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8 十九颗舍利子结阵

随着小燕的叙述,我发现自己依然是在襁褓中,身边的漩涡带着强劲的吸力,将我和大哥一起拽入金字塔内部去。当海水通过金字塔上的一个三角形缺口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然后汇集成更为恐怖的超级漩涡。

一个六臂男人伏在塔里的一幅巨大壁画上,如同一只巨大而诡异的蜘蛛,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幻像魔。

我不知道大哥说过什么,因为当时的环境里除了水声什么都听不到。他的刀光一闪、再闪,幻像魔一次次从我眼前掠过,几次伸手抢走襁褓,但却被刀光逼退。最后一次,他向塔外逃遁出去,随着漩涡的扭力,一直坠向深海。

大哥没有再追上去,我看到一股殷红色的液体从他身上荡漾出来,转瞬即被激流稀释掉。

“没有人能伤害你,弟弟,只要有我在,绝没有人能抢走你。不过,我要去的地方太危险了,必须得将你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弟弟,别怕,一切有我。”他把我举到眼前,用那种温和而略带忧伤的目光凝视着我。

在他的背后,恰好有一大群白肚皮的雅马哈鱼惊慌失措地游过,这幅画面瞬间定格在我脑海里。

我很想张嘴叫他,但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是没有说话能力的。

“你又在笑,弟弟,你那么爱笑,将来一定是个受女孩子喜欢的美男子。未来是属于你的,千万不要走我所经历的这条路。你看,追杀敌人的路越来越艰辛,而我却不可能是百战百胜的。我们在成长,敌人也在成长,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世界上有些敌人是不可战胜的,所以,风,我要你快乐幸福地成长,而不是再次踏上危机四伏的江湖之路——”

他俯下脸,与我额头相抵,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浓烈忧伤。

“杨天大侠一生都在追杀‘二号’火星人,凭他的智慧,在徐福设立机关的遗址上建造寻福园,徒手潜入‘海底神墓’,并且将那尊青铜像做了更为隐秘的改进,以触摸屏键盘代替了复杂的奇门遁甲术。通过神墓里的‘光线传送系统’,他在瞬间抵达西南边陲的‘第二座阿房宫’世界——那段历史,资料里毫无记载,但我知道最后一次,他以胡夫金字塔前的‘太阳之舟’做诱饵,终于获得了与‘二号’决一死战的机会。那次战斗的结局非常……非常惨烈,双方都耗尽了自身的能量,并采取了极端手法,紧紧地锁在一起,一直纠结到现在——”

我长吸了一口气:“小燕,那地方的资料有没有?播给我看。”

小燕长叹:“有,我甚至能现在就带你去看那个地方,不过恕我直言,就算你能看到他,并且用仪器测量到他的绝对位置,都没办法将他救出来的。”

我反手抓住他的肩膀,声音放到最大:“快带我去,带我去!其它什么都不要管,只要带我去!”

如果能找到大哥的具体位置,这一生就算是采取“愚公移山”的最笨办法,我都要完成救他出来的使命。

“好吧,风,我们马上去。不过,按我的意思,与其眼睁睁看着他被困,都不如眼不见为净,只当是杨天大侠已经消失在空气中了——”他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立刻被我大声喝止:“少废话,他永远都不会消失的,快点带我去。”

一股热血直冲百会穴,我试图运功提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这种时候,情绪激昂到了极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根本顾及不了那么多,只想早一秒钟看到大哥。

画面上出现了胡夫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的宏伟形像,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正缓缓下坠,进入了斯芬克司脚下的黑暗空间里。发掘出的“太阳之舟”已经被小心翼翼地运往埃及博物馆,这里只剩下四壁空空的一间长方形墓室。

小燕出现在一堵石壁前,伸手拂去了室顶垂下来的蛛网尘丝:“风,他们的战斗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一路奔向土裂汗金字塔的位置。这段路程看起来并不远,但从开战到互相锁住然后最终趋于静止,他们一共走了十五年,并且目前还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移动。”

当我们穿过黄沙,真正深入到一片寂静黑暗的世界里的时候,小燕忽然连叹三声:“风,放弃吧,你不会有机会救他的。退一万步说,如果你费尽人力、物力、财力将他们挖掘出来,杨天大侠会不会复活尚且是个未知数,火星人的破壳而出,则会是地球人的另一次浩世天劫。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控制火星人。所以,与其费这些力气,不如让他们深埋在沙漠之下,与地球同朽。”

