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第八章 黑客高手红小鬼

“只有一方是对的,或许是她在日本的失踪事件,或许是在此地的再次出现——燕小姐,你们的无线追踪人员,是否该升级自己的搜索系统了?”

燕逊笑了:“如果不是万分古怪的事件,我就不必通知你了。矛盾的焦点在于,两次探测报告,全部是在同一条探索线路上进行,数据来自同一颗环太平洋轨道的‘亚金斯’型号通讯卫星,并且数据也是由同一台‘黑夜救星’超级电脑机组来分析的,甚至记录报告的也是同一组工作人员。所以,现在五角大楼已经了下这样的结论,两次报告都没有错,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银色蒲公英’做了神秘的地点转换,从北海道进入了中国大陆的川藏边境,而且信号恒定,显示她的身体状态良好,没有生病、受伤或者被外力禁锢的迹象。”

我皱了皱眉:“难道是时空转移?”

那些终生无法移除的脑部芯片,是依靠间谍人员的血脉流通来提供动力的,一旦某个人的身体状况发生改变,反射给搜索系统的信号强弱肯定有明显异样突变。假如瑞茜卡在前后两地的反馈信号近似一致的话,能够证明,她一直处于自然的生存状态。

燕逊的笑声明显提高了:“你的看法,与五十一号地区的艾伦森长官提交的研究报告基本相同。他的理论依据是‘地球板块漂流学说’——在地壳的构建过程中,形成了大量密闭的真空通道。人类一旦在某种特殊状态下,坠落其中,身体将会在超出物理力学的状态下被快速传送到通道的另一端……”

我咳嗽了一声,打断她的话:“嗯,艾伦森长官有没有在报告的末尾注明,以上理论来自意大利某名校应届毕业生?如果没有标注的话,请向国防部长官投诉他剽窃了华裔学生风的毕业论文。”

那些理论,是我在大学里的研究项目之一,曾在毕业考试上得到了四位导师统一的优加评语。

“艾伦森长官是个工作态度一丝不苟的人,当然会标注资料出处,所以,我决定把这一消息通传给你,或许对搜索苏伦有些帮助。”燕逊开始变得忧心忡忡,毕竟她与苏伦、萧可冷情同亲姐妹,谁出了意外,都会令她揪心。

我迅速抓住了问题的焦点:“燕小姐,五十一号地区的第十七资料库里,有没有关于中国‘天梯’这一神秘事件的报告?还有,其中的四一直到四四这几个资料库,储存的都是与中国的秦始皇密切相关的线索,能不能给我一个特许阅读的联网权限?”

燕逊斩钉截铁地拒绝:“不行,那是属于美利坚合众国的顶级机密,即使是总统想要开启其中的某一部分,都得先经过国会的特许,何况是像你这样的外人,绝对不行。时间就要到了,希望你能顺利找到苏伦。当然,小燕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忙,对不对?再见。”

她意味深长地笑着,电话随即中断,听筒里只剩“嘀嘀嘀嘀”的忙音。

提到资料库的问题,只是我的一种试探,假如这个电话带有五角大楼的官方意图的话,高层官员必定会给予我某种特权,把我当成“自己人”。现在遭到燕逊的断然拒绝,至少证明,我们的行动仍是自由的,并没有在美国人的高空监测之下。

小燕有自己的事要做,我现在只期待红小鬼早点到达营地,联网突入五十一号地区的资料系统。美国人建造的那片神秘地带,不仅仅是研究北美的奇异事件,而是涵盖了全球二十几个外星人频频出现的国家,其中也包括中国大陆在内。

“嗯?”我眼前突然一亮,“五十一号地区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搜集与秦始皇有关的线索,岂不是从另一方面证明了那个年代有外星人频频光顾秦朝领地?也就是说,中国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的大部分研究课题都已经远远偏离了主旨,只是老老实实地考古,企图依据现有的出土文物重现那段历史,根本没有把外星人的因素考虑在里面,所以才造成了那么多的不解之谜——”

经过大半天的睡眠休整后,我的思考能力终于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每次灵光闪现,都能有新的奇思妙想出现。

我匆匆走出帐篷,想把这些构想讲给顾倾城听。

正北面,蓦地出现了一道光柱,并且伴随着越野摩托车的排气管吼叫声,类似于射击一样的“哒哒哒”声不绝于耳。

探照灯立即向北扫射,四条强力光柱照耀下,一个戴着红色头盔、穿着红色比赛服的人跨在一辆三菱越野摩托车上,迅速冲过来。

游动哨们如临大敌,枪口一起指向这个不速之客。

车子驶进营地之后,车手关闭引擎,摘下头盔,冷冰冰的小眼睛径直射向我:“风?”

