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西夏死书>第九章 喋血羌寨

    唐风仔细辨认着石块上文字,五分钟后,他难掩兴奋之情,对众人说道:“这是西夏文字,太不可思议了,在这川西北的大山中,竟然会出现西夏文的石碑!”

    “西夏文字?这地方会有西夏文字?”韩江又惊又喜,但是又不敢相信。

    “是的,我不会认错的,这是一块已经断裂的西夏文残碑。”唐风肯定地说道。

    “残碑?我们在羌寨外见到那块无字残碑,是不是也是这块碑上的?”梁媛问道。

    唐风点头道:“应该是的,只是……只是我不明白那块残碑怎么跑到了羌寨外面!”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这几块残碑怎么跑到了这幽深的地道中!”韩江忽然插了一句。

    唐风闻听,先是一怔,而后说道:“是的,也有这种可能性,碑本来也可能是在外面的!”

    “别管碑在哪儿了?快说说,这碑上刻的是什么?”梁媛催促道。

    唐风将几块残碑拼凑在一起,仔细辨认,他把脑中所能记得的西夏文字翻了个遍,一个个比对残碑上出现的西夏文字,唐风时而眼露兴奋之情,时而又摇头叹息,韩江、梁媛等得不耐烦了,又催促唐风,唐风这才指着这通残缺不全的石碑,解释道:“虽然这儿有好几块残碑,但这通石碑还是残缺不全,所以我无法见到全部的碑文,还有一些文字,我不敢确定,但是仅就这块残碑上我已经辨认出来的西夏文字,就已经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哦!说说看!”

    “碑上的文字时从左到右,竖排的,第一列虽然字迹不全,但我大概看出了这句的意思,翻译过来是这样,‘王朝倾覆,党项衰微,我族人……奈长生天庇佑,返回故土,从贺兰山出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第二列缺损的比较多,我只认出‘翻越雪山’几个字,第三列后面两个字是‘大峡谷’,而‘大峡谷’前面两个字,我不敢确定,可能是这个峡谷的名字,叫‘纳摩’,再往前面那两个字是‘穿越’或者‘穿过’的意思。第四列到第六列的大概意思是‘奈长生天庇佑,得返故土,驻寨为城,……’之后是记述了这座羌寨主人与临近一些敌人作战的情况,再往后是一长串明朝皇帝册封土司的官职,其他的就看不到了。”唐风详细地解释了碑文。

    “这说明了什么?”徐仁宇忽然问道。

    唐风看看徐仁宇,不知道是否应该当着他的面说出自己的判断,韩江给唐风使了个眼色,唐风心领神会,对徐仁宇说道:“这块碑记载了这座羌寨主人创建羌寨以及定居此地后的一些活动情况,还是有很高价值的。”

    徐仁宇听了唐风的解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时,梁媛提议道:“既然前面走不通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这么说史蒂芬就死定了!”徐仁宇看看前面堆积如山的白骨失望地说道。

    韩江摇摇头,无奈地说道:“没办法,史蒂芬掉下去那个洞很可能和这个地道是相通的,甚至离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近,但是前方的通道完全被挡住了,我看史蒂芬确实已经凶多吉少。”

    韩江说完,谁也没有再说话,四个人依旧瞪着好奇和惊恐的眼睛,盯着地道内排放有序的累累白骨,然后慢慢向后退去。

    四个人退出了可怖的人骨地道,又爬上了那条铺满尸骨的斜坡,重新回到来时地道中,唐风走在最前面,转过一道弯,又是一道弯,唐风凭着记忆断定,这应该是地道中的最后一个转弯了。可当他转过这道弯时,脚下的大地忽然颤抖了一下,从地道券顶上掉下来了一些灰尘,落在唐风头上,唐风诧异地掸了掸头上的灰,又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券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他又快步向前走了几步,他已经隐约看见了碉楼上露出的一丝亮光,但就在这时,唐风感到整个羌寨似乎都晃动了一下,几乎同时,他听到了一声沉闷的闷雷,唐风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本能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

    于是,唐风回头招呼韩江和徐仁宇:“刚才羌寨晃动了一下,快离开这儿!”

    韩江和徐仁宇跟了上来,四个人又来到碉楼下,唐风本能地仰头朝碉楼上面看去,这一看,羌寨又在惊雷声中微微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从碉楼顶上,几十块大小不等的巨石从天而降,直向站在碉楼内的唐风等人砸来。

    唐风大叫“不好!”一把扑倒还傻在原地的梁媛,两人顺势一起朝前扑去,躲过了从碉楼上砸下的巨石,但却被灰石压了一身。过了好一会儿,梁媛清醒过来,晃晃脑袋,回头一看,压在自己身上的唐风竟还人事不省,梁媛大惊失色,一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唐风身上,使劲晃着唐风,唐风还是昏迷不醒,梁媛害怕了,她开始使劲捶打唐风前胸,嘴里喊着唐风的名字,“唐风——你别吓我啊!”

    梁媛的声音拖着哭腔,眼见梁媛的眼泪就要落下来了,一旁才站起身来的韩江和徐仁宇也围上来,韩江查看了唐风全身,并未见明显外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韩江一把背起唐风,然后冲梁媛和徐仁宇道:“先上去再说!”于是,四个人又回到了二楼大厅的锅庄边。

    徐仁宇期盼着能在锅庄边再见到史蒂芬,但是这里和他们离开时一样,没有史蒂芬的身影,徐仁宇失望之余,这才发现,羌寨外,此时已是乌云密布,暴雨如注。

    大约十分钟后,唐风躺在梁媛怀中,总算是慢慢苏醒过来,梁媛见唐风醒了,赶忙抹净眼泪,对唐风嗔怪道:“你也太不经摔了吧,这么半天才醒过来。”

    唐风看看周围,自己竟然躺在梁媛怀里,脸微微有些发热,唐风努力回想起了刚才的事,一下从梁媛怀中蹦起来道:“我的大小姐,刚才好像是我救了你吧,你还对我这么凶!”

