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10 来自古琴的启迪

倏忽之间,琴声又消失了。

顾倾城挑起了眉尖,困惑地盯着我的眼睛:“风,我并没有听到——”

她屈膝弹跳起来,站在车头上,手腕一翻,已经从口袋里擎了一只墨绿色的军用望远镜出来,首先对准隧道入口方向,凝神观察着。她很聪明,知道一切古怪事件,差不多都会从那里开始。

我冷静地喝干了第二杯酒,并没有做出大惊小怪的样子。

无论琴声是不是“幻听”,我都会泰然处之,因为我没有感觉到杀气,而且四名游动哨都在若无其事地巡逻,足以证明,连同他们在内,都没听到那阵琴声。

“风,你听到的,会不会是风声?”顾倾城转向正北方,向风的来向继续观察。

“会吗?风声与琴声,我肯定能分辨得出来。”我摇摇头。

顾倾城没有任何发现,把望远镜放回口袋里,系好了风衣上的扣子,把那条黑色的真皮腰带用力扣紧,凸显出自己盈盈的细腰来。

“没有任何动静,真是奇怪。”她重新坐下,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希望琴声是来自隧道里的,如果有人弹琴,至少能循着琴声向前推进,不会被古怪的石阵困住。

“顾小姐,请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有个疑问,‘第二座阿房宫’的传言已经散播了很长一段日子,为什么你到现在才能下定决心开始加入探索的行列,而不是提早动手?”

我平静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顾家兄妹的探险早些展开,苏伦就不会变成别人的探路石了。时间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可以随意地更改事件的可怕后果,把不幸横加于任何人头上。

“不好意思,在苏伦小姐开始阿房宫的搜索行动之前,我、哥哥,包括所有古玩界的各地高手,都以为这是无稽之谈。甚至一直到现在,哥哥仍旧觉得地球上不可能存在第二座阿房宫,唯一的一座,已经被霸王项羽的大火彻底烧毁。所以,他准备放弃寻找‘鸾凤归来兮’的希望,心灰意冷地侍奉爸爸妈妈到停止呼吸为止。”

顾倾城的表情变得异样的严肃,微微翘起嘴角,仿佛宣誓一样地接下去:“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会坚持下去。爸妈养育了我,即使拼尽生命和躯体,我也得回报他们,否则,这一生自身都不会心安理得。”

我的记忆里,没有父母的影子,只有大哥杨天。在这一点上,生命不休、追寻不止的决心与顾倾城是完全一致的。

“第二座阿房宫是真实存在的吗?难道历史上曾被烧毁的那座宫殿只是其中之一,所有的珍宝都被预先转移掉了?”顾倾城喃喃自语着,酒杯第三次斟满的时候,瓶子已经空了。

向前一步,或许就能接触到最神秘的阿房宫边缘,只是这关键的一步,却是最难逾越的。

“顾小姐,你确信那架古琴曾经在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时候,真实与谬误不过是一墙之隔,我不想给你泼冷水,但所有的探险活动,成功的不过九牛一毛,绝大多数都是空手而回,一无所获,你明白吗?”我晃动着杯子里的冰块,听它们碰撞在杯沿上“叮当”作响的声音。

谈及父母家史的时候,她与此前在北海道见过的那个练达聪慧的顾倾城完全不同,应该是已经卸下了某种习惯性伪装的缘故。

“我明白,在哥哥身边久了,也见过一些猎奇探险***里的江湖朋友,知道这一行是要拿性命去拼搏的,绝非儿戏。所以,我很佩服苏伦小姐,希望有一天能见到她,跟她成为好朋友。”

她向我举起杯子,脸上的阴云渐渐散去。

“叮”的一声,两只酒杯又碰在一起,我微笑着:“一定,我保证。”

找不回苏伦,我绝不退出这片大山,毕生精力都会耗尽在这里。

“有一个人,就在隔着四座帐篷的阴暗处偷听我们的谈话,对不对?”我向顾倾城低语着。不必回头,也能感觉到那个小心翼翼地缩着身子藏匿着的人,幸好我们之间的谈话并没有透露出什么大秘密,不怕别人偷听。

“嗯。”顾倾城吸了吸鼻子。

“是李康吗?”营地里的所有人之中,最值得怀疑的就是他。

顾倾城又吸了吸鼻子,低声叹息着:“对,是他,我闻到他手上带着一股古书特有的霉味。风,在潜伏过来偷听之前,他一定是碰过某部古籍。”