我张开双臂迎上去:“中国最伟大的黑客,红小鬼?”

有小燕在,其他黑客被冠以“最”字开头的名衔时,都需要小心谨慎,免得有名不副实之嫌。只有小燕,才配得上任何光辉灿烂的外号。

红小鬼丢下摩托车,对四面那些长短枪械毫不在意,反手摘下背后的巨大旅行包,仰天长叹:“怪不得小燕说,闻名不如见面,听别人说过你有如何如何伟大,溢美之词泛滥到家,但现在看来,你比所有人说的,更具领袖魅力。好了,从现在开始,我全听你的,指到哪里,打到哪里,怎么样?”

他那双板刷一样粗黑的眉毛,奇怪地斜吊在眼眶上方,给人以极其可笑的观感,身材瘦小,大概连一米六十都不到,真让人怀疑那个大背包会不会把他的骨架压垮。

我向他伸出手去:“欢迎你,同时也谢谢你能过来帮忙。”

黑客们外表的怪异大概会与技术水准成正比,小燕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脏话不绝于耳,抱怨满天飞,红小鬼则比小燕更接近于正常人。

他也伸出手,跟我握在一起,柔软细腻,像是一只女孩子的手。

探照灯的光柱打在我们两个身上,像是舞台剧上的定格特写。

“风,让他们把那些鸟灯光挪开,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还得浪费大家的灯泡钱——”红小鬼歪着肩膀冷笑着,同时瞪着站得最近的一个游动哨,“喂,看什么看?没见过长得这么帅的超级黑客?”

他的嘴唇很红润,牙齿也很白皙,比板刷眉、小眼睛要顺眼得多了。

顾倾城站在阴影里,挥了挥手,探照灯立即挪开,游动哨也迅速散去。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大陆最著名的黑客红小鬼,这位是顾小姐、卫叔……”

红小鬼仰天打了个哈哈:“喂,我是来工作的,又不是参加交友联谊会,认识那么多人干什么?”对顾倾城与卫叔伸出的手,视若无睹。

卫叔冷哼了一声,但顾倾城仍旧温和地笑着:“久仰,久仰。”

红小鬼“嘿”的一声冷笑:“久仰?你又不认识我,何来‘久仰’两个字?”他的嚣张态度让卫叔更加不满,转身离开,向李康的帐篷走去。

“三年前的中美黑客大战,有位代号‘独眼阎罗王’的年轻高手,单人独马搞垮了美国黑客拼死固守的‘华盛顿铜墙铁壁’,在对方防守力量最庞大的主监控室屏幕上写下‘我们工人有力量’这句名言,一夜之间名扬天下,是不是阁下的三大杰作之一?”顾倾城从容不迫,双眼在暗影里熠熠闪光。

她身上总是带着“后发制人”的强大力量,不知不觉便令对手臣服,连红小鬼也不例外。

自一九九八年至今,中美两国的民间黑客每年都会有一场历时三周的攻防大战,已经成了全球黑客界的一大残酷盛事。前几届的比赛结果,一直呈拉锯战的态势,但从二零零三年开始,小燕一出,天下无敌,美国方面的黑客最后不得不请来了加拿大人和巴西人,纠结南北美洲的顶级高手,企图维护美国人的尊严,但最后仍旧不堪一击。

在互联网的电子世界里,即使只是一根头发丝的水平差异,都会导致千里长堤溃于一瞬。

我知道“独眼阎罗王”的名字,那是被小燕掩盖的无数明星之一。

红小鬼再次怪笑:“哼哼,你看过我的资料?”

