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十二章 偷脸

    一阵奇怪的声音传来,开始是沙沙作响,然后是风声,慢慢地,慢慢地风声中裹挟着乐声,那乐声似乎很遥远,唐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侧耳倾听,那是很欢快的乐声,优美的笛子,悦耳的琵琶,还有节奏感十足的鼓乐,似乎还能听见女子的歌声,好一派欢乐的场景,唐风听得有些陶醉……

    忽然,那乐声变了腔调,唐风心里一惊,因为那乐声变得十分忧伤,节奏也慢了下来,唐风想从睡袋里钻出来,看看究竟是哪儿飘来的乐声,可他猛地想到这是在荒无人烟的沙漠戈壁深处,哪来的乐声?这时,那忧伤的乐声开始变得诡异,仿佛正有一头凶猛的怪兽隐藏其间,诡异的乐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强烈,几乎就要吞灭忧伤的乐声。

    唐风又闭起了眼,静静地听那乐声,他分辨出乐声传来的方向,像是胡杨林的西边,但是他无法判断这乐声离自己还有多远?

    乐声似乎越来越近了,唐风紧张地碰到了那把匕首,他抓起匕首,却发现自己握匕首的手在颤抖,身子也在微微颤抖,唐风心跳开始加速,呼吸急促起来,他鼓足勇气,猛地坐起身,钻出睡袋,黑暗中,唐风紧握匕首,怔怔地盯着那乐声传来的方向。

    没错,这诡异的乐声是从胡杨林西边传来的,但是唐风向西望去,却看不见一点亮光,他没敢推开手电,生怕看到可怕的场景,乐声越来越近,唐风疾走几步,来到胡杨林边缘,他扶着一棵形状奇特的胡杨,默默地注视西面,此时,乐声忽然小了许多,唐风仰头看看夜空,一轮明月透过乌云,洒下明亮的月光,唐风借助月光,再次向西面眺望,不见人影,乐声似乎渐行渐远,唐风隐约看见了许多高大的沙山,它们形状奇特,错落有致……

    突然,唐风觉得身后有一阵风声,似乎有人在自己身后,韩江?梁媛?容不得唐风多想,他猛地转过身,没有韩江,也没有梁媛,甚至连它们的车和睡袋也看不见了,难道自己走出了很远?不会啊,胡杨林总共就那么大……就在唐风胡思乱想的时候,风声再起,这是一阵诡异的狂风,狂风夹杂着黄沙卷起了胡杨林里满地的落叶,唐风没想到胡杨林里竟然有这么多的落叶,就在唐风惊诧的时候,“砰——”的一声,一团明亮的火光映红了夜空,也照亮了整个胡杨林,唐风还是没有看见韩江和梁媛,却看见了那个戴面具的女子。

    一如白天在黑石上看到的一样,华丽的长袍,高高的帽子,一副党项贵族女子的穿戴,还有那闪耀着金属光泽的奇怪面具!女子从胡杨林深处走来,唐风感到奇怪,白天看不大的一片胡杨林,此刻却变得广阔而茂密,戴面具的女子迈着高贵的步伐,雍容华贵,姿态万千,向唐风款款走来,那诡异的乐声再次从沙漠深处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仿佛一只庞大的乐队,从沙漠中走来。

    唐风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他被一种恐怖而诡异的气氛所包围,他本能地向后退去,但却根本分不清方向,四周都是胡杨林,出了胡杨林,是更可怕的沙漠戈壁,哪里有路可以退却?这时,那个戴面具的女子停下了脚步,站在距唐风五米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唐风,唐风靠在了一颗形状奇特的胡杨树上,就这样两人相持了有两分钟,那女子终于开口了,“你为什么害怕?”

    “我……我不害怕!”唐风强装镇定。

    “不害怕?那你为什么拿武器的手在颤抖?”

    “啊——”唐风心里一颤,手里的匕首落在了地上,他不知道该不该去捡掉到地上的匕首。

    “我真的让你感到害怕吗?”戴面具的女子又问道。

    “你……你是人,还……还是幽灵?”唐风颤抖地反问。

    “幽灵?哈哈……”那女子一阵狂笑,笑得唐风毛骨悚然,笑毕,女子反倒问唐风,“你说我是人,还是幽灵?”