前面出现了淡淡的亮光,那是一段亮丽明澈的巨大水晶体,大约有十米长,高度和宽度都是五米。我终于看到了纠葛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是六臂幻像魔,另一个就是我朝思暮念的大哥杨天。

水晶体陷在漫无边际的沙海里,我知道在它顶上覆盖着的沙层厚度绝不会少于五百米。

“就在这里,你仔细看吧。”小燕继续叹气。

大哥面对着我,他的双手扣在幻像魔的腰间,但幻像魔却是有六只手臂的,其中两只与大哥相持,另外四只,却分别锁住了大哥的脖颈、腰眼。八只手的手背上都是青筋凸显、筋肉虬结的,可见他们一直是在全力相搏,毫不松懈。

“大哥——”我在心里默默地叫了一声。或许这种场景下,我该流泪、该狂吼大叫、该冲上去拍打这块禁锢住一切的水晶,但我什么都没做,只是隔着两米距离,沉默地看着他的手。当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曾被那两只手紧紧抱着,穿山过海,纵横南北。现在,我长大了,他却老了。

“我会救你出来,我们兄弟一定会劫后重逢,以后并肩面对一切风雨。”我凝视着他的眼睛,从那双怒张到极点的眼睛里,我似乎读到了某种只属于我的温柔。

“风,我很遗憾地告诉你,水晶所处的位置,是在沙海下三千二百米的深度,以现在的沙漠钻探技术,花费再多金钱,都无计可施。其实,我也很想帮你——”

四周的灯光亮起来,我们仍旧坐在桶形座椅上,屏幕上的图像倏的消失了。

“谢谢,有这些资料足够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只希望第一时间回到地面上去。”我疲倦地笑了。

小燕有些失望:“怎么?难道你不想参观一下属于我的这艘飞船?这可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要知道,《探索》杂志社的美国编辑们做梦都想有一艘外星飞船供他们剖解——”

我迅速站起来,用力揉搓着眼睛:“不,我对那些没兴趣,只想尽快在沙漠里展开挖掘工作。现在,请送我出去好了。”

下了自动舷梯,我和小燕并肩向外走,信子也跟出来,老老实实地尾随在后面。

我成功地用疲惫的假像降低了他们的警惕性,掌心雷的麻醉弹将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让我迅速制服他们。

进入潜艇后,我开始哈欠连天,并且有意识地做出失魂落魄的样子,引得小燕一个劲地道歉:“风,别太难过,如果过几年钻探技术发达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进行深度发掘。相信我,只要努力,一定会得到完美结果的。”

这一刻,他生命里纯真的一面完全体现出来,我真希望獠牙魔杀人的一幕只是个噩梦,而我们会依然是好朋友,依然可以并肩作战,但那是不可能的。他杀了人,而且是相当多的一部分高手,只有被獠牙魔附体,才可能有这种来去如风的诡谲手段。

我的目光偶尔掠过他的脖颈和耳根,如果麻醉弹能够准确地射中那个位置,将会在十分之一秒内令他陷入昏迷。萧可冷说过,信子的武功非常低微,绝对不会对我构成威胁。所以,只要潜艇浮出通灵之井,开门之后,我就可以突然发难,解除现有的危机。

那一刻终于到了,潜艇的门打开,我一步跨出去,鼻子里呼吸到崭新的地球空气。那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升起,和煦地照耀着这个阴风阵阵的小院,带来了不可抑制的早春气息。

“小燕,再见了。”我回身做了个挥手告别的动作,袖子一起,掌心雷便滑落下来,发出极轻微的一声枪响,只相当于安装过消声器的手枪发射时的动静。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了小燕的右侧耳根,他的身子一晃,软软地瘫倒下去。

信子的表情很平静,在五步之外看着我,嘴角忽然飘起了一丝淡淡的嘲笑。

我俯身去抓小燕的肩头,要先把他丢到院子里去,陡然间一股汹涌的力道当面涌来,把我直推出去,凌空翻了两个跟头,才把那股恐怖的力量卸掉。

“风先生,真的要再见了,其实我们应该感谢小燕,费尽心力修复了这架飞船,并且将导航系统也调整到了零误差的地步。现在,我们将一起飞向太空,或许很久之后,你会在‘火星人脸’的旁边看到我们在向你招手——”

信子向我挥动手臂,同时在她的后背上,又扬起四条一模一样的手臂,以同样的姿势向我挥舞着。随即,潜艇的门无声地关闭,然后重新滑向水底。

刹那间,我的思想几乎停止了运转:“信子?信子才是隐藏最深的火星人?”

