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二十一章 阿尼玛卿雪山

    “切诺基”沿着公路一路往西,他们很快便看见了远处阿尼玛卿雪山雄伟的身姿,阿尼玛卿雪山是黄河源头地区海拔最高的一座大山,也拥有黄河源头最大的冰川,被誉为“中国的水塔”,它和玉树的尕朵觉沃、西藏的冈仁波钦、云南的梅里雪山和并称为藏传佛教四大神山。“阿尼”是安多地区藏语老爷爷的意思,“玛卿”的意思是黄河源头最大的山。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下起了冰冷的冻雨,雨水和融化的雪水在草原上交错纵横,使道路变得湿滑泥泞,再往前走,竟然连道路都没有了,“切诺基”如脱缰的野马,自由地在大草原上驰骋起来。

    雨越下越大,草原上不见一人,天空被大片的乌云遮盖,云层很低很低,似乎就在大家的头顶,低得仿佛很快就会压下来,负责驾车的韩江看看窗外,不禁咒骂道:“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偏偏我们出发这天,下起冻雨来?”

    唐风也觉奇怪,“是啊!高原上下这么大的雨,本身就少见,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雨,更是不正常。”

    韩江皱着眉一直盯着窗外,没有作声,他扭头看看后面的马卡罗夫,这老头倒好,管他外面风吹雨打,他只管把觉来睡,韩江不禁笑出了声:“你看人家老马多牛,上车就倒。”

    “我看他这样倒是挺符合老年人的习惯,岁月催人老,毕竟身体不行了。”唐风不禁感叹。

    几人正说着,突然,车身剧烈晃动一下,然后不动了,韩江小声叫道:“糟糕!车熄火了。”

    他重新发动“切诺基”,发动机启动了,但车还是没有动,韩江马上意识到这可不是发动机熄火那么简单了,他将油门踩到最大,车又身晃动了一下,还是没动地方,“真是倒霉,车陷进去了。”韩江终于说出了大家最担心的事。

    唐风和徐仁宇跳到车下,冒雨查看,他们这才发现,原本宁静的草原,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泽国,低洼处,雨水恣意地流淌,汇成了条条小溪,而他们“切诺基”的后轮,则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低洼的难泥坑中。

    见此情景,唐风叹道:“最近这些年,这片草原被破坏得太严重了,因为过度放牧,烂采虫草造成草场退化,一下雨大草原竟然成了烂泥塘。”

    “行了,现在不是你研究的时候,赶快来推车。”韩江冲唐风吼道。

    韩江这一吼,把正在熟睡的马卡罗夫也给惊醒了,这老爷子睁开一双惺忪的睡眼看看,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他毫不含煳地跳下车,也和徐仁宇、唐风一起在后面推车。韩江再次发动,他开足了马力,唐风、徐仁宇、马卡罗夫,三人一起用力,在后面推车,但除被溅了一身烂泥,毫无进展。

    唐风在雨中一时竟不知所措,最后还是韩江想起了他们携带的铲子,这铲子本是为了发现‘黑头石室’时用的,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韩江跳下车,从后备箱取出铲子,在后轮陷进去的那个泥坑前方奋力挖了几下,然后,命唐风驾车,自己和老马、徐仁宇再次用力,这才终于将车推出了泥坑。不过,他们毫无战胜困难的兴奋,因为三人从头到脚,已经被溅满了泥浆。

    众人回到车上,唐风重新发动“切诺基”,他打开车前大灯,加上十二分的小心,看准前方,走地势较高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继续向西奔去。

    三个小时后,他们将冻雨甩在了身后,进入了阿尼玛卿雪山的怀抱,这里天光大亮,碧空万里,不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与刚才的天气判若两样。

    “高原上的气候真是多变,刚才还是风吹雨打,这会儿却是晴空万里。”唐风感叹。

    “这就叫东边日出西边雨。”徐仁宇笑道。

    “你们俩还是歇歇吧,等会儿就怕你们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上车后再次进入梦乡的马卡罗夫突然开口,把唐风和徐仁宇都吓得不轻。

    两人怔怔地看着这个奇怪的俄国老头,这时,韩江也说道:“老马说得很有道理,你们俩难道没感觉这里的海拔已经越来越高了吗?你们还是省省力气吧,等会儿,就是我叫你们说话,你们可能都不想说了。”

    闻听此言,唐风和徐仁宇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于是,两人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车里没人再言语,地势越来越高,“切诺基”前方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陡坡,唐风试着想驾车爬上这个陡坡,但是失败了,这个陡坡的高度和坡度,都已经超过了“切诺基”的极限,唐风将车退了回去,拿出地图和GPS,对照着查看他们所走过的路,“应该没错!”唐风盯着GPS上显示的经纬度喃喃自语道。

    韩江看着唐风,不明白唐风在说什么,突然,唐风收起地图,对众人说道:“我刚才查看了,我们所走的路线正确,这里已经接近我们所确定的那个A区,这个陡坡车过不去,我们该步行进山了。”