    “你……你要是人,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唐风想抬起右手,指那诡异的面具,可是动了动胳膊,根本抬不起来。

    这时,在胡杨林边缘出现了点点亮光,亮光越来越亮,诡异的乐声变得欢快起来,激昂的鼓点再度响起,胡杨林外仿佛有人在翩翩起舞,但是唐风却又看不清外面的情形。

    “年轻人,你想知道我为何要戴着面具吗?”女子说着又向前款款走来。

    “想……可你……”唐风既然知道答案,又感到恐惧。

    女子步步逼近唐风,唐风想退,后面就是那棵形状奇特的胡杨,退无可退,女子在离唐风一米的地方停下,几乎和唐风面对面站在胡杨树下,唐风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他却不由自主地直起身子,向前迈了半步,他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吸引着他,死亡的气息?欢快的音乐?还是这诡异的面具?

    “来,过来!”女子轻轻呼唤唐风。

    唐风又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半步,走到了女子的面具前,看着那诡异的面具,唐风感到自己的心跳仿佛停止了,浑身僵硬,面具上有两个洞,那是女子眼睛的位置,唐风想看清那女子的眼睛,可是……可是那两个黑洞却像幽深的洞穴,深不见底!

    唐风的瞳孔急速放大着,为什么……为什么看不见女子的眼睛?唐风想开口,半张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但是……但是他僵硬的双手却奇迹般地,直直地抬了起来,举到了女子的面具前。

    唐风觉着自己的手臂已经不属于自己,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他强制自己集中意识,夺回自己的双手,可是一切都是徒劳,他分明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指已经触到了那冰冷的面具,可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他轻轻掀开了女子的面具,那一瞬间,唐风的心跳骤然停止了,放大的瞳孔死死盯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女子高高的帽子下,什么都没有,面具后面空空如也,但唐风又清楚地看到了女子华丽长袍中显露出来的凹凸曲线,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风惊恐地向后退去,手臂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上,此刻,面具就在他的手上,他手足无措地盯着女子,或者说是在盯着那女子的长袍,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年轻人,知道我为何要戴着面具了吗?”

    “你……你是幽灵……”唐风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

    “不,这都是因为有人偷去了我的脸。”声音还是从女子身上传来的,可是唐风却根本看不到女子的嘴在动。

    “偷……偷脸!?”唐风又退到了那棵胡杨树下。

    “是的,所以我只能戴上面具。好了,年轻人,把面具还给我吧!”女子说着又向唐风走来,不!唐风注意到这次女子几乎是向自己漂移而来的,难道她华丽的长袍里也没有躯体?

    “不,你……你别过来!”唐风窒息地靠在胡杨的树干上,女子已经冲唐风抬起了他的右臂,就像……就像白天在黑石上一样,唐风感到自己的胸膛像是被什么东西穿透了一样,一阵钻心的疼痛,然后,自己的双手再次不听使唤地捧起了面具,毕恭毕敬地将面具还给了女子。

    乘女子重新戴上面具的当口,唐风想到了逃,他再也无法忍受,无法忍受这片胡杨林,这里的一切!可唐风刚要转身,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动惮不得,他低头看去,一支干枯,萎缩,没有一丝血色的手臂,这是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唐风的脑海中马上意识到了——干尸!

    唐风崩溃了,耳畔的乐声从欢快转为了忧伤,唐风忽然发现胡杨林里的那些奇形怪状的胡杨开始发生变化,慢慢地,慢慢地,一棵棵胡杨变成了一具有一具恐怖的干尸,唐风不敢回头,他感觉身后正有无数只干尸的手臂在向自己伸过来……而面前的女子,戴上面具,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对!唐风看见戴面具的女子确实再冲自己笑,冰冷的面具似乎在瞬间幻化成了女子的脸,这……这怎么可能?

    但是这一切分明正在唐风的眼前发生,唐风大叫一声,惊醒过来,四周异常安静,他发觉自己又做了一场噩梦,而此时,东方已经破晓,唐风晃了晃沉重的脑袋,他忽然想起来后半夜应该自己值夜,现在天已经快亮了,韩江怎么没有喊醒自己?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唐风心头升起,他赶忙坐起,旁边的睡袋空空如也,不见韩江,再仔细一看,那睡袋似乎从没动过,放眼四望,自己还在这片胡杨林里,不见那戴面具的女子,也听不到诡异的乐声,唐风心里一坠,韩江和梁媛呢?

    唐风钻出睡袋,打开车门,见梁媛正躺在车里做美梦呢,这才稍稍安心,韩江呢?唐风转过车身,这才发现韩江竟然瘫坐在地上,背靠车身,沉沉酣睡。不过,让唐风感到奇怪的是,一向鼾声震天的韩江此时却没有一点声响,安静得如熟睡的婴儿!

    唐风走过去,踢了踢韩江,“哎!哎!醒醒,醒醒,该换班了。”

    “换班?!”韩江惊醒过来。

    “你倒好,值夜时间呼呼大睡,还久经考验呢?”

