆,房间中央是一个标准的拳击台,拳击台周边,横七竖八倒着一些椅子,墙角整齐的码放着一些哑铃,还有十来个杠铃,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了。

    “这难道就是健身房?”唐风诧异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这也不难理解,这里驻扎的都是军人,所以健身项目主要是举重和搏击了。”马卡罗夫解释道。

    三人来到了挂着“图书室”铜牌的房间,唐风走近墙上悬挂着的老画像,他发现这是两幅落满灰尘的列宁像和勃烈日列夫像,这进一步证明了这座地堡修建的年代。

    但让三人赶到诧异的是,图书室里并没有书,甚至连书架都很少,却摆放着很多课桌椅,“看来这里也成了一间教室?”韩江喃喃说道。

    “看来是这样。”马卡罗夫说着,走出图书室,推开旁边一扇门,按照工程图上的标示,这里本该是休闲娱乐室,或者叫棋牌室,但是此刻这里只看到落满灰尘的桌子和椅子,只有一张台球桌静静地躺在角落里。

    让唐风三人头疼的其实刚刚开始,前面三个房间的变化似乎还在合理的范围内,但是接下来,他们见到了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事。

    唐风推开另一扇大门,只见里面的长条桌上,堆满了破损的或没破损的试管,燃烧瓶,唐风印象中,工程图上并没有一间这样的实验室,他忙退了几步,定睛观瞧门口的铜牌——浴室。

    唐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马卡罗夫点了点头,“不错,这铜牌上写的是——浴室。”

    “浴室怎么变成这样?”唐风犹疑地拿出工程图再次比对,果然,在工程图上这间房子标示的就是“浴室”,当然,工程图还细致地标示出这里有一个厕所。

    唐风壮着胆子走到那些瓶瓶罐罐近前,“这些东西不会有毒吧?”唐风看着韩江问。

    “难说!你小心点!”

    听韩江这一说,唐风本来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唐风仰头望去,他依稀看来了许多水管,甚至头顶有完备的淋浴设备,“看来这里建造时却是浴室啊!”

    “但是后来却成了这副模样,真他妈奇怪?”

    韩江也靠近那些瓶瓶罐罐,他叫唐风小心点,可是自己却颇为自信,他拿起一根完好的试管看了看,试管壁上有一道黄色的印迹,显然这支试管曾经使用过,但是他们现在还无法判断这些试管里曾经装了什么可怕的物质。

    韩江将那根试管轻轻放回原处,然后,三人缓缓撤出了这个房间,唐风还特意把那个订有“浴室”铜牌的大门死死关紧,似乎害怕这屋子里有什么可怕的物质泄漏出来。

    浴室旁边是餐厅兼厨房,三人以为进来看到的是一排排餐桌,但令他们大感意外的是,这里面并没有看见一张餐桌,这间屋子最里面是灶台和灶具,但是外面这个广阔的空间,按理应该是餐桌的地方,却空空如也,仅仅是没有安装餐桌。

    唐风疑惑地在餐厅里转了一圈,虽然这里已经不开火,但他依稀仍然嗅到了一股气味,一股奇怪的气味,不是油烟味,也不是菜香味,唐风想了很久,才觉出这种味像是一股血腥味!

    可是这里怎么会留下血腥味?唐风用手电筒仔细向灶台上照去,突然,唐风心里猛地一紧,手中的电筒差点跌落地上,因为他看见在灶台的白色瓷砖上出现了一长条喷溅状的暗红色血迹。

    唐风还是不敢相信,走近灶台,仔细观察,“这……这里看来发生过可怕的搏斗!”

    韩江也看见瓷砖上的血迹,“喷溅状的血迹,说明死者是被刀或匕首刺中,然后伤口发生喷溅,但是唐风,你先要弄清楚这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的血!”

    “难道不是人的?”

    “你看到死尸了吗?”

    “没有!”唐风摇了摇头。

    “我看这不像是人的血迹!”韩江用手慢慢地触摸着瓷砖上的血迹。

    “何以见得?”

    “我还说不好,只是凭借我多年的经验。”

    唐风还想说些什么,马卡罗夫忽然招呼他俩过去,两人走到马卡罗夫身旁,马卡罗夫指着咖啡色的地面道,“这里也有血迹。”

    “啊——”唐风吃惊地蹲下来观察,果然,在地面又出现了一条喷溅状的暗红色血迹,而且……而且还不止一条,韩江又在另一面墙根处发现了喷射状的血迹,“这……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留下了这么多血迹?”唐风站在屋子中央,怔怔地望着地面上的血迹,他感到不寒而栗。

    韩江也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他却坚持认为这些血迹不是人的血迹,而是一些动物的血迹,马卡罗夫也倾向于他的观点,可是他们仍然无法解释这么多动物的血迹又是从何而来?

