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6 顾家兄妹(下)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遁宵激战之后,觉得咽下喉咙的每一粒米都香甜得令人陶醉。单独面对关宝铃的时候,感情上的希望与对獠牙魔诅咒的焦虑,不停地在我脑子里缠绕盘旋着,所以,我的目光会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脸上。

“风,对于古琴,你了解多少?”关宝铃放下小巧的日式漆碗,吃完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转头看着床上的古琴。紫黑色的琴板上,似乎有一道暗红色的光华飘移不定,看得久了,竟然觉得有点鬼气森森的惊惧感。

我谦虚地摇头,期待关宝铃的下文。

她捏起桌面上的那张纸,指着我写下的“顾倾城”三个字,很肯定的接下去:“我们或许不懂,但她一定会懂,因为她是全球古文化遗产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专门研究东方乐器,有五个博士后头衔,全部跟古乐器、古音律相关。”

我在脑子里急速搜索了几秒钟,华人世界里出类拔萃的女人不超过一百个,从二十年来东西文化同吃的靳女士到近年来由模特界席卷影、视、歌三栖的马小姐,包括以写作闻名全球的几个港台女作家,我都有所了解,只是没法把哪一位跟“顾倾城”联系起来。

“嗯?是不是化名?江南明珠侠?的那个《朝歌》杂志的影子主编?”我的脑子豁然开朗,想到了一个两年来在港台及东南亚炙手可热的著名人物。不过,那人一直是闻其名而不见其人,据说是位绝世美女。

关宝铃微微一笑,回了句文言文:“然也。”

我忍不住拍案叹息:“顾知今那样的闹市商贾,竟然有仙风道骨一样的妹妹?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激动之下,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当着一个美女的面去大声称赞另一个美女。当然,关宝铃在我心里的位置无比崇高,不可能被别人比下去,我只是觉得顾知今就算有妹妹,也不过是钻到钱眼里的女商人而己。

《朝歌》做为高雅艺术杂志类的佼佼者,读者遍及全球华人世界,特别是每期都有的一万字篇幅的“六朝古都游”的专栏,由署名“江南明珠侠”的影子主编亲自撰写,格调极尽雅致,文字忽而华丽如雕阑玉砌,忽而又清新如江南杏枝新蕾,在读者中好评如潮。

带有神秘感的才女,总是会引起狗仔队的疯狂追踪,终于在前年的港岛圣诞慈善酒会上,被一名尽职尽责的小报记者,拍到了她的侧影,一时间港岛为之哗然。因为那实在是一个完美如良玉雕琢的完美女孩子,婷婷玉立,风华绝代——

我又一次走神了,思想深处,真的很难把顾知今和“江南明珠侠”两者的相貌联系起来。

“风,她曾是我的短期才艺顾问,所以,我比别人更了解这一点,但我们有君子约定在先,除了合作的那短短的几周,以后无论在何处见面,都只当作不认识。说到古琴,她的渊博知识可能还在乃兄之上,并且弹奏技艺更是出神入化。”

关宝铃很少称赞别人,但这一次,我看得出她所有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好吧,希望这位顾小姐不会让咱们同时失望。我对她的相貌不感兴趣,只希望能得到关于古琴的更多资料。”

距离黄昏还有四个小时,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马上取出电话打给萧可冷。邵家兄弟的炼化仪式,恐怕需要张百森在场,毕竟他们是一起来的,他必须要对邵家兄弟的结局有所交代。电话接通后,我慢慢走到院子里,因为关宝铃又在调琴,我不想用其它琐事打扰她。

萧可冷的声音很平淡,恐怕不知道昨晚枫割寺里的巨大变故:“风先生,有什么吩咐?”话筒里,不断的有叮叮当当声传来,大概是别墅的防卫工作还在进行中。

我用最简洁的措辞,叙述了昨晚的事,很明显,听到“风林火山”出现时,她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啊”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急促地追问了一句:“真的?真的是他?”

所有的突发事件里,她不关心藤迦的死与谷野神秀的破关而出,也不理会被杀的几百忍者或者起火的保险箱——她只关心“风林火山”这一件事。

我谨慎地回答:“至少表面情况看,那就是他。”

萧可冷的语调放慢了,显然是一边思考一边讲给我听:“风先生,一年前,手术刀先生曾经做过一个关于‘风林火山’的专题研究,考证了不下一百本与他有关的传记,也调闲了日本国家档案馆的很多绝密资料,前后共做了至少超过二十万字的笔记,前后耗费的精力和时间,非常之多。这些资料,就放在二楼书房里。”

我“嗯”了一声,表示我知道。

风林火山做为日本人的骄傲,其事迹早就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动画长片,还有数十部以他为原型的幻想小说。他的大名,家喻户晓,与日本的寿司、樱花一样,成为每个日本人都熟识的词汇。

