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第九章 方眼武士与土裂汗大神的决战

我向她使了个眼色,这种时候,即使参悟到什么,也不要轻易说出来。在没有完全弄明白老虎目前的情况之前,每走一步都要小心。

空院西面的楼群几乎全部变成了瓦砾堆,我可以清晰看到阿房宫的正门,此刻他们的战火正引向我们这边,看来土裂汗大神的用意是要把所有的小楼毁灭干净,好让阿尔法没有任何奇门遁甲方面的依托。

“我听到了……一种召唤声,风,你听到了吗?”老虎缓缓转头向东,望着山洞的方向。

唐心一惊,但我一边用目光制止她,一边沉声回答:“听到了。”

“它要我们进去,它要我们清除那些无知者设定的藩篱,还有,地心里喷出的火焰,要烧尽一切蛛网飞尘。它会给我们无上荣耀,让我们做世界的主人,这一切,难道是做梦吗?”

当他尽力扭过头去呓语时,我再次看到了他的后背衣服下面那四条蠢蠢欲动的手臂轮廓。

“我也听到了。”我重复着自己的话,但其实我是什么都听不到的。假如幻像魔要诱惑的目标是老虎,那么,就只会对他开口,也只能进入他自己的思想里。

“那么,我去了……奔向光明的顶点,碰触来自宇宙的天火,秉承它的威严,我要去了……我要……”那四条手臂伸展开来,把他的衣服“嗤啦”一声撕裂。

这是我和唐心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那些怪手,两左两右,长着同样的十指、关节、指甲,当然手背上也有虬结的青筋和血管,我甚至能看到每只手的腕脉都在汩汩跳动着。它们四个,百分之百是人类的肢体,但却不该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体之上。

我长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问:“你怎么通过那扇封印之门?”

即使是在猝变发生时,我也能冷静地加以借用,搜求破门而过的方法。站在幻像魔的一边看,打开门是为了释放他;但从我的观点来看,那更是解救苏伦的一条险之又险的必经之路。

两害并发,权取其轻,我宁愿老虎打开那扇门,让我跟苏伦重新站在一起。

“手臂……四只手臂插入那些洞里,当生命的基因排列完全吻合时,门就会打开……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老虎的喘息声越来越高,转身行走的动作也变得笨拙无比。那四条手臂无法像人类的手臂一样靠甩动来保持身体的平衡,反而变成了一种怪异的累赘。

“风先生,动手吧?”唐心低声请求。

“杀了他?那是最好的结果吗?”我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

老虎不是敌人,我们在一起畅饮、谈天、背靠背对敌近百次,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手术刀、苏伦以外最好的朋友。

“你不忍心,让我来吧——”唐心翻身跃了出去,在半空里做了个跪射姿势,驽匣机簧“嘎吱”一响,四支弩箭已然连环发出。箭尖上涂的剧毒相当厉害,一瞬间接触到的雪花仿佛都被毒药浸黑了。

她始终都是站在阿尔法一边的,不管是谁要侵犯阿尔法的利益,她都会去拼命阻止,即使那个人是曾仰慕呵护过她的老虎。

弩箭离匣时距离老虎头顶只有四米远,以唐心的武功计算,这么短的距离之内,应该是一击必杀才对,但老虎后背上的手臂仿佛长着眼睛似的,凌空一挥,每一只掌心里便都多了一支毒箭,动作整齐划一,毫无迟滞。

“还你……还你……”老虎桀桀怪笑起来,四只手臂高高扬起,猛的一挥,就要把毒箭反掷回来。唐心擅长用毒,但她也是血肉之身,给这么霸道的毒箭射中的话,伤势绝不会轻。

“逾距之刀”的刀光又亮起来,从老虎背后轻飘飘地削过去,等到握着短箭的断臂纷纷落下时,刀又回鞘,我只在原地站着,不带一丝曾经出刀杀敌的痕迹。为救唐心,我只能再次出刀,斩断怪手。

“你们……你们?”老虎倏的回头,混乱迷惘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清澈了。他俯身拾起一只手臂,“啪”的一声弹落了掌心里的毒箭,仔细地端详着。

他醒了,当我削去那些多余的手臂,似乎也就帮他摆脱了幻像魔的控制。可惜,如果能早一点明白这一点,将唐清身上的四只手臂也削掉,或许她也能摆脱自己悲惨的结局。人类是不可能做到先知先觉的,所以才每一步都留下遗憾。