    唐风显然在餐厅内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当他跟着韩江和马卡罗夫步入医务室,他本能地警觉起来,生怕这里也像餐厅那样布满血迹,而且是人的血迹。

    但是医务室里却很整洁,也没出现不符合这里环境的物品,一切就像普通的医务室一样,许多医疗器械还摆放在原处,只是所有东西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这里好像挺正常,就是一间医务室。”唐风说着,已经走到了医务室的尽头,他发现这里还有一扇门,门上积了不少灰尘,但是门并没有锁,虚掩着,唐风轻轻一推,门开了,里面是一个不大的黑屋子,唐风感到这里面阴冷异常,他的电筒扫到了一排柜子,这些柜子在幽暗的光线下闪耀着金属奇异的光泽。

    唐风有些害怕,往后退了两步,却一下靠在韩江身上,“你退什么?”

    “你……你看那是什么?”唐风的声音有些发抖。

    韩江走上前,用电筒仔细照了照那玩意,“这有什么好怕的,这就是冰柜吗?或者叫冷藏柜也行。”

    “你不如说这是停尸柜吧!”唐风已经意识到了那些柜子是什么东西。

    马卡罗夫也道,“对,这玩意很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停尸柜,我们那时经常和这些东西打交道。”

    “老马,你说这地方,要这玩意,干嘛?咱们之前不是判断这里从来没有真正投入使用过吗?”

    马卡罗夫想了想,“其它很多地方都没有投入使用,但是这里却有使用,宿舍虽然没装修好,但是也有人住,我估计这些都是为建造二十一号地堡的工人们准备的。”

    “你是说这间医务室里的东西那时都是为建筑工人服务的?”

    “对,所以你看到这里的医务室已经颇具雏形!”

    “也包括这些停尸柜?”

    “嗯,建造这种工程时,还是很容易有人发生意外的。”

    韩江对马卡罗夫的推断未置可否,三个人都觉得在这儿待下去,心情抑郁,于是,便匆匆回到了六边形大厅。

    唐风摊开工程图,“生活区看过了,下面就剩保障区了,那里看样子是几个仓库,不知道在哪儿能发现什么?”

    “我原本以为在生活区能找到最有价值的线索,但现在却让我很失望。所以我对保障区也不抱太大希望。”韩江道。

    “韩江,唐风,你们发现没有,整个地堡的设计非常合理,生活区安排在中间,一旦有紧急情况,驻扎在这里的官兵可以最快速度感到两头的核心区与保障区。”马卡罗夫站在六边形大厅中央说着。

    唐风看看两侧漆黑的巷道,“先别感叹设计了,咱们得赶快勘查完保障区,叶莲娜和梁媛在上面要等急了。”

    经唐风这一提醒,三人都不做声了,一头扎进了通往三号大厅的漆黑巷道。

    一模一样的环境,和前一段巷道同样的路程,三人很快来到了三号大厅。三号大厅与一号大厅一样,呈长方形,在北面的墙壁上有两扇大门,在南侧的墙壁上有三扇大门,与一号大厅内七扇功能不同,颜色各异的大门不同,这里的五扇大门全是黑漆漆的生铁大门,而且都是巨大的卷帘式大门。

    唐风先找到了配电中心的位置,配电中心的大门紧闭着,而另四扇大门则多多少少在下面留了缝,唐风看看韩江,韩江看看马卡罗夫,三个人都在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比如人!

    唐风按照工程图上的标示,先找到了武器库,武器库的卷帘门下是可以容一人弯腰进去的缝。三个人鱼贯而入,里面的空间让唐风吃惊,“看来我理解错了,这里不仅仅是用来放枪支弹药的地方,而是用来存放大型武器的仓库。”

    “是啊,这个空间足以存放八到十辆主战坦克。”马卡罗夫叹道。

    “诸位,别惊叹了,这里现在什么都没有,甭指望咱们能开着坦克撞出去了。”韩江说着,径直向武器库一角走去。

    唐风和马卡罗夫也跟了上去,因为他们发现在空荡荡的武器库中,只有那个角落里整整齐齐堆放着十余个木箱子。

    韩江想都没想,直接打开了上面那个长条木箱,里面竟然全是枪,韩江又接连打开了几个木箱,一连六个箱子里全是突击步枪,有AK—47,也有AKM,还有一箱是崭新的AK—74,韩江乐了,“老马,唐风,我预感到今天我要发了。”