    “我……我怎么睡着了?”韩江也很吃惊,“现在什么时候了?”

    “天快亮了!”

    “靠,天快亮了,你才来换班?”韩江有些恼怒。

    “废话,每次都是你来喊我,谁知道这次你也睡着了,哈,你以后可别说我了!”唐风得理不饶人。

    “就算我睡着了,你也应该到点起来换我,你知道如果夜里有人偷袭我们,是什么后果吗?啊!咱们会死的很惨!”韩江怒道。

    “算了吧,在这鬼地方,就别太较真了,听天由命吧!”唐风对韩江所谓的危险似乎满不在乎。

    “妈的,也许真得听天由命了,我……我这是怎么了?从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居然值夜的时候睡着了,而且还睡过了头,这……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韩江又喃喃自语起来,似乎在回忆。

    两人的争吵,吵醒了梁媛,梁媛推开车门,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你们俩一大早在吵什么啊?都把我吵醒了。”

    “哼,我的大小姐,你倒是吃得下,睡得香!”唐风没好气地说。

    “是啊!我睡得很香,难道不好吗?”梁媛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唐风,“而且……而且我还记得,我昨晚做了个梦。”

    “梦?!”唐风和韩江同时惊道。

    “梦,怎么了?”梁媛不明白唐风和韩江怎么会如此吃惊。

    “我想起来了,我也做了个梦!梦很长,怪不得一直睡到了天亮。”韩江抢先说道。

    “什么?你们都做了梦?”唐风震惊。

    “怎么?你也做梦了?”韩江和梁媛一起转向唐风。

    “是的,我又做噩梦了!我梦……梦见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了?”

    “啊——”梁媛和韩江几乎同时惊道,“我也梦见了,那个戴面具的女人!”

    “这……这怎么可能?!我们三个都梦见了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唐风陷入极度震惊中。

    “但……但……但我做的不是噩梦。”梁媛很犹豫地说。

    “不是噩梦?”唐风惊诧,随即又转向韩江,“你呢?”

    “我……”韩江扶着车身,紧锁眉头,似乎在回忆,但又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许久,韩江才开口道:“我现在脑仁都疼,我想起来了,昨夜那是个可怕的噩梦,开始时,我驾车在戈壁滩上狂奔,追逐那辆黑色的大切诺基,就跟我们昨天遭遇的情况一样,但奇怪的是,那段路却很长很长很长。”

    韩江故意用了好几个“很长”,唐风怒道,“很长很长很长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很长很长很长很长!”韩江又说了四个“很长”。

    “妈逼,你还能具体点!”

    “我不知道具体多长,反正我梦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追逐了,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无边无际,没完没了,我也不知在戈壁滩上追逐了多长时间,但就是追不上那辆大切诺基,两辆车始终保持在十几米的距离,最后,我们来到了黑石,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又出现了,她站在高高的黑石上,又冲我抬起了右手,然后戈壁滩上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你等于梦到了昨天白天的场景!”

    “不,不一样,”韩江看上去很激动,“这次那熊熊大火把我包围了,我驾车突破了一道火墙,结果那个戴面具女人正直挺挺地站在我的车前,要不是我刹车及时,就撞上那女人了;我正在诧异,谁料,戴面具的女人又冲我抬起了右手,这次我和她之间是那么近,我甚至……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面具,那面具似乎在冲我笑,不!是她,就是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在冲我笑,我不明白她怎么瞬间从黑石上来到了我的面前,但是求生的本能促使我不能再让她冲我抬起右手,就在她冲我抬起右手的那一刻,我猛踩油门,先向后倒,然后向那女人冲了过去,我眼睁睁看着车撞上了戴面具的女子,但是……但是她竟然安然无恙,又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真的撞上了?没看花眼?”唐风吃惊地问道。

    “我确定,我肯定是撞上了。但是那个女人瞬间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就再次抬起了右手,紧接着,我的车就陷入了一片火海,我赶忙跳车,车很快便爆炸了,我逃了出来,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这时,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恼羞成怒,不等她抬手,就冲她挥拳打去,结果我什么都没打到,反倒因为重心不稳,摔了个狗吃屎,我坐起来,发现那面具果然起了变化,面具在冲我笑,我又扑上去,结果还是扑了个空,如此几番,我精疲力竭,瘫倒在地上,我冲那女人吼道,‘你是什么人?’那女人也不说话,就是冲我笑,那是一种奇怪而诡异的笑容,我连喊了几声,那女人还不说话,我更怒了,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我浑身竟没有一丝力气,怎么也站不起来,这时,我看见……我看见戴面具的女人微微抬起了右手,然后我就被熊熊烈火包围……”

    “后来呢?”梁媛催问道。

    “后来?后来我就被唐风这小子叫醒了。说来真是奇怪了,我从来不会这么大意,而且很少做噩梦的,这……这是怎么了?”