    “你是救了我,但你刚才还把我吓得不轻呢!”

    梁媛的话,一下把唐风噎住了,韩江和徐仁宇不禁一阵发笑,唐风瞪了梁媛一眼,坐到锅庄边,问韩江:“你们刚才看到从碉楼落下的那些巨石了吗?”

    “看到了,幸亏你提醒,大家才逃过一劫!”韩江道。

    “你说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只听到刚才打了个闷雷,然后碉楼顶上的那些巨石就掉了下来,我估计是碉楼被雷噼中了,导致碉楼顶上的那些石块坠落。”韩江分析道。

    “这也太巧了,偏偏我们在里面的时候,被雷噼了!”

    “得了吧,你应该感谢运气好,后来我看了一眼那地道,地道已经完全被掉下来的巨石堵住了,要是我们晚出来一步,那可就被困在里面了,一面是巨石,一面是累累白骨,我现在一想起来,还后怕呢!”韩江心有余悸的样子。

    天完全黑了下来,羌寨外的雨越下越大,韩江想在羌寨的锅庄上点一堆篝火,但却苦于没有木柴,四人只得将徐仁宇包里的食物分食而尽,权当是晚饭,而徐仁宇又点燃了他的宝贝烟斗,很惬意的陶醉其中。

    寒气一阵阵从门缝外袭来,为了节约电池,谁也没开电筒,漆黑的羌寨中,四个人默默围坐在锅庄边,徐仁宇叹了口气,道:“什么都做不了,怎么才能熬过这寒冷的长夜?”

    “睡觉!”韩江冷笑道。

    “睡在这鬼地方?我可睡不着!”徐仁宇道。

    “是啊!今晚我肯定不敢睡!”梁媛也附和道。

    “也不知道史蒂芬怎么样了?难道他真的就这么摔死了!连呼救声都没有。”唐风喃喃道。

    “别想了!我看那洞深不见底,可不一定就是跌到地道里那么深,洞底下还不知通到什么地方呢?就算史蒂芬摔下那个洞,是和地道相通的,那里面会有什么?怪兽?机关?哪怕是有点积水,他也完蛋了!哎!所有人都逃过了空难,史蒂芬却死在了这古人建造的羌寨中!”徐仁宇叹息道。

    “还有那个马卡罗夫和叶莲娜,他们俩如果也下山来了,恐怕……”梁媛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没有继续说下去。

    唐风望着一旁沉默不语的韩江问道:“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

    韩江道:“我在想左手一扇门内的旋转楼梯通向哪里?第二扇门内的旋转楼梯通到地道的水牢里,那么,第一扇门的楼梯会通向哪里?”

    “怎么?你还想进去看看?”徐仁宇惊道。

    “还有,那只黑猫呢?我们跟着黑猫进入最后那段人骨地道后,就再没见到那只黑猫?”韩江没有回答徐仁宇的问题,继续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那猫肯定被堵在了地道内!”徐仁宇肯定地说道。

    “也许……也许黑猫可以穿过那些骨骸之间的缝隙,继续向地道内前进。”唐风忽然喃喃地说道。

    韩江点点头,“我比较倾向于唐风的说法,黑猫的身形,很可能能穿过那些骨骸的缝隙,继续向地道内走。”

    “再往里走,会是什么?”梁媛问。

    “可能是史蒂芬掉下去的那个深洞,也可能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堵墙,谁知道呢?”韩江顿了一下,又道:“总之,这里出现一只猫就是很奇怪的事。”

    “奇怪吗?不就是一只野猫?”梁媛不解。

    “野猫,也不会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里!”韩江道。

    韩江的话,让唐风心里一惊,“你是怀疑这里还有人居住?”

    “啊!——这里还有别人!”梁媛惊得从地板上蹦了起来,惊恐地望着周围,仿佛周围正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韩江挥了挥手,示意梁媛坐下来,待梁媛冷静下来,韩江才缓缓说道:“这里没有一点有人生活的痕迹,而且在这与世隔绝的大山里,也是无法生存的。”韩江伸了一个懒腰,又道:“大家都不用瞎猜了,明天我们再从左手第一扇门内的旋转楼梯下去看看,如果没发现什么,雨一停,我们就继续赶路,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解开这里的谜团,而是尽快走出大山,营救落难的乘客,至于这里,还有史蒂芬,等救援人员来了,把那些尸骨搬开,就能真相大白。时间现在对我们很宝贵,大家赶紧抓紧时间休息,不要说害怕睡不着,睡不着也得睡,明天还要赶路。”

    说完,韩江又逐一检查了羌寨大门,和二楼大厅内的每一扇门,将所有门关紧,韩江这才放心地躺了下来,唐风、梁媛和徐仁宇也躺了下来,说是睡不着,不敢睡,结果,梁媛和徐仁宇一躺下便进入了梦乡,唐风还在回想着白天遭遇的事,但是他根本理不出头绪来,大脑内,一团乱麻,唐风索性不再去想,很快他也进入了梦乡。

    “啪”的一声,漆黑潮湿的地道中,亮起了一道光柱,唐风推开手电筒,独自行走在地道内,他的身旁是摆放整齐的累累白骨,人骨地道?!唐风又来到了人骨地道的尽头,这里,堆积如山的白骨,挡住了他的去路。