“老虎,你醒了?”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久违的睿智。

“风,你又救了我一次,青龙会真的很需要你这种超级人才,跟我走吧?”他抚摸着那只怪手,脸上浮出了淡淡的讥笑,“这些东西真是奇怪极了,竟然能控制一个人的思维,并且我感觉到,它像一棵泰国蛇树,一贴近我,便把自己的根须无孔不入地钻进来,直达五脏六腑。”

“醒来了就好,希望咱们这一次还能并肩作战,闯过这一劫,怎么样?”我要的不是感谢,而是一些真真实实的帮助。

他挥了挥手,断臂在空中划了一道长长的弧线,跌向楼群深处。

“一定能,而且会有更精彩的际遇在等着咱们,好兄弟!”他在自己胸口上猛的一拍,豪气干云地大笑起来。

假如我们三个都能尽释前嫌的话,此刻的情景无异于当初在埃及沙漠里一起面对铁娜率领的几百名特种兵。那一次,老虎成功地盗书逃遁,与唐心成功会合,相信这一次也能有全身而退的机会。

“老虎,经书现在哪里?那是风先生帮我们盗出来的,你最好能立刻还给他。”唐心不卑不亢地逼问着。

“出去这里再说吧,经书上又没说如何打败这些强大之极的敌人,早说出来又有何用?”老虎耍了个小小的花招,轻易地把这个问题搪塞了过去。

“呵呵,打败他们?希望如此吧。”唐心冷冷地转过脸,不再看老虎一眼。

土裂汗大神的速度明显地慢了下来,阿尔法的金剑几乎直搠到他身后,却总是差之毫厘地被避开。在某些小楼前面,他选择了避让的方式,而非不管不顾地直撞上去。

“战斗就快结束了。”老虎轻描淡写地下了结论。

他弹开枪套上的尼龙搭扣,不动声色地握住了沙漠之鹰的枪柄,同时从裤袋里抓出一把黑色的子弹,一颗一颗地压进弹夹里。

“这些高腐蚀性化学弹头里添加了异种细菌,能够让生物的呼吸系统迅速纤维化,速度大概在十分之一秒以内。我还有个奢望,能活捉他们,毕竟死人是无法提供任何有效资料的。风,很久没跟你一起玩枪了,要不要先由你试试?”他“喀”的一声把弹夹推进弹匣,向远处做了个举枪瞄准的动作。

我禁不住偷偷苦笑:“老虎的想像力真是太丰富了,竟然以为凭几粒子弹就能征服阿尔法和土裂汗大神?他早就看到了唐清轻易攫取子弹的那一幕,难道还不觉醒?”

枪械和子弹,只针对地球人有效,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不必。”我轻轻摇头。习惯“逾距之刀”的感觉之后,我更全心全意地信赖它,“人刀合一”的感觉是任何枪械所不能给我的。

这场雪已经下了太久,我们所处的这座小楼仿佛成了茫茫海上的一个孤岛,向西是大片大片的瓦砾残雪,向后则的一眼望不到头的皑皑白雪。那些矗立着的小楼,像是独钓寒江的渔翁,披着银白的蓑笠孤立着。

老虎陡然举枪向上,动作快速、准确而且稳定,那才是他真实武功的体现。此刻,就在我们三人的头顶之上,两道影子嗖的一声掠过,风声之中又夹杂着埃及弯刀与晶石金剑的格斗撞击声。每一次“叮叮当当”声传入我的耳鼓时,都能看到空气中爆裂开来的金色火星。

唐心采取了沉腰弓步的姿势,双臂将驽匣紧紧地锁在左肩上,目光紧随着那两条影子。

这个回合,她跟老虎都想出手,但影子飘动的速度太快,他们没能把握住机会。影子飘向山洞,蓦的从空中扎向地面,轰然撞碎了一座三角小楼,然后便悄无声息了。

老虎缓缓地放下枪,长吁了一口气:“风,那绝对不能算是轻功,对不对?”