    “还怪我,要不是我把你叫醒,你就被地狱烈火给烧死了!”

    “地狱烈火?”韩江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当我和戴面具的女子面对面时,我清晰地记得那诡异的金属面具上有两个洞,就是眼睛的部位,可我却怎么也看不见那女子的眼睛。”

    “因为她根本没有眼睛!”唐风道。

    “什么?没有眼睛?”韩江和梁媛惊道。

    “不但没有眼睛,还没有脸!”于是,唐风便把自己的噩梦对韩江和梁媛说了一遍。

    “被偷走了脸?你这个说的太离奇了吧,我怎么死活问那女人,那女人都不开口,她还跟你说了这么多?”韩江听完唐风的梦,觉得太过离奇了。

    “是很离奇,但是梦里的一切,我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唐风肯定地说。

    “偷脸?”韩江似乎陷入了思索,许久,韩江突然一拍唐风,“你的这个梦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

    “你昨天不是说这个戴面具女人很可能是没藏皇后吗?”

    “嗯,但那只是我的感觉,难道没藏皇后复活了?”唐风很不自信地说。

    “你还记得佛像中的尸骨吗?就是咱们从彼得堡带回来的……”韩江忽然提到了那具尸骨。

    “当然记得,陈教授和小卢还为此丧命,当然你现在还是杀害小卢的嫌犯,呵呵!”唐风冲韩江苦笑了两句。

    “得了,别瞎扯淡了,言归正传,季莫申曾经对你说过这尊佛像是科兹诺夫1909年从黑水城的大佛塔中发现的。”

    “对,那座塔因为有了这个震惊的发现,被科兹诺夫称为‘伟大的塔’。”

    “后来,俄国的学者在佛像中发现了尸骨,按照伊凤阁的论断,这具尸骨很可能就是没藏皇后的尸骨,期间,尸骨的骨架和头骨曾长期分离,当我们将尸骨带回北京,给陈子健鉴定时,陈教授曾经怀疑头骨和身体不是来自一个人的尸骨。”

    “对!陈教授当时测出的检测结果,骨架的骨龄要比头骨的骨龄大八到十岁,所以陈教授反复问我们是不是我们把尸骨搞错了。”唐风的思绪又回到了陈子健的实验室里。

    “我们当时虽然感到奇怪却没有多想,认为可能是尸骨在俄国的时候,被他们搞混了,接下来,陈教授就离奇地死了,再然后小卢也……”韩江欲言又止。

    “现在想来,很有可能米沙和那帮俄国学者并没有搞错,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1909年科兹诺夫从黑水城佛塔中发现的这具尸骨本来就是这样,尸骨的头和身体分属两个不同的女性。”

    “而且两人死时的年龄应该相差八到十岁,同属西夏早期的两个党项女性。”韩江补充道。

    “对,应该是这样。”

    “这么说,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没藏皇后?”韩江盯着唐风问道。

    唐风眼前一亮,“你是怀疑……”

    “先不论是我们的幻觉,还是梦境,如果那个戴面具的女子就是没藏皇后,那么,被偷去脸的没藏皇后戴着面具,而她的脸去了哪里?”韩江反问唐风。

    “去了黑水城的那尊佛像中!架在了另一个女人的尸身上!”唐风得出这个结论时,万分震惊,“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而且我们现在根本无法证明那个戴面具的女子就是没藏皇后,她又怎么会出现在沙漠戈壁中?按照我以往的严谨和严密的逻辑推理,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其实是很难成立的,但是这一切却又是这么巧合,分属两个不同女子的尸骨被封在了佛像中,戴面具的党项贵族女子被偷去了脸,不由我不把这两者往一起想!”韩江皱着眉,将目光投向了远处。

    一阵沉默后,唐风忽然听见梁媛在不住地喃喃自语,“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你什么意思?”唐风不明白梁媛什么意思。

    “是啊,大小姐,那应该哪样啊?”韩江也追问道。

    “我昨晚睡得很香,很沉,也做了个梦,但跟你们俩的都不一样,我没有梦见那么恐怖的场景,我的梦很安静,很平和,甚至……甚至很温馨。”