    “看来真正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韩江说完,率先背好背包就准备跳下了车。

    不错,真正考验他们的时刻到了。四个人在车上啃了点干粮,权当午饭,随后便下了车。一下车,他们立刻感到了这里的寒冷与空气的稀薄,四个人谁也没有说话,按照早已制定好的计划,韩江在前,唐风紧随其后,马卡罗夫第三,徐仁宇垫底,四个人带齐装备,开始向阿尼玛卿腹地进发。

    他们很快翻过了这道陡坡,陡坡下是一片裸露的黑色岩石,“这是全球气候变暖的痕迹,裸露的岩石原先都是雪山冰川的一部分,现在却裸露在外。”唐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自己的感慨。

    韩江一指前方,说道:“不错!根据国土部门的资料,这里应该都是雪山冰川的一部分,不过这只是海拔较低的一座山,并不是那种常年积雪的雪山,原本这个季节,这里早应该降雪了,但今年现在还没有降雪,这可能就是你所说的全球气候变暖吧!呵呵,没下雪对我们倒是一件好事,如果我没有判断错,我们所要去的A区,就应该在这座山后面,这是通向A区,最简便的一条路。”

    四个人鱼贯而行,还算顺利,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翻过了这座不算高的山,正如他们事先预料的,山下是一个大山坳,他们所翻的山是周围最低矮的一座,其他三面皆是高大险峻、常年积雪的雪山,众人慢慢步入山坳,这才看清,山坳内是一大块地势平坦,但却已经严重退化的草场。

    山坳中的草场,原本应该是片水草丰美之地,可现在地表虽然还有少许草地的痕迹,但更多的则是裸露出的大块黑色岩石和沙砾,四人小心翼翼地下到山坳底部,环视四周,没有人,也没有牲畜,退化的草场上,静得让人有些害怕,四个人在山坳中转了转,并没发现这儿有什么山洞,这里只是多了一些突兀的岩石。

    “难道这不是A区?怎么什么也没发现?”唐风疑惑道。

    韩江对比了经纬度,十分肯定地说:“这就是我们之前确定的那个A区,不会错的,我们再仔细搜寻一遍。”

    唐风仔细地搜寻了一遍,仍然没有什么收获,但他忽然在一大块裸露的岩石旁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他上前仔细查看,竟是一处人工建筑遗迹,唐风兴奋地惊叫道:“你们快过来,我发现了建筑遗迹。”

    韩江过来仔细查勘后,先是惊喜,而后失望地说道:“这是建筑遗迹,可却是近代的建筑遗迹,至多不会超过三十年。”

    这时,唐风也看出了门道,这处建筑遗迹并不是古代遗留下来的,很明显是近代的房基遗迹。

    “这至少说明曾经有人在这里建造过房屋,甚至在此居住过。”唐风还想为自己的发现挽回点面子。

    韩江看看四周,高原上天黑得早,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他果断地命令道:“大家以此为基点,两人一组,分头搜寻,做最后的努力,不管发现什么,半个小时后,一定要回到这里,我们必须在天黑前回到车上。”

    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这个季节,如果晚上不能撤出这里,回到车上,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将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阿尼玛卿雪山。

    唐风和韩江一组,马卡罗夫和徐仁宇一组,四人分头再去寻找,唐风和韩江找遍了山坳的每个角落,并未见到一丁点和传说中的“黑头石室”相关的遗迹,倒是韩江在一片草地上发现了一堆整齐的白骨,韩江一眼便认出,这些并不是人的骸骨,应该是某种大型动物的骨头,这地方有什么大型动物?唐风查验后,推测道:“会不会是牦牛的骸骨?”

    经唐风提醒,韩江再仔细观瞧面前这突然出现的大型骸骨,判断道:“嗯,应该就是牦牛的,可是这么荒凉的地方,怎么会孤零零出现一具牦牛骸骨呢?”

    唐风无法判断,他再次环视四周,忽然,一阵狂风吹来,卷起许多沙石,让唐风和韩江无法睁眼,待狂风过后,唐风只觉这里越发诡异,于是,唐风向韩江建议道:“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这里恐怕不会再有什么发现了!”

    半个小时后,唐风和韩江返回了约定的地点,徐仁宇和马卡罗夫也按时返回了约定的地点,他们同样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再一次徒劳而返。

    唐风站在那片建筑遗址上,说道:“不过,我们也不是毫无收获,我现在可以推测出这片建筑的秘密。”

    “建筑的秘密?”唐风的话,立即勾起了其他人的兴趣。

    唐风喘了口气,解释道:“是的,建筑的秘密,我发现这个地方岩石裸露,地面上仅剩的草地,竟满是老鼠洞,这是这片高山草原上,常见的那种鼠兔,它们体型巨大,繁殖能力极强,对草地破坏巨大,你们看……”

    众人顺着唐风的手指看去,正看见一头体型硕大的鼠兔从鼠洞中钻出,“你们看咱们脚边不远处的那片草地上,一平米草地上竟有十多个鼠洞,我真不敢想象,光这个山坳里,这片已经严重退化的草地上一共会有多少鼠洞?”