北风鼓动帐篷,猎猎作响,几乎掩盖了偷听者发出的一切动静,否则我早该察觉他了。顾倾城超强的嗅觉,带给我的是另外一次巨大的惊喜。视觉、听觉、嗅觉、行动能力,是探险活动中不可或缺的四大要素,特别是在某些一团漆黑的复杂环境里,嗅觉更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古籍?”一丝发自心底的微笑慢慢在我唇角浮现出来。

我的判断没错,那本画册的原版就在他身边,原版与副本之间,绝对存在着至关重要的差异,否则他也不会故意有所隐瞒了。破解谜题的坚冰,终于被撬开了一条窄缝,我可以稍稍松一口气了。

“风,你在笑什么?”她用眼角余光瞥着我。

“那本画册上无法理解的谜题,可能在原版上早有注明,我现在怀疑原版就在李康身上,而且李家的历代祖先既然把它世世代代珍藏流传下来,其中不乏智慧出众之辈,也会像我们一样苦苦思索那些图像到底代表了什么,甚至穷毕生精力去寻找答案。所以,拿到原版,对接下来的探索行动将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我们的对话声音压得很低,并且在逆风情况下,相信李康绝对无法听到。

顾倾城又是一声长叹:“江湖上人心险恶,说真话的人越来越罕有了。”

“岂止是罕有?我知道二十一世纪的江湖,说真话无异于自绝生路,即使是面对与自己生死与共的兄弟——”不知为什么,这一刹那,老虎的面孔从我记忆中掠过,也让我随着顾倾城一起长叹。

沙漠里的事告一段落之后,我曾与苏伦一起探讨过土裂汗金字塔行动中的得失。

她很委婉地指出:“任老虎去盗《碧落黄泉经》是个巨大的错误——那套绝世经书的价值姑且不论,其中蕴藏着的地球秘密,会对搜寻杨天大侠有至关重要的启迪。老虎盗经的目的无从猜测,最重要的是,失去了经书,便失去了一切线索,陷入无比被动的局面。相互砥砺、相互帮助的朋友才是益友,相互利用、相互欺诈的,甚至不如浮萍聚散一样的酒肉朋友。”

这是记忆里苏伦对我最严厉的一次指责,我很想为老虎分辩,但还是忍耐下了。

“如果老虎知道那经书对我极为重要,会不会割爱给我?”我始终不承认他是在利用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这么做,必定有自己迫不得已的难处。

盗经之后,他会去哪里?难道就此在江湖上消失,一辈子永不复出?

“风——”顾倾城皱了皱眉。

我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多了,当然,身在川藏边界,无法避免地会想起与蜀中唐门有关的人物,唐心、老虎、宋九,都会在我脑海里次第浮现。

“我在想,以那本册子的体积来看,他随身携带的困难不小,并且是时代那么久远的古籍,随时都有可能被污损破坏。至少我看不出他会藏在身体的哪个部位,你说呢?”一旦找到线索,顾倾城似乎比我更着急揭开谜底。

我点点头,把遇到李康之后的每一个场景在脑子里仔细过滤了一遍,实在没什么可疑之处,忽而警醒:“顾小姐,你既然能闻到他指尖上散发出来的古籍霉味,只要进入他住的帐篷,是否就会有所发现?现在,我去缠住他,你见机行事——”

“这么做?岂不是有点强抢豪夺的嫌疑?”顾倾城低声笑起来,随手转动着右手上的指环,斜睨着我,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一点点顽皮,让人怦然心动。

我的目的只是动用一切可能的力量,搜索到苏伦,而不是李康觊觎的那个巨型金蛋。所以,采取这样的行动,绝不会感到问心有愧。

“我先走,你只要拖住他十分钟,一切都会办妥。”顾倾城跳下车子,长发一甩,再次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在我面前,她似乎很能放开自己,无论是忧伤还是快乐,始终能表现出最自然的一面。

李康非常警觉,一见顾倾城有了动作,已经迅速缩回头去。

等我到达他的帐篷门前,里面一片漆黑,更传出他轻微的鼾声。

我在帐篷上弹了两下,低声叫他的名字:“李康、李康,我想跟你谈谈,醒醒……”

黑暗中,睡袋窸窸窣窣响了一阵,传出他故意装成睡意蒙眬的声音:“风先生……我睡下了,能不能明天再说?”