通灵之井里的寒气一停不停地泛上来,水质依旧清澈,但那些不断翻滚上来的白色水泡,却仿佛带着某种邪恶之极的力量,让我一阵阵头晕目眩。原来,自始至终我们的侦测对象就弄错了,每个人都忽略了信子的存在。

失去潜艇的情况下,谁也无法再次进入“海底神墓”,也就不可能想办法阻止小燕和信子的行动。

我遥望着亡灵之塔,阳光下,那座白塔焕发着耀眼的七彩光圈,看上去辉煌之极。可惜,在几个小时之后,它将随着火星人飞船的腾飞而化为乌有。我失神地穿过月洞门,走向亡灵之塔,只想再次缅怀自己和关宝铃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

在“海底神墓”的探索过程中,我最终还是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令我内心充满了难言的自责。

“风哥哥,风哥哥——”苏伦的声音唤醒了我,她就站在亡灵之塔旁边,用力地向我挥手。

萧可冷也在,她们身边则是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僧和一个又矮又瘦的孩子。

偌大的广场只有这么四个人,更显得空旷孤寂,如果不是阳光普照的白天,亡灵之塔就真的要变成名至实归的墓碑式建筑了。我提起精神,大步走过去,用淡淡的苦笑掩饰着自己的颓唐心情。

“风先生,我们有两位客人来了,你看是谁?”萧可冷的情绪很好,指向那老僧。

老僧回过身子,却是满脸皱纹的枫割寺两大上师之一龟鉴川。另一个,不必说就是曾被张百森抱来枫割寺的闲云大师。分开一个多月,两个人明显地衰老了很多,连闲云大师稚嫩的脸上都添加了相当密集的鱼尾纹和抬头纹。

“风。”闲云大师只是淡淡地吐出一个字,然后继续转身凝视着宝塔。

龟鉴川却是缓缓合掌躬身,向我行了个佛门问讯礼,态度谦和得近乎颓丧。他脸上本来皱纹就多,现在脖子上又加了几十道深刻而狭长的皱纹,看起来非常怪异,用“风烛残年”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两位高僧离开枫割寺后,曾留话说要远赴雪域,没想到这么块就返回了。

“风,长话短说,我和闲云大师在雪域的极顶,以纯净无比的灵魂和大无畏、大无怖精神将十九颗舍利子炼化到另外十九名僧人的身上,组成“无上降魔杵”,用来困住被镇压在亡灵之塔下的恶魔。塔在魔消,塔亡魔出,所以,这一仗是佛与魔的最后一次交锋。现在,十公里之内已然没有其他活人,我们可以放手一搏。如果我们都死了,请转告皇室,枫割寺众僧已经为了镇魔任务而全部捐躯赴死,绝没有苟且偷生之辈。”

龟鉴川的确很老了,藏边雪域的生活令他憔悴如一根枯柴,唯一支撑着他精力仍存的,只是一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精神。

宝塔的每一层里都有披着灰袍的僧人闪过,宝塔的飞檐上也悬挂起了宝幡、灵旗、银钵、袈裟、佛珠、六字真言杵等等十九件佛教法器。

“火星人的灵魂力量胜于身体,在我看来,只要困住他们的灵魂,扭转彼等意志,也就彻底摧毁了其魔力。无论如何,我们都该试一试,就像当初杨天孤身一人追击幻像魔于埃及大漠,然后把对方死死困住一样。地球本该经历的‘一九九九恐怖大王降临’劫难,已经被杨天一个人化解,这一次‘大七数’之劫,也许就要靠我们每个人——”

闲云大师虽然只拥有儿童的身体,但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隐藏着极其高深的哲理。

“谢谢大师点化。”我合掌施礼。

“风,你是具备佛缘睿智的人,《诸世纪》上那些醍醐灌顶般的预言,总有一天都会被你破解。好好努力吧,将来一定是属于你的。”闲云大师不再开口,退守到亡灵之塔正西三十步外,盘膝打坐,闭目养神。