    唐风静静地看着前方的一排排尸骨,他似乎忘却了恐惧,这些尸骨是什么人?他们从何而来?又为何被堆砌在此?想到这,他不知不觉地伸出了手,轻轻地触到了一个头骨的天灵盖,又是一个,还有一个,一个有一个,唐风触摸着遥远的灵魂……突然,当唐风的手触到其中一个头骨时,他面前那堆积如山的骨骸,不知被什么力量,从中间分了开来,那力量带着唐风一直向前,向前走进了更深的地道,唐风的耳畔,脸旁,身边,全是白色的尸骨,只有前方闪出了一道狭窄的通道,那神秘的力量一直向前,推动着唐风,越来越快,唐风感到呼吸困难,他睁不开眼睛,但是他极力使自己睁开眼睛,他必须要看清前方,前面会是什么?会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出现?

    那个神秘的力量消失了,唐风来到了地道的尽头,他猛地向前一个趔趄,好不容易站住,他看见了前方阴影中站立着一个人,他是谁?唐风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步,那人也向前迈了一步,唐风看见那人身上的衣服是——是史蒂芬!

    “史蒂芬?!”唐风惊喜地喊道,可是,当那人的头部从阴影中完全显现出来时,唐风惊呆了,那——那不是史蒂芬的脸,而是一个可怖的白色骷髅!

    唐风向后退去,那骷髅却向前走来,唐风一步一步向后退却,可是他忽然觉得后背靠在了什么东西上,唐风猛地回头,发现身后的地道又被封闭了,身后——身后竟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骷髅!唐风无路可退,他回过头来,又看着面前这具正朝自己走来的骷髅,骷髅伸出了恐怖的右手,一把抓住了唐风的脖颈,唐风瞪大了惊恐的眼睛,他的瞳孔在急速放大,他感到了窒息,他想呼救,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不!放开我!”唐风大喊一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他的喊声惊醒了梁媛和徐仁宇,徐仁宇忙问唐风:“你怎么了?”

    唐风抹了抹额头的细汗,道:“做了一个噩梦!”

    “你真是不成熟啊!还做噩梦!”梁媛埋怨道。

    唐风没有反驳梁媛,他突然发现,“韩江……韩江怎么不见了?”

    梁媛和徐仁宇也惊慌起来,就在三人不知所措之时,忽然,他们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啪!——啪!——啪!,”那声音规律而有节奏,唐风仔细辨别,他听出来了,那是木头互相撞击的声响,像是从大门那边发出来的,他坐了起来,打开手电筒,向大门看去,只见虚掩的大门,一下又一下,被门外的什么东西顶起,然后又拍了回去,啪!——啪!——啪,这声音是门拍到门框发出的声音。

    “那是怎么回事?”徐仁宇小声惊道。

    “我去看看。”说着唐风站起身,朝羌寨的大门走去,可奇怪的是,当唐风刚一迈步,大门重重地撞在门框里,便不再动了,那奇怪的声音也随之消失了,唐风怔在了门后,就在这时,唐风突然感到门外有一种不可遏止的巨大力量推开了大门,那力量从吹开的大门内,向自己扑来,唐风感到自己的身体,在这股力量面前,变得弱不禁风,他一连后退了六、七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手中的电筒也滚出了很远。

    风!那股巨大的力量是一阵狂风,羌寨的大门开了,坐在地板上的唐风,感到一股阴风直灌进自己的裤管,他瞪着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门外,门外的木质走廊上传来了“咚!咚!咚——”坚实而有规律的脚步声。

    又是一阵寒风,唐风感到了彻骨的寒意,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向后退去,身后的梁媛和徐仁宇更是瑟瑟发抖,惊恐万分,一个又高又长的影子映在门口的地板上,紧接着,伴随着那恐怖的脚步声,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门口,唐风的右手胡乱地在地板上划拉着,终于,他又抓到了自己掉落的电筒,他颤抖着举起电筒,照向门口,同时嘴里含煳地质问道:“谁——”

    “别照了,是我!”就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唐风也看清了门口的黑影,竟是韩江。

    “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吓人啊!”唐风怒道。

    韩江走进门来,关上大门,道:“我在给你们警戒,在这样的地方,如果我们四个都睡了,万一遇到危险,那可就全完了。”

    “警戒?那你跑到外面干嘛?”

    “外面雨下小了,我在门口转了转,不过,除了听到几声奇怪的鸟叫,什么也没发现!”韩江解释道。

    梁媛和徐仁宇这才缓过神来,一起埋怨起韩江来,最后,韩江不耐烦了,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都怪我多此一举,你们赶紧睡吧!”

    梁媛、唐风和徐仁宇又重新躺下,一刻钟后,梁媛和徐仁宇再度入睡,而唐风却还在想着刚才那个梦,一个奇怪的噩梦!半个小时后,唐风还没有睡着,他一翻身,却被坐在旁边的韩江轻轻踢了一下,韩江附在唐风耳边,小声道:“还没睡着?没睡着,就跟我过来聊聊!”

    说着,韩江又起身蹑手蹑脚向大门走去,唐风不解其意,只好跟着韩江出了大门,来到门外,韩江拍拍唐风的肩膀道:“我刚才就想找你单独聊聊,没想到你竟然也睡得那么香!”

    “废话,都走了一天了,昨夜也没怎么睡,谁不困啊!”

    “行了,别抱怨了,我找你就是想问你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最关键的问题?什么问题?”