我努力吸了吸鼻子,空气中只有呛鼻子的干冷北风,还有随风而来的飞尘扬沙,没有什么特殊味道。

“李康,关于你那本祖传画册,我有了新的发现,不想在白天引起别人注意,快起床,到我帐篷里谈谈。”

隐隐约约中,我似乎又听到了琴声,不过这一次不再单纯是调弦的“铮铮”声,而是一首格调高雅的古乐。

我愣怔了一下,因为这支曲子,似乎跟自己梦里听到的琴声有些相近。

帐篷门帘蓦地一挑,李康伸出头来,打了个重重的哈欠:“风先生,你发现了什么?”

他双手用力揉搓着眼睛,身上披着一条灰色的行军毯,赤着双脚,的确是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

我毫不迟疑地回答:“我发现了一只金蛋,就在那个古怪的大秦将军将自己封闭起来的地方,而且我知道他的名字。”

以李康的木讷表现,如果不是天生如此就是故意装出来的演技派高手。我希望是后者,希望探险过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集合所有人的心智,快速解开隧道里埋藏的秘密。

“金蛋?”他又打了个哈欠,不过喉结急促地上下跳动了几次,干咽了几口唾沫,显示出我说的话给他带来的震撼。

“一个巨大的金蛋,就在隧道尽头——”他的任何眼神变化都没有逃过我的眼睛。忽然之间,他的表情放松下来,冷笑着问:“是吗?那太好了,恭喜你风先生,挖到金蛋的话,你马上就富可敌国,一夕成名了,恭喜。”

我只是在故意试探他,犹如密码领域的暴力破解一样,努力寻找可以打开这把锁的万能钥匙,但是很显然,当我说到金蛋在隧道尽头时,他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难道金蛋并非放在隧道里?

“李康,请到我帐篷里来,或许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收购你的秘密,只要你肯开价。”既然双方都有准备,再兜***就是无谓地浪费时间了。

他用力裹紧了毯子,踏上靴子,随我回到帐篷。

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从志同道合、为搜寻苏伦而共同战斗的盟友,变成了彼此戒备猜忌的陌路人。

“李康,在你们李家祖传的画册上,那个裂开的蛋,很有可能是个金蛋,难道你父亲或者爷爷没有告诉过你吗?画册传递了几百年,历代祖先难道就没有另外的详细解释一起传下来?”

我把画册重新在桌子上摊开,翻到怪人进入巨蛋的那一页,用眼角余光观察着李康的表情。

他垂着头一动不动,昏昏欲睡。对于这本画册,他应该早就研究过不下几千遍,即使不抬眼看,也能记住画面上的全部细节。

“风先生,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不知道的,只能怪李家列祖列宗愚钝,没能领悟。除此之外,我实在没办法贡献出更多的力量,抱歉。”他挠了挠乱草一样的头发,头皮屑下雪一样落在肩膀上。

首先,我可以肯定画册的原版就在他身边,帐篷里或者身上,必居其一。

以顾倾城的智慧,十分钟内可以彻底搜索那座帐篷的每一个角落,只要他把原版留在帐篷里,必定会被搜到。“随身携带?”我的目光已经向他的周身上下巡视了不下十遍,衣服里绝对不可能藏得下一本这种尺寸的书籍。

“李康,说实话,我只是要找回苏伦。如果那圆形石屋就是传说中的‘天梯’,我愿意付出一大笔钱收购进入天梯的方法。目前来看,最有希望拿到这笔钱的,非你莫属。我知道,李家祖上,一定会与这怪人、古洞、石屋有某种关联,你也不想让这个巨大的秘密永远埋藏在地下吧?假如你肯合作,所有费用我来出,找到那巨大的金蛋之后,财富归你,怎么样?我只要得回一个健康平安的苏伦,别无他求。”

每次提到“金蛋”两个字,他的眼皮都会不由自主地眨一下,几乎成了条件反射一样。

可以推断,这两个字,是他记忆里最深刻的烙印,以至于在极力控制自己表情的状态之下,仍然不由自主地做出反应。可惜探险队里没有他的旧日朋友,无法得以对比验证。

“风先生,恕我无能为力。”他的脸上堆满了苦笑,佝偻着背,瑟缩着用力拉紧毯子。

如果金钱都不能打动他,看来埋藏在李家人心里的秘密绝对至关重要,绝不会轻易外泄。中国人最讲究遵从祖训,每个历史悠久的家族都有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家规,外人无从了解。

