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7 风林火山的克星(下)

“风,有一句话,来自风林火山,你想不想听?”谷野笑了,低下头,双掌合什。

他的头发、胡须己经全部刮净,再加上僧袍,跟枫割寺的僧人在外表上没什么区别,但我相信他的思想修炼要胜过目前寺里的所有僧人百倍。

“请说。”我换了一种友善的口吻。

獠牙魔的诅咒没解除之前,我会一切以关宝铃的安危为重,绝不再树强敌。经过这么多事,我血液里奔涌的冲动固执正在日益减少,越来越趋于温和平静。

“他在暗中窥视过你多次,从你第一天踏入寻福园别墅时就开始了。他说,你是一个不平凡的中国人,是日本的强敌。”

我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继续说下去”的手势。

谷野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轻轻摇了摇头,仿佛对自己转述的话并不完全赞同:“你肯定知道,风林火山是个非常高明的中国通,他很喜欢引用中国古人说过的充满智慧哲理的话——他说,万物相生相克,这个?物?,可以扩展引申到无穷大的地步,比如人与人、国家与国家、种族与种族、星球与星球之间。二战时日本的失利,便是遇到了天生的克星,中国人出现了“天杀镇北斗”命相的高人,所以,中国军队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把曾经横扫亚洲的天皇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相生相克的理论,从一九九零年之后,屡次见于二战历史研究的著作,不知风林火山是否剽窃了那些军事理论家的成果?

太阳己经完全落山,我知道自己该去轮回院,相信萧可冷与张百森也就要到了。

我发现自己的思想渐渐被谷野的叙述吸引住了,他的声音缓和而富有磁性,这是大多数歇斯底里的日本人所不具备的。

“风,我简洁些说吧,风林火山把你当作了他的克星,所以屡次想先下手除掉你,但却做得不够果决,因为他一直以为,你身上拥有某种特质,可以顺利地进入“海底神墓”,取得“日神之怒”。”谷野不断地摇头,可能是对风林火山的犹豫不决感到可笑。

“他是不是想先利用我探险,然后坐享其成?”我也感到好笑。

“对,他总是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至少是一百年来最聪明的,所以,做任何事都力求利益最大化,并且不惜为此做出超常规的决定。”谷野向我靠近了一步,凝视着我的额头,陡然瞪大了眼睛。

他比我矮一头,这种吃力的姿势看起来非常古怪。

五秒钟之后,他退了回去,仍旧跟我相距五步,迅速地眨着眼睛,苦苦思索着。

风林火山是聪明绝顶的间谍,当时日、美、俄、中四国谍报专家们不约而同地把他当作了间谍史上最杰出的人物。因为他出身于忍者世家,几乎从襁褓中开始便进入了忍者修炼的阶段,这是其它国家间谍学院里训练出来的高手无法比拟的。

能被他视为克星,我或许该感到荣幸?一想到这个在战火弥漫的中国大地上活跃了近二十年的日本间谍,我就会觉得他的双手上肯定沾满了中国人的血腥。

“风,你的印堂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澎湃的能量,真是教人惊讶!怪不得风林火山那么说,在某些方面,你的气势与杀伤力,甚至在他之上。我有点怀疑,你的修炼境界,至少有五十年以上的参悟水平——哦,我懂了,是布门履大师的功力一是他的“阴阳神力”进入了你的身体……”

谷野突然露出惊骇的表情,随即眼神中更多地出现了极度的羡幕。

布门履传功、赠药、坐化的时候,神壁大师及象、狮、虎三僧,也曾经同时露出这样的表情。

暮色渐渐深沉,谷野的五官开始变得模糊,他用一种非常复杂的语气喃喃地自言自语:“布门履大师的功力……怎么会传给中国人?难道,这是宿命中的定数?”

宝塔在暮色里沉静地矗立着,每次仰望塔尖,脑子里总会很清晰地出现那种“坐井观天”的感受。古代建筑的格局大多都堂堂正正,几乎百分之百的奇特构造,都是建筑师们的奇特思想的表达,只看后人能不能领悟罢了。

既然宝塔的基石选取得这么低,是否在暗示塔下埋藏着某种巨大的秘密?

