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第一章 磨镜老人和磨剑客

“我会把夜光蟾给你,但我必须先得知道他们是谁?”当他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暴躁时,我更觉得有必要把所有问题弄清楚才决定怎么做。

“外面……有很多人,个个都是冷兵器时代的高手。风,你懂我的意思吗?”他垂下浓眉,不停地甩着右手,看来那种半身麻痹的滋味并不好受。

“抢?”我反问,忍不住露出笑容。

“对,生死之间,我们不会有更多选择,只能采取最激进的手段,希望你能原谅。”他的态度渐渐强硬起来。

突然之间,有一环刀光闪过,他穿着的那件灰袍的胸口,已经出现了一个纵横交叉的十字。那是我控制精密、游刃有余的一刀,令他眼睁睁地看着,却躲也躲不过。

我只想告诉他,任何人都不可能躲得开这一刀,除非他能从空气里蓦然消失,化为青烟轻风而去。当“逾距之刀”又一次穿越空间距离,削中他又骤然缩回以后,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继续威胁的路线:“风,我们可以商量,再说,我有你需要的秘密,对不对?”

他的话又一次刺痛了我,因为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个人的“消息”对搜寻大哥是有用的,我对此不抱太大希望。

“说说看,但你不一定能打动我。”我转头望向两个灰袍人消失的地方。

“你在寻找一个跟你本质相近的人,你们两个都有异于地球人,但表面看来却是完完全全的人类。嗯,他曾无比接近过我——我早就说过,在沙漠里的时候,很多具有神奇灵力的地球人能听到我的非洲鼓声循迹而来。他也来了,最近的一次,他只距离我不到五公里,眼看就能被我捕获,可惜却突然销声匿迹了。你知道,一个人即使是死了,也会留下很多残余的能量痕迹,至少能证明自己曾经到过某个地方,但他的消失却是凭空产生的,不留一点余音。风,在你出现的时候,我甚至以为你就是他,突然隐匿,又突然出现。毫无疑问,你要找的人,就是他——”

我牵了牵嘴角,礼貌地对他做着回应。

“你不相信?以为我在说谎?”他睁大了眼睛,对我的冷漠反应很不满意。

我摇摇头:“不,我相信你的话,但是没有地理坐标的话,就算只相隔五米,也形同两个世界,永远看不到他。”

换个角度看,姑且不论土裂汗大神的感觉是否正确,手术刀是常年驻留在开罗的,他对沙漠里的草木景物非常熟悉,甚至了解满布金字塔的那片千里黄沙之中每一座沙丘、每一道沙垄、每一块绿洲。假如大哥是消失在沙漠的,手术刀难道一点消息都收不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相信手术刀的卓越能力,当然,苏伦求学天下,师从冠南五郎大师,更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他们兄妹做不到的事,整个非洲就没人能做到了。

土裂汗大神的话那么笼统,想在埃及沙漠里找个人出来,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

“当然,只要让我的飞行器加满能量,地球上就没有什么事不能完成。风,帮帮我,冲出地脉,世界就是你我的。”他终于露出了笑脸。

“我要去找那两个人谈谈,龙驭大阵的变化总有穷尽之时,要幽莲他们下来吧,硬拼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再管土裂汗大神如何回答,径直走向幽深暗处。

他在我身后叫了一声“风”,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他非常明智,一旦发现有了另外的途径和平解决争端,当然不会再冒险进攻。跟这样的人合作,的确是非常省心。

长廊很深,曲折向前,似乎三天三夜都走不到尽头。假如这真的是在土星人的飞行器上,我看不出这种扁长的建筑物结构会有什么意义,与人类的航天器设计完全不同。人生的际遇真是千奇百怪,原以为与土裂汗大神的沙漠一别,永远都不会再见面的,现在却真真实实地站在了同一只飞行器上。

“假如他们的能量消耗殆尽,永远沉沦于黑暗的地脉里,将是一个多么痛苦的结局——”永远地停滞在异星上,直到化为无声的飞尘碎片,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无比失败的。突然之间,我对土星人飞行器的未来充满了叹息怜悯。

从另一方面看,阿尔法又何尝不是如此?航天归来,却发现自己的地球物是人非,而且同类人的外型都完全变了,他的结局又将是怎样的呢?