    “安静?平和?温馨!你梦到戴面具的女人了吗?”唐风一头雾水。

    “我也梦到啦!”梁媛回答。

    “大小姐,你是不是发烧了,你梦到戴面具的女人了,居然还安静,平和,温馨?就连我都快被吓死了!”韩江冷笑道。

    “是的,我的梦也很长,我梦见自己置身在一片胡杨林中,当然不是现在这小片胡杨林,我梦中的胡杨林很大,很美,金黄色的胡杨林,胡杨林旁边还有一弯清泉,我住在雪白的帐篷里,当清晨我醒来时,听到了优美的乐声……”

    唐风打断梁媛,“我也听到了优美的乐声,但是很快就变成了诡异的乐声。”

    “别打断我,我的可没变!”梁媛似乎很兴奋,回忆时脸上还带着笑容,“那优美的音乐似乎就是从帐篷外传来的,于是,我想出去看看,可是我刚跳下床,就有人给我送来了新鲜的马奶,水果,烤肉,还有很多美食,我问他们是谁送来的,他们说是他们的主人,我不管那么多,先好好享受了一顿大餐,就在我吃得心满意足的时候,那个戴面具的女子进来了,我开始也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几步,但是那女子却冲我笑了。”

    “妈的,她也冲我笑了,结果我身上就着了!”韩江怒道。

    “不,我不像你们,我觉得她笑的很美,很真诚,虽然戴着面具,但是我却可以感知到面具后面是一张美丽的面庞,甜美的笑容。”

    “靠,你的感觉肯定出问题了,面具后面是恐怖的幽灵!”唐风没好气地说道。

    “我相信我自己的感觉,她的笑容使我一开始的恐怖完全消失了,然后我们俩就坐下来聊了很久。”

    “聊了很久?都聊什么啦?”唐风冷笑道。

    “他问了我很多,问我叫什么?从哪儿来?来干什么?”

    “你都说了?”韩江反问。

    “说啦!”

    “那她告诉你她是谁了吗?”唐风问。

    “没有,我问来着,但她只说她是这一片土地的主人。”梁媛一脸无辜地看着唐风。

    “看到没,小女孩就是好骗,让她说什么就说什么!”韩江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那你看到她面具后面的模样了吗?”

    梁媛又摇摇头,“没有……不过……我问她来着,为什么要戴面具?”

    “她怎么说?”

    “她说因为她已经失去了最美的容颜。”

    “妈的,这什么意思?老了,不好看了,就要戴面具,出来吓唬人?”韩江越听越觉得搞怪。

    “我也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你梦里面跟她聊了半天,合着全是你在侃侃而谈,她跟你说什么了?”唐风问道。

    “说啦,她说我长得很漂亮,跟她年轻时候很像,还说我一看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

    “靠,我早说过,你就是一傻妞,人家一夸你漂亮,你就乐得找不到北了!还心地善良,什么叫心地善良?那是说你傻!”唐风没好气地数落梁媛。

    “行了,行了,唐风,你还当真了,不就是一梦吗?”韩江赶忙劝道。

    “我梦里本来就是这样嘛,对了,我说我要去找瀚海宓城,那个戴面具的女子劝我不要去,说那里路途艰险,而且那里已经遭到了致命的毁坏,早已辉煌不再了。”

    “得!又是一句废话,我们当然知道那里路途艰险。”唐风还在数落梁媛。

    梁媛脸色黯淡下来,韩江却说道:“不,我倒觉得梁媛这句话不是废话,很有价值。如果我们真的相信这些梦境,如果这个戴面具的女子就是没藏皇后,那么她说‘那里已经遭到了致命的毁坏,早已辉煌不再了’就很有价值。唐风,你有没有想过,瀚海宓城的党项人对千户镇的屠城,意味着什么?”

    “意味什么?”唐风马上明白了韩江的意思,“意味着更猛烈的报复。”

    “嗯,横扫欧亚的蒙古铁骑怎么会忍受这样的屈辱?忽必烈肯定会派大军前来征讨。从我们已经发现的遗迹和掌握的证据看,瀚海宓城的党项人在西夏亡国之后,仍然坚持抗争了几十年,从窝阔台时代一直到忽必烈时代,但是自忽必烈时候之后,这片土地似乎归为平静,再没有发现什么遗迹。”

    唐风接过韩江的话,说道:“这说明从忽必烈时代之后,瀚海宓城的党项人已经消亡,城市也很可能被毁弃,早已辉煌不再了!”

    “那么,你想想在忽必烈刚当上大汗的时候,瀚海宓城的党项人还有力量对千户镇屠城,为什么之后就突然销声匿迹了呢?”

    “一定是在这之后,瀚海宓城的党项人遭受到了灭顶之灾,使他们再没有力量在这片土地上书写历史!”

    “我想最有可能的灭顶之灾就是元朝大军的报复!”