    “这儿是我们要寻找的黑头石室吗?”韩江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唐风沉思了片刻,回道:“依我看不像,虽然我们在这儿发现了西夏文的石碑,但是,根据玉插屏上的几句诗,我认为传说中的‘黑头石室’,应该是党项羌人早期在川西北一带具有神灵崇拜性质的一处建筑,也有可能是山洞,那要古老得多,应该是在党项羌人没有向北迁徙之前,隋唐时,青藏高原上的吐蕃人崛起,当时还很弱小的党项羌人开始向北迁徙,也就是说‘黑头石室’的年代应该在隋唐之前;而这里的羌寨,它的建筑年代我们已经很明确了,最早应该是在明朝初年,在年代上差了几百年,所以我认为这里并不是所谓的‘黑头石室’。”

    “难道这儿只是一个羌寨?”

    “这儿当然不是一个普通的羌寨,仅凭那块西夏文残碑,就足以说明这座羌寨和党项遗民的关系,这里的建造者是西夏灭亡后,迁徙回川西北的党项遗民,这不正和罗教授的推测对上了吗?”

    “也就是说这里即便不是黑头石室,我们也已经接近我们的目标了?”

    “我想是的,但我又觉得黑头石室不会那么轻易地被我们找到!”唐风说到这,顿了一下,又说道:“对了,你要不提到黑头石室,我差点忘了,我们在地道尽头看到的那块残碑上,第一列就出现了‘黑头石室’几个字,在后面也出现了一次。”

    “哦!你当时怎么没说?”

    “因为徐博士,他还不是我们的人,对吗?”

    “对!你做得很对,有些事他是不能知道,但现在他已经知道了一些,而我们现在又不可能丢下他,这也是我为难的一件事,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遭遇什么。”韩江长叹了一口气。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就按你说的办,我们当务之急,还不是黑头石室,是要赶快走出这里。”唐风反倒安慰起韩江来。

    两人说话的时候,雨又下大了,韩江和唐风回到大厅中,整个后半夜,唐风和韩江轮流担当警戒,直至东方破晓。

    第二天一早,大家醒来的时候,羌寨外的雨已经停了,一直未出现的阳光洒在了羌寨门前,唐风走到羌寨大门外,发现山谷中的那条溪流,一夜之间,水量暴涨,昨日险些要了唐风小命的瀑布,竟形成了蔚为壮观的瀑布群,从高处一泻而下,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唐风回到羌寨内,见韩江等人已经准备就绪,“怎么?按你的计划,去第一扇门里看看?”唐风问韩江。

    “我定计划,一般是不会改变的。”韩江坚定地说道。

    “你见到那只猫了吗?”唐风忽然问韩江。

    韩江对唐风这个奇怪的问题感到惊讶,他怔了一下,道:“自从在那个人骨地道中最后一次见到那只黑猫就再没见过了,怎么,你发现了什么?”

    唐风摇摇头,“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说完,唐风也背上背包,做好了准备。

    这次,韩江走在了前面,四个人打开左手第一扇木门,和昨天见到的情形一样,一座老朽的木质旋转楼梯,一直通向下面,韩江打开手电,在旋转楼梯上绕了约有三、四圈就来到了一个密闭的小屋内,韩江用手电扫了一遍这间小屋,小屋内出现了两扇一模一样的小门,韩江疑惑道:“这道旋转楼梯,看来就到这里。”

    唐风也很奇怪,“这里是羌寨的一楼,看来这座旋转楼梯就是通到这里,而昨天我们走的那座旋转楼梯转了很多圈,应该是通到了羌寨地下,这大概就是两座楼梯的差别。”

    “所以当年建造羌寨的人修了两座旋转楼梯。”徐仁宇道。

    “还有一个洞,或者叫竖井!”梁媛的这句话,让大家又想起了史蒂芬。

    “让我们来看看,这两扇小木门都通向哪里?”韩江说着,走到一座小门前,用手推了推,木门没动,看来是锁上了。于是,韩江又转到另一座小木门前,用力推了一下那道小门,小门开了,韩江警惕地走进了小门内,唐风三人也紧跟进来,小门内,是一个不大的空间,但是当四个人抬头望去,唐风不禁惊叹道:“我们进入了另一座碉楼里面。”

    是的,他们走进了羌寨的另一座碉楼内,不过,唐风他们并不担心这里会有巨石从天而降,因为在这座高大的碉楼内,他们看见了一座更为庞大的旋转木梯,木梯蜿蜒而上,一直通向碉楼上面。

    韩江也惊叹道:“想不到这么多年了,这里的楼梯还保留着。”

    “是啊!这样我们就可以上去了。”说着,唐风已经急不可待地走上了碉楼内的旋转木梯,在这座庞大的旋转木梯上转了四圈之后,唐风走到了旋转楼梯的顶端,但是唐风在仔细观察后,指了指头顶的木板,对其他人说道:“旋转楼梯就通到这里,但是上面应该还有空间,这碉楼高得很,但是我们看来是没办法再往上爬了。”

    韩江看看这里,道:“看来是这样,但是你们看这儿。”说着,韩江一指墙壁上出现的一道木门道:“这里还有一道门。”

    韩江上前,使劲推开了这道门,一缕刺眼的阳光直射进来,韩江依旧保持着警惕,率先走出了这道门,门外,是一个露天大平台,唐风来到平台,对众人说道:“这就是我昨天跟你们说过四楼顶上的大平台,看来我们直接跳过三楼,来到了这里。”

    唐风仔细查看这座大平台,靠后墙建有一溜五间打通的屋子,左右最边上两间砌有石墙,石墙上各有一扇羊角窗,中间三间屋子,没门没窗,完全敞开,只靠两根柱子支撑,正对露天大平台,唐风站在大平台上,陶醉地深吸了一口这里的新鲜空气,极目四望,青山逶迤,绿水潺潺,不禁心旷神怡道:“这里稍微装修一下,就是个很不错的休闲度假别墅啊!”