“你在找什么?”有人无声地出现在黑暗里,只有一双眼睛冷森森地亮着,充满了极不友好的杀机。通常,拥有那种眼神的,不是屠夫,就是杀手。

“找你。”我停下来,缓缓地停靠在栏杆旁,看着那个冷傲的灰袍人慢慢踱出来。在他身后的三十几步远处,有一面明晃晃的墙壁,散发着幽幽的银光。

“找我?拿‘碧血夜光蟾’来交换答案?”他不怀好意地笑着,令我隐隐感到不安。

“嚓嚓、嚓嚓”,他缓缓地弹着指甲,眼角余光不停地扫在我身上,充满了蔑视和贪婪。

“你真的见过我?在哪里?什么时候?”在一路走来时,我不断地在记忆里搜索“凌烟阁”这个地名,应该是在中国大陆的某个名胜古迹里出现过。做为唐朝建国后歌功颂德的庙宇,“凌烟阁”三个字属于一个历史长河里辉煌灿烂的时刻,几百名大唐功臣的影像被描绘在上面,成了千秋万代的爱国者们最向往的地方。

“我说过了,凌烟阁。左临敕建大相国寺,右靠无敌大将军府,正对山河社稷庙,天下独一无二的凌烟阁,小子,别装傻了,这么久了,一闭眼就是你在镜子里盯着我看时的眼神,绝不会错,那就是你。”他得意地指向身后那堵银墙。

那原来是一面镜子,只不过不是水银玻璃镜,而是只在古代历史剧中才能看到的铜镜。

我走向那镜子,另一个长须人手里握着一团白布,正在仔仔细细地擦拭着铜镜,一丝不苟而且小心翼翼的。

四周没有太亮的光,我走近的时候,影影绰绰地看到了镜中的自己。不记得多久没找过镜子了,好像从北海道起飞之后,就不再关心自己的形像,一心只想着“苏伦”这个人和这个名字。

镜子的尺寸大约有三米高,五米宽,这么大块的铜镜在古代非常少见,当时的铸造工艺是没法完成这种大手笔工艺品的。它的边框上錾刻着完完全全的兽头花纹,全都被长须人擦得铮亮。

“一面很完美的镜子,对吗?”长须人轻咳着,直起腰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抚摸着那些花纹,“西域匠师们的铸造工艺据说来自于烛龙灵山西王母的亲手点化,有巧夺天工之妙,这是中原铸镜师们永远无法企及的。”

他的话深奥而怪异,我有些听不懂,也学着他的样子伸出手,铜镜寒意逼人,花纹的手感非常细腻,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精品级古董。

镜子是嵌在一面墙上的,覆盖了整个墙面,上下左右四边全都与石壁严丝合缝地契合着。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能明白土裂汗大神的飞行器是由何种材料构成,上一次在沙漠里动用了世界上顶级的钻机,才能勉强打开一条通道,那种外表看起来与石壁无异的东西,或许就是某种不知名的高强度金属也未可知。

“师兄,我说过,这小子就是咱们见过的那人,把他抓住拷打三天三夜,也就明白咱们究竟在哪里了,好不好?”冷傲的人站在我身后四十五度角的方位,与长须人形成合围之势,封锁了我退出的所有路线。

他的恶意非常明显,但长须人一直在连连摇头:“他?那么年轻,能懂什么?”

冷傲的人还想开口吆喝,却被长须人扬手阻止:“傲白,你耽搁了虬髯客的复国大计,已经失信于天下,兀自在这里吆五喝六的找别人的晦气,又有什么用?还不退下去面壁思过?”他脸上的悒郁一扫而空,陡然现出一种睥睨天下、执掌乾坤的霸气。

“又不怪我!又不怪我——”冷傲的人跺着脚,腰间的长剑也开始叮叮当当乱响,“我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秦王出现,对对对,我不该开那扇门,不该摸这面镜子,都怪我不好,但我怎么知道是这个结果?师父传授给咱们的记忆,本来分得清清楚楚的,我磨剑,你磨镜,天下没有人比你更懂得镜子的奥秘,不是吗?现在问题出在镜子上,你又怪我骂我?”

我向侧面闪开两步,因为已经感觉到了他眼中流露出来的磅礴杀气。

“我是说,咱们耽搁了虬髯客的大事,个人生死荣辱事小,就算一起死了,能赔得起他的损失吗?”长须人的胡子直飞起来,脸也开始涨红。

“好好好,大事大事,我先杀了这小子,再来跟你理论——”他拔剑的姿势又飘又快,身子一侧,一道剑光便飞到了我的咽喉。如果不是早有预感,我几乎就要伤在他的剑下,剑光一起,我的身子倒退五步,等他再移步追击上来时,我俯身直进,霍的冲到他的胸前,一掌砍在他的肋下。

