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盗墓之王>9 日出计划(上)

我的思想被关宝铃的怪梦弄得有些恍惚不已,最主要的,如果苏伦已经下了必须前进的决定,谁都劝不回来的。

萧可冷的大声发泄完毕之后,我宽容地笑了笑:“苏伦是做大事的人才,不必要别人来指导她做什么、怎么做。小萧,你太激动了,而且她在那边组建起了探险队,不会一个人单枪匹马上路。”

“冠南五郎的关门弟子”,这几个字本身就是一张金光闪闪的招牌,所以我才会那么放心苏伦。相信她在进入“兰谷”之前,必定经过好几天的深思熟虑,也会有完全的应付准备。

萧可冷猛然哀叹:“风先生,我真不明白您到底要做什么?目前的行动完全不着边际……”这已经是认识以来,她对我最严厉的指责。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且能将自己的指导思想贯彻始终,反而是苏伦对于探索阿房宫的一意孤行,让我莫名其妙。

萧可冷无奈地挂了电话,她不明白,我留在这里,不是为了关宝铃,而是在等藤迦最后的参悟结果。地球上会不会存在第二座阿房宫对我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与宝藏相比,我更关心大哥杨天的下落。

冥想堂下的惊天秘密,才是真正让我难以决然离开枫割寺的原因。

关宝铃已经起床,弯腰趴在桌子上,继续画着什么。

我对她本身异乎常人的敏锐感觉非常惊讶,这可以说是个梦,也可以说是某种奇特的思想幻觉,就像她能在寻福园的洗手间里消失,而其他人都无法做到一样。从这一点上看,她身体里肯定蕴含着某种神秘的特质。

“风,方柱的最下端,是被脚手架围住的,高度至少还有二十米以上。我感到非常恐惧,环顾四面,只看到无数扁平的甬道入口……”在她笔下,那些相隔非常近的扁平门口,跟我幻觉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继续说下去,别怕,那些只是梦和幻觉,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低声安慰她,拖过椅子,请她坐下。

“你有没有看到人或着活动的生物?文字?标识?徽章?图画?嗯——或者是某种奇怪的太空舱之类的东西?”我希望能启发她,得到更多关于那建筑物里的知识。

“没有,我太害怕了,连尖叫声都发不出,只是紧紧抱着方柱,不肯撒手。很奇怪,我当时感觉自己是另一个人,脑子里一直缭绕着很多长串的数字,还有几十种武器的样子一直闪回着。比如,我感觉自己身上可能会射出一条带钢钉的长索,射中穹顶,然后沿着方柱滑下去——我脑子里存在大量关于沙漠的记忆,喷着星条旗徽章的坦克搅动黄沙,不停地按照指北针的方向直线前进……”

她的笔尖“唰唰”移动着,竟然画了一辆最新式的美国坦克出来。

我在紧绷绷的脸上胡乱抹了一把,柔声告诉她:“我看你脑子有些混乱,不如放松一下,出去走走。等心情真的平静下来,再慢慢回忆这个梦不迟。”

我很想确定海底建筑与冥想堂下那两扇门之间的关系,至少它们都拥有扁平结构的甬道。这一点令我疑惑,因为甬道如果是为人类通行开挖出来的,会做成瘦高的形状,而不会弄得像一张阔嘴一样古怪。这么做的目的,除非是为了运送某种宽而扁的东西,既然形状如此正规,一丝不苟,或许是证明曾经住在这建筑里的人,采用的挖掘手段极度先进,开凿起岩洞来,犹如名厨快刀切豆腐,毫不费力。

“那么,什么人会建造这个空间出来,又荒置不用,白白浪费资源?”

按照国际惯例,任何一个国家建造出来的军事建筑,都会在醒目位置喷上国家代码和军队番号,丝毫马虎不得,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不过从关宝铃的话里,看不到这种标志的存在。

一整天,在毫无头绪中度过,萧可冷或是大亨,都没打电话进来,让我感到奇怪。

晚饭过后,萧可冷取了一叠纸,盘膝坐在床头上,漫无目的地涂抹着,而我却是坐在火盆边,对着明明灭灭的炭火出神。

刚刚过了八点钟,她举起一张画,横在胸前:“风,看我画的,这是瑞茜卡。”

果然,一身雅致的西服套装、略歪着头、金发洒脱地垂下来,正是活泼开朗的瑞茜卡。她的左手食指上,戴着黑银戒指,并且戒指部分被明显地加粗了。

“风,很奇怪,我觉得自己跟她之间,会有某种联系,身体的、思想的都有,能不能拜托你查查她的资料?”她在画的一角,标上“瑞茜卡”三个字,顺手继续在瑞茜卡脸上涂抹着。

如果她知道瑞茜卡的身份后,会不会大吃一惊呢?