    唐风想了想韩江的推断,又摇摇头,“你的推断虽然我也认同,可是为什么我们只看到千户镇被屠城,却没有看到一点元朝大军报复的迹象?如果忽必烈派大军前来征讨,他们怎么会让千户镇的那些干尸暴尸荒野?这不合常理,总之,我们一路过来,没有发现一丁点元朝大军报复的痕迹。”

    唐风的话,让韩江无法解释,梁媛忽然说道,“会不会是党项人遭遇了什么天灾,或是瘟疫什么的。”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很难想象,面对千户镇的屠城,忽必烈能坐视不管?”韩江还是坚持自己的推断,“我们现在没有发现元朝大军报复的遗迹,不代表后面不会发现,只有到了瀚海宓城,才能真相大白。”

    三人回忆完昨夜的梦境,天光已大亮,大家又开始商量下一步该往哪儿进发,韩江提议先在胡杨林里查看一遍,然后以胡杨林为中心,在周边勘查,一方面寻找新的线索,另一方面寻找当年科考队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三个人匆匆吃了早饭,便开始在这片不大的胡杨林里仔细勘查,韩江一个人一组,唐风和梁媛两个人一组,分别在胡杨林里勘查,唐风和梁媛很快来到了胡杨林的边缘,这是胡杨林的西面,这里有一棵垂垂老矣,几乎已经趴在地上的胡杨,唐风不禁感叹,“这棵胡杨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比西夏还古老?”梁媛问道。

    “嗯,比西夏古老,它一定见证了曾经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唐风说完这话,昨天夜里噩梦中那些胡杨幻化为干尸的场景又浮现在了眼前。

    唐风强打精神,不希望再被那个噩梦困扰,“哎,你看着树干上好像有字。”梁媛在这棵倾倒的胡杨树上发现了什么。

    “在哪儿?”唐风凑到近前查看。

    “这儿,好像是俄文。”

    “那一定是科考队留下来的喽!”唐风心中一阵狂喜,他现在需要一切当年科考队留下来的遗迹和材料,最好的是文字材料。

    唐风看见在已经干裂的胡杨树干上有几个大大的字母,确实是俄文字母,像是一个单词,唐风将几个字母连在一起看,慢慢拼出了这个单词——宿命?!

    “宿命?!好奇怪的词?让我想起了《巴黎圣母院》里丑陋的敲钟人和美丽的艾丝美拉达。”梁媛喃喃自语道。

    “是啊,怎么这个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太……太不可思议了!”唐风摇着头说。

    “也许只是当年科考队某个队员无聊,写着玩的,比如我爷爷,他就会俄语。”

    “我看不那么简单,要知道,胡杨干裂成这样,没有什么水分,异常坚硬,要在上面刻字,得费很大的力气,你发现没有这几个俄文字母每一个都刻得那么深,显然刻字的人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刻上的。”

    “这倒也是!”梁媛想了想,“我们再看看这附近还有没有其它刻字。”

    于是,两人在这棵粗壮的胡杨树上仔细寻找起来,刚才那个单词是刻在树干侧面的,已经倾倒的树干有一面朝向地面,唐风躺在地上,将头伸进树干下,慢慢寻找,突然,他发现就在刚才发现的那个单词下面,似乎有字迹。

    “这儿好像还有字!”唐风叫了起来。

    “什么字?”

    “底下看不清楚,得把树干翻一下。”唐风说着又从树干下爬了出来。

    唐风和梁媛两人一起使劲,可是这棵胡杨却异常沉重,两人甭说抬动它,就是将它翻过一面来也很艰难。梁媛想喊韩江过来帮忙,唐风却摆了摆手,“咱们先继续向前勘查,等勘察完了,再叫韩江过来搬。”

    两人细致地勘查了胡杨林的西半边,却再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遗迹,这时,韩江也勘查完了胡杨林的东半边,只见韩江手里攥着一个铁家伙走了过来,“有什么发现吗?”韩江问。

    “先说你的吧!”

    “我?就发现了一个这玩意。”

    韩江展开右手,唐风和梁媛看见韩江手里是一个巨大的铆钉,一个形状奇特的铆钉。

    唐风盯着那形状奇特的铆钉,问道:“你在哪儿发现的这个?”

    “就在那儿,林子边缘的一棵胡杨树下面。”韩江一指胡杨林东边的一棵胡杨树。

    “这个铆钉我推测很可能是当年科考队支帐篷用的。”唐风推断道。

    “不错,当年科考队的帐篷应该很大,再加上这里风大,可能会有沙尘暴,所以用了这么粗大的铆钉。但是,你们从这个铆钉上看出什么没有?”