    “这和这个房屋遗迹有什么关系?”徐仁宇问。

    “按照这个房子的建筑年代和样式判断,这几栋房子应为牧民所建,后来因为这里过度放牧,烂挖虫草,造成鼠兔横行,草场严重退化,所以这几栋房屋的主人被迫迁离了这里,今天我们才会看到这些建筑遗迹。”唐风答道。

    “看来我们所谓A区的推断是错误了,被这几个近代的房屋遗迹误导了,不过这些牧民也搞怪啊,放牧居然放到了这山坳中来,这里又冷,离外面又远,即便草场再好,也不应该跑这来啊!”徐仁宇的话语中充满了失望和不解。

    “真是不敢相信,这里已经是很偏远荒凉的地区,都因为草场退化,让牧民不得不放弃,这些牧民又能去哪里呢?”马卡罗夫也关心起牧民的命运来。

    “徐博士看来是在国外呆久了,你不了解这里,不了解这里的牧民,他们生活真是很艰难,他们也是迫于无奈,才找到了这里,但是,他们的到来,又破坏了这里的原本就脆弱的环境。”唐风正说着呢,突然,一只体型硕大的鼠兔,从他脚上爬了上来,唐风吓得失声惊叫。韩江刚想帮唐风赶走那只鼠兔,谁料,一只体型更大的鼠兔竟爬上了他的大腿……

    就在鼠兔爬上唐风和韩江身体的时候,同样也有鼠兔爬上了徐仁宇和马卡罗夫的身体,唐风使出全力,一把甩出了身上那只鼠兔,韩江则拔出匕首,刺向已经爬上身的鼠兔,韩江的匕首不偏不离,正刺在那只鼠兔肥硕的身躯上,但是,这时正有越来越多的鼠兔从鼠洞中钻出,向四人围拢过来,眼看他们就要被成千上万只鼠兔包围,韩江果断地对众人喊道:“这些家伙越来越多,快……快向陡坡那边撤。”

    唐风和韩江拔出手枪,“砰!砰!砰!”连开数枪,几只已经爬到脚边的鼠兔一一毙命,但是成群的鼠兔仍然不断地向他们蠕动过来,四人奋力跃出鼠兔的包围圈,向陡坡上奔去。

    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已经奔上了陡坡,唐风和韩江在后面边战边撤,唐风很快打光了一个弹匣,他换上一个弹匣,继续射击,但他打掉前面的,后面便有更多的鼠兔拥上前来,弹匣中的子弹又快用完了。这时,韩江摸出了身上仅有的一颗手雷,他轻轻掷出手雷,“轰!”的一声巨响,几百只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鼠兔,被炸得七零八落,唐风和韩江见机也奔上了陡坡,但当他俩回头看时,却发现那些饥饿的鼠兔正踏着他们同伴的尸体,继续向陡坡上爬来……

    唐风和韩江奋力向陡坡上爬去,韩江边跑边冲唐风喊道:“我现在知道那具牦牛尸骨是怎么回事了?”

    “废话!我也知道啦。”唐风喊完,就觉着大脑一阵眩晕,“缺氧!这该死的高原反应!”唐风心里暗暗咒骂道。

    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已经率先爬上了陡坡,韩江也狼狈地爬了上去,只剩下唐风……唐风严重低估了高原反应,因为刚才奔跑太快,强烈的高原反应让唐风又是一阵眩晕,踩在松软的沙砾上,双脚似乎开始不听使唤,唐风只觉得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快速的奔跑,剧烈的高原反应……突然,唐风眼前一黑,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陡坡上,身体急速向下滑去,众人在陡坡上见此情景,不禁失声尖叫,可他们却鞭长莫及,无能为力。

    唐风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双手使劲在陡坡乱抓,希望能抓到什么可以支撑自己的东西,可陡坡上除了细小的沙砾,什么也没有,唐风硬是靠着自己的身体,和陡坡上的沙砾增加摩擦,慢慢地,唐风的身体终于停止下滑,在陡坡上停了下来,他双手的手套都已经被磨破,浑身酸疼不已,唐风回头望去,成群的鼠兔还在不停地顺着陡坡往上爬来,鼠兔的先头部队就要咬到自己的脚跟了,他浑身一颤,警醒过来,不顾一切地再次向陡坡发起冲锋,鼠兔紧紧追赶,陡坡上面,韩江、徐仁宇、马卡罗夫三人一起伸出了手,准备接应唐风。

    陡坡的最后一段坡度特别大,唐风一抬头,看见了三只手臂,自己离他们已经很近了,如果这次再滑下去,自己必将成为鼠兔的腹中之物,来不及了,唐风想到这,一闭眼,纵身向上跃起,同时也伸出手臂,向上抓去,希望能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他抓到了……

    当他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悬在半空中,身下,正有成群的鼠兔向陡坡冲击,只是因为这段陡坡坡度太大,鼠兔们爬了上来,又滑落下去,唐风抬头望去,是一双粗壮有力的手臂拽住了自己,是——是老马!马卡罗夫虽然拽住了唐风的手臂,但唐风的身体很沉,马卡罗夫一人根本无力将他拉起,韩江和徐仁宇也一起拽住唐风的手臂,三个人费尽全力,这才将唐风给拽了上来。

    鼠兔没有再爬上来,大家心里稍稍平静下来,但强烈的高山反应随即向四人袭来,一路眩晕,呕吐,四人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撤回到山下,吸了带来的氧气,又休息了一刻钟,韩江这才恢复过来,他感谢了马卡罗夫的救命之恩后,对众人说道:“看来A区并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今晚在这儿过夜大家没意见吧?”