    “哼!那以后你就搬到这来住。”韩江在四楼查看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当他伫立在大平台正中时,猛地抬头,忽然看见在后墙顶上,一块白色的石块高高耸立,在阳光直射下,显得那么刺眼夺目。

    “那是什么?”韩江指着后墙上的白色石头问。

    “那石块叫白石,是羌人的天神,也叫白石神,羌人崇尚白色,对白石的崇拜由来已久,传说古时羌人在与敌人作战时,屡战屡败,后来,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羌族首领牟芯偶然得到了白石神的谕令,白石神告诉他,第二天决战,用坚硬的白云石和木棍作武器,便可打败敌人,羌人按照白石神的谕令去做,果然战胜了敌人,从此,羌人便把白石神奉为天神!所有羌族的建筑上都会放置一块白石,以此祈求天神庇佑,你看,两座碉楼上也各有一块白石。”唐风解释了一番白石的来历。

    说完,唐风双手合十,对白石暗暗祷告,梁媛和徐仁宇也学着唐风的样子,对白石神祈祷了一番,韩江将目光再次移向碉楼,他眯着眼,看了看右侧的碉楼,右侧碉楼顶上的部分已经坍塌,看来这就是昨天差点砸到他们的那座碉楼,韩江又转向左侧的碉楼,左侧的碉楼完好无损,是的,韩江看到,在左侧碉楼的顶上,也有一块白石,它高耸云端,蓝天,白云,神圣的白石神,不可思议的力量……突然,碉楼上的那块白石晃动了一下,是风?还是……?韩江猛地睁开眼睛,大叫道:“碉楼上有人!”

    唐风他们还没反应过来,韩江一把将唐风三人扑倒在地,紧接着,便传来“哒!哒!哒!”一阵枪响,慌乱中,韩江掩护众人撤进靠后墙的那排屋子里,枪声这才停了下来。

    空气似乎凝固了,碉楼上的人没有再射击,韩江和唐风都明白,他们是在等着“猎物”再出现,现在,在四楼的大平台上,只剩下山间呼啸而过的风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后,韩江听到了碉楼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露出一丝老练的微笑,小声道:“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好!一共来了六个。唐风,梁媛,博士,你们先躲到屋角那个隐蔽角落里,马上打起来,我可顾不上你们,你们好自为之。”

    “我也许能帮上你。”唐风道。

    “是啊!说不定我们能帮你!”徐仁宇虽然惊慌,但很快镇静了下来。

    “不必了,六个家伙,我一个人对付的来,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叫你们的。”韩江斩钉截铁地说。

    “可你的枪里只有六颗子弹。”唐风忧心忡忡。

    “就是没枪,我也可以对付这几个毛贼!当然,有枪还是用枪,六颗子弹,正好一人一枪。”唐风还想说什么,韩江打断他:“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要说话了,用手语,你们一定要看好梁媛,不要让她叫出声来。”

    梁媛听韩江这么说,颇不服气,刚想开口争辩,就被唐风一把捂住嘴,拽到了屋角隐蔽的角落里,旁边正好有一堆落满灰尘的杂物,可以用来遮挡,韩江则隐蔽在一颗柱子后面,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六名匪徒,跃出碉楼,落在四楼大平台上,六人分成两列纵队,手持德制MP510A3冲锋枪,步步逼近,走在前面的那名匪徒向后一伸手,所有匪徒都停住脚步,再见那名匪徒举枪对靠后墙的那排屋子,一阵狂射,一时间,屋子内外,砖石横飞,尘土飞扬。

    韩江隐蔽在柱子后面,几颗子弹就从柱子边上擦过,他却一动没动,他知道,这是匪徒们的试探。韩江听到了匪徒换弹匣的声音,接着,匪徒继续向前,离他的位置越来越近了,韩江已经可以看到那几个匪徒的影子了,他看了一眼墙角里的唐风,唐风也正在看他,那眼神似乎是说可以动手了,韩江轻轻动了动食指,那意思——再等等!

    终于,领头的黑衣人,已经走到了韩江藏身的柱子边,韩江打定主意,只要那小子再往前半步……那小子还一点没有察觉,又往前挪了半步,脚还没落下,这小子忽然发现不对,身旁有人,可为时已晚,他刚想转身,举枪朝韩江射击,怎奈如此近的距离,他已经丧失了机会,就见韩江伸出钢铁一般的左臂,勒住这小子的喉咙,将这小子一把揽入怀中,右手迅速举枪,对准这小子的太阳穴,扣动扳机,“砰”的一枪,结果了这小子,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超过五秒钟。

    其他五个匪徒,还没反应过来,韩江已经侧身出现在他们面前,“砰!砰!砰!砰!砰!”五声枪响,匪徒们没开一枪,便已是四死一伤,受伤那位,见势不妙,掉头就往平台边上跑去,韩江的84式手枪,已经没了子弹,他扔掉手枪,拾起一名匪徒的冲锋枪,冲着已经跑到平台边缘的那名匪徒,就是一梭子弹。“啊!——”匪徒中弹,站立不稳,一头栽下了平台!

    这一切都太快了,碉楼上的其他匪徒还来不及反应,六名同伙就丢了性命,韩江乘机将几名匪徒身上的弹匣全都取了下来,重新退回屋里,屋外,屋顶,随即枪声大作。

    “接着!”韩江将一把匪徒使用的冲锋枪扔给了唐风,唐风接住枪,从墙角站起来,问:“你让我也用这个?”