    韩江说完,又打开下面一个箱子,满满一箱TT—33手枪,再往下是一箱手雷,最底下三个箱子是三箱子弹,两箱7.62mm的,另一箱是5.45mm的,韩江已经好久没有摸枪了,一下子看到这么多枪,恨不得马上就装上子弹试试。

    韩江掏了一把TT—33,又扔给唐风一把,然后就准备装子弹,可韩江一边装子弹,一边就觉得装TT—33手枪的箱子里,似乎有些异样,韩江用手伸进去摸了摸,好像下面有个夹层,唐风也注意到了,韩江猛地扯开夹层,底下出现了两支崭新的微声手枪,还有两支小巧的匕首枪。

    韩江和唐风正在诧异,马卡罗夫一眼认出了这两款枪的型号,“S4M7.62mm微声手枪和NRS—2微声匕首枪。”

    韩江对这种小手枪并不感兴趣,唐风倒拿了起来,“这个太小巧了,可以给梁媛用来防身。”

    “是啊,很小巧,这两种枪都是间谍或特种部队才使用的枪,之前主要装备克格勃和内务部,这里出现这个枪很不正常啊!”马卡罗夫从这些枪上看出了端倪。

    “怎么不正常?”唐风问道。

    “就这批枪支就有两点不正常,一个是这两款特工人员使用的枪,军队一般是不用的,这里怎么会有?”马卡罗夫想了想,又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上面那几箱突击步枪,AK—47是四、五十年代装备部队的,AKM突击步枪是五十年代末开始装备部队的,这里出现这两款枪都正常,而这一箱崭新的AK—74出现在这儿,就不太正常了。”

    “为什么?”唐风不解。

    “因为AK—745.45mm突击步枪是1974年开始装备苏军的。”没等马卡罗夫回答,韩江就已经说出了缘由。

    “是的,所以我说AK—74出现在这里很蹊跷!到我离开前进基地时,也没有装备这种枪,这里的地堡是六十年代建造的,这种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马卡罗夫越说声越小,最后完全陷入了喃喃自语。

    三人各自挑选好武器,从武器库出来,又钻进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按照工程图上的标示,这里是油料仓库,但是三人转遍了整个仓库,却没有在这儿发现一丁点油料,甚至连汽油的味道都没有。

    “看来这里也从来没使用过。”唐风道。

    “不,恰恰相反,这里被使用过,只不过不是作为油料仓库,而是作为——靶场。”韩江走到最远处的墙壁前,从上面扯下了一张靶纸。

    靶纸虽然早已发黄破旧,但上面弹孔清晰可以,是几乎全部命中靶心的满环,“看来这是一个高手的成绩!”马卡罗夫道。

    “那这儿可全是高手。”韩江又从墙上揭下两张靶纸,同样,全是满环,马卡罗夫有些震惊,韩江话中有话地问马卡罗夫,“老马,你看到这靶纸,就没有点想法?”

    “韩,你不就是想说这是那帮学员打的?”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打出这么多满环!”韩江提高了嗓音。

    “也许……也许布尔坚科是来到前进基地之后,发现了这处巨大的地堡,于是他利用地堡对学员进行训练,这也是常理之中的事。”唐风推测道。

    韩江站在巨大的墙壁前,静静地想了想,“这种假设可以成立,但是这么大的事,布尔坚科为什么没有对老马讲呢?这正常吗?”

    巨大的油料仓库内陷入了沉默,可怕的沉默,三人都想快点摆脱这种沉默,于是,快步向外走去。

    接下来是弹药库,弹药库里并没有弹药,但是里面的情形却把唐风三人都吓了一跳,只见弹药库里已是千疮百孔,四壁,地面,房顶,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人根本没法立足。

    三个人只好站在门边,“这里看来发生过大爆炸!”唐风道。

    “大爆炸?弹药库大爆炸?”韩江眼前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也许这场大爆炸就是废弃二十一号地堡的原因。”马卡罗夫道。

    “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这里真的发生了大爆炸,那么整个工事就会毁于一旦,但我们现在看到地堡其它部分全部完好,只有这里发生了爆炸,弄成这副样子,你们觉得还是因为弹药库爆炸,而放弃了这处地堡吗?”