“李康,如果咱们的探险到此为止,无法再有突破的话,你也同样到不了‘天梯’,无论那里埋藏着多少财宝和秘密,始终都会是千年不解之谜。不过,我可以以一个盗墓者的身份告诉你,地球上没有能够永久埋葬的秘密。无论过去十年、五十年还是一百年,总会有高手突破一切防线,进入那地方,只不过到那时候,任何发现都将与你无关,与李家历代传递下来的古书无关,你想清楚了吗?”

我合上画册,最遗憾的是自己没有邵黑那样高明的“读心术”,能够探测到李康的全部思想。

李康苦笑了两声:“我明白风先生的意思,但是——”他用力摇头,腾出一只手来,扫去肩膀上的头屑。

我的话已经说得透彻无比,只是打动不了他。

“苏伦小姐失踪的事,我爹心里也一直很内疚,所以愿意追随风先生一起进山,以图弥补我们的过失。只要是人,就没有不喜欢钱的,所以他才把传家之宝贡献出来。如果风先生怀疑我有什么不轨企图,那我只能表示遗憾了——”李康站起来,蹒跚着向外走。

行军毯下面,他只穿着毛衣毛裤,应该藏不下什么大件东西,最后的希望,只好放在顾倾城那里了。

“很糟糕,什么都没找到。”顾倾城返回时,两手空空,脸上带着难言的沮丧,“我翻遍了帐篷里可能翻动的一切,也把睡袋、衣服、枕头、衣裤仔细捏索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风,你说李康会不会把古籍藏在别人的行李之中?”

这种可能极小,只要是贵重东西,就肯定不会藏在视线以外的地方。我摇头否定了她的想法,并且意识到李康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顾倾城在帐篷里缓缓踱着步:“风,唯一的发现,就是他的背包里放着一只四十倍的专业放大镜,而且是意大利光学仪器行业的顶级品牌‘奥索斯’,即使是二手货的价格也在八千美金以上,至于新货,则更有可能超过两万美金。这种东西,应该出现在世界各个名牌大学的实验室里,而断然不会是一个被解职的保安身上,你说呢?”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顾倾城的发现终于掀开了李康不平凡的身份。

那种高倍率、高品质的放大镜,通常是被钻石鉴定师用来观察某些价值连城的钻石,或者是顶级钟表维修师拿来观测表芯结构的,价格昂贵但是物超所值,是意大利光学仪器界的骄傲。

“他会用放大镜来做什么?”顾倾城坐下来,双手捂住太阳穴。

过度的脑力劳动,会把人累得心力交瘁,体力随之急剧下降。

“这个问题,可以等我邀请的超级黑客红小鬼到达后再作考虑,相信西南地区信息库的资料,能够揭开李康的真实面目。”可惜红小鬼不是小燕,只能按图索骥,还没到举一反三的高明境界。

很多时候,人类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的脑组织结构是完全不同的,非但能够清晰地分成无数等级,更会有天才、庸才和蠢材之分,智慧含量千差万别。像小燕那样“天纵奇才”的顶尖黑客,全球也就仅此一人而已,所以红小鬼才那样乖乖听命于他。

遥想当年,是否大哥杨天在盗墓界也是这种一枝独秀的局面,才会令手术刀甘心情愿地跟随在鞍前马后?

“风,我想让卫叔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监视李康,直到发现破绽为止。探索石阵的事,如果不能拿出行之有效的操作计划,就算再盲目地探索十天,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们无法找到隧道中央星形布局的正确去路,非但无法突破,更可能造成意外的人员伤亡。这一路上走来,人已经死得够多的了,飞鹰的兄弟全军覆没,这是最惨痛的教训。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提出使用炸药的暴力开路方式,这正是大家的高明之处。谁也不敢判断说石柱没有支撑作用,而仅仅是好看的装饰品。

隧道挖掘工程中,承重部位安装支撑立柱是无法省略的一个关键步骤,这么多石柱,哪怕三分之一是用来承重的,一旦炸毁,也会令整座山体坍塌下来。那样的话,我们就只能打道回府,彻底断绝前进的希望了。

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动用炸药,这是探索隧道的根本原则之一。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2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