    “是啊,敌人在左侧的碉楼上,刚才我发现通往平台的那道门被关上了,我们现在无路可退,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干掉左侧碉楼里的敌人,我有个想法,等会你掩护我,我爬到左侧的碉楼里。”

    “主意虽好,可这样你太危险了,现在根本没有攀岩工具。”

    “所以需要你的掩护,我冲出去后,你就要不停地向左侧碉楼上射击。我会尽快绕到左侧碉楼的背面,不要再争了,现在只有这个办法。”

    唐风想想,也只得点头同意,一共十个弹匣,韩江只带了两个,其他全留给了唐风,韩江略作准备,将枪背在身后,一切准备停当,屋外的枪声也停了,韩江贴着墙,一小步,一小步,慢慢接近左侧的碉楼。

    但是,韩江的意图很快就被碉楼内的匪徒识破了,于是,左侧碉楼里,枪声再次响起,唐风斜倚在门框边,一看碉楼上的匪徒向韩江射击,立即还以颜色,“哒哒哒哒!——”唐风一口气打完了一个弹匣,压得碉楼内的匪徒根本没有机会再对韩江发动有效射击,唐风算过,只要韩江能成功的绕到碉楼背面,就算把八个弹匣全打完,也无所谓。

    唐风稍停,碉楼内的匪徒又向韩江射击,唐风继续还以颜色,碉楼内的匪徒大概觉察出了问题的严重性,乱作了一团。

    左侧碉楼,是由打磨整齐的石条、石板和各种大石块垒砌而成,韩江踩在石条和石板的间隙,艰难地爬上了碉楼,就在他爬上左侧碉楼的同时,右侧碉楼上的匪徒便发现了他。一梭子弹打在他的身旁,韩江保持着沉着,冷静,仍然按照计划一步步向左侧碉楼背后移去。

    一刻钟后,韩江的手磨出了血泡,他也终于绕到了碉楼背面,这里风景宜人,也没有匪徒的枪击,但是仍然不能掉以轻心,韩江看看脚下,掉下去那可将是万劫不复……

    那头,唐风已经筋疲力尽,他没想到,自己一文人,竟然一口气开了数百枪,打掉了整整七个弹匣,他见韩江已经转到了碉楼背面,总算出了口气,决定留点子弹自卫了,于是,唐风一翻身,躲进了屋子里。

    一步,两步,三步……韩江艰难地向碉楼上方爬去,终于,他又向上爬了六、七米后,碉楼上出现了一个窗口,韩江纵身一跃,跳进窗口,里面是木制的楼梯板,看样子很新,是最近才铺的,韩江四下张望,未见匪徒,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碉楼的哪一层,不管那么多,继续往上走,韩江走上狭窄的楼梯,他刚爬到上面一层,一露头,就发现上面有两个匪徒,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窗口,并未注意到后面,韩江蹑手蹑脚,露出了大半个身子,然后举起枪对准那两个匪徒,轻轻咳了一声,说道:“好了,我准备好了。”

    两个匪徒听到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大骇,刚一扭头,还没看清韩江容貌,就被韩江结果了性命,枪声惊醒了上面的匪徒,韩江迅速地又上一层,这层没人,但他刚一站稳,就从上面一层下来三、四个匪徒,韩江一阵狂射,干掉了两个,另两个刚露个大腿就又跑了回去!

    韩江知道,上面一层就是匪徒的老巢了,他不慌不忙,换了一个弹匣,冲上面的人喊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下来投降!”

    回应韩江的,是一排从上面击穿地板射下来的子弹,韩江后退了两步,朝地板上的弹孔看了看,他并不恼怒,提枪也对着上面的地板连开数枪,伴随着枪声,是“啊!——啊!——”两声惨叫,韩江知道,又报销了两个,他继续冲上面喊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数三下,这是你们最后的时间。”

    “一!”楼上没有声音。

    “二!”又是一梭子弹穿过地板,射到韩江脚下,韩江又向后退了两步。

    韩江继续喊道:“三!”话音刚落,楼上,六个匪徒,屁滚尿流地溜下了楼梯,纷纷丢掉武器,乞求饶命!韩江看了看这些人,问道:“刚才我喊数时,谁对我开的枪?”

    六个匪徒中,五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中间一名小个子匪徒,韩江看看那小个子,笑道:“你刚才一共冲我开了十八枪,多么好的数字。你们六个,把裤带解下来,给我做十八个俯卧撑,不要耍花样。”

    韩江乘这几位做俯卧撑时,上去检查了一遍,楼上确实没人了,韩江下来,把六个人绑好,问道:“你们的头呢?”

    小个子催头丧气地说:“你上来之前,他就跑了。”

    大平台上,枪声渐息,碉楼上的匪徒都哑火了。唐风慢慢步出藏身的屋子,他知道韩江一定是得手了。

    左侧的碉楼里,韩江补充了弹药,一路下去,追击逃走的匪首。这一路,韩江又击毙了几名躲在暗处,企图袭击自己的匪徒,他一口气下到碉楼底下,一推门,又进入了上来时的那间小屋,这里一团漆黑,韩江打开手电,发现那道刚才没有推开的小门,此时却虚掩着,韩江不再犹豫,直接推门闯了进去……

    门里,是个很大的空间,堆放着一些东西,像是一个仓库,韩江忽然想到唐风曾经说过,一般羌寨的一层都不住人,而是用来圈养牲畜,可是这里现在怎么成了仓库?韩江走过去,那些东西,上面盖着墨绿色的帆布,韩江掀起帆布,下面竟是十余箱武器和弹药,韩江大惊失色,这里怎么会存有这么多武器和弹药!