    “似乎……这铆钉的形状似乎有些特殊啊,怎么弯成这个形状了?”唐风感到困惑。

    “不错,这个铆钉的形状发生了变化,很大的变化,我想当初这颗又粗又长的铆钉是深深插入地下的,我无法想象这么粗的铆钉,是什么力量让它变成了现在这个形状?”韩江试着想把铆钉掰回原形,可是以韩江的力量,竟是徒劳。

    “你的意思这颗铆钉见证了科考队出事当晚发生的事?”

    “是的,如果它是摄像机,照相机就好了,可是它仅仅是个铆钉,但是就凭这颗铆钉,我就能断定当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袭击了科考队的营地,马卡罗夫曾经回忆当他和梁云杰回到营地时,营地内竟然空无一人,但大部分的设备和私人物品都还在。”

    “嗯,可是现在我们在这儿,却找不到任何东西,除了这颗铆钉。”

    “这说明那股强大的力量横扫了营地的一切东西,并把这颗铆钉变成了现在这副摸样。”韩江推断道。

    “这是一股多大的力量啊!竟能让这么粗的铆钉弯曲成这个样子!”梁媛感叹道。

    “好了,说说你们的发现吧!”韩江把那颗铆钉扔到车的后备箱里问道。

    “我们的发现比你大得多,不过需要你的帮助才行!”梁媛故作神秘地说道。

    “哦!大得多?这地方还能有什么发现?还要我帮忙才行?”

    韩江将信将疑地跟着唐风和梁媛来到西面那棵趴倒在地的胡杨树旁,“看什么?就这棵树?”

    “你要是有力气把这棵树翻过来,就能看到重大发现。”梁媛一脸神秘的微笑。

    “翻过来?你们不会是耍我玩吧!”韩江双手抱住粗壮的树干,试了试。

    唐风这就准备上前帮忙,梁媛却拽住了唐风,唐风明白梁媛这是在使唤韩江呢,韩江大喝一声,双臂用力,结果树干温丝没动。

    “哈哈,看来韩队最近缺乏锻炼啊!”梁媛笑道。

    “丫头片子,你来试试啊!”韩江颇为恼怒。

    唐风走过去,说道:“我们在这棵胡杨树干上发现了一个俄文单词。”

    “哦!俄文单词?”韩江吃惊不小。

    “是‘宿命’,后来我又在树干下面发现有文字,但是看不清,所以要把这棵树翻个身,你这个样子抱是费力不讨好,我们三个一起用力,把树干翻一个面就行了。”

    “你早说啊!使唤傻小子呢!”

    于是,三人一起用力,使劲全力,这才将树干翻了一个面,待尘土散去,唐风迫不及待地用手拂去了树干上的尘土,几个俄文单词隐约显露出来。

    “还是俄文!”梁媛喃喃说道。

    “这就是刻下‘宿命’那个人刻的喽?”韩江反问。

    唐风仔细辨认了一下,使劲地摇了摇头,“不,不是那个人刻的。”

    “哦!何以见得?”

    “你们看!”唐风指着那几个俄文单词,“首先,这几个单词刻得没有‘宿命’那个单词深,显然用力不同;其次,笔迹也不相同,当然我们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这条只能作为参考;更重要的是这几个单词下面,有一个人的名字。”

    “啊——人名?”“这可是重大发现啊!”韩江和梁媛显得很兴奋。

    “是的,这个人名很重要。”唐风故作玄虚地停下来,看着韩江和梁媛。

    “你倒是说啊!”

    “这个人名就是——科兹诺夫。”唐风说出了那个人名。

    “什么?科兹诺夫!科兹诺夫竟然也来过这里?”韩江和梁媛感到震惊。

    “是的,我也很震惊。按照我们以往的认识,1909年,科兹诺夫两次进入巴丹吉林沙漠探险,唯一的发现就是著名的黑水城,在他后来写的回忆录和考察报告中,从没有关于来到这里的记载。”唐风说得很慢,似乎是在记忆中搜寻着什么。

    短暂的沉默后,韩江忽然想起了什么,“科兹诺夫既然在这里留下了遗迹,那毫无疑问他来过这里,不要忘了,他在黑水城得到了一块玉插屏,按照我们的推断,在此之前,持有敦煌那块玉插屏的人找到了科兹诺夫,并和科兹诺夫一起第二次返回了巴丹吉林沙漠。”