在我们的知识范围之内,“踏雪无痕、登萍渡水、驭风而行”属于轻功中的最高明境界,而此刻眼中看到的阿尔法与土裂汗大神之战,忽而登天穿云,忽而掠风激飞,已经是人类无法想像的动作场景。

“下一次,我会把握住机会,小心,你呢?”他望着唐心时的表情已经不再谦恭而温柔。

“我也会。”唐心冷淡地回答,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影子消失的地方。

楼下,司徒求是和雷傲白的尸体被雪覆盖了大半,两个人的悲剧终点,竟然是在这个脱离时间之外的世界里,这一生过得实在是不堪回首。

我仍然怀疑,他们从镜子里看到的真是关宝铃和我吗?为什么关宝铃的神奇失踪不是进入了镜子里面的唐朝世界,而是另一个古怪的海底空间?十几分种前,我甚至想过要带他们回镜子前去,帮他们离开,让他们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但即使是在脱离时间的环境中,任何事件也都是次第展开的,死亡来临的过程仿佛是预先安排好的一样,一步一步展开,谁都无法逃脱。

“那么,我和苏伦的宿命呢?”我忽然感觉到浑身充满了疲惫,想要在这片洁白的雪地上躺下来,安安静静地睡上一觉,暂时跳出这些循环不休、死生不竭的怪圈。

“小心,蜀中唐门为什么拒绝加入青龙会?难道一统天下不是你们的终极梦想吗?”在这段暴风雨前的短暂宁静里,老虎似乎更愿意用谈话来消除内心的紧张情绪。

唐心放松身体,又一次拉开驽匣的机关,凝视着早就各就各位的毒箭。

“那是他们的梦想,而不是我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不属于他们中的一员。”她的声音越来越冷漠。

“可是,在要我去盗《碧落黄泉经》之前,你明明说是要通过经书里的线索,找到蜀中唐门苦求的‘潘多拉宝盒’,聚集天下毒虫的原始母体,从而振兴唐门,独步天下,那些话都是在骗我?”老虎的声音也很平静,并没有受骗上当后的大喊大叫。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他们都在冷静地剖析着一起走过的感情历程,每一句话都犹如外科医生的手术刀一样冰冷,丝毫不带个人情绪。

“对不起,我是骗了你,不过,你不能不承认,对我的那些好都是装出来的,其实你也是在利用我重回这里,对不对?”唐心的声音里终于流露出一丝心痛。

老虎沉默了,卸下弹夹,默数着那些子弹。

世间著书立说的人都言之凿凿地论定,爱情中的男女都是盲目而弱智的,只听信甜言蜜语,却看不透对方的真心,即使被骗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也永远无怨无悔。老虎和唐心的经历,彻底地粉碎了这一说法。在外人眼里,他们是一对相恋中的男女,但内心世界里却都时时刻刻充满了提防和警惕。

良久,老虎才怅然回答:“没错,我们不得不借用你的宿命。”他转向我,“风,我也骗了你,这场布局延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因为我们需要最优秀的人物冲破种种阻挠,在披荆斩棘的同时,替我们掩盖真相。”

我愕然苦笑:“原来是……这样?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怎么会这样?”

从来没有想到老虎的心机会藏得这么深,但转念一想,他既然能够在遥远的古代大海上潜心蓄势几十年,然后等到时机成熟才挺进中原,为什么就不能继续在现实世界里坚忍隐匿,再等良机出现?

“越王勾践”的范例一直以来都是世界范围内有志之士的楷模,成大事者必定都善于忍耐,并且低伏的时间越长,往往爆发的时候也就更炽烈。

“老虎,不管怎么说,我很佩服你。”这句话是真心的。

老虎一笑:“现在,需要遮遮掩掩的阶段过去了,青龙会已然崛起,很快就能震惊世界,并且那扇封印之门对我们来说并非难题,有人——”

一连十几声轰然巨响,靠近山洞的至少二十余座小楼同时迸碎,砖瓦残片伴着白雪射向天空。两道影子一前一后飞驰回来,就在我们的头顶停住,一轮更加密集的刀剑格斗声传过来。

“人与人之间,永远都充满了相互欺骗与自欺欺人,永远都无人值得信任,所以,我最相信的,只有自己的归宿,就在此地,就在此时——”唐心挥手扳动驽匣的开关,仰面上指。

土裂汗大神悬停的位置大概超过我们头顶十米以上,恰好是弩箭的射杀范围之外。

这时他们两个都处于急速旋转的状态,类似于直升机飞行时的螺旋桨,土裂汗大神的灰袍飞旋成了一朵灰色的浮云,在白雪飘降的背景下竟然呈现出一种残酷的诗意来。

老虎缓缓举枪,指向阿尔法,但随即又缓缓转向土裂汗大神。在他的价值观里,激战的双方都要死,无所谓谁先谁后,他只是想先射杀更强大的一方,让局面变得简单明了下来。所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就是这个道理,当阿尔法与土裂汗大神全力搏斗时,也就是其它势力能相继暴起突袭的最佳关口。