高手过招,须臾必争,他实在是太轻敌了,才会被我攻了个错不及防。

我只用了七分力气,他已经嗷的一声怪叫起来,身子侧翻,左手一抄,十几道寒光闪闪的长剑凌厉无比的刺过来,每一柄剑所用的招数都不相同,并且巧妙地布成一个半圆形的立体剑阵。高手出剑时,内力灌注在剑锋上,总会无可避免地发出“嘶嘶嘶嘶”的啸风之声,但他的剑上,却一点声音都不带,只有浸人肌肤的寒意。

假如不动用“逾距之刀”,我根本破不了他的剑术,一闪念之间,急促地仰身后退,连续几个贴地翻滚,姿势狼狈之极。在没搞清这两人的古怪身世之前,我不愿意让战斗持续升级。

“住手,傲白住手!”长须人叫起来。

剑光一收,冷傲的人急躁地大叫:“喂,小子,躲什么?不敢放手过来吗?”

“哼哼,傲白,这位年轻人还留着非常厉害的杀招,只怕一旦反攻,你根本抵挡不住,当场就要挂彩。我说过你多少次了,要想做大事,必须得谦忍沉着,就像虬髯客一样,为了博取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他甘心在海外仙岛潜心修练四十年,武功、计谋、财富、人脉全部水到渠成后,才返回中原。如果不是我们出了意外——”

他反复地提到“虬髯客”这个名字,让我感到非常诧异。

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虬髯客”,那就是与大唐游侠李靖、巾帼豪侠红拂女并称为“风尘三侠”的虬髯客,已经在中国历史上彪炳为“世间第一奇男子”,是侠客中的典范,更是老虎崇拜的偶像。

冷傲的人陡然撒手弃剑,叮叮当当十几声响过后,所有的长剑都被他以内力震断,凌乱地跌在地上。

“师兄,这件事不能怪我们,虬髯客不是小肚鸡肠的人,红拂女也是豪气干云的女中大侠,他们一定能够体谅咱们,而且,被困在这里之后,我几乎天天都在反思,为什么会钻进这面镜子里来,跟这些怪模怪样的家伙们关在一起。师兄,你每天对着镜子参悟,到底什么时候能有个结果?早听我的,不如敲碎镜子看看,或许一眨眼就回凌烟阁去了,是不是?”

他搓着双手哈哈大笑,仿佛在为自己的好主意而自鸣得意。

我小心谨慎地试探着问:“磨镜老人司徒求是?‘磨剑客’雷傲白?”

冷傲的人嗖的转身,凌空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冲过来,我身不由己地踉跄前冲,肩头被他抓了个正着。

“哈哈……你……你认识我们……终于找到一个认识咱们的了,师兄你看,我说见过这小子的,你还不信,看看,他也认识咱们……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他的五指猛力收紧,我在极度惊愕之下,竟然也忘记了挣脱,只是怔忡地盯着长须人的脸,脑子里不停地轰响着——“他们是唐朝人?两个唐朝人?”

萨罕早就说过,土星人的“异化”过程存在了很多年,在那些甘心进入“异化”之途的高手里面,包括了不同年代、不同身份的人,几乎每一个名字都够写一本名人传记。我见过土星人、见过阿尔法,所以不会为见到古代人而惊诧莫名,现在,我之所以感到激动,是因为司徒求是与雷傲白这两个名字,曾在手术刀的资料库里出现过。

这两人的资料收录于资料库的“镜中人”那个类别,里面长长短短几千个案例,都是与“镜子、失踪”有关的。

司徒求是以“磨镜”成名,曾是隋唐时期最著名的宫廷御用磨镜师,据说后宫佳丽都以拥有他磨过的镜子而引以为傲,任何人想要彻底照出自己的美丽全貌,非司徒求是新磨的镜子莫属。

雷傲白则是隋朝末年第一杀手,曾任隋炀帝驾前御用杀手,当时天下十八家反王、七十二路诸侯、一百零八道烽烟纷纷扯旗造反,其后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大人物是死在他剑下。

在那个冷兵器格杀的年代,正是像他们师兄弟那样的高手纵横快意的大好时机,可惜,这两个人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消息都没有了。传说中有人见过他们最后一面,就在大唐国都长安城的凌烟阁上。小道消息说,他们是进入了凌烟阁侧面的“洗镜楼”之后消失的。在那座银色小楼里,收藏着历代君王、藩王、文臣、武将们随身携带过的铜镜,是一个经常闹鬼、闹狐的是非之地。