顾倾城淡淡地笑着,点头默认。

“这一次,我们只谈合作,不揭对方老底,而且我是受小燕所托,为风的大名而来,你们不必付我一分钱酬劳,更无须欠我人情,唯一的条件——不要提我的过去,明白吗?”他的小眼睛又放射出冷漠的光芒,在我和顾倾城脸上掠过。

“对,我们只谈合作,在这片地盘上,没有人敢得罪你,这一点你也很清楚,对不对?”顾倾城抬起右手,在自己额际轻轻一碰,打了个非正式的敬礼。

他们两个之间所打的哑谜,我心里全都有答案。

黑客界传说红小鬼的出身极其高贵,他的父母、哥嫂、姐姐、姐夫、姨姑叔舅,无一不是大权在握的要员,其中几个至关紧要的亲戚,更是南亚、西亚几个颇具实力的国家实权派领袖。

在这种环境下,造就了他极其嚣张怪异的纨绔子弟作风,遇到小燕之前,声称自己唯一一个看在眼里的地球人是比尔·盖茨;到了现在,除了小燕,他绝不会服气任何一个人,包括几个超级大国的总统。

“那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我举起手掌,啪的一声与他的手掌相击。

“好吧,现在马上开始,我想看看小燕最推崇的高手,有什么与众不同的想法——”他拖着旅行袋大步向前,毫不犹豫地钻入了我的帐篷。

顾倾城皱了皱眉:“他怎么知道那是你的帐篷?”

我报以微笑:“应该是超级黑客的直觉。”

她的脸上带着隐隐约约的忧虑:“风,我越来越感觉咱们的探险行动充满了危险性,杀了蜀中唐门的人,只怕下一步会有大麻烦。还有一点,即使过了隧道,前面还有兰谷飞蛇,只怕更要耗费一大部分精力,你有没有更有效的长远计划?”

射杀唐小鼓的卡库已经被强制性地看管休息,卫叔也担心这个开枪不留活口的“狙神”会给营地带来更大的恐慌。

以她的素质修养,绝不会偷听我跟燕逊的谈话,所以我把自己的想法做了简短介绍:“如果一切奇异事件都跟秦始皇有关,我想在红小鬼的帮助下,进入全球最相近的秦朝研究资料库——”

“五十一号地区?”她的反应异常灵敏,不过随即十指交叉握着叹息,“美国人的秘密资料,有非常大的一部分,只停留在逻辑分析的表层,对咱们的实际行动无法提供必要的理论支持。当务之急,除了穿过隧道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克制飞蛇的办法。卫叔说过,你与来路上的一位五毒教高手颇有交情,是不是能够借到那只神奇的‘碧血夜光蟾’,以做到有备无患?”

卫叔那样的老江湖,触角无处不在,大概在进山之前,就在飞鹰的队伍里伏下了眼线,所以才对我们一开始的行动了如指掌。

“碧血夜光蟾”在何寄裳手里,如果费些心思强抢豪夺的话,能有六成把握以上得到那件克制毒蛇的宝物,但她是深爱着大哥杨天的女人,在某种名义上,是我的大嫂,我绝对不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伤害自家人。

我笑着摇头:“卫叔太看得起我了,我跟对方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顾倾城失望地一声长叹:“好吧,希望今晚平安无事,从明天开始,我们继续向前。”

“循琴声穿越隧道”的办法,我一直都没向顾倾城透露,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计划,一旦失误,我将被永远困住,直到死亡之后,被永不止息的风吹干。

顾倾城悒郁地点点头,退回自己的帐篷,我们之间第一次有了“话不投机”的感觉。

红小鬼在我的帐篷里摆下了六台笔记本电脑,自己躺在床垫上,捏着一块黑色的吉百利特浓巧克力,大口大口地咀嚼着。

“风,咱们去哪里拿资料?”他翻了个身,巧克力的碎末落了满床。

我拖了张椅子落座,对他的邋遢只能暗地里摇头。

“嗯,是……五十一号地区?”他皱起了板刷眉,直盯着我的脸,腮帮子被巧克力撑出一个古怪的三角形。

“你能看透我的思想?”我略感诧异。

“一点点而已啦——当你努力地思考一件事时,那些强烈的渴望,就会从你的眼神里表达出来。江湖上的绝顶高手,都会具有强烈的第六感,相信你也是这样,对吗?”他重新开始咀嚼,伸出涂着鲜红色指甲油的左手小指,在其中一台电脑上迅速而有节奏地敲打着。

中国有句古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真要想成为某一行的“状元”,最根本的前提是比别人更具备准确的前瞻能力,在同行们还处于懵懂阶段时,“状元”已经完成了想要攫取的一切,独占鳌头,只留些旁枝末节给别人。这种闻风而动、未卜先知的能力,归根结底,就是心理学家们所推崇的“第六感”。

向与秦始皇相关的线索靠拢,对救回苏伦有帮助吗?