“那么,被阿尔法封印的幻像魔呢?岂不更要蠢蠢欲动?”我在隐隐担心着。

第一次接近封印之门时,他在幻觉中以烈焰向我发动攻击,却被大哥杨天留下的幻觉击败,重新退回甬道中间的那个缺口下面。这一次,阿房宫毁了,阿尔法自顾不暇,他当然就有机会再次向外冲击了。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金色火花缓缓飘落,与雪片交织在一起。

“或许该阻止老虎?免得局势更加糟糕?”我心里在做激烈地斗争。

“风,真正高明的战士并非蛮牛一样浴血冲杀,而是以无隙入有间,选中敌人的最薄弱环节,一举杀入,毫不留情。现在,看我来给你导演一场好戏——”他举在空中的手稳定得如同一尊钢铁雕塑,食指即将扳动。

那种化学子弹属于美国的最新科技产品,的确有他说的那种杀伤力。

“老虎。”唐心叫了一声,肩头一晃,几乎毫无预兆地射出一排十只短箭,全部射中了老虎敞着怀的胸膛,深没到箭尾。

这其实是可以预料到的结局,她不想看到阿尔法伤在老虎枪下,假如在这场战斗里有人必须先死的话,她选中的是老虎。

听到机簧回弹时的“格楞”声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老虎死了”。因为箭尖上浸的毒药太厉害了,老虎贴身的白衬衫已经变成了焦黑色,并且迅速向两边腐蚀开来。我甚至有些后悔,因为自己完全可以阻止这个变故发生的。

“你只能死在这个世界里,因为这也是你的宿命。”唐心沉郁地走到老虎身边,低头看着他,顺势一脚,把那柄沙漠之鹰踢开。

一片雪打在我的眼皮上,迅速融化成了几滴冰水,顺着我的眼角留下来。

“没有其它……办法能改变这一切吗?”老虎看着自己胸口上整齐排列着的短箭,神情黯然,张着两手,却不敢去碰它们。

我不愿意看这对江湖男女的生离死别,无声地退后几步,仰面看着激战中的两人。灰蒙蒙的天空中,阿尔法飞旋的身子突然停了下来,金剑压在土裂汗大神的脖颈上,闪烁的晶石光芒映亮了对方的脸。

土裂汗大神仰天大笑:“朋友,我终于上来了,你的‘天旋地转龙驭大阵’再厉害,也没法真正地困住我。所以,这一次我们只打了个平手,是不是?”

“错,你败了,但我可以给你机会,重新回地脉里去,不再插手这里的事,怎么样?”那柄晶石金剑只要稍稍移动,土裂汗大神就将头颅落地,避无可避。

“如果我说不呢?难道你想独霸‘亚洲齿轮’的能量?说老实话,那种能量既然可以供养整个地球所用,就一定够我们大家坐地平分的。我的贪心不大,只要能够启动大飞行器回到土星就够了。剩余的,你喜欢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土裂汗大神的笑声越来越洪亮,只怕前面整座阿房宫的废墟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看来,就像地球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样,他们之间的战争与和平,也是围绕着能量利益之争而展开的。能量就像他们的“氧气”和“食物”一样,相伴终生,不可或缺。

“听我的劝告,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这个世界不是你能插足的——”阿尔法客气而沉着,但那柄剑却纹丝不动,牢牢地压在对方咽喉要害之处。

“你的野心未免太大了些,不过就是企图吸收幻像魔的力量,重新创建出自己的飞行器,回到自己的宇宙航行轨道里去?我只能告诉你,那是绝不可能的,火星人的飞行器也毁坏得非常厉害,无法执行远距离飞行任务。就算你制服对方,也无法得到他们的飞行模块,更无法回到过去的轨迹上去。”

土裂汗大神毫不客气地揭开了阿尔法的伪装,我渐渐明白,阿尔法之所以选择温和封印的方式对付幻像魔,自己是存了很大的私心。

“夸夸其谈的人最容易自取灭亡,你懂吗?现在,回你的地脉里去,我永远都不想再看到你——”他们两个的火气正在持续升温中,或许下一秒就会突然火山爆发。

“哈哈,你以为自己能控制这个世界吗?听——”土裂汗大神向自己身后的山洞方向一指,“他就要破门而出了,你的末日就要……”

山洞那边传来“哐当”一声轰响,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第四声,声音越来越密集,那是幻像魔冲击封印之门的动静。在这种惊天动地的撞击声里,相信那扇金属门也是撑不了太久的。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375.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