    唐风看看四周一片死寂的群山,心生恐惧,反问韩江:“在这?你就不怕那成千上万的鼠兔把我们变成一堆白骨?”

    韩江瞪了唐风一眼,但却没说什么,他重新发动了“切诺基”,沿着雪山边缘,缓缓向西驶去,很快,他们来到了一片地势平坦的草地,草地旁还有一条从雪山上流淌而来的涓涓细流,“今天我可不想跑了,就在这吧!虽然这儿风大了点,但是临近溪流,更重要的是便于观察。”韩江停好车,观察了周围地形,最后决定今晚在这儿过夜。

    四个人忙碌起来,徐仁宇和马卡罗夫架起一顶高山帐篷,垫上防潮垫,唐风和韩江则支起便携式汽油炉,做好了一锅晚饭,四人围坐在汽油炉旁,一边享用这不算可口的晚饭,一边交流这一天的情况。

    唐风看着地图,首先说道:“这里既然不是黑头石室所在地,那么,B区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大了。”

    “这样看黑头石室很有可能在B区。”徐仁宇推测道。

    “可是从地图上看,B区距这儿有二十几公里的距离,那里已经靠近果洛州的首府大武镇了,黑头石室可能在哪吗?”唐风发出了疑问。

    韩江听明白了唐风的疑问,说道:“唐风,你是认为当年党项人不会舍近求远,从比这更遥远,海拔更高的地方翻越阿尼玛卿山?”

    “是的,B区不论从海拔上看,还是道路上看,都比A区要艰难得多。”唐风担忧道。

    “不错,唐风的疑问不无道理,我们最先也是对A区抱有最大的希望,但是你们想过没有,A区处于海拔还不是很高,路也不难走的地区,经常会有当地牧民游牧至此,如果黑头石室真的在这儿,恐怕早就被人发现了?”韩江分析道。

    听了韩江的分析,唐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队长说得有理,这样看来,我们原来的分析有偏差,黑头石室一定是在阿尼玛卿雪山深处,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众人的意见达成了一致,吃完晚饭,韩江吩咐道:“明天我们先要赶二十几公里的山路,这可不是平坦的公路,路上还不知会遇到什么问题,然后还要进入B区,所以大家赶紧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出发。”

    唐风是第一次在高原野外过夜,他以为自己今晚又会失眠,但一天的颠簸和劳累,却让他很快进入了梦想。

    四人睡至后半夜,忽然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了,这声音来自于一种动物,遥远而凄厉,马卡罗夫很快听出了这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是狼嚎,这里也有狼群!”

    众人无不惊骇,韩江警觉地掏出了手枪,马卡罗夫却又道:“不过,这狼嚎声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既然很远,大家就不要担心了,继续睡吧!”徐仁宇宽慰大家后,又躺了下来。

    但唐风不放心,走出帐篷查看,他刚一探头,就深深领教了高原深夜的严寒,赶紧回到帐篷,穿好衣服,全副武装后,才重又走出帐篷,深夜的高原上,寒风呼啸,冰冷刺骨,没有一丝月光,除了那骇人的狼嚎,四周一片死寂。

    唐风在帐篷外观察了半天,并没见到狼的影子。他回到帐篷,发现刚才倒头就睡的徐仁宇,又坐了起来,唐风问他:“博士,怎么又不睡了?”

    “你这么一折腾,再加上高原反应,还睡个屁啊?”徐仁宇抱怨道。

    再看看,韩江和马卡罗夫也都没有睡,唐风叹了口气,说道:“睡不着也得睡!不然明天哪有精力?”

    可当唐风再次躺下时,他就为自己刚才那句话而后悔了,因为他自己也被剧烈的高原反应折磨得无法入眠了。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唐风知道帐篷中还有人没睡着,于是,他小声问道:“现在还有谁没睡着?”

    “我!”韩江、徐仁宇和马卡罗夫几乎同时答道。

    唐风一翻身坐起来,道:“既然大家都睡不着,依我看,不如现在就出发。”

    于是,在“切诺基”的前大灯照射下,大家冒着严寒,一起动手,很快收拾完毕,韩江一踩油门,这支临时拼凑的探险队便再次上路了。

    唐风小心翼翼地继续沿着雪山边缘行驶,直到天光大亮,他才看清,原来他们不知不觉已经驶入了一条峡谷,峡谷两侧,是连绵的雪山,雪线以下,同样裸露出大片的黑色岩石,只有接近峡谷底部的地方,才有绿色的草地,草地上,一条涓涓细流,若隐若现,时有时无。

    “切诺基”此时就穿行在这峡谷底部,在峡谷里行驶了一会儿,唐风忽然发现不知何时,空中飘起了雪花,这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但这也是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此行会遇到的情况,唐风小声抱怨道:“真糟糕,下雪了!”

