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9 藤迦经受的第二次千年禁锢(下)

我走向古琴,她在我身后随手关门,发出极轻微的“嗒”的一声。

古琴在日光灯的最下方,琴板反射出的白光冷静地投射在天花板上,“五湖”那个古篆朱印果然没有了——“我用了些‘易容术’里的材料,把字迹抿掉了,再者,大享曾动用了移动透视设备,对它的内部进行过仔细的平方厘米为单位的探测,一无所获;任何人看来,除了通透异常的声音,它并没表现出更多的奇异之处。”

顾倾城站在桌子的对面,抱着胳膊,低头审度着古琴。

骤然间,我觉得日光灯黯了一黯,仿佛有什么东西从灯管下方掠过,将它发出的光芒遮挡了约十分之一秒。灵异专家们经常说,日光灯发出的冷光波长,是最容易照见异端鬼魂的,具有奇异的“显形”作用。

我抬头向上,凝视着灯管。

“你也看到了?”顾倾城略显紧张,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

这个房间位于“九头鸟挣命局”的两翼最尖端的部分,属于凶险格局首当其冲的地方,之所以空着,是因为在王江南等人大举入住寻福园时,我特意要萧可冷空出来的。至凶之地,住人必死,其实耶兰的死,有很大一部分跟他住进了左翼最顶端的房间有关。这件事,我虽然没责怪过萧可冷,她也应该有所感觉。

“你不该把古琴放在这里的——”我长叹,四面起了飒飒阴风。

“我错了,古人深山抚琴,山精树怪潜近窃听,并附着于音律琴弦之上。你突然晕倒,我没来得及审时度势,便匆忙布置了这间恒温室。风先生,既然寻福园别墅是你名下的产业,为什么要布置这么一个诡异的‘九头鸟挣命局’,岂不是故意陷自己于困境?”

顾倾城又取出了手帕,在琴弦上轻轻擦拭着。

我无可解释,因为连自己都参悟不了大哥建造它时的意图,或者真的该一鼓作气拆掉它,以求获得答案?

“我想用‘滴血困灵’的化解方法驱邪除妖,你看怎么样?”她的左手小指压在琴弦上,只要轻轻一划,就会皮破血流。

做为港岛著名古重商顾知今的妹妹,她对这个***里的某些驱邪异术应该了如指掌才是。每一件价值连城的上好古董,几千年来倒手绝对不少于几十次,甚至多达上百次。易手之时,和平传递的机会极少,大部分会伴随着抢劫杀戮,而那些最初的善良收藏者屈死之后,怨魂挥之不去,会跟自己挚爱的器物融合在一起。久而久之,古董上聚集的怨魂越来越多,再转入古董商手里,必须得经过某种“驱邪”的仪式,以求明哲保身。

我摇摇头:“顾小姐,你取得这架古琴后,根本不会自己收藏使用,一旦滴血,原有的怨魂十有八九会留在你身边,那就得不偿失了。”

以她的手段和心机,费尽心力拿到这架古琴,所图谋的一定会是比音乐和金钱交易更大的计划。看得出来,她也不在乎金钱,而是只在意能不能顺利促成这次交易。

她凝眉想了想,抬起手,心悦诚服地点点头:“是,风先生说得很对,我又错了。”

“谁?谁?藤迦吗——”我蓦的有了感觉,脱口低叫,但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转脸向着顾倾城:“顾小姐,请你暂时回避一下,或者我可以帮你驱散琴上的怨魂。”某些感觉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我只知道,有一个极其熟悉的影子,正轻飘飘地落在桌子的侧面,看不到她,但我闻到了她身上的那种香气一一从埃及沙漠一见面时就念念不忘的“千花之鸟”的香气。

顾倾城迟疑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留在这里,或许能帮上什么忙……”

我后退一步,哗的一声拉开门,盯着她的脸,无声地下了逐客令。此刻,我甚至不敢分心,否则也许会在瞬间失去对藤迦存在与否的感觉。

院子里依旧很安静,不知从何处漂亮的云翳,连天空的星光都遮蔽住了。瞭望塔上,竟然有不知死活的人在吸烟,火头一亮一灭,成了**夜色*(禁书请删除)*(禁书请删除)里最显眼的尾标。神枪会的人马越来越像一群乌合之众,我真的怀疑这群人怎么可能是训练有素的山口组的对手?