    “也就是说科兹诺夫完全有可能在发现黑水城后,又将触角深入到了沙漠戈壁深处,企图找到瀚海宓城?”梁媛说道。

    “完全有这个可能。唐风,你倒是翻译啊,科兹诺夫在这上面写了什么?”韩江催促道。

    唐风像是才从思绪里清醒过来,这才说道:“这上面像是一幅地图,但又不是地图。最上面这个单词,翻译过来就是‘黑水城’,其它几个单词都在它的西南方向,一字排开,就是我们已经知道的——‘九里堡’‘狼洼’‘千户镇’和这里,不过这里,他写的不是‘月儿泉’,而是写的‘有胡杨和水源的地方’。”

    “哦!这不正证明了我的判断,科兹诺夫果然在发现黑水城后,从黑水城出发,来找瀚海宓城来了。”韩江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

    “但是这上面他并没有标明‘瀚海宓城’。”唐风道。

    “这说明科兹诺夫并没有找到瀚海宓城。”

    唐风点点头,缓缓说道:“好吧,我还是谈谈我的看法吧!这几个单词,让我得出了好几条重要线索,第一,就是科兹诺夫也来寻找过瀚海宓城,但是并没有找到;二,科兹诺夫来寻找黑水城,应证了我和韩江从贺兰山回来之后的判断,在科兹诺夫之前,就有一位神秘人物X首先发现了敦煌的那块玉插屏,科兹诺夫第一次发现黑水城时,并没有引起他的足够重视,科兹诺夫继续按他的计划,往四川地区进发,可是他为什么在走到青海后,突然折回黑水城,并对黑水城进行了大规模发掘?我推断这个神秘人物X很可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不错,这个发现完全应证了我们之前的推断。”

    “三,科兹诺夫跟我们走的路线一模一样,这让我想到了几个问题,我们是参考了米沙的路线,那么米沙他们当年又是如何确定这条路线的?”

    梁媛眼前一亮,“我明白了,米沙和科考队当年很可能参考的就是科兹诺夫的路线图。”

    “不错,科兹诺夫虽然没有在公开的资料中提到他的这次冒险行动,但是不代表他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资料。之前,我们已经知道半个世纪前的联合科考队是应苏方要求成立的,而苏方又是在米沙和他老师阿里克等汉学家建议下才提出科考的,还记得克格勃那七封绝密信件吗?著名汉学家孟列夫在其中一封信写到是他和米沙在冬宫浩如烟海的库房中发现了玉插屏,那么,他们一定为了这次科考翻遍了冬宫和东方学研究所的资料档案,科兹诺夫探险活动的所有档案文件都存放在这两个地方,所以,米沙他们完全有可能发现了科兹诺夫关于这次不成功探险活动的记载,也正因为他们掌握了科兹洛夫这个记载,科考队才在没有找齐所有玉插屏的时候,贸然行动!”唐风的思路一下子开阔起来。

    “可惜他们都止步于此。”韩江叹了口气道。

    “这正是我要说的第四点,中苏联合科考队和科兹洛夫的探险两次都终结于此,所不同的是科考队几乎全军覆没,科兹诺夫似乎全身而退,至少他本人没事。这让我感到不寒而栗!”唐风面露难色。

    “不寒而栗!为什么?”梁媛还不明白。

    韩江解释道,“唐风的意思还不明白吗?前面两次都止步于此,我们现在也到了这个地方,我们还能继续前进吗?我们就能比科兹诺夫和联合科考队幸运吗?”

    “是啊!也许前面正有巨大的威胁在等着我们……”

    “切!你们两个大男人现在就害怕了?我还没怕呢?”梁媛倒满不在乎。

    “好了,还有最后一点,也就是第五点,你们看。”唐风指着树干上那个“有胡杨和水源的地方”,说道,“从这个地名上看,科兹诺夫来到这里时,这里是有水源的,而根据马卡罗夫和米沙的回忆,科考队本来也以为这里有水源,但是出去寻找,却没有发现水源。”

    “看来科兹诺夫误导了科考队!”韩江道。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是这。”说着,唐风手指向了“有胡杨和水源的地方”西侧,那里隐约显现出了一个标记,标记旁也有一个俄文单词,但是这个单子的字体却很小,比其它几个都小,不仔细看,很容易被忽略掉,“看到了吗?科兹诺夫在胡杨林西边,又标注了一个地名,这个俄文单词翻译过来是个可怕的名字——魔鬼城。”

    “魔鬼城?这是什么东东?听起来到挺吓人的!”梁媛不但不害怕,反倒很感兴趣。

    “魔鬼城?会不会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瀚海宓城?”韩江突然提出了大胆的推测。

    “这……”唐风有些迟疑。

    韩江又说道:“你看方向也对!”

    “你说的这点我刚才也想到了,但是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我们看来很有必要继续往西去探一探了。”说着,唐风向胡杨林西面那些连绵不断的沙丘望去。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98.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