    车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很快便覆盖了周围的一切,慢慢地,唐风发现一直陪伴他们的那条小溪不见了,他停下车,拿出地图和GPS,还有电子罗盘,再次确定方位,“没有错!按照地图显示,这条峡谷就是前往B区最近的一条路。”

    唐风已经不知不觉开了三个小时,韩江接替他,继续驾驶“切诺基”沿着峡谷前进,韩江充分吸取了昨天驾车的教训,异常小心地驾车越过一座又一座高低起伏的小土丘,艰难地在碎石密布的峡谷里前行,又是两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坡度较大的坡道,韩江猛踩油门,向坡道冲去,“切诺基”爬上坡子,大家明显感到了海拔的上升,韩江一遍遍地在心中默念,“车子千万不要出问题!千万不要出问题!”

    车子没有出问题,载着众人顺利到达了坡顶,可是翻过这道坡,后面竟是一连串高低起伏的山峦,“切诺基”一路翻山,在驶过最后一个垭口后,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更加壮丽的峡谷。

    韩江踩住刹车,将车停在了垭口,四个人都跳下车,唐风喃喃道:“这么壮丽的峡谷,难道就是我们要找的B区?”

    韩江在对比了GPS和军用地图后,确定道:“这就是我们之前确定的B区。”

    徐仁宇用望远镜观察了地形后,对大家说道:“如果这就是B区,那么我们要找的黑头石室就应该在这个峡谷中。你们看峡谷两边,雪峰耸峙,峡谷尽头,是一条从雪峰绵延而下的现代冰川,这是个相对封闭的环境,绝对幽深,只有通过我们刚才进山的那条峡谷才能进来,我敢断定肯定很少有人来过这里。”

    可徐仁宇刚说完,马卡罗夫忽然小声反驳道:“哼!很少有人来过这里,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顺着马卡罗夫手指的方向看去,三人全都愣住了,特别是刚才还信誓旦旦地断定“很少有人来过这里”的徐仁宇,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就在马卡罗夫手指的地方,垭口旁的白色雪地中,隐约露出了一个红色的可乐瓶!

    “我靠!这……这里居然会有可乐瓶?我真是服了!”徐仁宇一拍车顶,怒道。

    唐风则失望地坐在了雪地里,“我看咱们是又白跑了一趟,这里肯定又跟A区一样一无所有,居然会出现可乐瓶,这是哪个缺德鬼丢的?一点公德都不讲!我估计咱们等会儿还能发现方便面口袋和吃剩的面包!”

    韩江见到那个可乐瓶时,头脑里也是“嗡”的一声,他马上想到了两种可能性:一是有普通游客,或是驴友来过这里,二是……第二种可能性令他不寒而栗,那就是一直追杀他们的那伙黑衣人!不论那种可能,对他们的计划都是沉重的打击!

    这时,马卡罗夫说出了韩江心里最担心的事,“会不会是我们的那伙‘老朋友’?”

    马卡罗夫的话,让唐风和徐仁宇心里一颤,韩江说道:“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不论是哪种可能,对我们都不是好消息,我看了那个可乐瓶,应该就是不久前丢弃的,如果只是普通游客和驴友所弃,那说明这里并不是人迹罕至,不符合我们对黑头石室的判断;如果是那伙黑衣人丢弃的,那更是万分险恶!最坏的可能,那伙人也许已经拿到了第二块玉插屏。”

    “如果那伙人拿到了第二块玉插屏,那我们所做的一切不都白费了!”唐风失望地喘着粗气说道。

    “按我原来的设想,我们得到了大喇嘛的指点,又有阿尼玛卿地区的地质资料,还有其它便利的条件,应该比我们的对手更有优势,可是现在我心里也没底了……”韩江没有继续说下去。

    “好了,不论如何,我们已经到了这里,还是到这条峡谷里看看吧。”马卡罗夫提议。

    韩江无奈地点点头,然后用望远镜看了谷里的景物,没有看见人,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韩江放下望远镜,对徐仁宇和马卡罗夫吩咐道:“这次,你们俩就留在车上,我和唐风下去看看就行了。”

    “为什么?”马卡罗夫不解。

    “因为那伙黑衣人随时可能出现,明白了吗?你们俩的任务是保护好车和装备,如果我们没了车和装备,就等着被冻死、困死在山里吧!”韩江说话的同时,雪越下越大了。

    马卡罗夫和徐仁宇留下看守车和装备,唐风和韩江则冒着风雪向峡谷里走去,在这高海拔地区,他们每走一步,都要比平时艰难许多,因为那个不该出现的可乐瓶,韩江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戒备。

    两人艰难地走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走到了峡谷尽头那条巨大的冰川下,唐风面对这壮丽的冰川,无言以对,他被深深地震撼了,嘴里不住地喃喃自语:“太震撼了,太美了!”

    韩江拉拉他的衣袖,失望地说:“快走吧,这里不可能再有什么发现了。”

    但唐风却不为所动,不由自主地又往前走了几步,韩江喊道:“你要干什么?这里的冰川很不稳定,小心雪崩!”