    韩江惊骇之余,感到脑子有些混乱,就在他胡思乱想之时,韩江身后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我的朋友,把枪扔过来,然后双手抱头。”

    韩江没有动,那人大怒道:“难道还要我教你怎么做吗?”说着,一梭子弹在韩江脚边开花,韩江无奈,扔了枪,慢慢举起双手。

    “把枪踢过来!”

    韩江照办,就在那人俯身捡枪时,韩江猛地回过身来,盯着那人,可让他失望的是,那人带着黑色头套,看不清脸,“谁叫你转身了!”匪徒喝道。

    “我就是死了,有几件事也要问清楚,否则我会死不瞑目的,你们是什么人?”

    “你需要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已经没有机会审判我们了,哈哈!”那人一声狂笑。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韩江依旧不依不饶。

    “你问得太多了,我没时间再陪你玩了,现在我就送你上路!看好了,你死在这枪下,也算对得起你这人了,等会儿,你就会变成筛子了,哈哈哈哈——”说着,那人阴笑着举起了手中彪悍的俄制AEK999通用机枪,就要扣动扳机,这千钧一发之际,韩江闭上了眼睛,他开始回忆那些遥远的往事,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再能打扰他,忽然,一个遥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变成筛子的人应该是你!”

    这是谁?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难道是另一个世界,不!不是,韩江猛地睁开眼睛,“叶莲娜!竟然是她!”叶莲娜扔出的匕首,刺中了那人的手腕,那人惨叫一声,支撑着用单手冲叶莲娜开了几枪,叶莲娜匍匐在地,那人再也支撑不住,于是丢了枪,撒腿就跑,韩江本想去追,又担心叶莲娜,只得放弃那人,跑到叶莲娜近前,叶莲娜并没事,站起来对韩江喊道:“韩!你为什么不追那坏人?”

    “我不是担心你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没事!我和父亲,看你们走了,也偷偷跑出来了!”

    “我已经知道了,但是你父亲他可有伤!”

    “别管那么多,快去追那匪徒,走,我知道这里有个门。”说着,叶莲娜拉着韩江从另一道门跑了出来,出了羌寨,韩江这才发现,原来在羌寨后墙的后面,有条小路,怪不得正门前面没路,那伙匪徒一定是从这条路进出的。

    韩江和叶莲娜追出没几步,就看见了那人,那人失血过多,还带个头套,一路跌跌撞撞,没走出多远,又摔了个跟头,便再也没爬起来。

    韩江用膝盖抵住那人后腰,这时,叶莲娜,唐风和马卡罗夫、梁媛,徐仁宇等人都赶了过来。韩江摘下那人的头套,只见那人一脸横肉,脸上还刻着三道清晰的疤痕,唐风一见此人,顿时惊叫道:“这个人不就是在香港绑架我和梁媛的匪徒吗?他脸上三道疤我太熟悉了。”不错,这人正是几个月前,在香港捡回了一条命的“三道疤”。

    韩江质问道:“快回答我的问题,说,你们是什么人?幕后老板又是谁?”

    “三道疤”在韩江身下,连连哀求,“长官,你们这样压着我,我也没法说啊,我受了伤,快不行了,你们让我起来,喘口气……”

    韩江一想反正这家伙是跑不掉了,便把“三道疤”提了起来,让他坐在一块石头上说,于是,韩江和“三道疤”开始了你一句,我一句挤牙膏式的问答。

    “是我的老板派我来的,其实,撞上你们只是意外收获……”“三道疤”刚说到关键之处,突然没了声,因为此时他的眉心中了一枪。

    “有狙击手!”众人大骇,赶忙隐蔽在路旁的灌木丛里,四下观察,“不!不是羌寨里,是对面的山梁上!”唐风率先发现了对面山梁上有人。

    唐风话音刚落,一枚火箭弹也击中了羌寨一层的弹药库,“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山都微微颤抖了一下,有着几百年历史的羌寨瞬间化为了一堆瓦砾!

    唐风看见珍贵的羌寨瞬间化成瓦砾,无比愤怒,举起他手中的冲锋枪,冲对面山梁一阵狂射,韩江制止道:“唐风,没用的。那边太远了,这枪根本打不到!”

    唐风放下枪,盯着对面山梁上,他只能模模煳煳地看见有两个人,提着两个大箱子在快步疾走,唐风嘴里不禁喃喃道:“要是带着军用望远镜就好了。”

    “喏!试试这个。”马卡罗夫突然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不锈钢酒壶递给了唐风。

    “这是什么?”

    “我退休后无聊,自己做的小玩意。”

    唐风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酒壶,是一个酒壶形状的望远镜,唐风用马卡罗夫的酒壶望远镜看了看,虽然比不上高倍的军用望远镜,但他从望远镜中清晰地看到了,对面山梁上,有两个正在疾步行走的人,但是距离实在太远,用马卡罗夫的这台酒壶望远镜也看不清那两人的面貌,很快,那两个人消失在对面的山梁上……

    唐风举着望远镜,久久不肯放下,“我们还是快离开这吧,最好能赶在天黑前走出大山。”叶莲娜提醒韩江。

    唐风将望远镜还给马卡罗夫,说:“有您这种退休爱好的人,退休前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说完,唐风沿着脚下的山路,快步向前走去。

    叶莲娜想天黑前就走出这片大山,但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他们在大山中走了大半天,直到日暮西山,也没能走出这片大山。

    众人只得在一条小溪边宿营,徐仁宇和马卡罗夫点起篝火,韩江、唐风和叶莲娜费尽全力,才打来了一点野味,众人围坐的篝火边,开始享用这不多的晚餐。

    徐仁宇吃罢晚餐,兴奋地从背包中掏出两把手枪,两颗手雷,还有数匣子弹,递给韩江和唐风,道:“这是我在羌寨一楼的库房内找到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枪械。”

    韩江拿起枪,摆弄了一下道:“居然是国产的九二式手枪,但是……枪号都被抹去了!”