在别墅书房的时候,我翻闲过手术刀的笔记,也注意过这一点。

“手术刀先生说过,风林火山之所以伟大,并不在于他的武功、忍术、机智,而是在于他的独特思想以及无比开阔的前瞻性。据说当年震惊中外的“芦沟桥事变”,就是他向日军驻华北最高司令部提的建议,并且同时提供了完整的侵华作战方案。同样的提案,他共做过一百多个,特别是日军在亚洲最猖狂横行的时候,他己经未雨绸缪地提出了“收缩防线”的建议,预见到了将来战争胜负的逆转——”

话筒里出现了张百森的声音:“风,我跟萧小姐会同时到枫割寺去,邵家兄弟的死,我难辞其咎,必须得送他们一程。”

听起来,张百森的情绪相当郁闷,可以理解,邵黑的死属于发功过度、心智枯竭而亡,邵白则死得不明不白,毫无追查凶手的线索。大陆损失了这两个国宝缓人物,上面怪罪下来,只能由他承担责任,弄不好会受极大处分。

被他打断,萧可冷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她说的内容,我都在各种风林火山的传记中浏览过。

“那么,黄昏时候见。”我的情绪受了张百森的感染,顿时低沉下来,匆匆收线。

关宝铃己经将古琴调整完毕,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上。价值三百万美金的古琴,或许世界上只此一架了,如果我也像顾知今那样贪财,心情应该是开锅一样踊跃沸腾才对,但我的情绪始终觉得压抑,为了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惨死。

“风,顾小姐的相貌堪称完美,可惜她从来都不以真面目示人,或许你该偷偷架设一架数码相机,拍下她的样子,转卖给小报记者……”关宝铃虽然在开玩笑,但很明显心不在焉,这些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猜不透她的心事,隐约觉得跟大亨有关。

“我们是不是该离开枫割寺了?你要等的己经等到,“亡灵之塔”的神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或许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等下去对不对?叶先生曾来电话催过我,要带我尽快返回港岛。风,原先熟悉的灯红酒绿的世界,经过北海道这一段经历后,突然让我觉得陌生,并且担心自己会不会无法重新融合进去了——”

她撑着自己的太阳穴,露出痛苦的表情。

来枫割寺之前,她应该一直是快乐而满足的,无忧也无惧,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闺中密友、鲜花赞美。北海道之行,非但没破解得了大亨中的“黑巫术”诅咒,反而拖她下水,成了獠牙魔的攻击对象。

“其实,你只是离开现代化大都市稍微久了,只当是一次快乐的口园旅行就好,旅行结束,当然还要回到熟悉的城市里,毕竟还有很多工作与追求列队等着你。”我很想抚摸她的长发,又怕是太过唐突,手只能停在半空里。

电话铃不早不迟地又响起来,吓了她一大跳,长睫毛扑扇个不停,好看的眉也愠怒地皱起来。

我接起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先发出长叹:叫、顾,咱们不是己经说定了吗?怎么又来电话,求求你先放过我好不好?一切等你妹妹来再谈——”以前也跟许多古董商打过交道,但像顾知今这样穷追猛打的人还真是不多。

电话那端的人楞了一下,柔声回应着:“不好意思,是风先生吗?我是顾倾城,顾知今的妹妹,希望请教你一下关于那架古琴的详情。当然,对于它的来历,如果不嫌我见识肤浅的话,我们也可以试着探讨一二。”

她的声音柔美到极点,仿佛带着回味无穷的甜香,又软又糯。

我的情绪一下子由盛怒转为冷静:“对不起对不起,顾小姐,早听说过你的大名,久仰了。”

顾倾城不露声色地柔声笑着:“风先生听说过我?是从家兄这里吗?我只是一介贫寒教师,哪里有什么大名?”

听她说话,措辞之间,隐隐然含着典雅古风,自然而然地就能区别于现代都市里的女孩子。从声音判断,她的年龄绝不超过二十五岁,与己经过了不惑之年的顾知今相差甚远。

关宝铃轻叹着走了出去,似乎心事满腹。

我本该追出去的,也知道此时应该好好安慰她,但对于揭示古琴来历的渴盼却诱惑着我在床边坐了下来。

“风先生,如果古琴真的如家兄所说,是出自春秋时大夫范蠡与美人西施之手的?五湖?,那么,君子不贪过分之财,我们会把价格提升到八百万。按照国际古乐器拍卖的惯例,所有标价都是以英镑为准,所以,我报的这个价格为八百万英镑。”

我听到顾知今顿足捶胸的动静,夹杂在顾倾城的声音里,一并传出来。

这个价格,第二次超出了我的预想,从最初顾知今故作大方开出的十万港币,一直连环翻滚到八百万英镑,犹如变魔术一般。不过,顾倾城的坦率,还是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与她的声音给我的感觉完全一致。

我伸手在琴弦上轻轻一拂,一阵激昂跌宕的铮铮声随之响起。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227.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