    韩江的话,让马卡罗夫和唐风无话可说,唐风憋了半天,问道,“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韩江盯着面前的爆炸场景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下面该去哪儿?”韩江转而问唐风。

    唐风对照了工程图,“就剩最后一个地方了,工程图上标示着这个地方是维修车间,估计就是个修车厂吧!”

    果然不出唐风所料,维修车间内虽然不见一辆车,但墙角,地面堆放了大批汽车零配件,满地的机油,早已凝固,扳手等工具散落一地,“看来这就是一个修车厂,估计也能修坦克,装甲车之类的。”

    “仔细找找,看看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韩江还不死心。

    但是他们三人找遍了整个维修车间,除了修车工具,就只看到零配件,但就在三人失望的时候,韩江忽然在维修车间最里面的墙壁上发现了异样。

    唐风和马卡罗夫围拢过去,唐风用强光手电一点一点照射这面墙壁,突然,韩江一指唐风正前方,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唐风依稀看到了墙壁上笔直的缝隙,他知道,这又是一扇门,一扇隐蔽的暗门。

    唐风和马卡罗夫站在门两侧,韩江举枪正对面前的暗门,三人对视一眼,韩江举枪对着暗门的门锁就是两枪,然后猛地一踹门,三人闪身鱼贯而入,巨大地堡中的漆黑小屋,静得可以听见每个人的心跳,半分钟后,当众人眼睛适应小屋中的黑暗后,韩江确信小屋里没有别人,这才推开手电筒。

    这是一件只有十平米的小屋,一张单人床靠在墙边,床边有一桌,桌前有一张椅子,在床脚的墙边则是一个书橱,唐风抬头看看屋顶,只有一盏白炽灯,所有这一切都落满了灰尘,韩江仔细查看了地面,一层细致均匀的灰土,没有发现脚印,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韩江和唐风都放下了手中的枪,但是马卡罗夫依旧举着枪,紧张地注视着四壁,那架势,似乎生怕会有人从坚硬的钢筋混凝土墙壁穿墙而过,冲他射击!

    “老马,你在看什么?”韩江关切地问道。

    “不,我没看什么。”马卡罗夫的声音很低。

    “那你怎么这幅摸样?”

    “因为……因为这里忽然让我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特殊的感觉?”

    “是的,我也不知道。也许……也许这是地堡中最后一间屋子了,我想总该在这里让我们发现点什么。”马卡罗夫这才慢慢放下了拿枪的手臂。

    “发现点什么?”韩江环视四周,“这里能发现什么?我觉得跟生活区的那些宿舍也差不了不多。”

    “也许问题就在这儿生活区,而这间屋子却出现在了这里。”马卡罗夫低声说道。

    “所以你就觉得特别?呵呵,也许这是给修理车间工人提供的一间休息室,或是值班室。”韩江猜测道。

    “但愿如此。”马卡罗夫喃喃道。

    唐风走到桌子前,拉了拉桌子抽屉,他发现这张桌子的抽屉全都有锁,但是却都没锁,唐风一一拉开了每一个抽屉,里面尽是一些碎报纸,还有几十张没有使用过的信纸。

    唐风没有在这些碎报纸和信纸上发现什么,“这间屋子确实很生活区那些宿舍不太一样,生活区的宿舍里几乎什么遗物都没有留下来,这里却还有一些。”

    “你发现了什么?”韩江问。

    “没有,就是些碎报纸和信纸。”唐风转过身,走到书橱边,“还有,这里比那些宿舍多了一个书橱。”

    说着,唐风随手拿起了书橱中的一本书,书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这是一本俄文书,书名是《爆破技术与工程》,唐风翻了翻,这只是一本技术方面的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唐风将书递给韩江,韩江却从中看出了一些名堂,“这书被翻烂了,看来读此书的人深谙此道。”

    “是啊!书里还用红笔划出了很多。”唐风说着又拿起一本书,这是一本英文书,“《中情局特工手册》?”唐风慢慢读出了书名。

    “《中央情报局秘史》。”唐风又拿起了一本书,同样是英文书。

    “这里好像大部分都是英文书。”韩江也觉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是的,书橱上面两排全是英文小说,有爱伦·坡的,海明威的,塞林格的,杰克·伦敦的,马克·吐温……”

    唐风说着,已经抽去了第二排书架上一小半的书,唐风忽然觉得里面似乎还有空间,他把手电探进去,果然,在第二排书架里面隐约露出了一本大书,不,更像是一个文件夹!唐风伸手将那个文件夹给拽了出来。