    可唐风就像没听到韩江的警告,继续向冰川的巨大冰舌处走去,韩江在后面怒道:“我命令你回来!”

    唐风这次停住了脚步,韩江又喊了一声“快回来!”,可韩江话音未落,唐风却冲他喊道:“你看,这里有个洞!”

    韩江猛然一惊!洞?难道就是他们苦苦寻觅的黑头石室?他顾不得什么雪崩,紧跑两步,来到唐风身后,可就在此时,唐风却突然向后急退了两步,正撞在韩江的身上,韩江觉着唐风有点不对劲,忙问道:“你怎么了?”

    唐风没有回答,只是慢慢抬起了僵硬的手臂,指了指岩壁上的那个洞口,韩江顺着唐风的手臂看见,在紧邻谷底的一大块黑色岩石上,果然有一个不大的洞口,可是——可是这个黑漆漆的洞口内,却隐隐约约闪出了两道绿光……

    “是狼!”韩江惊出一身冷汗。

    “雪狼!这是真正的雪狼!”唐风嘴里喃喃自语道。

    韩江和唐风同时后退了两步,洞里的那两道绿光越来越清晰了,韩江观察了一会儿,判断道:“这是一匹怀孕的母狼,这附近应该还有其它的狼!”

    韩江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凄厉的狼嚎,母狼毫不畏惧,盯着面前这两个不速之客,忽然引颈嚎叫,像是在和不远处的狼群遥相呼应。

    “我们跑吧?”唐风清醒过来,提议道。

    “不!我们不能跑,要慢慢地向后撤。”韩江极力保持着镇定。

    “你说这个洞会是黑头石室吗?”唐风问韩江。

    “这要问你,你是专家!”

    “专家?我也没见过什么黑头石室啊?”唐风的话语明显颤抖起来。

    “我看不像!这个洞很小,和传说中的黑头石室不符啊!”

    “是啊!传说中,没藏氏全族人在黑头石室中躲过了暴风雨,可见黑头石室应该有比较大的空间。”唐风用他仅剩的那点理智判断道。

    韩江点点头,又道:“还是想想我们怎么撤吧?”

    “你不是有枪吗?”唐风提醒道。

    韩江这才想起自己带的枪,他摸了一下身上的枪,是啊!有枪,应该可以对付这一只怀孕的母狼,可是那随时可能出现的狼群,让韩江放弃了开枪的念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枪。

    天空被大块的乌云覆盖,雪越下越大,韩江和唐风慢慢地后退,慢慢地远离了那个黑漆漆的洞口,远离了壮丽的冰川,当退到已经看不到那匹母狼的地方,两人转身,快速向垭口上的“切诺基”奔去。

    顾不上眩晕,顾不得滑倒,顾不得高山反应,唐风和韩江都很清楚,他们要赶在狼群出现之前,离开这里,两人连滚带爬地总算回到了垭口上,“切诺基”中的马卡罗夫和徐仁宇见两人如此狼狈,不知他们在峡谷内看到了什么,赶忙将两人扶进车,关切地问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唐风已经被高山反应折磨得说不出话来,韩江也是断断续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狼……狼!这里不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快离开这儿吧!”

    “难道就是夜里我们听到的狼嚎?”徐仁宇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赶紧发动“切诺基”,一个漂亮的倒车,调转车头,可就在徐仁宇刚要把油门踩到最大,准备飞奔出去时,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传遍了整个山谷!

    徐仁宇趴在方向盘上,透过挡风玻璃看到,就在他们面前,垭口下面,来时的坡道上,漫天大雪中,一匹孤独的雪狼伫立在车前!

    车里的人都怔住了,这是一匹漂亮的狼,雪花已经将它打扮成了银白色,和他身上的皮毛浑然一体,它挡住了“切诺基”的去路,抬起骄傲的头颅,对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发出一声骇人的嚎叫。

    唐风听到这声嚎叫,浑身一颤,这是一副让他终身难忘的景象,连绵的雪山下,漫天的大雪中,这匹孤零零的雪狼傲然独立,伫立在山坡上,“它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去路。”唐风喃喃道。

    “因为我们侵犯了它的领地!它是这里的王!”马卡罗夫忽然解释道。

    不论马卡罗夫的解释是否正确,但大家都意识到了这匹雪狼对他们的敌意。

    狼和“切诺基”,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匹狼与四个人,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空中飘下的雪花已经渐渐覆盖了他们来时的道路……

    “再不走,我可辩不出来时的路了!”徐仁宇提醒众人。

    “你说怎么办?”韩江反问徐仁宇。

    “撞过去!”徐仁宇道。

    大家对徐仁宇的主意心里没底,谁也无法估计撞过去的后果!

    “让我来!”说着唐风和徐仁宇交换了座位,坐到驾驶座上,他紧盯前方,握紧方向盘,发动了车,唐风缓缓地将车向后倒了一段,二十秒钟后,唐风猛地一踩油门,直向坡道上的那匹雪狼驶去,车速越来越快,“切诺基”的前大灯发出了强光,鸣笛,再加速,可对面的那匹狼却毫不畏惧,一动不动,直视前方飞驰而来的车。

    就在其他三人以为唐风要撞上狼时,唐风突然猛踩刹车,又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切诺基”稳稳地停在了雪狼的前方,只差两米,“切诺基”就要撞上那头雪狼!