我想起“银色蒲公英”这个代号,不能不联想到二零零三年的伊拉克战争……记得小燕曾说过要发资料到我信箱的,我马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联网进入信箱。

我知道几家亚洲出版社正在着手搜寻材料,策划出版伊拉克战争的历史传记。从“九一一”事件后,美国人一系列雷厉风行的反恐行动,给崭新的二十一世纪开了一个烽火连天的序章,并且共和党政府这杆“反恐保国”的大旗一举就是三年,就算总统不累,美国民众也早烦了。

可想而知,美国政府正在把海陆空三军联动的“大反恐”转为单位突破、一击必杀的“小反恐”,在这个节骨眼上,瑞茜卡的反常行动,肯定会让五角大楼的神经为之绷紧。

“风,你再看——”关宝铃又举起了画,我看到画中人修长微翘的睫毛和黑白分明的眸子,那明明是画得她自己。

此刻我已经进入了电子信箱,一份以小燕子为背景图标的文档,正不停地闪动着,躺在我的收件箱里。

“你有没有发现,我的脸与瑞茜卡的脸有什么相似之处?”关宝铃沉吟着,低头在另外一张纸上画了起来。

我先打开小燕传来的文件,屏幕上立刻弹起一个密码输入框,下面是一句简短的提示语:“燕逊、苏伦、萧可冷?你会先输入谁的名字?”

小燕毕竟年轻,任何时候都忘不了小小地调皮一把。我毫不犹豫地敲入了燕逊的名字,果然,顺利解码,一份冗长的图文结合的英文资料出现在屏幕上,足有一百多页电子文档,只怕整晚翻看,都不一定能看完。

我起身泡了一杯浓茶,振作精神,希望能从资料里发现什么。

如果藤迦的参悟始终没有尽头,等到美国间谍“庞贝”到了,只怕再生什么变乱。我必须尽可能地抓住有效的线索,争取一切先机。

“风,再看这张——”关宝铃偏偏对作画变得兴致勃勃,又举起一张,是大亨沉思着的脸。她把自己的像与刚画出的这张并排在一起,神情严肃地望着我,等我的评判。

我捧着茶杯,站在她面前,盯着两张画凝视了几分钟,忍不住笑了:“你的面部特征,至少有五点,跟叶先生的脸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分别是眉心、颧骨、唇角、鼻翼、耳廓。”

关宝铃也笑了:“对,答案完全正确,那么,我跟瑞茜卡呢?我只是见过她一面,总觉得有很亲密的似曾相识的感觉,请再分析一下。”她指着由瑞茜卡的脸涂改而来的自画像,满脸都是不解。

我摇摇头,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必看图片,我也明白,她跟瑞茜卡没有丝毫相似之处。按照国际通用的警察系统人像比对惯例,每个人的脸都会被电脑自动分割为一百个面积相等的部分,按比例缩放,进行逐一对照。瑞茜卡是美国人,五官轮廓偏向于男性的果敢刚毅,跟关宝铃古典美人的面部特征毫无可比性。

“怎么回事呢?自己真被搞糊涂了,一见到瑞茜卡,即使是在那种诡谲到极点的环境里,我也一直在想,她到底是谁呢?我总觉得,她会跟我——”

她举起铅笔,在自己额头上敲了敲,终于闭嘴。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偶尔木炭的轻微爆裂声、铅笔在纸上的唰唰声。

我把文档阅读方式转为自动翻页,用力捧着茶杯,聚精会神的看资料。

第一部分,讲述的就是日本人受降前夜的“日出”计划。

地球人每天都会看到日出,感受到未来的希望,但所有的日本人,却知道自己耻于看到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早晨的太阳。因为就在这一天,他们要在投降书上签字,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失败。

皇室已经发表了战败声明,但那时候日本人还有一支精锐力量没来得及派上战场。或者这支被二战总指挥东条英机称为“扶桑之光”的部队,本身擅长的就不是两军阵前的正面冲杀,而是被用来执行“暗杀、偷袭”任务的,他们的领袖,就是拥有“天忍联盟”令牌的风林火山。

资料中对于风林火山的描述并不多,只是引用了负责侵华情报工作的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的一段话:“风林火山其人,诚如中国人《孙子兵法》中所说,‘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他身上,凝聚了日本千年来的武功、智慧与忠诚、坚韧,可以把举国性命托付给他,如果不胜,我愿以性命担保。”

本章节地址:https://www.pianyim.com/1212.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