    韩江收起了手枪,却见唐风愁眉不展,韩江知道唐风是在为羌寨被毁而难受,也许,寻找黑头石室的一些线索就此断了,这也正是他最担心的,韩江拍了拍唐风的肩膀,道:“别难受了,我们还是有些收获的。”唐风明白韩江的意思,冲韩江点了点头。

    韩江转而看看叶莲娜,又看看马卡罗夫,这一路上,他心里一直在嘀咕:“这对父女是什么来历?竟有如此不凡的身手?”

    “你老盯着我看,干嘛?”叶莲娜忽然质问韩江道。

    “因为我一直想向叶莲娜小姐请教一个问题。”韩江面带微笑对叶莲娜说道。

    “哦!说说看!”

    “我想问叶莲娜小姐,你们俄罗斯的女医生是否都像你这样漂亮迷人,还有一身飞刀绝技?”

    叶莲娜并不慌张,只见她微微一笑,反问韩江:“你们中国的警察不也会开飞机吗?”

    “我已经说过,我以前在部队干过。”

    “那我就实话跟您说,我这点飞刀绝技,是我父亲教我的一点小小的防身术,专门用来对付坏人的。”

    “哦!这么厉害的女子防身术?如此说来,马卡罗夫先生,不但会开飞机,更是功夫一流啊!”说着,韩江将话题扯向了马卡罗夫。

    “以前在部队学过一点功夫!所以教给了叶莲娜,叶莲娜从小跟我在部队长大,不但会飞刀,枪打得也很准。你知道,这些年俄罗斯的治安一直不好,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我把我会的基本上都教给了她。”马卡罗夫很平静地说道。

    韩江心里还在犯疑,但是马卡罗夫的回答让他抓不到任何破绽,韩江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唐风出来打起了圆场:“行了,我们还是说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吧。”

    “怎么办!继续往前走,现在大家赶紧抓紧时间睡觉!”韩江说着,就直挺挺地躺在了草丛中。

    “晚上天这么冷,咱们睡在这儿,恐怕明天都该感冒了。”徐仁宇嘀咕道。

    “是啊!怎么睡啊!”从小娇生惯养的梁媛哪受过这苦。

    马卡罗夫却笑道:“当然不能像韩这样睡了,我有个小办法,从小溪里先找些鹅卵石来。”

    众人不解其意,除了韩江没动地方,其他几人从溪流中搬来了许多鹅卵石,马卡罗夫对众人说道:“先将这些鹅卵石在火上烤,同时,我们每人在地上挖出个和我们体形差不多大小的坑,然后将烤热的鹅卵石放入坑中,再用溪边的细沙盖在鹅卵石上,这样躺在坑中睡觉,会暖和很多。”

    大家按马卡罗夫的办法如法炮制,果然,要暖和许多,韩江无奈,也只得按马卡罗夫的办法,给自己做了一个坑,然后躺进去,这才安然睡去。

    所有人都太累了,这一夜,唐风、韩江、梁媛和徐仁宇都睡得很香,第二天一早,唐风率先醒了过来,伸伸懒腰,唐风叹道:“想不到在野外也能睡得这么……”

    唐风的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他吃惊地看着面前两个浅坑,突然大叫道:“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不见了?”

    唐风的叫声,惊醒了韩江、梁媛和徐仁宇,韩江睁眼一看,叶莲娜和马卡罗夫果然失踪了,他检查了一下各自的装备,属于他们的东西一样没少,而叶莲娜和马卡罗夫的东西则全没了,“我早看出他们俩有问题!”韩江喃喃自语道。

    “看样子,他俩是自己离开的,应该才走没一会儿!”唐风判断道。

    “那我们要不要去追他们?”徐仁宇问道。

    “人家不愿意和我们在一起,我们还去追他们,犯贱啊!”韩江怒道。

    大家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梁媛才怯怯地问韩江:“我们该怎么办?”

    “不管他们,继续赶路!”

    四人整理停当,再次上路,又是一整天的山路,夜幕降临之前,他们翻过了最后一座大山,终于看见了山下的点点亮光,“似乎是个小镇。”唐风惊喜道。

    “我们终于走出来了!”徐仁宇一下瘫坐在山梁上。

    四个人继续向山下进发,一个小时后,他们走上了一条公路,他们想拦一辆车,但是公路上却不见一辆车驶来,四人只好继续靠两条腿向前走,走了一百来米,韩江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块牌子,他兴奋地用电筒照上去,可只此一眼,他的心情就降到了冰点,只见那块牌子上写的是——“山洪路毁,正在抢修!”

    众人一见这块牌子,顿时泄了气,徐仁宇长叹道:“好不容易走出来,居然路又被毁了,我真是受不了了!”

    “快看看手机是不是有信号了!”唐风失望之余,还保持着冷静。

    可等众人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所有人的手机这会儿全都没电了。又饿又渴又累,再加上巨大的失望,韩江几乎已经说不出话来,他使劲指了指公路前方闪出的点点亮光,于是,大家继续埋头向前赶路,不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不过,总算是有人烟了,随着那亮光越来越清晰,众人心中还是燃起了一些温暖的信心,脚下的步伐也不觉加快了。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2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