    两米!车和狼再次陷入了对峙,这是更近的对峙,雪狼双眼发出两道绿光,和“切诺基”前大灯发出的强光,互相直射着对方,车和狼就这样相持了五分钟,最后“切诺基”熄灭了前大灯,败下阵来!

    唐风无奈地开始倒车,徐仁宇略带轻蔑地反问唐风,“你怎么不撞过去?”

    “因为它们是这里的主人,我们只是客人,哪有客人……”

    唐风还没说完,徐仁宇便打断了他的话:“好!好!你就当你的客人吧,我看你怎么过去?”

    唐风没再搭理徐仁宇,他一边倒车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当他将车停住时,韩江凑到唐风旁边,指了一下坡道右边的山坡,唐风马上心领神会,对马卡罗夫和徐仁宇嘱咐道:“你们坐好,我们就要过去了!”

    说罢,唐风猛踩油门,再次从坡道上向那匹狼冲了过去,马卡罗夫和徐仁宇以为唐风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去撞挡住去路的雪狼,可就在“切诺基”接近那匹狼时,唐风猛打方向盘,冲上了坡道旁已经被白雪覆盖的山坡,山坡与地面呈45度斜角,“切诺基”车身几乎倾斜过来,完全靠左侧的两个车轮在滑行。

    “切诺基”绕过了坡道上的那匹狼,唐风再打方向,将车驶回到坡道上,这一系列动作,全在不到半分钟中完成,车厢内的人被颠得东倒西歪,根本还没反应过来;而坡道上那头雪狼,却敏捷地转过了身,当车里的人朝后望去时,看见那匹狼仰头朝天,再次发出了那熟悉而又骇人的嚎叫。

    唐风稍稍减慢了车速,从坡道上下来,向来时的峡谷驶去,他一直在后视镜里,注视着还伫立在风雪中的那匹雪狼,直到雪狼消失在后视镜中……

    “但愿不要再碰到狼!”唐风舒了一口气道。

    “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只要我们还在这山里,我们碰到狼的可能性就很大,因为狼不是独居动物,他们至少会是一群。”马卡罗夫告诫道。

    “是啊!我们夜里听到的狼嚎,肯定不止两匹狼,但是这里怎么就单单碰到两匹狼呢?其它的狼呢?”徐仁宇狐疑道。

    “也许这只是两匹离群的孤狼,真正的狼群,我们还没遇到!”韩江推测说。

    韩江的话让大家不寒而栗,四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再遇到这些狼?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有枪有车,装备精良,为什么还会如此惧怕这些狼?

    车厢里,陷入了沉默,韩江瞥见唐风若有所思的样子,打破了沉默问唐风:“小学究在想什么呢?害怕了?”

    “害怕?不!不是。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唐风答道。

    “一个人?谁?不会是梁媛吧?”韩江故意打趣道,想缓解一下车里紧张的气氛。

    但唐风却严肃地说道:“我刚才看见那匹狼,忽然想到了元昊!”

    “元昊?西夏的开国皇帝!你怎么忽然想到了他?”韩江颇感诧异。

    唐风解释道:“因为野史上曾经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元昊的母亲卫慕氏是党项豪酋卫慕家族的千金,她先嫁给了元昊的父亲拓跋德明,婚后不久,她便生下了元昊,当时,党项人是在德明的父亲西平王拓跋继迁率领下,实力还很弱小,卫慕氏生下元昊后,党项人便遭到吐蕃人的攻击,那次吐蕃人的攻击对党项人打击很大,拓跋家族全被打散,继迁和德明领着族人好不容易冲出吐蕃人的重围,却发现卫慕氏和还在襁褓之中的元昊都不见了。”

    “不见了?后来呢?”马卡罗夫发觉他现在对中国的历史,特别是西夏的历史越来越感兴趣。

    “在混战中,卫慕氏被吐蕃人抢去,吐蕃大酋长看上了卫慕氏的美貌,于是纳卫慕氏为他的王后,卫慕氏一个柔弱女子无力反抗,便又成了吐蕃人的王后,后来还为吐蕃大酋长生了一个儿子。”

    “真是神奇,这个卫慕氏既做了党项人的王后,又做了吐蕃人的王后。”马卡罗夫感叹道。

    “这并不奇怪,欧亚大陆上的游牧民族,在早期大都有抢婚的习俗,成吉思汗的皇后孛儿帖不也是被蔑儿乞人抢走,生下了成吉思汗的长子兀赤。这些民族都是狼的后代,抢亲毫不奇怪。”唐风解释道。

    “那元昊呢?”马卡罗夫问。

    “元昊当时还是襁褓之中的孩子,混战中,他被弃荒野,他的祖父继迁,父亲德明,收拾残部回到原来的营地,可却怎么也寻不见小元昊,所有人都以为元昊已经死了,但是元昊并没死,他被狼给救了!”