    唐风打开文件夹,里面夹着厚厚一沓文件,唐风将这一沓文件摊在桌子上,韩江和马卡罗夫也围拢过来,“都是些俄文的文件。”唐风初步判断道。

    “而且大部分是克格勃的文件。”马卡罗夫进一步判断道。

    “克格勃的文件?看来这里面大有名堂。”韩江来了精神,但他却不认识俄文,只能等唐风和马卡罗夫的结果。

    唐风和马卡罗夫分头快速翻阅这些文件,唐风很快翻出了一份重要的文件,“这也许是份能解开地堡秘密的文件。”

    “哦!快翻译过来。”韩江催促道。

    于是,唐风慢慢将这份文件翻译了过来:

    国家安全委员会关于在苏中,蒙中边界构造永久工事的命令

    (符拉迪沃斯托克工程)

    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工程局(第13局)Я19660823

    中国已于1964年爆炸原子弹,今年5月9日又进行了热核试验,实际已成为有核之国家,相信中国很快就会掌握氢弹和核导弹技术。因此,国家安全委员会奉苏共中央之命,为防备随时可能发生的与中国的战争,特命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工程局(第十三局)在蒙中,苏中边界开工建造完整之永久大型工事。

    该工事应具备以下能力:

    1,需具备防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攻击的能力(具体参数另有详细任务书)

    2,需具备极大的隐蔽性,不易被察觉,以期达到战役突然性之目的(具体选址另有详细任务书)

    3,需具备充足的空间,可以在工事内屯驻一定规模的武装力量(具体规模另有详细任务书)

    4,需具备完备的生活设施,可供一定规模的武装力量在此生活(具体设施另有详细任务书)

    5,需具备完备的通信和指挥能力,可在战时成为区域指挥和通信中心,可与总部,军区及前线各级指挥系统联系并兼容(具体参数和设备另有详细任务书)

    6,需具备一定的电子侦测及情报收集能力,在战时将工事发展成最前沿的情报收集中心(具体参数和计划另有详细任务书)

    7,需具备一定的常规防空防御能力(具体参数另有详细任务书)

    8,需具备较强的后劲保障能力,在战时可供应补给前线部队,并具有较强的自持力(具体设施数据另有详细任务书)

    9,需具备战时野战医院的必要条件,为战时负伤官兵提供基本和初级的医疗保障(具体设施数据另有详细任务书)

    1966年8月23日

    唐风翻译完之后,韩江和马卡罗夫都陷入了沉思,唐风也在回想从发现地堡到现在的经历,嘴里不停地回味着这个词,“符拉迪沃斯托克工程……符拉迪沃斯托克工程……征服东方,好大的口气!看来这处地堡是冷战时,为了防备和中国爆发核战争而修建的。”

    马卡罗夫却在反复盯着那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工程局(第13局)”出神,马卡罗夫用手指使劲抹了抹“第13局”这个阿拉伯数字,确定他看的没错之后,马卡罗夫终于叫了起来,“总算找到这个第十三局了。”

    “克格勃第十三局?就是那个您一直不知道的第十三局?”唐风反问。

    “是的,我之前一直不知道克格勃第十三局是干嘛的?甚至对它是否存在过都不清楚,想不到竟然在这样一份文件上出现了。”马卡罗夫显得很激动。

    “国家安全委员会特种工程局?”唐风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看来这就是十三局的全名。特种工程局?这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但是从这份文件上看,显然这处坚固的地堡就是十三局负责修建的。”马卡罗夫道。

    “克格勃还负责搞工程?”唐风问道。

    “是的,克格勃有些建设项目,涉及重要目标和国家机密,不宜让一般建筑公司来承担,所以现在看来十三局就承担了这项任务。”

    “可你不是说十三局存在时间很短吗?”

    “是的,由这份文件看,十三局在六十年代是存在的,但是后来应该就取消了,所以知道的人很少。”马卡罗夫推断道。

    “看来这里就是极其重要的工程。”唐风再次环视这坚固的巨大地堡。

    “从这份命令看,在苏中,蒙中边界不仅仅就这一处地堡,应该还有几十座类似的地堡,当时局势很紧张,两国随时做好了打核战争的准备,所以才会秘密修建如此巨大,如此坚固,能防核生化武器攻击的地堡,我想一方面是因为工程重要,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项工程需要保密,所以才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克格勃完成。”马卡罗夫进一步推断道。

    “可是这处大型地堡为什么还没有启用,就废弃了呢?”唐风一句话把马卡罗夫问住了,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韩江忽然开口了,“这就要问问那个在十三局呆过的布尔坚科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50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