龟鉴川则是走向塔的正南三十步位置,同样打坐休憩。

从塔门里缓缓走出十九位灰袍僧人,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一条人头骷髅串成的诡异骨链,离开宝塔十步,围成一圈,面向宝塔跌坐下来。

萧可冷已经离开,苏伦拉着我退到长廊暗处,一言不发。

我知道自己也许应该解释什么,但海底神墓里经历过的事太多了,一时间根本来不及细说,只是向她伸出手:“给我电话。”

苏伦沉默地取出电话,放在我掌心里。

我马上拨了铁娜的号码,等她拿起话筒,立刻开口:“铁娜将军,我需要挖掘的目标在大金字塔正南三百米位置,深度三千两百米,请无论如何,马上安排人手开始工作。”

这是我从小燕那里得到的最大收获,当然要在第一时间开始行动,毕竟我亲眼看见过大哥,他的的确确就在沙漠下面。

苏伦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三千两百米?”

几乎在同时,铁娜那边也传来惊呼:“啊?三千两百米?风,你真是……你真是太异想天开了,那种深度不可能完成,根本就是在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正因为任务的艰巨性,才不得不请求铁娜的帮助。其实这个数字要是从别人嘴里报出来的话,我也会感到难以置信,但事实恰恰如此,大哥和幻像魔僵持着的水晶体,就埋在那里。

铁娜也知道自己的拒绝太直接了一些,马上改口:“风,假如那位置是正确无误的,我会不遗余力地命令工程人员开工。不过,工程结果我就不敢保证了,沙漠里的地基非常松散,不可能无限度地下挖,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把这么大件事全都丢给我一个人吧?”

我凝视着苏伦的侧影苦笑:“很快就回去,很快。”

归程永远都是个未知数,看到龟鉴川、闲云大师誓与幻像魔同归于尽的决心,我能料到这一战的惨烈。

收线之后,苏伦忽然长叹:“风哥哥,昨晚你不该一个人跟他们走,至少要等我和小萧赶来。咱们刚刚订下的誓约,你怎么转眼就忘了?”

我无言以对,因为自己是甘心赴险,假如能保证苏伦安全的话,我可以做任何事。

她指向藏经阁方向:“小萧就在那里,带着一支重型狙击步枪和特制的瞬间麻醉弹,希望能用得上。你经历过的事,其实我们都听到了,燕逊带来的最新美式窃听器就装在你的腰带铜扣上。距离黄昏还有四个小时,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我无比疲惫地摇头:“不必了,完成了这件事再彻底休息吧。”

假如枫割寺地区发生巨大爆炸的话,谁都不用休息了,大家都会在这一战里送命。潜意识里,我甚至希望小燕和他的飞船顺利升空,暂时避开一次巨大的冲突。

黄昏很快就到了,整个木碗舟山、整座枫割寺都沉浸在沉沉的暮色里。

苏伦不停地看着腕表,但小燕说过的炸开亡灵之塔升天并没有到来。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拉着苏伦走向月亮门:“通灵之井是能够直达海底神墓的,咱们先过去看看那边有没有变化。”

也许是一种纯粹的知觉,我总是认为如果海底神墓发生什么重大的变故,通灵之井这边肯定是有异常显示的。

小院依旧冷寂孤凄,当我和苏伦站在井边时,水面上除了不断泛起水泡之外,并没有其它异样。

“风哥哥,在此之前,我来过枫割寺很多次,真的没想到里面竟然藏着一艘精致的潜艇。由此可见,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谁也不要说自己什么都见过、什么都经历过了。人类世界,永远充满着未知的知识。”

苏伦用微笑驱散了沉闷的空气,墙外枯树上,晚归的栖鸦唧唧呱呱地乱叫着,平添了一份沧桑。

“小燕控制了一切,而信子又控制了小燕,之前曾经觊觎过‘日神之怒’的神枪会、大人物、鼠疫、北韩特警、南韩神偷,都已经成了历史。苏伦,别太感伤了,我们会有机会,虽然胜算不是很大——”我还以微笑。

苏伦不免深深地感慨:“小燕是个聪明绝顶的孩子,只可惜没能得到细致入微的关心,才会在黑客世界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这一次,如果能把他拉回来,我和小萧会轮流看管他,让他走回正道,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41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