    “被狼救了?”马卡罗夫满脸惊异。

    “是的,狼发现了这个孩子,不知是何缘故,狼非但没有吃掉元昊,反而救了他,就像你们西方古老传说中的‘狼人’一样,元昊是喝了狼奶,才没有饿死,只不过他后来没有变成狼人,而是又回到了党项人中,这个鹰狼不食,喝狼奶长大的元昊,长大后便成了威震朔漠的一代雄主。因此,当时很多人都相信,元昊身体内流淌着狼的血液,这既给了他坚韧不拔的品质,也造就了他日后残暴的性格,元昊后来逼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卫慕氏,诛灭了为西夏建立立下赫赫大功的野利家族,这其中也包括他的皇后野利氏,所以,每当有人诅咒元昊时,就会说他不是人,是一头凶狠的狼!而当这些话传到元昊耳朵里时,他身上的狼性便会被空前的激发出来。”

    “听你这么说,再结合历史记载中的元昊形象,我觉得这位西夏王朝的开国皇帝,就是狼的化身,他的身上有许多狼的特性。”马卡罗夫说道。

    徐仁宇想了想,也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元昊确实是喝了狼奶才活下来的,中国历史上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皇帝、君主,喝狼奶长大的恐怕只有元昊一人吧!”

    “不错!只有元昊一人,我观党项人的历史,在元昊之前,常常被其它部族欺辱,吐蕃、回鹘、契丹等等,无不想在党项人身上割一刀,包括唐朝,宋朝,也想让党项人称臣纳贡。但是,元昊改变了这一切,他不但消灭了回鹘,赶走了吐蕃,还和比自己强大数倍的宋朝,契丹分庭抗礼,如果说元昊之前的党项人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羊,那元昊之后的党项人就不再是羊,而是一群狼了!”唐风说道。

    “按你这么说,是元昊赋予了党项人狼的精神!”韩江笑道。

    唐风点点头,忽然打断众人,说道:“你们坐好,我要超条近路,早点走出这峡谷。”说完,“切诺基”径直冲上了峡谷旁的一个山坡。

    “切诺基”翻过了两道不高的山,这才停止了剧烈的颠簸,韩江问唐风:“你走的这条路对吗?”

    唐风看了看GPS和电子罗盘,肯定道:“你们放心,路不会错的!你们还是多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吧,不管他什么狼性不狼性的,我们首要的目标是尽快找到黑头石室,找到第二块玉插屏!”

    韩江看着地图,忧心忡忡地说:“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们寄希望最大的A区和B区都没有发现黑头石室,看来我们又要重新开始了。”

    “会不会本来这一切就是一个传说?”徐仁宇疑惑地说。

    “不!这不可能,这是没藏家族世代保守的秘密,他们为了这个秘密,甚至不惜生命,所以不会错的!我们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在证明这个古老的传说并不是传说,而是历史,因此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唐风反驳了徐仁宇的疑问。

    “不仅仅是没有理由怀疑,而是不能,也不准怀疑,因为这会动摇我们的决心,这是我决不能允许的。”韩江的话暂时打消了大家的疑问。

    唐风一边驾车一边思考着,嘴里喃喃自语道:“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

    “也许我们一开始的推论就错了。”韩江忽然说道。

    “错了?”大家不明白韩江的话,都用疑惑地目光盯着韩江。

    韩江解释道:“唐风,你和罗教授一致认为黑头石室应该在阿尼玛卿雪山的地势相对低矮的东部,你想过这个推断有没有问题呢?”

    唐风猛然醒悟,“你是说……我和罗教授都推断错了,黑头石室并不在阿尼玛卿雪山东部,而是在阿尼玛卿雪山地势高峻的西部地区?”

    “我没说你和罗教授推断错了,我只是说可能,有这种可能。”韩江道。

    “现在想来完全有这种可能!”唐风肯定了韩江的推测,但很快他又陷入了疑惑,“可是……可是我实在无法想象党项人会翻越阿尼玛卿雪山西部那高耸险峻的雪山?”

    “也许他们是迫不得已,除了蒙古人的追杀,他们还可能遭受了当地部族的攻击,或是其他什么原因?”马卡罗夫推测道。

    “什么可能都有,我们现在需要再跟总部联系,让总部将阿尼玛卿雪山西部详细的地质资料传给我们研究。”韩江说道。

    唐风听了韩江的话,点点头,道:“不错!我们俩想到一块去了,所以刚才我没有继续沿峡谷返回原路。”

    韩江马上明白了唐风的意图,接道:“所以你现在越出峡谷,继续向西行驶,你的目标是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首府玛沁县大武镇。”

    “嗯!我的想法是到大武,先休整一下,同时联系总部,重新研究所有关于阿尼玛卿雪山的地质资料,然后再确定下一步的方案!”唐风说完自己的想法,大家都表示赞同,唐风忽然又没头没脑地补充了一句:“但是,要快!”说完,唐风加快车速,向大武全速前进。

    天黑之时,“切诺基”缓缓驶进了大武镇……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3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