大哥的行动路线变化极大,会不会也跟五十一号地区的神秘资料有关?他到底在寻找什么?不停地迁徙于世界各地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是为了挽救地球在“大七数”的这一次灭亡,究竟要做到什么,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呢?

我又一次陷入了困惑,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轻叹。

“好了,我已经到达了五十一号地球资料库的核心走廊,你要找的东西在哪一区?”红小鬼满不在乎地叫着,回手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液晶显示的电子计时器,重重地按了两下,嘴里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同归于尽式防御程式、红外线电子扫描眼最短频率、人工检索最短间距,这帮废物,以为这些破烂规矩就能阻挡外来入侵者吗?”

我冷静地报出我想要的资料:“四一到四四,外加十七资料库,全部内容。”

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嘴里念念有词:“进入下载、进入下载、进入下载……老天,五角大楼的官僚老爷们,也不想着多拨些经费过来,这些破烂中心服务器的速度,都赶得上木牛流马了,真是不可理解。好了好了……等我有了钱,大家一起分,提前进入乌托邦理想世界——”

我的脸上不禁露出微笑,与黑客打交道,不必带着那些世俗的面具伪装,绝对清心自在。以前与小燕在一起时是这样,现在和红小鬼合作,仍旧是这样。如果地球上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像黑客们一样纯粹真挚,也就少了那么多背后捅刀子的卑劣行径了。

红小鬼从一台电脑扑向另一台电脑,动作古怪而笨拙,但手指的击打速度越来越快,噼里啪啦声犹如初夏的密雨敲打着玻璃窗。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电子计时器发出悦耳的童音:“倒计时,十、九、八、七……”

红小鬼好整以暇地再次摸出一块巧克力,狠狠地咬了一口:“唔,味道不错,吉百利的制作工艺越来越细腻,其实无论是哪一国的产品,我们都会明智地选择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对不对?”

他翻着小眼睛望着我,对我的走神相当不满:“喂,你在想什么?女人?金钱?名声?”

这些乱七八糟、千头万绪的话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抛出来,让我接都无从接起,只能装着打哈欠,含混地应付过去。

我在想什么?想苏伦或是想大哥杨天——也许这一次,因苏伦失踪事件而揭开的阿房宫谜底,将是人类考古史上的一个最重大发现。那些方眼怪人,会是地球人的朋友吗?抑或是致命的死敌?他们到底为秦始皇做过什么……电子计时器报出“一”字之前,红小鬼已经及时地做了一个“琵琶轮扫”的动作,瞬间结束了六台电脑的工作行程。

“哇,美国人搜集到的资料竟然这么多,足足有六十多万页,天哪,你恐怕得看到夏天才行!”他夸张地翻了个跟头,“咔嚓咔嚓”地大嚼巧克力,像一个顽皮的孩子。

我走到电脑前,意料之中,六台电脑上都带着军方标记,应该是二零零五年军方最新采购自国外顶级生产商的定制版本。所有的压缩文件上,都显示着代表“绝密”的红色钥匙标记。

“辛苦了兄弟。”我真诚道谢,可惜没有巧克力供应给他。

看来黑客们各有各的独特习惯,当初小燕喜欢在工作间隙里大喝北京二锅头,红小鬼的习性却是巧克力,这个群落的成员正是因为具有了自己独特的个性,才能获得万众瞩目的成功。

红小鬼吃完巧克力,舒服地四肢伸开,呈“大”字形躺好,只过了一分钟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六十多万页资料,我当然不必全看,只要搜索其中与“黄金”有关的部分就可以了。

第一条有用的信息,来自于一本叫做《天语》的古籍,上面记载:某个时候,公鸡打鸣特别早,于是天门洞开,有一队黄金武士列队而下,站在内城的屋顶上,发出惊天动地的神语,无人能够听懂。武士们带着一只神秘的瓦缶,也是黄金铸成,在天空不断地旋转。

瓦缶,无疑就是古人对太空飞碟的称呼,就像我们现代以“碟”称呼它们一样。

黄金武士是什么呢?应该是从飞碟上走下来的外星人,被无知的地球人称为“天神”。在那个历法普遍还不发达的年代,很多记载都没有具体时间,只是笼统地表示为秋天、冬天或者雨后、雪后,几乎等同于无据可查。

我以“黄金、秦始皇”为关键词,迅速得到了另一条有用的信息——“攻打韩魏之前,兵力不足,秦王大怒,设坛祭天,于是天门大开,一名天神落下,方眼金甲,站在坛上,自云名为‘阿房’。”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304.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