“你认识我们?”司徒求是并没有过于激动。

我只能点头:“对,我读到过两位的辉煌事迹,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

“你也是穿过镜子到这里的?或者,你也是活在镜子里的人?”他继续冷静地追问,只有涵养足够深厚的人,才会经年累月动手磨镜,把自己禁锢在寂寞的大好岁月里。

我摇摇头:“不是,这不是镜子里的世界,而是真实存在的。现在不是所谓的什么‘大唐盛世’,而是唐朝之后的很多年里,又创建出来的一个朝代,叫做——”正因为无法向两个古代人说明二零零七年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年代,所以我刹那间哑口无言。

“古代人进入现代”这个题材,在无数编剧和小说家笔下早已有之,而且是多不胜数,我简单地清理了一下思路,准备继续向他们解释下去,但司徒求是举手制止了我:“小兄弟,不必说了,我们知道这是在公元二零零七年,一个发展神速、日新月异的世界,而且熟知这个年代的所有规则。所以,请不要费神解释了。”

我更加惊愕:“这就好,这就好了。”

既然他们了解现在这个社会,也真的是省了我很多心思。

“唯一不解的是,我们能进入这里,为什么不能穿越回去,重新进入镜子的另一面?小兄弟,既然你见识不凡,请试着替我们解答一下这个问题可以吗?”司徒求是说话时,雷傲白一直闭着嘴静听,此刻也把目光转移到我脸上来。

我望向镜子,三个人的影子明明白白地显现在上面,只不过一个是现代人,两个是唐朝人,看起来异常古怪。

“如果这两个人真的是从镜子里走出来的,那么我会不会也能进入里面的世界?”我伸出食指,轻轻地点在镜面上。镜子里的“我”也伸着手,我们的食指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镜子,真的是世间最神奇的东西,记得当年师父教我磨镜,第一面铜镜磨完后,自己看着镜子里的人,竟然三日三夜不能入睡,仿佛那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是被禁锢在里面,不得相见而已。”司徒求是低声叹息着,又一次举起手里的布,缓慢拂拭着早就一尘不染的镜面。

刹那之间,我感觉到了“镜中人”手上的温度,脑子里也瞬间迷乱起来:“他也是有温度的?他是真实存在的吗?我看着他的时候,他是不是也在静静地看着我?”当我牵动嘴角的时候,镜子里的“我”嘴角也有了微微的笑意。

从苏伦失踪开始,我感觉自己好像突然老了十岁,思想快速成熟的同时,心境也一日三变地衰老。只有顾倾城到达营地之后的日子,我的心情才偶尔放松下来,意识到自己的年轻和活力。

此刻,镜子里映出的我冷静沉着之极,几乎是处于一种“冷酷淡然”的境界。即使是在微笑的时候,也矜持而沉郁,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轻愁。

“这是我吗?”我忽然对镜中人感到一丝陌生。

对于自己在镜子里的形像,最后的清晰记忆是在进入沙漠之前住过的开罗那家豪华酒店里。那时候,我仿佛浑身都充满年轻的不安、抑制不住的青春活力,面对的是广阔的大好未来、美好前途。

现在则不同了,从揭开土裂汗金字塔秘密开始,肩膀上承受着的是更多的得失痛苦。镜子里的“我”笑了,带着愁郁的笑,笑得并不轻松。

“喂,醒醒,你醒醒——”雷傲白重重地拍了我一掌,肩头隐隐作痛。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刚刚沉浸在忧伤里的几分钟,仿如一场午间小憩时的轻梦,倏忽已经飞走。

“你在想什么?千万不要藏私,参悟到什么秘密后一个人独享!哼哼,我的剑折了,折剑同样能杀敌三千,你信不信?”雷傲白沉不住气了。

“你看到了什么?感悟了什么?”司徒求是低声问,挥布擦去了我的食指留在镜面上的浅痕。

“没什么。”我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抱歉。现代人每天无数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如果每一次回眸都沉思几分钟、十几分种的话,就没时间努力去做其它事了。而且,我又不是时时刻刻注意保持自己形像的女孩子,就像关宝铃那样,每天几百次对着镜子——

“啊”的一声,我脑子里飞速掠过一件事,忍不住大叫起来,但旋即举手捂住自己的嘴,极力掩饰着自己的不安。那件事在从前看来非常非常诡异,无法用常理去推论,但到了今天,站在墨镜老人的铜镜前面,却一下子找到了症结所在。

“什么?”司徒求是眼睛里也飞起了两道寒光。

“哈哈,你这小子,明明心里有鬼——”雷傲白的大手倏的卡在我喉咙上,牙缝里迸出两个字,“快——说!”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36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