凭这一点烟头的火光,高明的敌方狙击手能在八百米到一公里的距离内,将这家伙一击必杀。今天的江湖,弱者根本无法生存,哪怕只是一秒钟的散漫放松,丢掉的都可能是自己唯一的生命。

顾倾城低头向外走,但她心里应该是不情愿的。

我重新关上门,再度凝视那支日光灯,“千花之鸟”的香气越发重了,琴弦也陡然被轻轻拂动,发出一个幽深震颤的低音。我听不到人声,但脑子一下子读取了某种思想,应该就是藤迦的思想——

“我再一次发现,灵魂仍旧不死,仍旧无法去到师父他们存在的地方,为什么呢?我宁愿死,用灵魂存在状态的结束来忘掉一千年的过去。没有人愿意被禁锢在蝉蜕里,那种狭小的、窒息的、欲哭无泪的状态,足以让灵魂发疯。风,你会听到吗?我竟然又一次被禁锢住了,不过却是在这经数千年不朽的古琴里。”

我身不由己地点头,表示自己己经听到了。

“如果这就是我的宿命,那么,这段宿命的尽头是在什么地方呢?己经熬过一千年,看尽了人生与江湖的兴废,难道接下来的又是一千年?”

那确确实实是藤迦的思想,虽然没有人开口说话,我却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我能帮你什么?”我喃喃地问,伸出手,想碰触她,但指尖感受到的只有空气。

“不能,好像没有人能帮我什么,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未来……等等,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生命的最高音?我恍惚意识到自己这一次被禁锢的使命了——要我奏出‘生命的最高音’?那是什么意思?”

她的思想,也在表示着极大的困惑。

空调的出风口起了一阵“嗡嗡嗡”的轻轻震动,正因为房子里空空荡荡一无所有,我才能一点都不分心的凝聚心神。她是确实存在的,只是没有我们肉眼可见的身体,就像地球上的风,吹动一切却无影无形。

我的思想被震撼了一次,还记得埃及人萨罕长老说过的话一一“幻像魔的移动形成风”目前藤迎的存在,会不会跟幻像魔是同一种物质形态?

她连续重复地问着同一句话:“什么是‘生命的最高音’?什么是‘生命的最高音’……”像在问我,更像是在问自己。

琴仍是琴,弦仍是弦,她的灵魂会藏在哪里?大亨己经详细探察过琴的每一部分一一我忽然醒悟,我们惯用的物理探测方法,只适用于地球上的已知物质种类,遇到某些未知的东西,这些射线、红外手段,绝对的“风马牛不相及”的方法。

“你在古琴里吗?是否古琴因为贯注进了你的灵魂而起了变化?”

她的灵魂长叹:“不错,古琴取材于树木、龙须、兽骨,即使用再华丽的词汇命名它、用再竭尽全力的繁复指法去挑拨它,仍旧只是死的东西。乐起于心、回环于胸、至于肢体、达于指尖,再诉求于器一一有灵魂的乐器,随手弹拨都会是‘阳春、白雪’;没有灵魂的器材,即使是师况再生,也只是寡然无味的噪声。我们该说再见了,一千年之后,你将在哪里?”

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我与‘灵魂’同时哑然失笑。等不到一百年,我就已经该随着炼化炉的青烟一起飞向蓝天了,还谈什么一千年?

“生命的最高音……”那是藤迦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随之琴弦一阵潮水翻涌般的拂动,嘈杂震耳,接着戛然而止。

她消失了,头顶的日光灯也恢复了最初的明亮稳定状态。我忽然觉得浑身疲惫,再看古琴时,心里隐约有了依依不舍的情感。它可以看作是藤迦的化身,或许她说的“千年禁锢”只是一个虚幻的概念,在某种契机巧合下,她还会重现人间……

“哗”的一声巨响,顾倾城恼怒地拉开了门,腾身跃进来。

我举起双手,淡淡地笑着:“我没动它,是琴弦自己在响。”到这时候,我还是没摸透顾倾城的心思,她要带古琴去哪里呢?在她和顾知今的背后,又是谁对古琴有如此浓厚的兴趣?我不了解顾倾城,但了解顾知今,像他那样打着“音乐”的幌子四处捞钱的高层次古董捐客,没有巨额的利益落差,怎么能打动他?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253.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