搜尽脑子里的经历,亚洲各地的佛塔,还没有一座是凹陷于寺院平均地基以下的,相反,大多数寺院里,塔基便能跟普通房舍持平,塔身更是必须用力仰视才能看到,取的是“佛祖高高在上、民众须虔诚瞻仰”的含义。

我刚刚想要告辞,西面的月洞门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鼻子里迅速捕捉到一股女孩子的香水味,虽然来自我身后,但那自然是属于萧可冷的。

谷野嘴里蓦的长吸了一口气,仿佛绝世高手临地决战前的一次深呼吸。

随即,一阵低沉的呼啸声从我背后响起,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机和寒气。如果不是明确知道张百森要陪萧可冷一起过来,我可能会判断错误——从来没感觉到张百森如此杀机澎湃过,如同一个顶盔挂甲、血刃在手、纵横千军的大将一样,一旦杀入敌阵,浑身上下几万个毛孔都在散发着摧人胆魄的杀气。

萧可冷如一只灵巧的山羚羊般轻飘飘地闪了过来,双手缩在运动服的裤袋里,来不及向我打招呼,双眼己经盯住了白袍飘飞的谷野。

张百森一边全神贯注地运功发力,一边大步前进,速度稍微落后于萧可冷。当他距离我还有十步时,我的后背顿时觉得冷飕飕的,如同十几把刚刚磨快了的刽子手的鬼头刀同时迫近一样。

谷野冷静不动,双手仍在胸前。

“十年来,听说阁下一直是“天忍联盟”的盟主,日本列岛的大小七十派忍者都归你统管?一个不得不说的事实是,最近五年特别是最近三年,忍者们活跃在全球各地的战争舞台上,不断地制造杀人事件。这些,是不是都该记在?天忍联盟?头上,做为盟主,阁下是否难辞其咎?”

张百森有点紧张,说话的尾音一直在发颤。

“对。”谷野坦承不讳。

“那么,你该清楚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月、十一月分别在土库曼斯坦、西奈半岛、悉尼发生的三起种族屠杀事件吧?国际刑警己经查明,针对尼泊尔人的这三起连环恶性杀人事件的五名主谋、十四名杀手全部是日本伊贺派的忍者,而且是“天忍联盟”里的嫡系人马。我想要你一个交代,或者我该以私人身份代表?隐宗?一脉,向你挑战?”

张百森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冷漠,杀气更是越来越重。

“挑战?”谷野自言自语地重复着,盯着张百森看了几秒钟,忽然一笑:“原来最出名的亚洲特异功能大师,竟然祖籍尼泊尔。如果你来自“隐宗”,那么该是?阿布热宫?巴奈杜大师的弟子?失敬了。”

他的话说得客气,但神情却一点都没有“失敬”的歉意。

“隐宗”,是尼泊尔境内最大的武林门派,这一派目前最高辈分的当家人,就是B奈杜大师,也即是尼泊尔皇族最为敬重的国师。张百森刚刚提到的三起血案,在二零零四年曾轰动了全世界,据当时的国际刑警勘察结果,被杀的尼泊尔人共有六十名之多,他们是为了运送一根属于“隐宗”的宝贝——“珠穆朗玛权杖”而遭到袭击的。

权杖是“隐宗”的权力象征,谁拥有它,谁就将成为这个门派的新一代掌门人,取代巴奈杜大师。

“对,挑战。权杖失踪后,应该己经到你手里了吧?”张百森步步紧逼。

其实,以他的修养与地位,根本没必要如此急功近利。

“我不会跟你动手的,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论辈分,巴奈杜大师都要尊我一声“前辈”,你只是他座下的二代弟子,差了那么多辈,这样吧,我划一道迷题给你,解得开,我会帮你做任何事;解不开,就不要在我面前提关于?隐宗?的话题,好不好?”

谷野的内涵修养深不可测,不怒、不笑、不忍让、不嘲讽,己经接近了“物我两忘”的佛家最高境界。相比之下,具有“特异功能大师”称号的张百森,突然变得像初出茅庐、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处处落在下风。

“至于你,萧小姐,也可以一起来参悟。不过,你最好先把口袋里的枪械保险关掉,这种奥地利出品的速射手枪,走火机率破记录地达到了千分之五,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可是一件危险的玩具。你的底牌、赤焰部队的底牌,我都知道一些——别妄图帮助张先生做什么,你会发现他的信仰跟你的信仰并不完全相同,而且基本是背道而驰的。”

“咔嗒”一声,萧可冷听话地关掉了手枪的保险桂,并且抽出了自己的手。

赤焰部队是她思想里无法开解的死结,现在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对抗,而是升缓到了国家、民族间的敌视。毫无疑问,如果张百森是为了“隐宗”而战,以我对尼泊尔这个神秘的雪山国家的认识,他的信仰的确会跟我们不同。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229.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